“只有一人,對方乘坐在一隻小舟上。”瞭望手稟報着。

“左轉舵四十五度,同時發出訊息,讓對方靠過來。”西斯命令道。

商船立即轉舵,向遠處的小舟靠了過去,葉飛等人也擠在甲板上,想看看這艘小舟上的人是誰。

小舟越來越近,等看清楚小舟上是什麼人之後,葉飛、艾爾文、安德魯和高齊的表情,齊都變得難看起來。

“我的天!怎麼是她啊!”高奇翻着白眼慘呼道。

第九章 神器閱讀器

“你們認識她?”大艾驚訝的問道。

“唔……”葉飛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滿臉難受的表情。

大艾見葉飛和安德魯幾人滿臉怪異表情,重新望向那方小舟。

此時,小舟已經靠近商船,步舟之上,有一名全身花花綠綠,身寬體胖到極度誇張的女人,在她的身邊,則放着一柄足足將近兩米長的巨型狼牙棒。

女人從小舟上站了起來,身體高大胖碩,如同一座小山立在小舟上,讓幾人生怕她一不小心將小舟壓沉,不瑪麗娜還是誰。

“啊,是西斯前輩啊,真感謝您救了我!”瑪麗娜尖銳刺耳的聲音傳了上來。

大艾滿臉詭異之色望向葉飛和艾爾文等人,又看了看剛纔驚呼出聲的高奇,扭頭思索片刻,還以爲是高奇對瑪麗娜始亂終棄。

“瑪麗娜,你這是怎麼了?”西斯正攀上船來的瑪麗娜問道。


“唉,別說了,真倒黴,又遇上了那個傢伙!把我船給劫了。”瑪麗娜一邊說着,一邊將巨型狼牙棒放到甲板上。

“是誰敢動你瑪麗娜小姐啊,他難道不想活了嗎。”西斯微笑着,伸手扶住瑪麗娜。

葉飛此時真是佩服死了西斯老頭,竟然能正面與瑪麗娜說話,還能保持和善的微笑。

“咚”的一聲,瑪麗娜跳上甲板,讓商船一陣晃動。

我們都是壞孩子 ,就準備開溜,突然瑪麗娜發現了他們,凝神盯了半晌,突然尖叫到:“好啊!原來你們在這兒!”

“啊。”被發現了,葉飛幾人展開身形就想逃跑,瑪麗娜擰起巨型狼牙棒就攔住幾人去路。

“瑪麗娜,這是怎麼回事啊?”西斯連忙擋住瑪麗娜問道。

“哼,打劫我船的就是他們的朋友。”瑪麗娜指着葉飛幾人喝罵道。

“啊?”葉飛擡起頭來,難以相信的望着瑪麗娜,指着那方小舟驚呼道:“你……難道你一直在海上漂了兩三個月?”

“呸,你纔在海上漂了兩三個月。”瑪麗娜牛眼一翻,“上回本姑娘回去招兵買馬,幾天前終於打探到一艘商船滿載貨物前往科斯港,便帶人前去,誰知又遇上了那個白大個,不僅搶了那艘商船,還連我的船也一併搶了,把我放到小舟上流放,幸虧本姑娘命大,今天你們遇到我,活該你們倒黴。”

瑪麗娜說着,一掄手中巨型狼牙棒,就要向葉飛等人砸來。

“等等,等等。”葉飛一聽瑪麗娜說又遇到了那個白大個,連忙問道:“你是說,你又遇上了基德?”

“基德?我管你什麼德,反正今天你們休想活命。”瑪麗娜不由分說想要擠過西斯就想衝上來。

西斯連忙阻住她道:“瑪麗娜小姐,他們都是我的朋友,這些天他們都與我在一起,打劫你的事兒沒他們的份。”

“哼,沒他們的份,但那白大個是他們的朋友,我就得找他們報仇。”瑪麗娜氣呼呼道。

葉飛聽到基德在這附近出沒的消息,那還管其它什麼,連忙說道:“瑪麗娜小姐,基德是我們的朋友,只要你告訴我他在什麼地方,我們找到他之後,一定讓他將船還給你們。”

“真的?”瑪麗娜眼神一亮。

“真的真的,我怎麼會騙你呢,你要不信你可以跟我們一起去找他。”葉飛拍着胸脯保證道:“不信的話,可以讓西斯前輩作證。”

“嗯,瑪麗娜小姐,我可以幫西蒙尼作證。”西斯點頭道。

瑪麗娜看了葉飛一眼,思索片刻這才點頭道:“好吧,既然有西斯前輩作證,那我就信你一回,如果你敢騙我,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殺了你。”

聽瑪麗娜後面惡狠狠的語氣,葉飛吐了吐舌頭,連忙道:“不敢不敢,我怎麼敢騙瑪麗娜小姐呢。”同時心中暗呼,基德千萬別不賣自己的賬,要不然被這“女人”追殺可是畢生的恐懼,“你快告訴我,基德在什麼地方吧。”

“我是在查爾斯海域遇上他們的,看他們的方向是往科斯港去,具體是不是去科斯港就不知道了。”瑪麗娜回答道。

“謝謝,謝謝。”葉飛連聲道謝,向西斯問道:“西斯前輩,這裏距科斯港還有多遠路程啊?”

“不是很遠,只有三天路程。”西斯點頭,“你們要去科斯港?”

“嗯,基德是我一個重要的朋友,我必須馬上去找他。”葉飛點頭道:“不知西斯前輩可不可以送我們一趟?”

“沒問題,我也很久沒有去科斯港了,正好去一趟。”西斯立即吩咐舵手轉舵,直奔科斯港。

自從瑪麗娜上船之後,船上的氣氛就變得怪異起來,除了西斯之外,一個個總是神情怪異,眼神閃爍。

本來大艾還以爲瑪麗娜與高奇有什麼不明不白的關係,在得知葉飛等人初入遺忘古陸遇上瑪麗娜打劫的事之後,總算弄明白了其中的關係,不過爾後高奇與瑪麗娜倒經常被衆人拿來打趣。

追夫36計:放倒腹黑君上 ,趁着瑪麗娜睡着的時候,葉飛總算抓住機會,從自己的艙房中跑了出來,到甲板上透氣。

甲板上,已經聚集了很多人,有商船水手、有伊布、有艾爾文等人。沒有了瑪麗娜,大家臉色都顯得正常了許多,壓抑的情緒暴發出來。

葉飛一邊感嘆着海上夜晚的美好,一邊思索基德的情況,不知道基德會不會還在科斯港,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有海盜!有海盜!”

瞭望手的呼聲打破了黑夜的寧靜,緊接着,前方海面上突然亮起了刺眼的魔導燈,一艘巨大的戰艦呈現在衆人面前,戰艦上懸掛着海盜旗。

“轉舵!”

“升帆!”

呼聲在商船上響起,水手奔向各自的崗位。

西斯也神色緊張的從艙房中走了出來。

“前輩,恐怕事情不簡單啊。”葉飛向西斯道。

“嗯,對方很明顯早已經在這兒等着我們,估計我們已經闖入海盜的包圍了。”西斯皺着眉頭,“是什麼人會對我下手呢?”

商船轉舵的時候,那艘戰艦也開始逼了上來,商船還沒駛出多遠,從右側又亮起數盞魔導燈,將整個海面照得通明,現出兩艘海盜船的身影。

果然被包圍了!

水手們已經升起滿帆,不過商船的速度又怎及得上海盜船的速度,很快便被海盜船追上,進入射程之內。

“砰砰”幾聲零星的炮響,幾枚炮彈落在商船周圍。

海盜船已經發出了警告,如果再不停船就會對商船發出炮擊。

“停船!”西斯皺緊眉頭下達命令。

很快,三艘海盜船圍了上來。

“我是東印洋西斯,你們是誰的手下?”西斯報上自己的名號,希望這純粹是場誤會,以自己在東印洋的交情,東印洋應該沒有海盜對付自己纔是。

“西斯,我們又見面了。”一個粗獷的中年男音從爲首一艘海盜船上響起,透過魔導燈的燈光,可以發現那甲板上,站着一名身材高大**上身的中年男子。

“菲爾德,怎麼是你?”西斯看到中年男子,驚訝的問道。

“西斯,是不是奇怪我怎麼又回來了?”被稱作菲爾德的中年男子笑道:“我菲爾德無能,在南奧克尼海混不下去,被科爾那老混蛋追着逃回東印洋來了。”

西斯明白過來,科爾可是海上四王之一,海盜中的四大強者,菲爾德當然不是對手,“菲爾德,那不知你在此攔住我的商船要做什麼?”

“嘿嘿,西斯,我們明人不說暗話,從你離開中印洋起我便派人跟着你,我專程在這裏等了你半天了,你把東西交出來,我可以放你們走。”菲爾德笑道。

“東西?什麼東西?我不明白。”西斯被菲爾德的話弄得有些糊塗。

“西斯,我不知道你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吧。”菲爾德冷漠道:“我要的東西,就是你一直保存着的神器讀取器!”

神器讀取器?這又是什麼東西?葉飛迷惑的望向西斯。

西斯臉色微變,“菲爾德,我不知道什麼神器讀取器,你是不是弄錯了?”

“嘿嘿,西斯,別人可能會弄錯可我怎麼會弄錯,這件東西是當年一個叫塞亨馬繆爾•羅伯茨的人交給你的,我說得對不對?”菲爾德冷笑道。

海盜王!葉飛渾身一震。海盜王的重量,讓艾爾文、安德魯和高奇幾人,齊都滿臉驚訝的望向西斯。

“你認識羅伯茨?”葉飛問道。

西斯苦笑道:“是的,我本是一名孤兒,當年正是他救了我纔有我的今天,而你聽到我唱的那首民謠,就是他教給我的。”

西斯竟然與羅伯茨認識,還交給他件神器讀取器,葉飛心中滿是疑問,但現在卻無法發問。

“西斯,怎麼樣?你是交還是不交?”菲爾德見西斯承認,臉上露出笑容。

“菲爾德,神器讀取器是羅伯茨親自交給我的,讓我一定好保存好,就算丟了性命也不能遺失,我怎麼能交給你呢。”西斯堅定的答道。

“好……好……那我菲爾德就看看你西斯還有什麼能耐!”

一聲冷喝,菲爾德展開身形躍了過來。

葉飛連忙站出來,擋在菲爾德身前。

“你又是什麼人?”菲爾德上下打量葉飛,突然眼神一亮,“我道是什麼人,原來是大破月牙島的西蒙尼。”

“知道我是誰了還不快滾!”葉飛冷着張臉,心裏卻是劇震,魔軍的懸賞令已經傳到了東印洋,事情有些麻煩了,爲今之計只有先聲奪人,把對方唬住。

“呵呵,有意思有意思。”菲爾德點頭讚歎,“聽說你們力量盡失,就算這些天你們也頂多恢復一半,竟然敢對我菲爾德說這樣的大話,着實令我欽佩啊。”

“一半?你忘了卡駑的海神三叉戟還在我手上,我們的傷早就已經治好了。”葉飛心中又是一震,自己等人力量盡失的消息也已經傳了過來,只得祭出海神三叉戟來嚇唬對方,希望卡駑與安古拉一戰的消息還沒傳到東印洋。

果然,菲爾德所知道的消息有限,只知道葉飛大破月牙島還不知道葉飛在賀蘭島狼狽逃命的事情,見葉飛毫無懼色臉上露出些震驚。

“你現在滾還來得及,不然休怪我不客氣!”葉飛強裝怒色。

菲爾德的臉色變了變,看了看葉飛身後衆人,立即分辯出伊布和雅易安兩人,心中拿不定主意是退還是戰。

所有人都盯着菲爾德,擔心葉飛唬不住他,而最清楚菲爾德實力的西斯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菲爾德雖然敵不上科爾、喬納等海盜中的王級人物,但以前在東印洋也算一方霸主,擁有八翼實力,估計現在已經快接近十翼,以葉飛六翼不到的實力就算有神器也不是對手,更何況“海神三叉戟”和“天心盤”都已經能量耗盡形同凡品。

西斯有些暗悔沒及時阻止葉飛,讓他將身份暴露出來,還暴露出了海神三叉戟。

“菲爾德,你走吧,回你的老巢去。”西斯向菲爾德施加着壓力。

菲爾德看了西斯一眼,又看了看葉飛,從衆人毫無懼色的表情,他看不出葉飛等人的底細,臉上露出不甘之色,衡量實力之後,轉身向自己的船上躍去。


見菲爾德走了,葉飛等人都鬆了口氣,安德魯等人更覺後心冰涼。

菲爾德回到船上,突然覺得不對勁,如果葉飛和那羣海盜頭子的力量真的恢復了,剛纔見到自己的海盜船怎麼會調頭就逃?

“你們騙我!”

菲爾德的暴喝聲從海盜船上響起,緊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罩向商船,葉飛等人心中齊都大驚。

只見菲爾德的身形如展翅大鵬般縱了起來,還在空中,雙掌已經發出兩團褐色光芒,罩向葉飛。

“小心!”衆人發出驚呼聲。

葉飛雙掌暴發出兩團藍色光團,全力向菲爾德迎了上去。

“砰”的一聲轟鳴,藍褐兩色光團撞到一起,巨大的力量透過手臂撞在葉飛內腑之上,將葉飛震退幾步這才站定,心中氣血翻涌好不容易纔壓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