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北域方面就由錢楓你親自去管理,我希望等我回來的時候,在北域見到我三清宗的旗幟插遍北域。”華炎笑着拍拍三弟子錢楓的肩膀。

錢楓恭敬的拜道:“師傅放心,我一定會圓滿完成任務。”

一旁摸着腦袋的小靈徹底傻眼,怎麼就睡一覺的功夫華炎居然連把北域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莫非萬仙盟要全面散佈東州,緊接着上古六道未完成的任務要接管東州了?

雖然滿心的驚訝,但他再也沒敢插嘴,生怕再挨一頓。

事實上也正如小靈所想,上古六道這一次幾乎是徹底被驅趕出九州的歷史舞臺,估計以後再也不會有什麼上古六道的餘黨出現了,而風雨搖曳的東州也即將恢復平靜。

在這種情況下剛好是重建東州的大好時機,不僅僅是萬仙盟,南域其他勢力都開始朝着東州其他區域伸出了手掌,妄圖趁機擴大領土地盤,提升自己的勢力範圍。

中域方面本就是三清宗的老巢,這一點萬仙盟有得天獨厚的條件,雖說未必能夠再次徹底掌控中域,但依靠萬仙盟的條件還是能夠得到不少地盤的。此外其他區域情況也相差無幾,能爭多少就是多少,畢竟經歷過洗禮的東州需要重建,需要新鮮的血液。

謀劃好東州後,華炎便是馬不停蹄的帶着紫夜幾人朝着東州西域而去,這一次他誓要得到有用的信息。 東州西域,一個比較特殊的地方。

相比較東州其他區域的繁華,西域幾乎沒有什麼人跡,因爲整個西域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沼澤地帶,放眼望去甚至沒有什麼大型的妖獸,只有一些水生植物,而且氣候也相當的潮溼,完全不適合人類居住。

正是因爲如此惡劣的環境,許多勢力都不願來這裏發展,唯有一些當地居民自古生活在這裏罷了。或許這也正是當初上古六道爲何會選擇這裏作爲根據地的主要原因。

當華炎一行人趕到西域的時候,原本人跡罕無的西域莫名顯得熱鬧了許多,幾乎每隔一段距離就可以發現一些修者。

只是這些修者大都不是從其他大州趕來剿滅上古六道的精英部隊,而是東州本地的修者嗅到了一些味道,紛紛趕來尋寶的。看樣子發現九州傳統勢力有異樣的不僅僅是華炎他們這些人。

西域雖然人跡罕無,但是據傳很久很久以前這裏並不全是沼澤,原先有很多人類居住,比之其他區域還要熱鬧許多,這些沼澤也只是後來纔出現的,所以就遺留下了很多古城遺蹟,華炎他們並不擔心找不到地方休息。

可是這些古城大多被一些聯盟給強橫佔據了,有些地方甚至進城還要收費,包括住的地方都是有償提供。

西域各大古城居住着數之不盡的修者,不僅僅是東州本土的修者前來尋寶,包括其他大州也陸續有修者趕來,白天他們會出去漫無目的的搜索,晚上則回來休息。

這一次比之當年華炎去雲巫山脈時遇到的情況要複雜的多,也危險的多,因爲一時間西域幾乎就像是集齊了九州上所有的修者一樣,而且其中不乏實力高深之輩。

當然更多的是九州各勢力的年輕一輩,長輩們派他們出來歷練,主要是對抗上古六道,而這些真正強大的高手則隱藏在暗處,一旦發現上古六道的蹤跡就會雷霆出擊。

據消息說,前段時間北州和地州兩大勢力的年輕一輩一言不合結果大打出手,好在是小一輩之間的糾紛,所以隨行而來的長輩們根本沒出手。

但是誰知就在這個時候,這些青年發現了上古六道中滅天道的蹤影,這兩股勢力背後隱藏的高手迅速出動,結果將那裏方圓數千裏的沼澤都摧毀成了凹地。

西域的情況相當惡劣,雖然各大勢力還沒有針鋒相對,但這也只是暫時的,一旦上古六道背後隱藏的祕密暴露出來,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會因此喪命。

華炎一行住在了西域邊陲一處古城,古城腐朽不堪,但好在有瓦遮頭,所以大量修者趕往此地。

古城被一夥新結盟的勢力霸佔,進城必須要交納靈石纔可以,如果不服完全可以離開,因爲這夥人人多勢衆,所以暫時還沒有人敢挑戰他們在此地的權威。

但是當華炎等人住進此城的第二天,一隊人馬改變了這個格局。

“喂,一個人十塊下品靈石。”守城的壯漢擋住了這隊人前進的道路。

這隊人馬人數不多,只有寥寥七八人,有男有女,都是青年。

“憑什麼?”一個青年冷聲道,“這城,是你家建的?”

城牆之上有人俯身查看,不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拒交買路錢了,所以沒有太在意,只是打量了一番,沒有立刻動手。

那守城的壯漢不屑的笑道:“怎麼,不想交?不想交就滾蛋。”說着還推了那青年一把。

青年穩如磐石,壯漢兩米多高的個頭居然沒有推動他,頓時讓他有些火大,一拳便是錘了過來。

“嘭”的一聲青年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但是依舊沒有退後半步,反而笑眯眯的說道,“你打了我一拳,該我了。”

壯漢被氣樂了,只聽他笑道:“好啊,你來。”說着便是挺起了胸膛。

那青年也不客氣,沒有任何架勢,就那麼一拳輕飄飄的打了過來。

“嗤!”

血光閃過,那青年的手臂竟然生生穿過了壯漢的胸膛,沾滿了鮮血的手臂一小半出現在壯漢的背後,掌心中還攥着一個正跳動着的心臟。

“不好意思,把你的心個抓出來了。”青年悠悠的收回手臂,輕描淡寫的將壯漢的心臟又給塞了回去。

壯漢瞪大了眼睛,一頭栽倒在地上,徹底斷了氣。

城牆之上見有人居然出手殺了自己人,當即呼嘯一聲衝了下來,當場就有二十多人將那七八個年輕人給圍住了。

這幾人冷靜的站在那裏,不到片刻功夫佔據這古城的聯盟高手都到了,足足有七八十人。

“是他,就是他!”一個守城的男子指着正在擦拭手臂上鮮血的青年說道。

那青年不屑的笑了笑,同時下意識的看了身旁另一個消瘦青年一眼,眼神中充滿了尊敬,顯然這個人才是隊伍裏的領袖。

消瘦青年只有二十多歲,一頭黑髮很是自然的垂在腰際,眼睛裏閃爍着淡藍色的光芒,面對眼前諸人的圍困一點緊張感都沒有。

控制古城的老大足足有升龍境四重天的實力,但沒有直接動手,只見他上前冷聲道:“各位從哪裏來?”

雖然他帶領的兄弟們控制了這古城,但還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從九州來的大勢力他招惹不起,敢光天化日下殺人的絕對有背景。

消瘦青年瞥了這古城老大一眼,淡淡道:“玄州蕭家,今天我們住一晚,明天就離開。”

“玄州?蕭家?”古城老大疑惑道,這段時間他也算是把來西域的各大勢力都打聽清楚了,可好像沒聽說過有什麼蕭家?

“蕭逝水?”古城裏看熱鬧的人羣中突然有人驚呼出口,“他是蕭家的蕭逝水!?”

古城裏沒有勢力背景的散修雖然大部分來自東州本地,但是還有一些來自其他大州的修者,所以有些人已經認出這消瘦青年的來歷。

不過古城老大可沒有聽到城內有人道出了蕭家的名號,只聽他冷冷的說道:“住一晚可以,但是你殺了我一個兄弟,總得讓我跟這些兄弟們有個交代。”


蕭逝水沒有說話,反而是剛纔出手的青年嘿嘿笑道:“連蕭家都沒聽過,居然還敢讓我們給你交代?”

“我是不知道什麼蕭家,但是殺了人,就該償命。”古城老大低吼道,同時身後的兄弟們也是怒吼連連,只等老大一個命令就殺上來了。

青年無奈的搖搖頭,看了蕭逝水一眼,只聽蕭逝水淡淡的說道:“這次就當是進入西域的第一個任務吧,一盞茶時間,解決戰鬥。”

說着蕭逝水竟無視對方七八十個修者,大搖大擺的走進城去,而他身後的那幾個年輕男女則突然取出了各自的兵器,二話不說便是衝進了人羣之中大開殺戒。

“宰了他們!”古城老大怒喝!

華炎等人也站在人羣之中看着城門處發生的異變,此刻卻驚訝的發現那蕭逝水竟然一路暢通無阻的進了城,一路上居然沒有一個人敢跟他動手,似乎是自動將他屏蔽了。

“此人不簡單。”紫夜皺眉道,華炎第一次見他露出如此表情。

“他什麼實力?”小靈問道。

紫夜依舊皺着眉頭:“聖心境。”

“我靠,跟二哥你一樣?”小靈這才吃驚道,“他纔多大點的屁孩,這就聖心境了?”

說話間,那幾個蕭家子弟已經解決掉了大半修者,而那古城老大更是在剛上來就被先前出手的青年給擊斃了,現場完全是一邊倒的局勢,七八十人被這七八個青年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這完全是屠殺!

蕭逝水走進城中,淡漠的掃視了城內建築一眼,徑直朝着城內保存最完好的房屋而去,儼然是此城的主人一樣。

片刻功夫之後,那些蕭家子弟終於解決完了戰鬥,城外東倒西歪的躺着七八十個屍體,鮮血將城牆都染紅了。

“一盞茶,綽綽有餘。”先前出手的青年帶着幾個蕭家子弟笑眯眯的出現在蕭逝水身後。 玄州蕭家,正大光明踏入西域,宣告了蕭家的強勢。

進入古城後,蕭逝水等人理所當然的挑選了一處最好的住所,而原先那裏的修者則悻悻的離開,根本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

華炎此行除了讓紫夜和小靈跟隨外,還帶了幾個三清宗的傑出弟子以及萬妖堂已經幻化爲人的妖獸,他差遣了一名手下去查探一下蕭逝水的情況,隨後就又回到了住所。

至於城門外那幾十具屍體,自然有人打理。

夜幕降臨後,那被派遣出去打探消息的弟子回來了。

“師祖,打聽詳細了。”那弟子恭敬道,“蕭家地處玄州,是玄州公認的最深藏不漏的家族。”

華炎等人靜靜的聽着,就連小靈都有些嚴肅起來,白天那蕭逝水給他的印象不可謂不深。


“蕭家存在已久,據傳是九州本土成長起來的勢力。現任家主蕭明堂,聖心境巔峯實力,族內高手無數,而蕭明堂膝下共有九子一女。至於那蕭逝水並非庶出,乃是蕭明堂和一婢女所生……”

“九龍一鳳,好傢伙。”小靈本性難改,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笑道,“那蕭逝水原來是婢女的兒子,嘖嘖,難怪……”

華炎賞給他一個暴慄,轉而問道:“還有嗎?”

“蕭逝水天資卓越,年僅二十九歲就已經突破到了聖心境,是玄州年輕一輩中數一數二的高手。”那弟子繼續道,“他在來西域前在東州東域以一人之力滅殺了逆天道在東域的勢力,此行西域目的暫時不詳。”

華炎點點頭:“你退下吧。”

“瞧瞧人家,你還自詡天才呢,人家就比你大一歲而已,都聖心境了。”小靈忍不住挖苦道,“差點都直追二哥了,你說是吧二哥?”


“你不挨身上難受是吧!”房間裏只剩下了這三兄弟,華炎直接飛起一腳踹了過去。

紫夜靜靜的站在一旁,根本沒有插手的意思。

“你怎麼看?”華炎盯着紫夜問道。

“他很強。”紫夜簡單明瞭的說道,“不是什麼特殊體質,完全是憑藉自己的努力達到這一步,快比得上我了。”

華炎詫異的看了紫夜一眼:“你什麼時候跟小靈學的這麼自戀了?”

“拜託,是跟你學的好不好?”小靈委屈的說道。

“現在西域越來越熱鬧了,九州上的妖孽天才齊聚一堂,雖說是爲了上古六道的祕密而來,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戰鬥的好機會。”紫夜看着華炎說道,“你走出了自己的欺天之路,我希望你能夠對得起魔尊大人。”

“又來了。”小靈撇撇嘴,自顧自的回房間了。

華炎無奈的拍拍紫夜的肩膀:“時間不早了,洗洗睡吧。”

“……”

第二天一早,當華炎等人準備趕往西域深處的時候,才得知蕭逝水等人已經離開了,而此城大部分趕到的修者也繼續了趕路,只有少部分留了下來。

西域雖然到處都是沼澤,但是地域遼闊,長長一連十幾天都看不到一個人影。

而當華炎等人耗時良久終於趕到西域深處的時候,卻是意外發現這裏居然有大片的陸地,雖然相較於整個西域比起來說太過渺小,但是見慣了西域的沼澤後能發現這一大片陸地還是很讓人驚訝的。

西域深處有一塊凸起的陸地,面積不算大,但也足有上百萬平方公里,這片陸地上生活着大量的原住民,他們自古就生活在這裏,普通人終極一生也未必能夠離開西域,所以只好世代生存在這片陸地上。

而這陸地上有很多城池,完全解決了食宿問題。

“買到了。”三清宗一個弟子將一張羊皮紙卷交給華炎。

華炎等人鋪展開來看去,這是一張西域陸地的地圖,上面清楚的刻畫着地形地貌和城池座標,雖然只有百萬平方公里,但是對於華炎這類修者來說,這陸地可不算太大。

“現在我們在這裏,阿勒泰城。”華炎指着地圖上一個標註的小紅點說道。

“上古六道的殘餘勢力就躲在這大陸上,現在各方勢力已經收斂了攻打上古六道的趨勢,反而是大規模的開始搜索了。”紫夜道,“我們這段時間就住在這裏,這裏也算是屬於西域陸地的核心位置了,能夠得到不少信息。”

華炎詭異一笑:“打探消息,當然去酒館,在大街上能打探到什麼消息,走,喝點去。”

在華炎的帶領下,一行人很是輕鬆便是找到了一家當地人開的酒館,只可惜已經滿座了,根本容不下華炎他們。

“各大州的修者都聚集在這裏,縱使這片陸地再大,估計也已經人滿爲患了吧。”紫夜無奈道,“再過一段時間,人會更多,我們還是趁早找個地方住下吧。”

正當華炎等人準備離開的時候,酒館跑堂的小二突然跑出來笑道:“各位,樓上有雅座。”

“哦?”華炎等人一怔,但還是跟着小二上了樓。

果不其然,樓上還真有一間不小的房間,而且還是靠窗的,雖然在這裏未必能夠打探到什麼消息,但是華炎也懶得管那麼多了,先喝點再說,好久沒有喝酒了。

“對了,小哥,你們這裏哪還有客棧嗎?”酒菜上齊後華炎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