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妖大帝墓‘穴’,最近被發現了,基本上咱們這一行有頭有臉的人,都去了。”張流觴說道。

“古妖大帝墓‘穴’?什麼玩意?”老牛看着張流觴問道。

張流觴看了老牛一眼說道:

“現在這個場合,跟你們說不方便,而且短時間之內也說不清楚,等晚上回去,我再把整件事兒給你們詳細講講,總之我這次回來就是要帶你們去的,這可是一可千載難逢的機會,要是你們誰有幸碰到古妖大帝墓‘穴’裏的機緣,別說死屈做人了,兩個他都不是你們的對手。”我聽了張流觴的話,心裏就一陣‘激’動,說不高興那是假的,我現在渴望變強,真的很渴望。之後張流觴又對我們說起來了那個叫屈 ?

我聽到白無常對我說的這些話之後,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不想告訴你,有本事自己想起來。.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白無常看着我,滿臉怒意。

其實不光是我,白無常她自己也知道,我怎麼可能自己記得起來,要是能記得起來,我這二十幾年不會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她之所以對我說,無非是因爲她所受的委屈和我現在的現狀,所讓她說出的氣話。

“我真的想不起來,你告訴我,至少這一輩子我不會忘。”我看着白無常誠懇地說道。

爲什麼我會想知道白無常的名字?或許是因爲我真的想知道,也或許是因爲對她的愧疚。

白無常聽了我這句話之後,有些發紅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了許久,才說道:

“我叫杜安寒,你這輩子要是再敢忘記我,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不會。”

……

話說到這裏,我總感覺越來越壓抑,好似有什麼東西壓在我心口上一般,想對白無常問我們之前的事情,卻怎麼也開不了口,一個是怕她回憶過去而更加傷心,另外一個則是我怕我自己聽到了那些回憶和往事,會越來越愧疚。

“張野,你能不能抱我一次,就和九世之前的你那樣抱我,我等你這個擁抱,等了好久好久了……。”白無常突然看着我說道。

我聽了她的話之後,實在做不出決定,因爲我不想讓白無常失望,但是更不想對不住雲月,因爲她爲我付出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對不起,我做不到。”想了許久,我還是決定這麼說。

白無常聽了我話之後,自嘲似得笑了笑:

“呵,我早應該猜的到,好,既然這樣,我走。”白無常完之後,轉身就走。

我見此忙叫住了她:

“喂,杜安寒,你能不能告訴我,那“輪迴九生十七死”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無常聽了我的話之後,頭也沒回,走遠的身形也沒停下,只有一個帶着無盡傷感的聲音悠悠地傳了過來“

“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死了,我也死了,若果我死了,你能繼續活着,我便死了又何妨……”

“你活着,我就活着,你死了,我也死了,若果我死了,你能繼續活着,我便死了又何妨……”

聽到白無常的這幾句話之後,我自己默默地在心裏反覆唸了幾遍,頓時一下子都明白了,這“輪迴九生十七死”並不是我爲了救白無常而選擇的,準確的說,是白無常爲了救我,才讓我選擇的。

關於那九老太太對我說的,我爲了救白無常主動承受這種說法顯然是錯的,要麼她是道聽途說,要麼她則是對我隱瞞了什麼。

不過我九世之前,到底犯下了多大的滔天之禍,需要自己最愛的‘女’人成爲‘陰’間的‘陰’帥,而我則需要承受這九世輪迴之苦?

我站在原地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越想越頭痛,我突然想吸菸,剛從口袋裏拿出煙,卻又想起自己一直沒有帶打火機,就在我準備把煙放回口袋裏的時候。

“啪!”一聲打火的脆響在我身後響起。

我回頭一看,正是雲月拿着打火機站在我身後,此刻她正一臉笑意地看着我,見我回頭,便對我說道:

“怎麼?又忘記帶打火機了?來,我幫你點上。”雲月說着走過來,我幫我點燃了手裏的香菸,看着雲月,我暗自對自己剛纔的選擇而感到慶幸,千萬不能再對不起雲月了。

我深吸了一口煙,看着雲月問道:

“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

“你似乎忘記我還是個‘女’鬼吧?哪有鬼晚上不出去嚇人,躲在屋子裏睡覺的?”

我聽了雲月的話,這才反應了過來,一把拉住她的手說道:

“你放心,我把韓穎的病治好治好,一定帶着你到處行善,儘快幫你復活。”

“不用這麼着急,其實我現在‘挺’好的,想飛就飛,想穿牆就穿牆,要是復活了,這些“異能”一下子沒有了,我倒有些懷念呢。”雲月一臉不在乎地對我說道,說完之後看着我問道:

“不過反倒是你,大晚上不睡覺,站在這裏幹嘛?”

“吹吹風,看看星星。”我說道。

“真的?沒有揹着我偷偷地和別的小姑娘約會?”雲月狡潔地一笑,看着我問道。

“我對着星星發誓,肯定沒有。”

“那就好,我們回去吧。”

“好,回去。”

……

第二天一早,我們一行四個便從黑市出來,開車直接回到了東城。

到家之後,讓老牛帶着白小小出去準備去黃河口鎮的裝備,我則是用老牛的手機給韓穎打了個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她,然後也把我們準備去紅河口鎮尋找最後一株‘藥’材的計劃告訴了她。

韓穎聽到我這個消息之後,我從她說話的語氣中聽出除了一些意外之外,並沒有什麼明顯高興或者‘激’動,只是囑咐我們多加小心,便聽到電話那邊有人叫她開會,匆匆地掛了電話。

看來韓穎她最近真的很忙。

放下電話,看了看時間,離吃中飯還有一段時間,正好趁這個時間買幾部手機,不能要是用老牛的。

而我說的幾部裏面,自然包括雲月和白小小,當然還有老牛,他那手機早就該換了,最少用了三四年了,觸‘摸’屏都不怎麼靈了。

帶着雲月走出了小區,沒有開出,直接打車去了附近最近的一個手機店裏。

我剛走進去,站在‘門’口迎接的小姐便熱情地對我和雲月打着招呼,帶着我們到處解釋最新款的手機。

正在和雲月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一個人的聲音突然叫住了我:

“張野?!”我聽到之後,回頭一看,看到了一張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這種陌生,並不是因爲我不認識面前的這個人,而正是因爲太過於熟悉了,對她現在的改變,所產生的陌生感。 ?

“你是……紫燕?”我看着眼前這個打扮時髦的‘女’孩兒問道。。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紫燕是我的一個同學,以前我們關係‘挺’不錯,不過在我的印象裏,她以前很少化妝,穿的也是樸素的很,看着她現在紅‘色’的頭髮,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褲’,低到不能再低的襯衣,怎麼才幾年沒見,變化這麼大?

“怎麼?張野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咱纔多久沒見面你就不認識我這個老同學了?哎,這位是?”紫燕看着我身旁的雲月問道。

“我‘女’朋友,叫雲月。”我笑着介紹道。

“你好。”雲月禮貌地對紫燕打了個招呼。

“你好你好,張野,你可真行啊,找了個美人胚子做‘女’朋友,真喲福氣你!”紫燕看着我說道。

我聳了聳肩,表示無奈,然後看着紫燕問道:

“怎麼?你也來這裏買手機?”

“是啊,來看看,我手機昨天剛丟了,對了,買了手機,你把你手機號碼留給我,咱這些老同學,有時間一起多聚聚。”紫燕看着我說道。

“好的。”我答應道。

“紫燕,和說說話呢?”一個穿着西裝革履,頭髮鋥亮的中年人從手機店外面走了進來,看着紫燕問道。

“我同學,你怎麼纔來,我都等你半天了。”紫燕說着走到那個中年男人身旁,掛着胳膊走過來對我說道:

“我來介紹下下,這位是我的老同學,張野,旁邊那位呢,是他的‘女’朋友,雲月,他是我男朋友,汪才。”當聽到紫燕介紹她男朋友名字的時候,我差點兒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這名字,也太不委婉了吧?

“你好。”我笑着對汪才伸出了右手。

汪才見此,上下打量了我幾眼之後,才慢吞吞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副極不情願的樣子和我握了握。

見到這種狀況,我心裏就多出了一股火,這人怎麼回事?好大的架子!

要不是他是我老同學紫燕的男朋友,我早就把手‘抽’回來了,我欠啊!

紫燕看到這一幕後,尷尬地笑了笑,剛要說話,卻被她男朋友汪纔給打斷了。

“你是紫燕的同學?什麼工作?”汪纔看着我一臉狐疑地問道。

“無業。”我苦笑着說道,我總不能跟他說我是抓鬼的吧?

汪才聽了我這麼說之後,語氣帶着說教和諷刺的味道對我說道:

“我說年輕人,年輕就應該多出去闖一闖,不要怕吃苦,要有上進心,男人,能賺到錢纔是最重要的,你‘女’朋友又這麼漂亮,你不多賺錢怎麼能行?”

我聽了汪才的話之後,笑着問道:

“我‘女’朋友漂亮不漂亮和我能不能賺錢有關係嗎?”

汪才一愣,然後纔看着我說道:

“沒錢沒工作,你拿什麼養家?”

“你怎麼就知道我一定沒有錢?”對於這種只會說教別人的人,我向來沒有多大好感。

“好了,好了,都別說了,咱去買手機。”紫燕感覺到氣氛不對,忙拉着她男朋友汪纔去看手機了。

而我也帶着雲月去看手機。

“雲月,你喜歡什麼樣子的,自己挑。”我對雲月說道。

“你幫我挑,我又不懂。”雲月挎着我的胳膊說道。

“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怎麼晚了,怎麼不去睡覺?”

雲月笑了笑說道:

“你似乎忘記我還是個‘女’鬼吧?哪有鬼晚上不出去嚇人,躲在屋子裏睡覺的?”

我聽了雲月的話,這才反應了過來,一把拉住她的手說道:

“你放心,我把韓穎的病治好治好,一定帶着你到處行善,儘快幫你復活。”

“不用這麼着急,其實我現在‘挺’好的,想飛就飛,想穿牆就穿牆,要是復活了,這些“異能”一下子沒有了,我倒有些懷念呢。”雲月一臉不在乎地對我說道,說完之後看着我問道:

“不過反倒是你,大晚上不睡覺,站在這裏幹嘛?”

“吹吹風,看看星星。”我說道。

“真的?沒有揹着我偷偷地和別的小姑娘約會?”雲月狡潔地一笑,看着我問道。

“我對着星星發誓,肯定沒有。”

“那就好,我們回去吧。”

“好,回去。”

……

第二天一早,我們一行四個便從黑市出來,開車直接回到了東城。

到家之後,讓老牛帶着白小小出去準備去黃河口鎮的裝備,我則是用老牛的手機給韓穎打了個電話,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她,然後也把我們準備去紅河口鎮尋找最後一株‘藥’材的計劃告訴了她。

韓穎聽到我這個消息之後,我從她說話的語氣中聽出除了一些意外之外,並沒有什麼明顯高興或者‘激’動,只是囑咐我們多加小心,便聽到電話那邊有人叫她開會,匆匆地掛了電話。

看來韓穎她最近真的很忙。

放下電話,看了看時間,離吃中飯還有一段時間,正好趁這個時間買幾部手機,不能要是用老牛的。

而我說的幾部裏面,自然包括雲月和白小小,當然還有老牛,他那手機早就該換了,最少用了三四年了,觸‘摸’屏都不怎麼靈了。

帶着雲月走出了小區,沒有開出,直接打車去了附近最近的一個手機店裏。

我剛走進去,站在‘門’口迎接的小姐便熱情地對我和雲月打着招呼,帶着我們到處解釋最新款的手機。

正在和雲月看得津津有味的時候,一個人的聲音突然叫住了我:

“張野?!”

我聽到之後,回頭一看,看到了一張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面孔,這種陌生,並不是因爲我不認識面前的這個人,而正是因爲太過於熟悉了,對她現在的改變,所產生的陌生感。

我聽到白無常對我說的這些話之後,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

“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不想告訴你,有本事自己想起來。”白無常看着我,滿臉怒意。

其實不光是我,白無常她自己也知道,我怎麼可能自己記得起來,要是能記得起來,我這二十幾年不會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她之所以對我說,無非是因爲她所受的委屈和我現在的現狀,所讓她說出的氣話。

“我真的想不起來,你告訴我,至少這一輩子我不會忘。”我看着白無常誠懇地說道。

爲什麼我會想知道白無常的名字?或許是因爲我真的想知道,也或許是因爲對她的愧疚。

白無常聽了我這句話之後,有些發紅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了許久,才說道:

“我叫杜安寒,你這輩子要是再敢忘記我,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不會。”

……

話說到這裏,我總感覺越來越壓抑,好似有什麼東西壓在我心口上一般,想對白無常問我們之前的事情,卻怎麼也開不了口,一個是怕她回憶過去而更加傷心,另外一個則是我怕我自己聽到了那些回憶和往事,會越來越愧疚。

“張野,你能不能抱我一次,就和九世之前的你那樣抱我,我等你這個擁抱,等了好久好久了……。”白無常突然看着我說道。

我聽了她的話之後,實在做不出決定,因爲我不想讓白無常失望,但是更不想對不住雲月,因爲她爲我付出的實在太多,太多了……爲什麼我會想知道白無常的名字?或許是因爲我真的想知道,也或許是因爲對她的愧疚。

白無常聽了我這句話之後,有些發紅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了許久,才說道:

“我叫杜安寒,你這輩子要是再敢忘記我,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不會。”

……

話說到這裏,我總感覺越來越壓抑,好似有什麼東西壓在我心口上一般,想對白無常問我們之前的事情,卻怎麼也開不了口,一個是怕她回憶過去而更加傷心,另外一個則是我怕我自己聽到了那些回憶和往事,會越來越愧疚。

“張野,你能不能抱我一次,就和九世之前的你那樣抱我,我等你這個擁抱,等了好久好久了……。”白無常突然看着我說道。

我聽了她的話之後,實在做不出決定,因爲什麼我會想知道白無常的名字?或許是因爲我真的想知道,也或許是因爲對她的愧疚。

白無常聽了我這句話之後,有些發紅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了許久,才說道:

“我叫杜安寒,你這輩子要是再敢忘記我,我一定不會原諒你!”

“不會。”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

白無常聽了我這句話之後,有些發紅眼睛一直盯着我,看了許久,才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