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聲慘叫響起,他也是脖間被劍割破,鮮血直流,止都止不住。

最開始那個人因爲失血過多,全身乏力,直接垂直墜落,落在地上還沒有一秒,就消失不見了。

原來,他的正下方剛好有一個陷阱,他一落地就直接掉了進去,他很乾脆,落進去之後都沒有發出慘叫聲。

又死一人,剩餘的兩人滿臉驚恐,太恐怖了,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受傷的。

兩人之中,受傷的那人鮮血流得也很多,他慘白的臉色很是難看,伸了伸手,他似乎想要捉住身邊之人,可是那人竟驚恐的閃開了。

那人重重的砸落在地上,伸起的手躺到了一邊,他雙目逐漸無神,生命的氣息逐漸消逝。

趙風身形顯現,幽雷凝結的一雙翅膀在他的身後煽動,他就這樣懸浮着,雙目冰冷的看着剩下的那名九階強者。

“該你了。”斷黑劍直指,趙風的聲音很冷漠。

剩餘的那名九階強者嚥了咽口水,一臉驚恐的看着趙風,飛着的身影緩緩後退。

突然,他瞄準一個方向,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飛了,趙風身後翅膀開始使勁煽動,瞬息他化身爲黑色的流光。

哧!

只見那名九階強者自知不敵,便飛速逃離,一道黑色的流光以其數倍的速度一下就追到了。

黑色的流光直接洞穿了那名飛逃的九階強者,滾熱的鮮血飛濺高空,一道身影掉落在地上,不再動彈,沒有了一點反應。

雷神幻翼煽動,趙風穩穩的落在了邊境城頂上,斷黑劍斜立,雙目冷視至陣法牆壁外。

“呼嚕!”

此聲不斷響起,百國聯軍中,所有人都不自覺的嚥着口水,這戰績太嚇人,那可是九階強者啊!

就這麼被全部斬殺了,這是何等實力?

士兵們互相看來看去,九階強者平時都是他們仰望的存在,可是現在卻被人輕鬆斬殺,這讓他們都難以接受,一時間,士氣低落到了谷底。

百餘名大將面面相覷,最後全都低下了頭,他們的臉都有些白,眼中的震驚之色遮掩不住。

蒙牙帝國的大將也是嚇得夠嗆,要知道那可是九階強者啊,就這樣被全滅了,他有些慶幸幸好他沒有親自上,不然躺着的可就是他了。

不過雖然震驚,但是他不能退縮,立即下令,不論如何,攻破陣法牆壁!

邊境城頂上,白髮老者看着趙風,說道:“小駙馬啊,你真是太讓我意外了,你今天的表現,每一次都令我不得不驚歎啊!”

趙風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不是不想說,而是不知道怎麼說。


陣法牆壁又開始被各種攻擊轟擊,陣紋不斷閃爍,白髮老者看罷,搖了搖頭,說道:“百國聯軍,聲勢是大,可惜表現卻太令人失望了。”

“其實不是他們表現得太差,而是我們表現得太驚豔了,你想想,除了三大帝國,誰能阻擋剛纔的那數名九階強者?”趙風糾正白髮老者說的話。

白髮老者深深的看了趙風一眼,笑道:“你可真是驚世奇才啊,年紀輕輕就擁有如此實力,我只能慶幸,幸好你是我們帝國的人,不然我這陣法再強,我翔雲恐怕也會面臨被滅的險境。”

“三爺爺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天,只要翔雲有難,我必會竭盡全力守護。”趙風鄭重的做出了承諾。

白髮老者輕笑,說道:“小駙馬坐下吧,站着多累,我們先歇息歇息,等他們打累了,我們在給予適當的反擊。”

“好。”

趙風躺身在瓦礫上,一老一少兩個人就這麼躺着休息起來,這一幕如果被外面的百國聯軍看到的話,不被氣得半死纔怪。

他們在外面打陣法牆壁打得累死累活的,你們裏面的倒好,居然這麼放心大膽的躺着休息。 “趙霜小弟可知道最近所發生的大事?”

聽到這話,趙霜不由一愣,突然想起最近四族城突然大量增加的外城人員,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問道。

“發生何事了?”

見到趙霜好奇發問,風韻脣角微掀,旋即作神祕模樣的道:“ 韓娛之勛 ?”

“天心山脈?那裏有事發生?”趙霜有些詫異的說道。

“有人在天心山脈發現了一座墓府。”

“墓府?誰的?”趙霜一怔,發現墓府算不得什麼重大消息,他知道,關鍵的是這墓府的主人是誰。

“那古墓時代有些久遠,不過據說是一位踏入了聖境的強者所留。”風韻美眸在房間中掃了一圈,低聲道。

“聖境。”

聽到這簡單的三個字,趙霜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氣,目露震驚之色的望向風韻:“怎麼可能?”

聖境,放眼整個神創大陸,能夠踏入這個層次的強者,都是極端稀少的存在,而以往那些聖境的強者,也都是擁有着赫赫聲名,如今怎會突然冒出來一道聖境強者的墓府?

“的確有些難以想象,不過此事應當屬實,我風行商會經過諸多通道打聽,似乎整個四族城的強者都是聞風而來,我們四大家族也都在做着準備。”風韻說道。

“我們四大家族也在準備?”趙霜眼皮跳了跳,面色微微凝重了一些,聖境強者的墓府,這可不是什麼尋常之物,那等強者所遺留的任何東西,都足以令得人爲之瘋狂。


“難怪最近四族城多了不少實力不弱之人,原來是因爲出了這檔子事。”趙霜緩緩點頭,這纔有些恍然。

“趙霜小弟,若是你有興趣的話,也可以去看看哦,萬一機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得到那位聖境強者的傳承,嘖嘖,那時候,你就可以強勢迴歸了!”風韻微笑道。

“聖境強者的墓府,這般爭奪,恐怕我是沒那能力了。”

趙霜苦笑着搖了搖頭,雖然如今他已經有些實力了,但他卻是明白,到時候會出手爭奪墓府之寶的,必然是一些在四族城甚至神創大陸都是有着不弱名聲的強者,他去的話,或許撈不到太多的好處。

“對了,趙霜小弟,你先前不是說需要至寒之物麼,或許,在那古墓府中,有你想要的東西。”風韻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沉吟了一下說道。

“哦?”

“極煞陰冰蓮。”

“嘶!”

聽到這個名字,趙霜心中再度忍不住的抽了一口冷氣,不愧是古墓府,竟然連這等罕見的至陰之物都有,若是夜衣能夠得到此物的話,應該便是能夠徹底的解決她中的陰煞了之毒了。

只是古墓府吸引了太多強者,想要在那裏取得那極煞陰冰蓮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啊!

“多謝風韻姐了。”

趙霜心中嘆了一聲,對着風韻道了一聲謝,再與她談了一會那所謂的古墓府後,方纔告辭而去。

“聖境!”

出了風行商會,趙霜望着那熙熙攘攘的街道,不由得輕吐了一口氣,那個層次的強者,對於很多人甚至對於他來說,都是頗爲的遙遠,畢竟,只要達到了按個層次,便是說明他站在了這個地域的頂端。

要知道,就連四大宗族的各族長,修爲也都不過才帝皇境第一重而已,聖境,太過遙遠了。

“可惜了。”

趙霜嘆息着搖了搖頭,他也是知道,只要能夠在那墓府之中得到一點東西,對於他來說,便是天大的好處,但如今被那古墓府吸引而來的強者,絕對都是實力極強的。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種渾水,可不好淌啊!趙霜嘆了一口氣,邁着步伐,走回趙族旗下的武館。

接下來的數天時間,趙霜並未外出,不過他卻是依然能夠知道,那些從四族城外四處趕來的強者,也是越來越多,而關於天心山脈古墓府的消息,也是逐漸的在四族城中傳得沸沸揚揚。

一間幽靜的房間之中,趙霜坐於牀邊,此時,在他的懷中,夜衣的小身體正如同小貓一般蜷縮着。

一股股驚人的寒煞之氣從其體內源源不斷的滲透而出,雖說趙霜已是在使用祕法不斷的吸收寒氣,但夜衣的小臉依舊是格外的蒼白,看上去極爲的惹人心疼。

“霜哥,我沒事的。”

夜衣的身體不斷的發出細微的顫抖,纖細秀美的小手,緊緊的抓住趙霜的衣袖,指節處,都是因爲大力而有些發白起來。

不過她似是怕趙霜擔心,在忍着寒煞之氣噬體之痛時,她還擡起小臉,衝着趙霜露出一個極爲勉強的笑容。

趙霜默然,手掌撫着夜衣柔順而冰涼的青絲,片刻後,眼中終於是掠過一抹堅定之色。

他喃喃道:“小衣,放心, 1胎2寶:總裁爹地,輕點寵 。”

似是聽見了趙霜的話,夜衣也是微微點頭,然後雙眼緩緩閉上,疲憊的昏睡過去。

趙霜把夜衣抱在牀上,扯過被子將其包裹得嚴嚴實實,這才小心翼翼的退出房間。

擡起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關上房門,趙霜走出小院,走向了外面的訓練場。

在這四族之一的趙家開的武館裏,大多都是崇仰趙族的人在勤練着,而見到趙霜走來,所有人眼中都是有着尊敬與崇拜之色涌動。

趙霜如今在趙族的威望也是極其尊崇的,而且平常的時候,學徒們的武學,也基本是由他在親自教導,這樣一來,更是讓得這些與他同輩的人對其敬畏有加。


衝着衆人笑了笑,趙霜在訓練場中坐下,然後不久,便是陸陸續續的有着一些學徒過來請教武學。

而趙霜也是顯得頗有耐心的悉心教導,因爲一種堅持,對於武學的領悟,他算得上是趙族的第一人。

這般教導,一教便是將近兩個多時辰時間,然後趙霜看了一眼天色,剛欲起身,突然有着一道帶着嬉笑味道的聲音傳來。

“這趙族落魄到了這種地步麼?武館的武學教練竟然是這麼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突如其來的笑聲,讓得訓練場上熱火朝天的修煉氣氛微微停滯,一道道帶着怒氣的目光便是順着笑聲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

趙霜同樣是因爲這聲音眉頭微微皺了皺,偏過頭,目光望向訓練場邊緣,當下雙眼便是微微眯了起來。

此刻,在那訓練場邊緣,不知何時出現了四位衣着不凡的年輕身影,四人滿臉笑容,眼神略顯戲謔的望着訓練上的這些學徒們,指指點點間,顯得格外的輕佻。

趙霜的目光,掃過這四人,然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他們胸口處,那裏有着一枚徽章,徽章上有些一個圖案。

那個圖紋,趙霜並不陌生,四大家族之一,林氏家族!

“林氏家族……”望着那獨特的徽章圖案,趙霜雙眼微眯。

“這些傢伙,來我趙家旗下的小武館來做什麼?”趙霜有些疑惑,雖然四大家族平時少不了摩擦,到也不至於上門找麻煩。

“這裏是趙氏武館場地,誰允許你們進來的?”一名學徒極爲不滿這四人的輕佻語氣,不由怒喝道。

“呵呵,趙家開的小武館而已,平時也不見有什麼趙家強者來教導,我四人想來便來,想走便走,別說你們這些學徒,就算是你們的館長在這裏,也不敢這麼對我們說話!”那四人當中一人,淡淡一笑,言語囂張。

“哈哈,平常時候,你們請我們來這裏,恐怕我等都不屑理會。”另外一人也是笑着道。

兩人的話語中,顯然是對於趙霜這般年齡便是敢來做武學教練感到極爲的不屑與好笑。

而他們這番話語,無疑是激怒了武館的這羣學徒,經過這一年多的事情,趙霜在他們心中的地位已是相當之高,如今自然是忍受不了這些傢伙的嘲諷。

“不管你們是什麼人,到了我們武館,就得講一些規矩,若是看不起趙霜大哥所教武學那我趙師今日就想請教一下,看看你們有何本事在這裏叫囂!”在那人羣中,一人突然走出,冷哼道。

“呦呵,有膽識,也罷,正好閒來無事,可以跟你們過過招。”那四人居中之人身着藍衣,他目光戲謔的看了趙師一眼,然後揮揮手,喊道:“林強,你上。”

“哈哈,林略大哥,放心讓我來。”

聽到那藍衣青年的話語一旁一位身材略顯魁梧的青年,也是刻嘴一笑,他跨出兩步,直接是站到趙師面前,雙拳握了握,一股雄渾的元力波動,悄然波盪而開來。

“小子,最多五個回合,我讓你趴下。”那林強看了趙師一眼,狂傲的說道。

“砰!”

趙師面無表情,並未說話,元力沸騰,旋即他身形如弓,直接就是一步跨出,旋即一拳對着那林強轟了過去。

“八階中期實力?還不錯啊!”

感受到那自趙師體內爆發而開的元力波動,那林強倒是略感訝異,顯然是沒料到在這趙族旗下的小小武館裏,竟然還有着學徒在這種年齡達到八階中期的。

“不過就憑這點實力,想要打敗我可還不夠!”

驚訝歸驚訝,但這林強卻沒有絲毫的遲疑大手直接探出,竟是生生的一把抓住了趙師拳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