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上廁所,你要去嗎?”

葉華壞笑着說道。

這時,見安然居然出人意料的點了點頭。

冷宇和葉華也沒有多想,只當安然憋不住了,所以才拋捨去了那些男女隔閡。

冷宇在前,葉華在中,安然在後,三人排着隊,走下了階梯… 第304章我老公是最厲害的人

把孩子打掉這的確是最簡單的一個辦法,等身體恢復了謝半雨仍舊可以讀書,到時候只要她願意,姜南初可以拜託陸司寒將謝半雨的學籍也轉到錦都大學,這樣兩人還是可以和以前在帝都一樣做同學。

「那就把孩子打掉,但這也是一個大手術,我們去問問醫生的意見好嗎?」

「嗯。」

謝半雨點了點頭。

掛完營養液,謝半雨有力氣可以下床了,姜南初與她一起來到醫生辦公室,將準備打掉孩子的想法告訴了醫生。

「唉,我看你的年紀也不大,怎麼一點都不知道愛惜自己呢。」

姜南初一聽這話,臉色就難看起來。

「把這句話給我收回去,你懂什麼?」

「半雨不是那樣的人,她一定是被人陷害的!」姜南初氣憤的說。

「原來是這樣,那就更加不好辦了。」

醫生有些苦惱的說。

「什麼意思?錦都醫院難道連流產這種手術也做不了嗎?」

「不是我們做不了,而是這位小姐的身體,打掉這個孩子有概率會導致以後不孕。」

醫生說完之後辦公室內一片安靜。

姜南初看向謝半雨,這個決定所帶來的後果太大,必須由她自己選擇。

謝半雨的手掌輕輕撫摸肚子里的孩子,他來的這樣莫名其妙,來的這樣猝不及防,偏偏又是最後一個孩子。

「我……」

「我不做手術了,我想把他生下來!」

謝半雨如同下定了一個決心說。

「小姑娘,成為一名單身媽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未來醫學發達,說不定……」

「不用勸我了,我願意生下來。」

謝半雨從座位上站起來,轉身準備離開病房。

「等等。」姜南初喊住謝半雨。

「南初,難道你也要勸我打掉孩子嗎?」

「你不知道我是最有愛心的了嗎?而且肚子里我乾兒子呢,我是想問問醫生,我們剛才做了這麼多檢查還打點滴,會不會對孩子有什麼影響?」

「這你們放心,在檢測到孩子之後,所用的葯都是溫和的。」

姜南初這才鬆了一口氣和醫生道了句謝,扶著謝半雨回到病房。

「南初,我是不是很沒用,可是我真的狠不下心,我不想沒有親人一輩子孤孤單單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謝半雨瘦了很多,姜南初不知道在她Y國究竟遭遇了什麼,她直接抱住了她。

「說什麼傻話,我支持你生下孩子,半雨我已經不是從前的姜南初了,我有能力可以保護住你,孩子出生了乾媽罩著,乾媽養他!」

謝半雨終於在姜南初的懷抱中大哭起來,她以為的親姐妹是想要將她推入地獄的惡鬼,明明毫無血緣關係的閨蜜卻讓她感受到了家人的溫暖。

「行了,別哭了,你再哭將來生出來的寶寶都不好看。」

姜南初又是威脅又是哄的,謝半雨這才止住眼淚。

「等出院之後你住進我家吧,張大廚做菜很好吃,也方便照顧你。」

「不用了,我還有些錢,我想住在外面,南初你已經幫助我很多了,我也不能做一個吸血蟲總是依靠別人。」

謝半雨擦了擦眼淚說。

「也好,不然肚子大了都不好和陸司寒解釋,不過呢我會經常來看你的,還有公寓的事情你也交給我,我替你選。」

姜南初細心的將所有問題都考慮好。

到了傍晚,姜南初吩咐祝林安排一名護工照顧半雨才回去。

回到別墅,姜南初立刻去書房,結果看到陸司寒一臉嚴肅的表情在想事情,姜南初上前摟住了他的肩膀。

「半雨的事情我已經解決好了,這段時間她也會住在錦都,真好,終於有陪我說話的人了。」姜南初感慨道。

「嗯,那就好,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和我說。」

「知道了,倒是你怎麼一副不開心的表情?」

「父親回來了,要求我們明天去一趟議長府吃飯。」

「原來就這樣呀,你該不會擔心他找我麻煩吧?」

「其實我一點都不怕,因為我老公是最厲害的人!」

陸司寒低頭看著姜南初崇拜的眼神,直接狠狠吻住了她。

沒有錯,不管多大的風浪他都會擋在她前面。

兩人在書房纏綿,全然忘記整個別墅的人還在等著他們吃飯。

翌日,姜南初在病房陪了謝半雨一天,看她臉色越來越好放心了不少。

等到傍晚,沈承開車來接姜南初去議長府。

雖然嘴上說著不緊張,但是身體十分誠實,越是靠近議長府,姜南初手掌心就開始冒出汗來。

不過很快陸司寒寬厚的手掌握住了姜南初,與她十指交纏。

「到了,我們下去吧。」

「好。」

陸司寒先下車,姜南初今天穿了一雙小高跟,下車時扭到腳險些摔倒,還好陸司寒就在身旁一把摟住了她的細腰。

「小心些。」

這一幕全部都落在二樓書房戰錚樺的眼中,還真是不要臉的女人,在議長府這莊嚴的土地上她都敢絲毫不顧忌的勾引男人!

來到大廳,戰材昱坐著輪椅出來與兩人撞上。

「大哥,大嫂好,趕緊過來吃飯吧。」

「嗯。」

姜南初微微點頭,材昱大概是她在議長府見過最親切的人了。

戰錚樺此刻已經從二樓下來,正坐在餐桌上,他目光陰冷的看著姜南初。

姜南初有些緊張的咽了一口唾沫,準備坐下。

「姜南初,你有什麼臉面坐在這邊嗎?」

「你不是戰家的人,我也沒有邀請你。」

戰錚樺的話就好像一把刀子刺在胸口上。

「父親,南初是我的未婚妻,她和我是一體的。」

「那就取消婚約。」

姜南初深吸了一口氣,直視著戰錚樺。

「議長閣下,我與司寒訂婚已有將近一年的時間,相互扶持,相互信任,您得給我一個解釋,憑什麼這麼厭惡我?」

「嘩!」

姜南初話音落下,一疊照片打在她的臉上。

「就憑你不守婦道,你這點破事都已經傳到我的耳朵中來了!」

「從你這雙眼睛中,我就能夠看出你不安分具有強大的野心,果然連去國外演出都要私會男人!」 “你好了沒?”

葉華側目,揚聲吆喝。

接着,前院草叢那邊傳來了細細的聲音:

“馬上,馬上就好了….”

聲音輕柔,略顯慌亂。

冷宇在葉華一旁,聽後搖了搖頭,笑了。

冷宇在來到這棟酒店之前,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紈絝子弟。整日不學無術,上了名牌大學卻從不去上課。整日和狐朋狗友一起喝酒,打架。可以說,知識沒學到,單單練就了一身打架的好本領。加上冷宇身材本來就魁梧,在校的時候,從沒吃過虧,身邊總是圍繞着一羣“追隨”他的人。

直到有一天,他遇見了一個女孩。女孩走到她面前,撅着小嘴,一副氣沖沖的樣子,對冷宇說:“我一點也不喜歡現在這個樣子的你!”說完,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冷目瞪着冷宇。從那一天,冷宇就開始下意識的改變,慢慢的走向正途。但是,還沒走遠,還沒來得及找那個姑娘對她說上一句“喜歡你”,就來了這兒。

一切幻影都破碎了…

在這兒,冷宇一次又一次的見識到了人性的險惡,一次又一次的死裏逃生,一次又一次的見到活生生的人就那樣死在他面前。原本心地善良的他,開始對他人的死逐漸淡漠了。心,經過無數次的磨練,開始變得堅硬,冰冷。直到現在這個樣子….

在他心裏,現在已經沒有了人類的感情。特別是那虛幻的友情,已經被他徹底拋入了深淵,不再尋找,不再相信。

葉華,半年來與他出生入死。在冷宇眼裏,算不得多麼知心的朋友。但是絕對算的了能同進退的夥伴。敏銳機智的他,總是能在冷宇困惑的時候站出來,爲他指點迷津。並不是葉華比冷宇聰明,而是每個人都會有着思維盲點。而葉華,恰好能爲冷宇找到他的思維盲點,填補空缺。

前幾次的脫險,都是這樣。冷宇相信,如果沒有葉華,他可能活不到現在。

在他心裏,對葉華有一種特殊的感情。

今天,他見到葉華幸福的樣子,心裏由衷的爲他高興。

“要不,你過去看看?”

冷宇調侃笑着說道。

“算了,還是避諱點好。”

葉華尷尬的笑着,撓了撓頭,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接着,沉寂了不知多久…

兩人期間沒有再說話。

暮然,葉華率先幽幽的開口了。

“冷宇,如果可能的話,我真想和你做一輩子的好兄弟”

冷宇聽到這話,感到一陣不解。不明白葉華這冷不丁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說什麼呢?咱們一定會逃出去的!一…”

冷宇信誓旦旦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感覺腰間傳來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蔓延到了全身,隨後一陣劇痛涌傳了上來!

“啊!”

冷宇忍不住叫出了聲。隨後,他機械式的一點一點回過了頭。

“對不起,冷宇。我只收到了一條短信。”

葉華低沉着頭,手拿一把短小匕首,匕首扎進了冷宇的腰間。

冷宇冷汗連連,痛痛的感覺蔓延到了全身。他忍着劇痛,回過頭狠聲說道:

“爲什麼?!爲什麼收到了一條短信,還要殺我?!”

冷宇低聲用盡全力,說出了這句話。

“是那短信讓我殺了你。否則,我就會死!爲了安然,我不能死。原諒我!兄弟……”

葉華說着,抽出了匕首,擡手又要往前刺去。

冷宇久經死場,多年打架的經歷,鍛煉出了一身機敏的神經。冷宇心中已來不及多想,趁着匕首拔出後,葉華猶豫的這一瞬間,冷宇一下子跳離開了葉華的身邊。

冷宇還沒站住腳,只見這時葉華面色猙獰,舉着匕首向它衝了過來。冷宇手伸向褲兜,欲要尋找那短匕,這才發現,原來葉華手中的那把匕首,就是從自己口袋裏掏出來的。

葉華舉刀,已近在眼前。

冷宇慌神了…

“葉華!”

暮然,在那黑暗地雜草叢中,傳出了一個女孩的驚呼聲。

葉華聽到這話,瞬間頓住了。

這時冷宇反應了過來,趁機一下子跑了開。

只見這時,黑暗處漫步出了一個女孩,女孩身材嫵媚,楚楚動人。

女孩是安然。

走進可,安然見葉華手持匕首,面色凝結,匕首上還附着着殷紅的鮮血,顫聲大呼:

“葉華,你!你,在幹什麼啊?!”

安然慌神,葉華此時好似恢復了理智,連忙將舉着的匕首,背手藏匿了起來。轉過了身,笑着看向了安然。

“呵呵,我…呵呵…”

葉華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和安然解釋。

洞開的傷口,鮮血不住地往外流淌着。冷宇喘着粗氣,倚靠在了牆角,揹着月光,藏匿於黑暗之中。

月光之下,葉華和安然的身影,都顯現在冷宇的眼中。

冷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見葉華停住,準備尋機逃到別處。

冷宇作勢就要邁腿逃去,這時,無意間,冷宇撇見到了詭異的一幕。

本來一臉驚訝的安然,在見到葉華眯笑着模樣的時候,臉色居然變了,變得愈發的詭異起來!

那張俏皮的小臉,陰陰的笑着,面色也逐漸暗沉,變化的扭曲了起來….

冷宇倒吸一口涼氣!瞳孔急劇收縮。而此時的葉華,依舊在眯着眼笑着,完全沒有察覺。

“葉華!快跑!!!”冷宇放聲大喊!

可是,爲時已晚。

安然的模樣已經徹底的扭曲,先前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了。她一把把住了葉華的雙肩,待葉華聞聲睜開眼後,見到的是那東西嘴裏閃爍着銀光的尖銳獠牙!嘴裏一片漆黑,往外泛着黑紅的血水,隨後,朝着葉華的肩膀,猛然的啃了下去!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傳遍了天際。

冷宇在牆角,徹底的驚住了。

那東西,按住了葉華,快速的啃噬着他的身體。葉華扭曲着身子,被這瘦小的身體完全操控住了,一動也不能動。

瘋狂的嘶吼聲,一遍又一遍的傳響着。聲音卻,越來越小了…

隨着葉華整半肩膀的消失,葉華的喊叫聲,也停止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