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夏瑛因為鸞峰在赤火山偷看自己的身子而慍怒,想在賣市之中整他一下,但是,畢竟是鸞峰救下了她。要是真的給鸞峰招來什麼禍端,使他身上的重寶暴露的話,那是不是意味著對鸞峰會有殺身之禍呢!?

「鳳梨、蘋果,你們兩個先在這裡幫助兒,我去去就回。」

想到這裡,夏瑛也不顧自己是夏家小姐這一說,留下鳳梨、蘋果、史全德三人,匆忙交代幾句就離開了。

「鳳梨,小姐她怎麼了,怎麼和平常看上去不大一樣啊?」史全德狐疑地問道。

「小姐啊,我想她是愛上那鸞峰公子了。」鳳梨聽著史老的話,向夏瑛跑開的方向望去。

「什麼,愛上了?」

史老很是驚訝,但隨即,搖了搖頭,喃喃自語道,「就是不知道家主是怎麼想的。要說啊,那年輕人卻也是百年不遇的奇才。恐怕比我老頭子的實力都要高上一些了。而且,要是真的有什麼貴重寶貝,恐怕也是相當不得了的。大龍師巔峰……咂咂」

史老一邊砸著嘴,一邊又再次敲打起手下的算盤來,至於,夏瑛愛上鸞峰這話他倒是識趣,沒有向那鳳梨多問。

而他沒有注意到的是鳳梨此刻卻是眉目緊皺,眼神之中一蹴而就,閃過一絲殺機。

反倒是蘋果看在眼裡,不言不語。

……

鸞峰和衛斯走在人聲鼎沸的賣市之中,也是被賣市之中熱鬧的場面給震撼到了。

賣市裡面不但琳琅滿目擺著眾多的上等藥材,更是有人出售功法捲軸,靈丹,甚至於,還有人出售法器。當然法器的級別都很低。

但那也是只有御器師才能製造來的武器啊。

御器師的稀有程度,在龍星上面是不言而喻的。

一名御器師在龍星上所受到的待遇,絕不比御龍師低。

因為御器師所鑄就的法器往往殺傷力極大,御龍師掌控更是能夠全面地提高御龍師的實力,甚至於往往超越真實實力。這就是為什麼,在星辰束受傷的情況下,依舊能夠利用羽陽摺扇和血塵打個勢均力敵的緣故。

「瞧一瞧,看一看,『龍力丹』,全面提上勁力,是力屬性御龍師的回復體力的首選。只要一百五十枚龍幣。」

「二十年,鳳陽草,其中含有風屬性元素。兌換一本中級功法捲軸即可。」

「黃金葯匙,此乃御丹師的煉丹必備之物。只要花費三萬龍幣就可獲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

聽著那不絕於耳的叫賣之聲,還有兌換物品的聲音,鸞峰心中直痒痒,但是怎奈其囊中羞澀。

雖然那些物品都算不上絕佳,但這裡卻是難得的繁華。

看著身邊的衛斯,鸞峰贊道,「衛斯大哥,你們這裡的賣市果然非同一般啊。這裡的許多草藥在外面都很難採摘到,但是在這裡卻是可以輕而易舉地見得到。


「那是,我們萬隆商會在北域雖然不是最強大的商會,但是,要論商會總體實力卻也是排得上前五十的。就是在北域上,也是有數十家商會分支商會的。

怎麼樣?鸞峰兄弟看上什麼了,跟衛哥我說,我可以讓那些鋪主降低點價錢,在萬隆商會的賣市裡面他們還是會給我些面子的。」

衛斯笑著說道,聲音雖是不大,但卻也是能夠感受到那種仗義與豪情。

「不用了。」鸞峰微笑著搖了搖頭。羽陽摺扇輕搭在自己的臉頰上,示意衛斯自己暫時不用。

「不用客氣的,你是小姐的客人,我們怎能怠慢,只要你有需求,只管說就好。」

衛斯倒不像是客氣,指著面前的一個商鋪的一根藥材,說道,「你看這『陸陽花』,在我們北域可是不多見的,價錢在四五千龍幣左右,兄弟,這可是強健筋骨的好草藥。熬藥湯,很好用。怎麼樣,要是中意了,我給你買下,如何?」

「不不不,衛大哥,千萬別這樣,別這樣。」鸞峰推辭地說道,「這『陸陽花』雖然好,但是,小弟也不是那種常常受傷亦或是傷筋動骨的人,因此也需要不上的,等到需要了自當會來有勞衛大哥。」

一聽鸞峰的話,衛斯倒是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他原本是想說,鸞峰在他們萬隆商會可以隨意賣取物品。但是,提到傷筋動骨可就不好了,不免得讓其臉紅。

「你看,你看,鸞峰兄弟。你可別想歪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詛咒你的意思。我是說萬一用上呢!不,你看我這臭嘴,我的意思是……」衛斯為人極其地豁達豪爽,但此時說起話來可是有點言不搭意了。

鸞峰笑了笑,一隻手搭在衛斯的肩膀上,笑著道,「衛大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已是有了準備,就不勞煩您掛心了。」

原本還想繼續說點什麼的衛斯,也只能啞然地笑了笑。

兩人繼續前行,賣市裡面的東西雖多,階級不高,但鸞峰卻也是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

他一不是御丹師,二又不是御器師,自然是對那些草藥還有合成法器的材料不感興趣。現下對他來說,最有用的倒是一些成品的丹藥。

「萬花果,但要級別的靈果,來自於南域,售價五十五萬龍幣。具有固本培元,提升精神力之用……絕對好東西,童叟無欺,概不賒欠。」

就在鸞峰和準備到下一處賣市看一下時,在一處的商鋪前,卻是聚集了十幾位或年中年或年長些的百姓,還有一些站在其中的龍師級別的御龍師。

「老闆,你這『萬花果』真的是來自於南域?真的可以聽提高精神力嗎?」

一位看上去年紀輕輕男子張口問道。

「自當為真,我也是名龍師級別的御龍師,我怎麼會欺騙諸位。這是我在南域歷練之時,無意間,在一處墓穴之中所得。」

那鋪主,臉上一道刀疤的矮個男子,解釋道,「而且,你們可能不知道『萬花果』就是在南域都是一果難求的。不要說你們,就是許多大名鼎鼎的御龍師可能都對其惦記好久。要不是我遇到了點難處,這枚『萬花果』說什麼我也是不肯出手的。今日,你們算是來著了……」

「你修為不過龍師級別,那萬花果可是奇珍異果,就被你這麼輕易得到了,恐怕也太說不過去了吧?!」一名老者懷疑地說道。

老者雖然覺得這萬花果和「靈花異果卷」上面所繪製的「萬花果」的模樣相像,但是,卻是也不敢篤定這就是那「靈花異果卷」上面的萬花果。

「我說老哥,你到底實不識貨啊。既然按你所說,這『萬花果』已經和那靈花異草卷上面的萬靈果對上了,你再來懷疑我著果子的真假,可就有些不對了。我勸你要是不買,就趕緊離開。不要耽誤我做生意。」

那矮個的賣主厲聲喝道,也根本不去顧及他和那老者的年歲上的差距。 「哼,小子你很狂妄啊。」


言罷,那老者扭頭而去,也不再過多的理會那商鋪的矮個老闆。

要說這萬花果價值五十五萬龍幣可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夠買得起的。

看著那老者離去,矮個男子也是一臉的不屑,沉聲道,「買不起,就給老子滾蛋,少來這裡裝蒜,就看不慣你這種的老東西,裝模作樣的……」。

但是,臉面上還是笑容滿滿地看向眾人,繼續地吆喝不止。

「走吧!我們也上前看看吧,不過,也只能是看看,要是真的想買下那萬花果,恐怕就算是我們萬隆商會想要將其留下來,也是要好好想想的。畢竟就算是萬隆商會的實力,一年也僅僅是幾千萬的龍幣收入而已,而且還有十幾家來分。」

衛斯說的沒錯,萬隆商會雖然名義上是夏家的商會,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其實萬隆商會是一個聯合體。

所謂的聯合體,無外乎就是幾家比較有實力的商會聯合在一起,共同謀利。

而夏青城也是因為在商會裡面所提供的龍幣最多,才得以當上這萬隆商會的商主。

要是換做商會的其他人,龍幣超過夏青城也是可以當這萬隆商會的商主。但是,必須是萬隆商會的人,外人不可。

「所要龍幣是有點多了。五十五萬龍幣,還真是有點駭人的啊。」

鸞峰自打來到龍星上,也沒有聽說過,一枚果子會這般的值錢,這倒是讓他長了一點見識。

兩人向前湊去。

而看到衛斯帶著一名年輕人過來,不少人也都讓開了一條寬道。畢竟,這裡是萬隆商會,而衛斯又是這裡的護衛首領,自當是應該尊重些的。

要不然,以後上這萬隆商會來買所需的東西,可就麻煩了。

抱著不想得罪衛斯的心理,眾人才讓開一條寬敞的通行過道給衛斯還有鸞峰。

看到人群分開,還有正面走過來的衛斯,矮個男子面露微笑,一副姦邪的表情顯露無疑,笑的時候其臉上皺紋條條堆積,歡聲道,「是衛斯首領啊,真是久仰大名。今日小弟也是第一次來萬隆商會販賣物品,還往衛斯頭領照顧一下小鋪的生意,小弟自當感激不盡。」

說著,那矮個男子從懷中掏出一袋龍幣恭敬地向衛斯抵去,仍舊歡聲道,「這是小弟的一點心意,還望衛斯首領笑納。鄙人叫齊鶴,可能要在貴地呆上一段時間,等待我手裡面的萬花果賣出,自當離去。」

沒錯,那矮個男子就這麼明目張胆的將一袋裝有幾十枚龍幣的小布袋拿了出來,公然地去賄賂衛斯。

這樣明目張胆的行為還是讓鸞峰看傻了,要知道,這要是在地球上公然賄賂領導可是要被判刑的啊,而且根據數額的大小,還有可能判終生監禁的。

但是,更為出乎意料的是,衛斯根本沒有理會旁人,而是徑直上前一步,就將那小布袋直接的接在了手裡面,並且還掂量了一下,言道,「不錯,你小子很會做人。看你臉面陌生,初來我們萬隆商會。我也是自當會照顧於你的。給,這是商鋪的『販賣牌』」

說著,衛斯從懷裡面掏出來一塊銀色的牌子,向那齊鶴的掌心扔了過去。

齊鶴手掌一動,五指一抓,直接將牌子抓在手心之中,連忙道謝,「謝過,衛斯首領。」

站在一邊的鸞峰直到現在才算是看清楚,原來那矮個男子也就是齊鶴,付得是商鋪的販賣金啊(所謂的販賣金,就相當於佔地花錢一樣),還以為是賄賂呢?看來,不論是在地球上還是在龍星上面,賄賂也不是明面上能夠進行的。

而說到暗處,其實在衛斯掂量那龍幣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那齊鶴最起碼給自己準備了二十枚龍幣。這於衛斯來說已不是小數目了。

「我在那邊就看到你在這裡販賣『萬花果』,難道真的是那傳說之中的『萬花果』嗎?」衛斯狐疑地問道,這也是很多剛剛聚集上來的御龍師想要知道的問題。

現下有人問出,自然是比眾人你一嘴我一舌的問要強上很多。

聽了衛斯的話,那齊鶴眼睛下意識地掃了一下那擺放在鋪台前的,裝在透明水晶盒裡面的那枚萬花果。

鸞峰也是隨著齊鶴的眼睛向那萬花果看去。

只見那萬花果透過水晶盒子安穩地躺在裡面,上面的白色須子根根纖細,果實成紅褐色,看上去倒是和一般的果子不大一樣。

「這是自然。衛斯首領,你可能不知道我齊鶴這個人,我向來誠心為重,是絕對不會騙人的。況且,就算是我想騙人,難道我還能製造出假的『萬花果』不成嗎?」

齊鶴信誓旦旦的說著,小心翼翼地將那萬花果從那水晶盒裡面取出來,呈現在眾人的面前。

而就在他將那萬花果拿出來的時候,眾人的視線都聚焦了過去。

可就在那麼一瞬間之時,一團灰色的毛茸茸的東西忽然間竄了出去。

那東西動作極其地迅速,在鸞峰和衛斯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然將那萬花果從齊鶴手中奪了過去,而抱在了胸前。

等眾人從驚訝之中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是為時已晚,因為那毛茸茸的小東西已經將那枚萬花果很輕易地咬下去了一半。

「小小,你幹什麼?」

鸞峰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人,大聲喝責道。但是,這一喝責,眾人古怪的眼光可就齊聚到鸞峰的身上了。

一股怪怪的氛圍從眾人中間散發出來,不少人都長吁出了一口氣。

「這是什麼魔獸?」

齊鶴也是一愣,沒想到會有東西忽然間出來搶奪自己的萬花果,他的臉色陰鬱到了極點,一片鐵青,指著鸞峰,厲聲道,「這,這……這是你的寵物嗎?」

「你你你……快陪我萬花果來。」

齊鶴的聲音加持到了一定的程度,怒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那是大龍師初級的實力,也是非同小可。

而旁邊的衛斯也是一腦門的黑線,這忽然間竄出來的小魔獸,也是讓他一驚。他面對這麼多圍攏過來的御龍師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齊鶴兄弟,你先稍安勿躁。」衛斯企圖先暫時穩定下那齊鶴的情緒。但是,齊鶴的那冷眸卻是直接地就迎接了過來。

「衛斯首領,這你可要為我做主啊。我的萬花果還沒有賣出,現在就有人驅使魔獸肆意搶取,這可是發生在你們萬隆商會,你也一定不要偏向啊。」

說這話的時候,齊鶴已是聲音顫抖,陰惻惻的音色也是使得衛斯不由得尷尬起來。

就算鸞峰是夏小姐帶來的客人,可是驅使魔獸搶取賣市裡面鋪主的物品,這也是絕對不被准許的。更可況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眼面。

而小小倒是滿不在乎的樣子,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超乎常理,還在饒有興緻地吸允著那萬花果的汁液。 「滋滋滋」

邊吸著萬花果的汁液,小小臉上的那一副享受的模樣也是流露了出來,這更使得現下的場面上的氣氛冷降到了極點。

「媽的,你們看看這魔獸竟然吃東西都這麼xiaohun,我受不了了,今天要是你們萬隆商會還有你,不給我一個交代,我說什麼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到時候,我將這事情稟報給這裡的城主,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我想就算是你們萬隆商會,也不會刻意地去違背坤明宗的意志吧!」

齊鶴確實是憤怒了,抬手指著鸞峰。

而鸞峰此時此刻眉頭也是緊鎖,原本他就是到賣市裡面閑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