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白航轉回破敗山莊的時候,所有的魂魄都聚集在那裏,而白飛飛卻是出去找他了,白航一進來,頓時衆魂魄七嘴八舌的圍了上來,問的就是蕭過的下落。

因爲魂魄們昨天在草叢裏發現和白航一對的所有魂魄全部慘死,只有十幾個腦袋在那裏擺着,而他卻是不見了人影,當然蕭過也跟着失去了人影,那十幾個腦袋自然是蕭過殺的那幾個魂魄了,可是死無對證,蕭過又不在,偏偏現在白航白將軍還平安無事的回來,有心人頓時就猜測是白航抓住了蕭過將蕭過藏了起來。

本來白航就是藏了蕭過,但是過程卻不是這樣的,可是過稱又有什麼用,人家看的是結果,蕭過無緣無故的就在草叢裏不見了,悄悄白航也不見了,而白航的下屬則是全部慘死,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白航想一個人獨吞蕭過,所以殺了他的下屬,然後帶着蕭過偷偷藏了起來。

在這麼多人的圍着逼問下,白航居然一下子緊張起來了,以爲他的確是將蕭過藏了起來, 有心人一眼就看出白航他心虛,當即連番逼問,最後白航實在忍不住了終於動起手來了,白航一動手,頓時所有的魂魄都怒了,這麼多的魂魄在破敗山撞將白航圍了起來,羣攻而上。

任憑他白航修爲再高,也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對付幾百個修爲都差不多的魂魄,最終雙拳難敵四手,白航身受重傷,一路吐血的怕到這兒來,爲的就是趕緊逼着蕭過說出怎麼樣出去一魂鼎,因爲現在的他就等於是一條喪家之犬,人人喊打,他把他的前程賭下了。

可是現在,現在蕭過居然跟他說他不能出去,這你讓他如何不怒,蕭過見白航很快就要扭斷自己的脖子了,當即大喊道:“等等等等!”

白航手中鬆了一點狠聲道:“你還有什麼遺言?”

щщщ ⊕ttκΛ n ⊕¢ ○

蕭過道:“我有辦法,我有辦法!”

白航一聽頓時一驚,忙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蕭過緩了一下道:“你出不去但是我出的去嗎,你幫我把禁制解開了,我就出去幫你找到肉身,然後回來通知你,那樣你一出來就可以隨時復活,就沒有必要擔心了嗎。”

白航一聽,慢慢的靜了下來道:“你說得也不無道理,但是我要怎麼樣才能相信你?如果你出去就不回來了呢?”

蕭過道:“你可以在我的身上下一種讓我死去的禁制,如果我不回來讓你解開我就是死翹翹了,怎麼樣?”

白航點頭道:“好吧,姑且相信你一次。”說完伸出右手連續在蕭過的周身拍打四十一下,蕭過才緩緩的站了起來,伸出手腳搖晃了幾下,才覺得全身通暢,突然,蕭過眼睛睜的大大的看着白航的後邊大驚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什麼!”白航一驚,急忙轉過頭去一看,現在他可是身受重傷,如果再來人的話後果就不堪設想了,可是他轉過頭去一看只見後面空空如也,什麼人什麼魂都沒有,白航才鬆了一口氣,看着山洞洞口暗道:“看來我真的是多心了,山洞口我已經設下禁制了,有人進來我會第一時間知道的。”

轉過頭去瞪着蕭過道:“蕭過,我已在你的身上下了禁制了,你別想跑。”

蕭過嘿嘿笑道:“怎麼會,怎麼會呢。”說到這兒突然雙目睜得如銅鈴大,喊道:“大哥,你怎麼來了?”

白航嘿嘿冷笑道:“蕭過,你不要再弄這種把戲了,山洞口已經被我設下禁…………”白航話剛說到這兒,突然一柄長劍呲的一聲就從後面刺進了他的身子。

白航雙目睜得圓大,不可思議的轉過頭去看向後面,他不相信怎麼會有人進來但他卻不知道,他慢慢的轉過頭去,只見他的後面又一個蕭過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手中一把長劍刺進他的身子,白航猛的一下又轉回來,只見這邊的蕭過笑嘻嘻的看着他道:“我都說了我大哥來了你不相信嘛。” 百劫天尊!

四個大字雕刻在石壁上,龍飛鳳舞,似要破牆而出,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一樣,蕭過僅僅是看一眼就覺得全身都要顫抖起來了,幸好他現在是魂魄,不然的話僅僅看一眼就會覺得心跳加速。

這肯定是一個絕代高手的名號,百劫天尊,百劫天尊,蕭過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號,他爲什麼會死在這裏,還用天水陪葬,難道他就是鑄造一魂鼎的人嗎?

蕭過不敢再看那四個字,他只覺得看一眼他就快要崩潰了,好像你看一眼,就有無數把刀直逼你的眼前,很有氣勢,逼得你看都不敢看,如果再看一眼的話,說不定眼睛都會被這四個字的氣勢震瞎!

蕭過把眼光移到棺材上的那四根鐵鏈山,他感覺那鐵鏈是越看越熟悉,總覺得是在哪裏見過,突然,他的心裏一驚,他想起了這是什麼了,這不是鐵鏈,這是骨頭,好似一種陰寒無比的獸骨,但是卻不知道是什麼獸的骨頭,他也曾見到過的,就是在遺棄世界的地下深潭,那根一直吊到潭底將離傲綁起來的那根東西。

當時的他也摸到過這根東西,從外形上看得出它是一根鐵鏈,但是摸上以後才知道不是,因爲它十分陰寒,摸上去是刺骨的陰冷,就好像有千萬根針刺進你的手一樣,又好像是你摸着電線一樣,被電擊的感覺,蕭過說不出這回事什麼獸骨,但是單從它這麼長的骨頭就可以推測出應該是一種很厲害無比的妖獸!

這深洞下邊沒有一條出口,四周都是被封閉的,只有天水流下來的上方有出口,但是應該都是很小的出口,蕭過仔細的觀察這四方,他還沒有打算要出去,這可是個隱蔽的好地方,又有天水這種不死神藥,簡直是世人都想來的地方,而且現在外面到處都是魂魄在追殺他,他打算先躲一段時間再說。


他沿着潭水游到岸邊,哪裏有石階可以上去,然後石階是通到那四根獸骨的下面,就是棺材的地方,很有可能棺材裏面的人就是牆壁上雕刻的百劫天尊,蕭過有百分之八十的肯定,這個百劫天尊就是鑄造一魂鼎的絕代強者,但是奇怪的就是在太古從來沒有人知道有一個人是叫做百劫天尊的。

世人只知道有一魂鼎,但是卻沒有人知道百劫天尊,蕭過覺得很奇怪,腳步不知不覺的向着棺材走去,他也不知道是爲什麼,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莫名的召喚他身體,或許說他身體裏面的一個東西。

搜魂經!

蕭過恍然大悟,棺材裏的死屍好像在召喚搜魂經,這樣看來除了一魂鼎的鑄造者外就沒有其他的人了。蕭過漸漸地靠近棺材,但是越靠近他越覺得壓力越大,最後硬是走一步都很吃力,每一個腳步下去石階上都會印出一個腳步,但是越是這樣,蕭過的好奇心就越大。

嘭的一聲,蕭過一下重重的砸在了石階上,但他依然沒有放棄,頭慢慢地擡起,看着還有十幾步遠的棺材,蕭過咬着牙吼道:“我不相信我一個大活人還會接近不了你這個死了不知幾萬年的老怪物,就算爬我也要爬上去打開你的棺蓋看看你的廬山真面目。”

蕭過罵了一聲,雙手無力的向着石階上爬去,突然,他的胸口裏,一張卷軸咻的一聲飛了出來,直接飛到了棺材上掛着,蕭過暗罵了一聲,向着他可是不管怎麼樣都要上去拿搜魂經了,因爲他知道王蓮花最需要的就是這副搜魂經。

嘭!

蕭過一巴掌又放上了一層石階,石階上頓時就印出了一個手掌印,而他也感覺魂魄越來越虛弱,似有魂飛魄散的趨勢,但是蕭過咬了咬牙,仍然不放棄的又向着上一層石階爬去,一層、兩層、越來越近,每一層的上去,蕭過都要耗費全身的真力。

然後他就趴在石階上休息嗎,直到真力能夠恢復一點,他又會立刻爬石階,簡簡單單的十幾石階但是要登上去似乎比登天還難,突然,蕭過的身體中又是一份油膩油膩的卷軸飛出,瞬間便飛到了和搜魂經一樣掛在棺材的正上方,蕭過眼看着搜魂大法飛出去,但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心裏也是十分焦急。

沒有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爬到棺材上,拿回他自己的東西,這兩樣東西都是他最需要的,一份是給王蓮花的,一份是他重新修煉的資本,沒有了他們,那就算蕭過能夠出去也是沒有用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噓噓噓的聲音傳來,好像是蛇吐出信子的聲音,聽聲音是有四條,而且還是從不同的四個方向跑出來的,每一條都是從上方鏈接着棺材的四根大鐵鏈(暫時把它叫做鐵鏈)上游下來的,蕭過不禁擡頭一看頓時一驚,只見四根大鐵鏈上分別有着一條蛇順着鐵鏈游下來,每一條蛇的紅信子都噓噓的吐着,看起開很是兇猛。

難道這四條蛇是鎮守棺材的的蛇,不然爲什麼剛纔一開始的時候不出來,而要等到蕭過快接近棺材上的時候纔出現?這樣爬棺材的人的真力都是已經耗費得七七八八了,這個時候他們再出來那不就是明擺着要人的命嗎。

蕭過此刻的真力已經是耗費的沒有了,要想恢復真力那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照現在離蕭過最遠的一條蛇來看,她來到蕭過的身邊時,蕭過都還沒有恢復一點,更不用所旁邊三條虎視眈眈的蛇了。

這四條蛇很是粗大,全部是金色的皮,蛇頭上居然還有冠子,看起來很是兇猛,蕭過恍然想起,他從古少君的手札上看到過這種蛇。

這種蛇名叫金冠蛇,因爲它們都是金色的,再加上頭上有冠子,所以稱之爲金冠蛇,蕭過腦筋飛快的旋轉着,但是翻遍腦海中存起的記憶也沒有找到有制服的這蛇的方法,蕭過微微的喘了一口氣,右手虛弱的擡起向着空中一劃,然後口中唸唸有詞,每念一句都看出他很是費力。

就在這時,刷的一聲,一道人影從蕭過的身體裏飛出,神色冷淡,面無表情,手上提着鳳歌劍,正是蕭過的分身,雙魂終極,他現在十分虛弱,雙魂終極也支持不了太多的時間,蕭過腦海中下答出一個命令,頓時分身蕭過便提着鳳歌劍向着最前面也是離蕭過最近的那條蛇走出。

啪!

金冠蛇一尾巴刷出,蕭過已經飛出去很遠,而他的鳳歌劍也在他飛上半空之時就一劍斬下,打蛇打七寸,蕭過是向着金冠蛇的頸部斬下去的。

“鏘!”

一劍斬下,頓時砍出火花,鳳歌劍居然斬不進去,只能斬到金冠蛇的頸部上,頓時金冠蛇吐着信子擡起蛇頭惡狠狠的盯着假分身蕭過,轟的一聲傳來,鐵鏈被搖的晃晃蕩蕩,而金冠蛇的尾巴卻是速度奇快的扇向蕭過。

假分身蕭過來不及躲閃,連忙揮起手中的鳳歌劍擋在身前,這個時候金冠蛇的尾巴剛剛橫掃而來,嘭的一聲傳來,假分身蕭過直接被撞飛到水潭中,而身子瞬間就化成了道道碎片,消散在山洞之中,鳳歌劍無損的鐺鐺鐺掉在地上。

蕭過不禁嘆了一下,還是真力沒有恢復,要不然分身不會這麼快就完蛋的,蕭過也纔剛剛恢復了一點,無論如何他也要走上去拿回搜魂經和搜魂大法,就算他是自私也無所謂了,因爲搜魂大法和搜魂經真的對他很重要。

可蕭過剛剛站起來的時候,突然腦袋一陣暈眩,腳步不穩,一個踉蹌重重的倒在了石階上,形成了一個叩拜的樣子,可就是這一摔,蕭過頓時發現剛剛前進的金冠蛇同時都後退了一點,蕭過覺得有點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的那一下好像把這些金冠蛇嚇住了。

蕭過不禁看了一下自己現在的姿勢,只見自己全身趴在石階上,頭還微微擡起一點,就像是給一個人行大禮全身叩拜一樣,蕭過連忙站起來,可就是他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四條金冠蛇有吐着蛇信子向這蕭過爬過來。

蕭過不禁的又要臥倒,可是腳下無力,雙膝不禁彎了下去,重重的跪在了棺材前面的石階上,嘭的一聲,石階都被壓碎,而就是這樣一下,四條金冠蛇居然又再一次的朝後退去,蕭過擡頭看了看,然後再一次的看了看自己的姿勢,瞬間又想起剛剛的那個姿勢,蕭過一笑:“原來你是要三跪九叩啊!”

當即蕭過爬起來重重的跪在了石階上,嘣的一聲,石階直接粉碎,而四條金蛇又再一次的退回去好遠,蕭過笑道:“果然沒有猜錯,你要的果然就是三跪九拜!”

原來有一些人是死了不願意讓仇家碰自己的屍體,所以專門在生前就會訓練一批妖獸保護自己的遺體,只有他自己的族人才能來看到他,而他自己的族人就必須要做一些動作才能讓保護遺體的妖獸明白,而這個三跪九叩就是表達對死者的一種尊重,而金冠蛇看到的是三跪九叩就沒有再次轟擊。

由此可以看出,原來這百劫天尊是要靠近他的人都要三跪九叩,還真的是雄心壯志啊,連死了也這麼厲害,蕭過不禁升起了一股濃濃的崇拜之情。 蕭過現在已經被這個百劫天尊的強大折服了,就算死後都要人三跪九拜的才能接近他的棺材,幾萬年前的巔峯高手,不知道會有多高,和釋天人王以及離傲人王比起來會怎麼樣?

蕭過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們都是絕代高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如此風光,也不知道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纔有今天的成就的,不過到最後還不是黃土一堆,只在世間留下名字,像這百劫天尊,修爲如此之高,恐怕是他那個時代絕無僅有的,可還不是一樣名號都沒有留下來嗎?

所以蕭過做人就是隻爭今朝,不爭下世,他不相信什麼來生,他要的就是今世,今生今世。

現在這個山洞裏,天水還是不斷的從冰山的高處留下來,然後流到下面的這個山洞深處,四條大金冠蛇見蕭過三跪九拜後,也重新回到了它們自己的老窩,而蕭過明白了三跪九拜這個道理後,當即重新退回到石階處,然後真誠的三跪九拜的踏上石階去。

這一次他根本沒有受到一點困難,先是一跪,再是三拜,再是一跪,然後又三拜,以此推上去,果然當他最後一拜拜完,石階也是最後一階了,蕭過真心的佩服。

既然上來石階來到棺材前,蕭過如不親眼看看這個絕代強者,他的心是不會安的。四根鐵鏈分成四個角度吊着棺材,而棺材是“1”字形的豎吊着,搜魂經和搜魂大法都被棺材吸附在上面,蕭過右手一招,一股真力從手上發出,搜魂經和搜魂大法這兩張卷軸都從棺材上飛到蕭過的手中。

蕭過沒想到會這麼容易的就拿到了卷軸,仔細的看了看後就收了起來,這兩樣東西對他都極是重要,他可以死,但這兩樣東西決不能丟,尤其是搜魂經,那可是爲王蓮花喚醒白嫣然而準備的。

蕭過收起卷軸後,身子直接飄到了棺材前,慢慢的伸出手去撫摸了一下,頓時一驚,他只感覺到這棺材入手冰涼,就好想是石頭一樣,當即蕭過仔細的圍着棺材看了一圈,只見這棺材上面雕刻着一幅幅畫,而每一幅畫卻都是想同的,就是一個鼎,三足兩耳的鼎!

蕭過心中頓時就想起了一魂鼎,喃喃道:“難道這個就是一魂鼎,果然,現在就真的證實了,這個百劫天尊的確就是一魂鼎的主人。”

蕭過看了看棺材上的雕刻後眼神就轉到了棺蓋上,他決定要開棺,雖然這樣很不禮貌,而且也是對死者的不敬,但是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爲蕭過已經開始在興奮了,如果說百劫天尊就是一魂鼎的主人的話,那麼他一定就有出去一魂鼎的方法。

只要能夠出一魂鼎,他蕭過什麼都幹了,就別說是開棺了。

雙手有點顫抖的碰上棺材,可手剛剛碰上,頓時就是一股強大的氣息從棺材上發出,嘣的一聲將蕭過震飛出去,嘩啦一聲掉進了下面的天水潭裏。

蕭過連忙從水裏站起,抹了一把臉上和頭上的水,右手微微顫抖着,眼神有點恐懼的看着頭上的棺材,他沒有想到這個棺材上居然會有如此大的氣息傳來,剛纔他的手就差點被震斷了,幸好下邊就是天水,極快的治療好了他的傷勢,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蕭過不甘心,再一次的三跪九拜的爬上了石階,然後來到棺材前仔細的觀察着,他還不相信他一個大活人會鬥不過一個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人,就算是鬼煞還不是折在他的手裏,他蕭過能夠走到今天,什麼也沒有怕過。

當初還是在遺棄世界的時候,他一個人就敢跟一個國家作對,雖然最終被逼上了雪山那一條路,但是他不後悔,他發現太古這個世界纔是他真正想要的世界,他有的就是一股屢戰屢敗但卻屢敗屢戰的心態,他認定的事情就是不會後悔,除非他死了。

所以蕭過這次還是要打開棺蓋,他沒有像上次那樣直接用手去開,而是退後了幾步,雙手中發出兩股真氣去推棺蓋,轟的一聲,兩股真氣打在棺蓋上瞬間反彈回來,蕭過再一次被嘣的一聲震落在天水潭裏。

譁!

蕭過從水裏站起,再一次的三跪九拜的衝上了石階來到棺材前,他還不相信了,只見他雙目瞪着棺材,瞬間另一個面無表情的蕭過從他的身體裏出現,鳳歌劍穩穩的拿在他的手中,雙目帶着一股殺氣,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很是冷酷。

雙魂終極!

而蕭過的手裏也拿出了幽魂劍,他還不相信,兩個修爲一樣的蕭過都拿着兵器會劈不開這勞什子的棺材,只見兩個蕭過,一個拿着幽魂劍,一個拿着鳳歌劍,大喝一聲,重重的向着棺材劈下,頓時兩股磅礴的劍氣就逼向棺材,蹦蹦的兩聲傳來,兩把劍重重的砍在棺材上。

而只見棺材轟隆隆的一下震動起來,咔嚓的一聲,分身蕭過手上的鳳歌劍頓時被震斷,鏘的一聲被震飛出去,半截劍插在水潭邊的牆壁上,而兩個蕭過也同時被震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天水潭裏,山洞中居然一陣陣的顫動,看來剛纔的那兩件的確是起了點作用。


分身蕭過轟的一下從水中爬起,直接再一次的衝到了棺材前,他的身子直接飛到了棺材上抱着棺蓋,而真身的蕭過也跟着衝上去,幽魂劍再一次的向着棺材劈下。

又是嘭的一聲,幽魂劍重重的與棺材撞在一起,突然之間蕭過被蹬蹬蹬的震退好幾步,差一點又再次的掉進水潭裏,而棺材蓋卻是不斷地震動起來,分身蕭過死死的在上面壓住,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從裏面衝出來一般,蕭過大驚的看了一眼,暗叫不好。

這棺材裏不會又跳出個幾萬年都不死的怪物吧,他大喊了一聲接住,同時他的身子向着空中飄起,手中的幽魂劍扔向了分身蕭過。

分身蕭過一把接住幽魂劍,冷冷的看了一眼棺材蓋,瞬間面無表情的將幽魂劍從棺材蓋上插了進去。

“嗚…………”

一個極其古怪而又沉悶的聲音從棺材裏發出,接着就是一股浩蕩的真氣從棺材便的縫隙裏衝出,分身蕭過支持不住,再一次的化成道道碎片飄散在水潭中。

嘭的一聲棺蓋居然被一股真氣衝飛嘩啦的一聲掉在了水潭裏,接着就是一個黑色的身影從棺材裏飛出,飛快的想要逃走,這個時候蕭過正正從空中落下,拘魂訣瞬間放出,氣息瞬間鎖定了這個黑影身上,而蕭過的身子一下飛下抱住這個黑影一起滾到了天水潭裏。

“啊………………”

一個極度恐懼的尖叫聲從水潭裏傳出,嘩啦一聲蕭過從水裏爬了出來,而他的背後一個黑影也跟着爬了起來,蕭過這時纔看清這居然也是個魂魄,而且肯定不是百劫天尊,百劫天尊是幾萬年前的絕世高手,怎麼會是個魂魄呢?那個時候一魂鼎裏面還沒有魂魄的存在。

而更奇怪的是這個魂魄居然慢慢的長出了血肉,一半身子還是魂魄的狀態,另一半身子卻是血肉的狀態,蕭過都被嚇了一跳,可蕭過不願多想,他只知道現在不趁他病要他命的話,待會兒他一下子恢復正常起來似的就是他蕭過了。

可蕭過還沒有動手的時候,這個魂魄卻已經雙手伸出從後面勒緊了蕭過,瞬間,蕭過就感覺到這個魂魄好像是受不了什麼,現在要進入蕭過的魂魄侵佔蕭過的魂魄,這樣他就可以分擔了一下他受不了的什麼。

蕭過大驚,這魂魄肯定是開啓了百劫天尊的管材,肯定是在裏面得到了什麼,所以一時之間承受不了,恰恰在這個時候蕭過居然來到了這裏,他就打上了蕭過的注意,想霸佔蕭過的魂魄變成他自己的。

此魂魄的修爲很高,雙手勒住蕭過,蕭過頓時就覺得好像是被一雙鐵手勒住一樣,無論怎麼樣都頒不開他的雙手,眼看着他一半身子就要進入蕭過的身子的時候,蕭過大喝一聲,心念一動,頓時另一個蕭過虛弱的出現在旁邊,正是雙魂終極。

由於出現的太過頻繁,所以這次出來的分身很是虛弱,但是能夠出來就夠了,只見分身雙目冷冰冰的看向後邊的這個魂魄,而手中的幽魂劍高高舉起向着他的頭顱就是一劍斬下。

後面的這個魂魄似乎聽到了破風聲,急忙的一讓,將蕭過推了開來,而半邊腦袋就這樣被幽魂劍砍了下來,蕭過剛剛脫力他的魔掌,暗道剛剛好險,正好現在這個魂魄的半邊腦袋被劈掉了。

分身蕭過沒有停下,幽魂劍再一次的提起向着魂魄斬下去,龐大的劍氣帶動天水,如一條水龍一般轟向魂魄,那個魂魄一直在大聲的尖叫,本來就在棺材裏的時候被分身刺中了一劍,而他身子又好像是在棺材裏碰到了什麼,現在更是被劈了半個腦袋,所以一直在尖叫着。

轟的一聲幽魂劍再一次的斬在了他的身上,最後剩下的拿半個腦袋也咕嚕咕嚕的滾到了地上,蕭過這才鬆了一口氣,走進了這個魂魄的身子,可是突然之間,一個十分刺眼的白色光球從魂魄的身子裏飛出,蕭過躲閃不及,轟的一下白色光球就衝進了蕭過的身子! 啊……………………

就在白色光球衝進蕭過的身子的時候,蕭過頓時感覺全身猶如有什麼東西要爆出來一樣,身子被撐得特別的大,似乎就要爆炸一樣。

蕭過痛得在水潭中打滾,痛苦的尖叫着,他現在終於知道那個魂魄到底是在棺材裏碰到什麼了,肯定是這個白色光球,不然的話他不會如此痛苦。


白色光球就好像是一個萌發的種子一樣,一進入蕭過的身子就開始瘋狂的生長,而蕭過的身子也是逐漸的要被撐破了,他痛苦的大喊着,陣陣迴音在這水潭裏傳來傳去。

嘭的一聲傳來,蕭過一頭撞在了石壁上,腦袋頓時開始昏昏沉沉的,可是疼痛依然不減,瞬間就被痛醒了,這個時候,他的腦子中,一段段的信息瘋狂的涌入,而這些信息全部是從這個白色光球裏面傳來的,一段一段的涌入蕭過的腦袋,他的腦袋也跟着快要爆炸了。

他一直在瘋狂的叫着、吼着,雙手抱着腦袋,長髮已經全部散亂,披在身後,這一刻,他如瘋如魔!

一直不知道瘋狂的叫了好久,蕭過才慢慢的昏死過去,身子倒在了水潭中,慢慢的沉下去,而此刻,蕭過的思維卻是清醒的,他好像來到了一個全部是黑暗的空間,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自己一昏過去就來到了這裏,而這個地方卻是黑暗的世界。

突然,一個人影從天邊飛來,蕭過靜靜地看着,直到那個人影飛到蕭過面前,蕭過才確定,這是個人,而不是一個魂魄,他不禁覺得奇怪,一魂鼎裏還可以有肉身存在嗎?

飛來的這個人是個青年人,一身白衣飄飄,丰神俊朗,雙目如明月,很是明亮,劍眉很凌厲,很是英俊。只見他右手輕輕在空中一拉,頓時他下邊的一座大山的頂峯就被拉開,被移到了另一邊,蕭過看的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樣的修爲?

奇怪的是這個人好像看不見蕭過,而蕭過也發現他只是能夠看到這裏面的場景,身體卻是不能動彈,他靜靜的看着哦,心裏卻是一陣震驚,這人到底是誰啊?右手輕輕一拉,一座大山就被分成兩半,真的是那種談笑間灰飛煙滅,擡手間山川移動。

轟的一聲,山峯被移到另一邊,頓時一陣紅光從山中發出,是火紅的光,也就是火山,而這個青年身子飛到火山口,手上一道道玄奧的法決打出,頓時火山口就冒出岩漿來,只見青年的雙手向着天空中四面一招,馬上就有着四件東西從四個方向飛到他的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