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已經有了神格化的加成也好,單從力量而言,卻還是能壓下衛宮士郎半籌!無愧其必殺之名!

前些天中與庫丘林交戰時所佔的便宜,此刻就彷佛悉數回歸到衛宮士郎的身上似的。

於力量上處於下風,如果按常規途徑交手的話,或許就只會步上庫丘林的後塵..

那麼,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在那波平如鏡的眼眸里,閃過了一絲的光芒。僅在瞬間之中,衛宮士郎心中便已經有了決定…

p.s.1:嗯..因為看到有書評說想今天有更新,所以我就乘著做報告和上課的空隙碼了一點兒字,然後在出門和朋友吃完晚飯後回來補上這一更了。因為時間關係,這一章的內容就比較短了。士郎和赫拉克勒斯的戰鬥如無意外在下一章完結。再之後就是神秘事件,再再之後就是一個間幕,然後就是正式收拾此世之惡了!啊咧,怎麼感覺上好像還需要最少二十多章的樣子?…

p.s.2:順帶,這裡是答應別人的章推。

《活下去雅柏菲卡》

嗯,怎麼說呢。雖然我是沒有細看,不過基於作者是一個會對自己筆下的角色產生各種感情的人,我想應該也是一本挺認真的作品吧。而且,貌似他最近想要拾回節操努力更新,說不定可以期待一下呢。

以上。

[bookid=2825914,bookname=《活下去雅柏菲卡》] 「唔?!!」

第一擊的交手,試出了彼此的力量,衛宮士郎的力量比起赫拉克勒斯稍遜半籌這一點已是無須懷疑的事實。

但是,縱使如此,衛宮士郎卻不進反退了!

在第一擊的碰撞過後,僅僅把身子一沉,整個人已欺近了赫拉克勒斯!

到底他想要做什麼?

我,無敵殺神 !

在這個距離,理應不存在著任何迴避的可能。

要怪,就只能怪那不符合軍神之名的,自殺一般的舉動吧。

石劍無鋒,就是揮中了也不會把衛宮士郎斬成兩段。

然而,以這巨劍的體積,再配上赫拉克勒斯自身的巨力,一旦打中了的話,那就不是能夠以笑言看之的程度了。

就算是同為神明之軀也好,吃下這一擊,也不是僅僅斷上十數根骨頭就能了事。輕則吐血倒飛,斷上數十根骨頭,重則全身骨折,從體內噴射出的鮮血如雨落下!

不管怎樣也好,只要揮下這一擊,那就大局已定了。傷而不殺,就當作是報答對方關心契主伊莉雅的恩情吧!

眼中彷佛都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帶著足以撼動山嶽的力量,石劍揮出…卻連衛宮士郎的衣袖也斬不到!

「不可能?!!」

驚愕的聲音從赫拉克勒斯的嘴中發出,與此同時,十數縷的髮絲拂過了他的脖子,剎那間,一道冰涼的刀鋒已閃電般劃過他的肩頭,帶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直把赫拉克勒斯的肩頭差點兒一分為二!

「唔!!」

伴隨著大片的血花濺出,幾乎想也不想地便飛快地運轉大劍,赫拉克勒斯猛地便回身斬向不知何時已到了身後的衛宮士郎。

然而,迎上那無鋒重劍的,卻是一道匹練的銀光。

但聽到鐺的一聲大響,銀白的長刀與大劍各自被震開。就如同在第一擊中試出來的結果一般,衛宮士郎執劍的手已有了一絲了顫抖。

然而..那卻並非重點。


「喝!!」

借著刀刃相交之際產生的衝力,猛地提氣把身子在半空中迴旋。

輕喝聲中,銀色的長發在半空中一揚,宛如archer剛剛一般的,一記漂亮的迴旋踢已經炸裂在赫拉克勒斯的臉頰上!

之所以以身犯險,就只不過是為了誘出一擊必殺的良機。

就在剛剛..當赫拉克勒斯朝著衛宮士郎揮劍而來時,毫不猶疑地便往著對方肩頭上方的位置縱身躍起,在半空中屈身一個翻滾之時,手上的天之叢雲便已經掠過了赫拉克勒斯的肩膀。


神鋒入肉,只會如入無人之境。

幾乎毫無受阻地,衛宮士郎的長刀已在赫拉克勒斯的肩膀斬出了一道大大的口子。然後,也幾乎是在間不容髮的瞬間之中,看也不看便轉身往後全力揮刀,恰到巧處地,就擋下了赫拉克勒斯的反擊,並且順勢借用其力,一下子便踢出了必殺的一擊!

整個過程再長也不會過兩秒,當中的兇險卻是遠超平常人一生所會遇到!

衛宮士郎無法承受以肉身石劍的重擊,這一點幾乎已是人所皆知的共識。

假如在最初的斬擊時起跳稍為慢了一點,那就會被當成人肉沙包地砸飛。

假如在半空中屈身翻滾時撞上了對方的身體的話,那就會被截下並且追擊。

假如在揮刀以後回防得不夠快的話,那甚至可能會被直接砸成肉醬!

僅僅數個呼吸間,便已經跨過了好幾次的命懸一線…決斷力,瞬間思維以及應變能力,還有最重要的,是無人能及的敏捷速度!

把這些一切的要素集中於一身,其結果就是迴避﹑反擊﹑格擋,乃至必殺這四個步驟的一氣呵成!

從轉身到踹出飛踢,一切就宛如剛剛archer的攻擊的重演。而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個攻擊所造成的傷害。

若果說archer的力量比起赫拉克勒斯遠遜幾個層次的話,那麼衛宮士郎在不使用信仰之力的情況下,力度就僅在赫拉克勒斯之下,與saber同級。換言之,也是最頂尖的級別!

就算只是用上拳腳也好,這樣的他,要是全力出手轟中別人的要害的話,到底會有什麼結果?答案顯而易見。

挾著千鈞之力的重擊,即使是神之軀也不能視之等閑,更別說是最為脆弱的頸部要害。

所謂的鋼鐵之軀,說穿了那就只是欺負菜鳥和新手的門面技能。面對著與自身同級的對手,那就不過是裝飾用的花瓶而已!


伴隨著清脆響亮的骨折聲,一團灰影如炮彈一般向後飛,在空中拉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線,竟是把整個頭顱都踢飛了!

「剛剛的魔力震蕩是rider的騎英之韁繩, 大唐明月 。再加上archer的射殺百頭與鶴翼三連各扣一次,然後就是剛剛的這一記飛踢..」眼看攻擊奏效,反正在對方復活前攻擊也只會被無效化,也不忙著乘勝追擊,衛宮士郎腳下一蹬,輕輕鬆鬆地便退到了一旁,靜待著赫拉克勒斯的復活。


但見,本來鮮血狂噴近乎被一刀兩斷的肩膀之處,瞬間血便止了,此刻正慢慢地縫合起來。

至於缺掉了頭顱的上身,則是被耀眼的白光所包圍,慢慢地吸納著光點,然後漸漸重組成頭部的樣子。

「十二扣三再減三..還餘下六次嗎?」看著正在重組肉身中的赫拉克勒斯,衛宮士郎不禁喃喃自語道。

不管受到多重的傷勢..不,即使是死亡了也好,也能立即復活的能力,這又是多麼令人羨慕的技能?

雖說防禦力上不見得有多驚人,但是配上近乎外掛一般的實力時,卻是無解的敵人。

假如,赫拉克勒斯的速度能再快上一點點,快得僅次於他的話…

那麼,就不是能夠再留手的時候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擁有這能力的不是八歧大蛇,衛宮士郎也總算是安心了。 「不愧是..有軍神之名的大前輩!我為我曾經有過手下留情的想法而致歉!」

衝天的猛吼裡帶著無比的亢奮,白光散去后,露出的是赫拉克勒斯那張帶著前所未見的興奮的臉容。

為強大的對手而感到有興緻的,又何止衛宮士郎一人?

所謂的強者,那就是不斷地追求突破與刺激的人。

即使是在第一次死亡之前,赫拉克勒斯也已經幾乎是所向披靡,至於正式神格化成為大力神之後,就更是更難找到與他旗鼓相當的對手!

與不下於己的對手交手的那種快感,每秒間都處於生死存亡的那種刺激,以及因著擊潰強大的敵人而自我突破的那種喜悅,以上的種種,他也是好久沒有品嘗過了。

難得..遇上了比自己更早成名的英雄,遇上了與自己同樣成就了斬蛇偉業的大前輩,遇上了..比自己更強的敵人!這又叫赫拉克勒斯如何不衷心的高興起來?

只是..與之相對地,衛宮士郎的興緻,恐怕也不會比赫拉克勒斯要來得遜色。

原因無他…能夠讓他狠下殺手全力迎戰的對手,他也是很久沒見了。

難得..遇上了除了速度以外各方面都貼近他的戰士,而且還是一個有著自動投幣復活的對手,如果不竭盡全力去享受的話,那也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聖杯中的英靈之戰?

不..早就不是那種層次的事了。

這是東西神系戰神與戰神之戰!是兩個瘋子與瘋子之間的生死決鬥!

「在下有所僭越了!」

在高昂的大叫聲中,赫拉克勒斯大步流星地踏前了一步,惹得衛宮士郎瞬間便舉起了手中長刀護在身前回到了臨戰模式。

大型兵器不利於近戰舞動,保持距離才是王道,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那麼,既然如此,為什麼赫拉克勒斯卻要主動縮短與他之間的距離?

難道剛剛那一回合,還不能喚醒赫拉克勒斯對於在近距離中他只會置身於危險之中的警覺嗎?

自殺..不,就如同剛剛衛宮士郎他自己的舉動般,想來赫拉克勒斯也不會做出如此不智之舉。背後必定有他的想法。

後退…不,又不是沒有對抗的資本, 西游之金烏大聖 ?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不入虎穴…嗎?

危機浮現的同時,往往亦伴隨著勝機。

置自身於危地之中,就是為了要給予敵人迎頭痛擊!

那麼,同為戰神,到底你又有何秘策?

懷抱著對未知危機的興奮,嘴角露出亢奮的笑容,衛宮士郎腳下既不進也不退地,僅僅就是舉劍嚴陣以待。

果然,就在赫拉克勒斯踏前了一步之後,手上的石劍猛地一旋,倏地便揮向了衛宮士郎,罡風瞬間已撲面而至!

只是..怎麼說呢?

千鈞之力依舊,石劍揮舞的方向…卻彷佛根本不以衛宮士郎為目標!

真要形容的話,那就像是一個百發百中的擊球手朝著前方揮棒,要瞄準的根本就不是球的本身,僅僅地就只是把球棒揮向身前的空間。

這樣的揮擊,到底想打到誰?

不..那隻不過是表面而已。

「呵?要擠壓過來嗎?」

以武器的巨大面積為盾,在劍勢去到盡頭之前便把劍收回防守的圈子裡,看似無謀的舉動,實際上卻是百戰之人在瞬間之中想出來的,把自己的優勢化到最盡的戰略!

毫無疑問地,衛宮士郎的揮刀速度是遠勝赫拉克勒斯。但是與之相對地,赫拉克勒斯的武器遠遠大於衛宮士郎的長刀也是不爭的事實!

那個面積,即使只是稍稍挪動也好,防禦的範圍也能覆蓋半身!

由於劍勢未到盡時便已經把劍收回,再配上巨劍本身的體積,在這個圈子裡,想要攻赫拉克勒斯一個措手不及是不可能的!

攻不進圈子內,結果就可想而知。

被對方步步進迫,只會使己身陷入困境之中。唯一的破解方法,大抵..就只有強攻一途嗎?

對於力量較為遜色的衛宮士郎來說,可說是一個不利的局面。

「哈!誰怕誰?!」

但是,即使是這樣說也好。

與比起自身力量更強的人交手,對於衛宮士郎來說難道也是第一次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