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邊緣,幾人試圖閃身躲過箭矢。卻沒料到箭矢的速度非常快,呼吸之間便射中他們,一點反應時間也沒有。

「你們是什麼人?」川風收起追魂奪命,腳步輕緩的走到斷手漢子身前。

「靠近一點,我就告訴你!」漢子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似乎他在醞釀什麼陰謀。

聽到漢子的話,川風老實的向著他蹭過去。不管此人有什麼陰謀詭計,自己都有自信脫身。

川風剛接近漢子,他的左手便從腰部取出匕首,狠狠的把匕首刺向面具上的眼睛。

「你——!」川風頓時一慌,急忙把臉龐扭到一邊去。「叮!」漢子匕首直接刺在著眼角邊緣的面具上。

「找死!」川風一拳憤怒的擊向漢子,差那麼一點點他就要被自己的單純害瞎。

「噗!」漢子腦袋上的太陽穴被擊碎,猩紅的鮮血濺落一地。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漢子的屍體,沒想到這些人竟這麼狠毒。

川風目光環繞一圈,現場還有幾名活著的殺手正在掙扎。

川風取出追魂奪命,走到下一位殺手面前:「朋友,我耐心有限!」

這名殺手冷冷的瞪了川風一眼,把頭扭向一旁不再看他。「噗!」川風直接對準殺手的腦袋,果斷的扳動了扳機。

「朋友,你吶?」川風跨過這名殺手的屍體,直接問另一位倖存的殺手。

這名殺手不屑的看了川風一眼,隨後禁閉的嘴巴一陣攪動。嘴角迅速流出一絲鮮血,腦袋一扭氣絕身亡。

川風急忙彎下腰檢查一下,發現這名殺手竟是咬舌自盡。

「你大爺的!」川風鬱悶的收起追魂奪命,莫名其妙的被人刺殺,竟然連為什麼都不知道。現在殺手都死了,此事的線索也斷了。

「滴,宿主有新任務激活!」

川風面前自動亮起系統面板,一個名為《誅殺虎狼》的任務掛在上面。

《誅殺虎狼》一,凡階黃級極品進級任務。

二,誅殺金虎幫幫主藍虎、青狼盟盟主任萬雙!

三、本任務是非強制性支線任務,宿主可以忽略不計!

四、一旦接受任務則必須在三個月內完成,超越時限抹殺!

伍、任務完成獎勵鐵匠品級進階丹一枚,凡階黃級極品武器天心盾圖譜一張!

「支線任務?」

川風大腦陷入沉思之中,目前最好的打算是接到土豆他們,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不過,能夠迅速提升鐵匠等級,鍛造出更強大的武器也是提升實力的一種。

「接受!」川風緩緩吐了一口氣,富貴只能險中求!

「滴,恭喜宿主接受任務!」

系統面板上的任務名字由黑變紅,醒目的任務時間掛在面板正中央,猩紅的數字在提醒川風時間在一點點的流失!

川風關閉系統面板,彎腰整理好漁獲。忙碌一天的美食,可不能就這麼丟了。

川風取下左手上的黑鐵手套,把手指頭放進嘴裡吹:「咻咻——!」

不一會兒,一道白色閃電向著他疾馳而來。「呼!」勁風吹過,川風的劉海高高揚起。

花花牛低著大腦袋,頑皮的在川風的臉頰蹭來蹭去。

「一邊去!」川風一把推開它,一道自己掉以輕心便會被它親一臉口水。

「你這傢伙這麼聰明,也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野獸!」川風右手溫柔的撫摸花花牛的秀髮,真的是絲滑如玉丫。

「有了!」川風右手伸進懷裡摸索,剛才自己可是抽獎得到一顆啟靈丹,現在正好實驗一下它的藥力。

綠色的丹藥躺在手掌心,怡人的丹香令川風心曠神怡。他有一種感覺,自己吃下去的話修為定會暴漲。

「我去,想什麼吶!」川風頓時雙臉變得通紅,自己又不是野獸吃什麼啟靈丹啊!

川風眼前突然白光一閃,手心傳來溫熱的觸感,碧綠的啟靈丹已經消失不見。

川風一臉憤憤的扭過頭來,只見花花牛這傢伙的嘴巴正在咀嚼。

看見川風回過頭來,花花牛立即假裝自己沒有吃東西,眼神撇向一旁不敢看川風。

「你個傻貨,也知道它是好東西啊!」川風拍了拍花花牛的腦袋,這傢伙真是什麼東西都敢吃啊。

「呼!」花花牛吃完丹藥多久,渾身上下頓時爆發出一股氣,隨後它便恢復平靜。

「咦,奇怪了!」

川風好奇的摸了摸花花牛,發現它與之前沒什麼兩樣,皮毛色澤修為氣息都沒變! 青龍寨內一處獨立的小院子,誘人的肉香四處飄蕩,原來川風他正在院子中烤魚。

「砰砰!」院門突然敲響驚醒川風,擦掉嘴角的饞水重新戴上面具。

「請進!」

「咯吱!」院門輕輕推開,臣浮生從外面走了進來。

「三一大人找我有什麼吩咐?」

臣浮生躬身向川風行了一禮,神色疑惑的看著烤魚。三一叫自己來的目的不會只是來吃烤魚這麼簡單吧?

「來,坐這!」

川風指了指對面的凳子,示意他坐下再跟自己說話。

「謝大人!」臣浮生拘謹的坐在川風對面,生怕自己說錯什麼話。

「金虎幫幫主你知道嗎?」川風拿起手裡美味的烤魚,旁若無人的吃了起來,絲毫不顧臣浮生的感受。

「金虎幫藍虎?」聽到川風的話,臣浮生頓時疑惑起來。三一怎麼突然問這些事,難道他要對金虎幫出手?

「青狼盟跟金虎幫誰強?一看到臣浮生的表情,川風便知道自己問對人了,他絕對知道任務線索。

「青狼盟可比金虎幫強得多!」臣浮生輕吐了一口氣,緩緩將青狼盟與金虎幫的事情說了出來。

金虎幫位於卧虎山谷,地處險峻易守難攻。其幫眾約有四百多人,幫主藍虎為人霸道貪婪,具體修為不詳!

青狼盟位於天狼峰底,地勢平坦難守易攻。其幫眾約有八百多人,幫主任萬雙精明強幹。據說他的修為,可能已經達到武宗中期!

「嗯,很好!」川風丟掉手上的魚骨,欣慰的拍了拍臣浮生肩膀。有了他的情報,自己的把握就大多了!

臣浮生眼睛餘光瞅著川風的手指頭,油膩的手印粘的肩膀上都是。如果自己有辦法,肯定剁掉他的豬蹄子!

「我要外出一趟,你幫我去城裡採購一批東西!」川風從懷裡取出一分物料清單交給臣浮生,責令他在自己回來時準備齊全。

「遵命,三一大人!」臣浮生小心翼翼的接過清單,擔心撕壞手上這張薄紙。

川風讓臣浮生退下,自己準備一番騎著花花牛獨自離開青龍寨。

「呼——!」花花牛一離開青龍寨,賓士的速度立即提了上來。「哎呦!」川風一個不妨,直接被花花牛摔下馬背。

川風一頭朝著地面,狠狠的栽了個跟頭。「咳咳!」川風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面具上沾滿了黃泥。

「咴——咴!」

花花牛飛快的跑了回來,大眼睛無辜的望著川風。

「你這傻貨!」川風鬱悶的拍了拍花花牛,重新騎在它的後背上。他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墜馬意外,怎麼會現在突然就被甩了下來吶?

「駕!」川風坐穩扶好后,再次策馬狂奔。花花牛剛一邁開腿,一股拉扯力便要將自己馬背上拉下來。

他急忙拉緊手中韁繩,強行穩住搖晃的身體。

川風終於明白為什麼了,都是花花牛移動速度太快惹的禍。快速行駛產生的風阻太強,他才會從馬背上摔下來。

「為什麼會這樣?」川風記得花花牛的速度可沒這麼離譜啊,現在的速度竟比之前快了三四倍!

如果以普通人的視力來觀察,根本察覺不到花花牛的移動,最多只能捕捉一些停留的殘影。

現在他唯一能夠肯定的是,啟靈丹對花花牛是有效果的,不像表面那樣毫無變化!

卧虎山谷外圍,川風讓花花牛去遠處溜達,自己偽裝一番潛入金虎幫寨子外圍。

他花了三天的時間,大致將周圍的情況摸索清楚,

山谷四面皆是高聳的山壁,想要強攻進寨絕無可能。山寨裡邊三步一哨,以川風的身手根本摸不進去。

卧虎山谷外三十里,全部都是森林植被。向東六十里,有一座頗為險要的小峽谷。一條官道從峽谷中貫穿,大約六百里路程轉入山狼城的主道上。

他這幾天最大的收穫便是,弄清楚了那群刺殺自己的殺手是什麼來路。

殺手的穿著打扮都與金虎幫的人無異,最重要的是脖子上都有一頭惡虎紋身。

「咔嚓!」

川風聽到有腳步聲,急忙藏好身體不敢亂動。

一行六名金虎幫眾,緩緩走到川風附近停下腳步。

「可惡,大當家怎麼把這苦差事交給咱們?」一名虎背熊腰的漢子滿臉不爽的靠著大樹,對於幫主的安排十分不滿。

「噓,小心隔牆有耳!」一名相貌堂堂的男子立即阻止他的議論讓藍虎知道了就糟糕了。

「二當家的,分明是藍虎這廝在坑你!」一名身形乾瘦的男子拔出寶劍向前劈出一劍,似乎要將藍虎萬劍穿心。

「鐵子哥,這話怎麼說?」虎背男子疑惑的看著乾瘦男子,以他的智力有點轉不過來。

「你還想不明嗎?讓咱們天宇哥去剿青龍寨,那半步武宗的劉青龍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好了,都給我閉嘴!」天宇眉頭一皺,幾人嘰嘰哇哇的鬧得他頭疼。

「大哥——!」眾人恐懼的看著天宇,他們都有點害怕神情嚴肅的大哥。

「你們先回去,我一個人在這裡靜一靜!」天宇轉過身去,一言不發的望著寂靜的森林。

「好的,大哥!」幾人乖乖閉上嘴巴,識趣的離開天宇趕回寨子。此時惹怒老大,實屬不智之舉!

「藍虎,我要你死——!」

天宇等手下離開后,一拳狠狠擊在面前的大樹上,胸中一股鬱氣難以散去。

川風躲在一旁的看的清清楚楚,這位叫天宇的金虎二當家那臉上仇恨刻骨銘心。顯然,他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呼——!」天宇吐出一口濁氣,這麼久了自己也該回去了。剛一轉身便他拔出了配刀,一名帶著面具的黑袍人正站在面前。

「你是什麼人?」天宇目光一冷,來人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摸到背後,想必實力不一般!

川風悠閑的玩著右手,似乎在研究麒麟臂上的花紋:「你想復仇嗎?」

「你究竟是誰?」

「我可以幫你復仇!」

「找死!」天宇一劍劈向他的額頭,勢要將川風就地滅口。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就不能讓他后活著離開這裡。

川風立即伸手擋在面前,他可不想試試半步武宗的實力,畢竟,這天宇可是能夠對付劉青龍的人!

「叮!」川風麒麟臂輕鬆的擋住寶劍,順勢抓住天宇握劍的手一扭。

「哼!」 呆萌小皇帝:國師,隨朕入宮可好 天宇立即丟下寶劍,痛苦的貴在地上。

「十日後,你帶著藍虎來西風峽!」川風慎重的看了天宇一眼,隨後放開他的右手讓其自由。

「我憑什麼相信你?」

天宇懷疑的看著川風,自己才不會傻傻的相信陌生人,說不定他還是藍虎派來的。

「憑我隨時都可以殺了你!」川風留下這句自信的話,轉身融入森林之中消失不見。

「你!」

天宇被噎的說不出話來,覺得此人說的很有道理。對於一個能夠隨時殺死他的人,確實不用花心思來騙自己。 夕陽西下,消失了三天的川風騎著花花牛出現在青龍寨的官道上。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川風好久都沒有這麼輕鬆,要是能有兩壺燒酒那就更美了!

一別南風城,他便攪入血雨腥風中。川風也不知道,明天是否就是自己的黃昏。

「三一大人,小的來牽馬吧!」

川風剛走到青龍寨門口,一名機靈的手下走過來欲牽花花牛。

「咴——!」

花花牛眼珠子一瞪,抬腿便要踢飛此人。除了川風他一個人,誰也不能碰它!

「吁!」川風急忙伸出手安撫住花花牛,真讓這傻貨踢一下還不得當場身亡。

「讓它自己溜達會兒吧!」川風跳下馬背讓花花牛自由活動。

「切,這馬有什麼好的!」等川到風離開,寨門守衛臉上立即露出不屑的神情,一匹雜交馬竟然還不讓他碰!

花花牛要是知道此人的想法,以它高傲的性格,肯定會踢得守衛懷疑人生。

川風剛走到青龍寨大堂,寨中骨幹全都集合到齊。

「臣浮生,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川風徑直走到大當家的交椅上,一臉詢問的看著臣浮生。

「稟三一大人,屬下已經全部備好!」臣浮生如實告知,此次採購他可是盡心儘力沒有一點馬虎。

原本臣浮生打算半路逃跑遠離青龍寨,後來一想不能讓三一遷怒寨中兄弟,他便老老實實的去山狼城中採購料單上的物資。

「嗯,很好!」川風眼中露出欣慰的笑容,有了這些東西,想要殺死藍虎的把握便更大了。

「三一大人,屬下有要事稟告!」

「說!」看到臣浮生畏首畏尾的表情,面具下的川風眉頭頓時一皺。

「三一大人,寨子外邊最近有很多細作,要不要屬下出寨清剿一番?」

「細作?」

川風輕念一聲,隨後明白過來。那些細作應該是金虎幫的,目的就是打探他們寨子的虛實。

「你們無需理會,加強寨子戒備即可!」

「遵命,三一大人!」

「都下去吧!」川風隨意的揮揮手,他打算以不變應萬變。

不出意外的話,金虎幫帶隊清剿的人應該是他們二當家天宇。以此人謹慎的性格,見到青龍寨只守不攻定會懷覺得其中有詐。這樣一來,反倒給川風留出一點時間來布置。

待青龍寨眾頭目陸續離開大廳,川風才動身趕回住處。

「嗯,臣浮生辦的不錯!」

川風剛一進入院子,一座新搭的木棚立於眼前。棚里有打鐵用的鍛台、工具、火爐,以及川風所需的各種材料。

川風摘掉三一面具點火生爐,他要將破裂的面具修補一下。

「呼——!」等爐火穩定好,便用夾子夾住三一面具放進爐火里烤。面具上的色漆迅速燃燒殆盡,漆黑的金屬面貌露了出來。

漆黑的顏色逐漸變紅,直至面具上的顏色徹底變紅。川風才用夾子夾出三一面具放在鍛台上,揮舞鐵鎚輕輕敲打起來。

「乒——乓——乒乓——乒!」

川風一點點的敲打裂縫,神情專註的修補起來。裂縫間隙逐漸縮小,最後整個裂縫合在一起重新成為一個整體。

「叮,恭喜宿主修補黃級中品神秘面具成功!」

「叮,天冰鍛鐵術熟練度+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