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曦自然感受到了夸克手中那雄渾的能量,不僅僅是本身的力量,更是引動了天地之力,聽到夸克的話,立即乙最快的速度躲到了山坡之後,而大地魔蛛則一點點爬向夸克。

夸克舔了舔舌頭,兩團光球瞬間就朝著大地魔蛛飛了過去,飛過去的過程之中兩團光球在一點點融合,能量越聚越大,漫天的魔氣甚至因此而顯現,灰暗的天空甚至都因此而亮了一些。

扔出光球,夸克立即跑到了山坡后同樣躲在後面,不過他卻是蒙住了印曦的耳朵,嘴裡念出一個字:「嘣!」

剛念完,爆炸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一大朵蘑菇雲頓時就升了起來,爆炸引起震蕩的能量立即朝著四周呈環形逸散,忽然一道折紋從夸克和印曦的頭上飛過,切下幾縷髮絲,隨之而來,整座小山包從夸克頭部的位置開始,整整朝著夸克和印曦的方向移動了三米,二人此刻就在小山之下的位置。

爆炸的餘波持續了很久,十分鐘后,兩人才從小山之下走出來,這一刻,夸克的手上,額頭上,被心裡全是汗,印曦抓住夸克的手也是顫抖不已,兩人都沒有想到凝聚的光球竟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看著被移動的小山包,夸克到現在都不敢相信,回想起來更是后怕不已,要是在凝聚的過程之中爆炸會是什麼結果,不用多想,要麼被攔腰留下一道光滑的切面,要麼直接粉身碎骨,毫無殘留。

隨即二人繞到小山包的另一邊,只見一個直徑數十米,深十多米的巨坑就這樣躺在面前,原來大地魔蛛建造的坑也成為了巨坑的一部分,原本的大地魔蛛估計也因為爆炸直接成了碎末,就連魔晶也無法找到。

這麼打得震動,夸克馬上拉著印曦離開了這裡,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到這裡查看現場,或者看熱鬧,現在肯定很多人在尋找著自己二人,夸克自然只有離開。

的確是這樣,夸克而印曦剛走不久,巨坑旁邊就多出了十多個人,有天一仙門、有不周仙門、有魔門,也有和尚。

「阿彌陀佛,除魔衛道,空氣之中有著一絲大地魔蛛的血氣。」

魔門前來的人有章顯聖,也有羅剎女,章顯聖面無表情:「那你們是不是也要把我除掉?」

神女無心也來了,看著巨坑表情凝重:「這麼大的威力,至少也要元嬰期的神通術法,難道有元嬰期的前輩到這裡來了?說不通啊,元嬰期的前輩不都在五層下面嗎?」

不周仙門,同樣是傳承弟子,莫通朝著無心問到:「無心姑娘,你全力能做到嗎?」

無心搖了搖頭,章顯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羅剎女卻是感受到了一絲熟悉,至少玄冰劍脈的氣息她是感受到了,還有一道是火焰,可是夸克不是在第一層,還有他本身應該是水屬性才對,怎麼會這樣,難道還有人會玄冰劍脈,說不通!

這一件事很快傳遍了封魔古地第二層,各門派高層對此也是加以關注,派來高手查探,卻都是毫無結果,不過也是都發出了消息,讓前來歷練的弟子多加小心,避免出現意外的事情。

夸克和印曦離開爆炸地點已經兩天了,印曦也終於突破了鍊氣境九層,戰鬥力直線上升,夸克如果不動用底牌甚至有些打不過印曦,不過夸克也來到了突破的時候。

又使用了數十顆築基期魔晶,分子境五重的身體瞬間達到了五重的飽和狀態,超出了五重,達到了分子境六重,轉化速度隨之上升,瞬間就達到了一千二百億粒離子每秒,對應夸克的戰鬥力上升可不比印曦少。

二人實力的上升帶給獵殺的效果也是明顯的,獵殺築基中期的魔物也漸漸變得起來,遇到夜光虎兩人也不用再躲避,甚至多次進入小樹林獵殺木人魔,同時這一段時間,前來尋找藏寶圖的人也多了起來,被二人殺的人不在少數,因此,二人的行蹤也漸漸暴露了出來。

這時候,黃裕翔也終於突破到了築基初期,隨著他謠傳藏寶圖之中藏有數以億計魔晶的信息被傳出,更多的人結隊前來尋找夸克和印曦,只為了藏寶圖,而且黃裕翔也正在搜尋的大軍之中! 「殺人者人恆殺之!」又一個築基期弟子躺在夸克的腳下,夸克自問問心無愧,收起該人身上的魔晶和有用的物品,一團火焰隨即將其化成了灰燼,隨著微風吹過,來自天地,散於天地。

質子妃 ,半個月的時間,在眾人提供的資源幫助下,夸克的修為已經接近了分子境七重,印曦的鍊氣九層也快到了頂峰,距離築基期也不遠了。

這一切也有運氣的成分,畢竟這些天來二人還沒有遇上築基後期的強者,就連築基後期的魔物二人也沒有去碰,當然魔泥蟲除外,除此之外每一次來一群人,也就至多兩個築基中期,夸克施展水之真意再配合印曦總是能夠輕易地將其滅殺。


不過,此刻,二人的前方上空御劍飛行著一個人,長衣飄飄,長劍更是法寶級神兵,眼睛緊緊地盯著夸克和印曦而讓人:「交出藏寶圖,饒你們不死!」說完,築基後期的強大氣勢就朝著二人壓了下來。

氣勢如山,夸克感覺就像進入了一個重力場一般,不過這些天來夸克身上凝聚的殺意卻是更加的濃厚,氣勢如虹,頓時如一道血煙直衝該男子的心神,男子的氣勢頓時就沒了作用。

男子不由收了氣勢,心中震撼無比:「他怎麼有這麼強大的殺意,這得是殺了多少人,不過我可是築基後期頂峰,這一層無敵的存在,既然氣勢壓不過,那就比修為!」

夸克冷笑一聲,看向印曦點點頭,夸克左手玄冰劍脈朝著男子激射而卻,印曦則是一道雷術附加在玄冰劍脈之上,突襲這所謂的築基後期強者。

築基後期男子向下一墜便躲過了夸克二人的攻擊,不過這一墜就來到了地面,也正是這時候夸克的右手凝聚除了玄火劍脈,在那之後夸克就是這樣叫的,直奔築基後期男子,築基男子朝著左邊移動便閃過了。

不過夸克的意思又怎麼可能這麼簡單,雖然夸克不敢再同時凝聚兩支極度壓縮並引發共振的劍脈,但是卻可以一支一支的凝聚,同樣有爆炸的效果,只是威力並沒有那麼大,估計只有原本的百分之一不到。

不過夸克又在其中加入了新的元素,火有雷一般爆裂的效果,水又能通雷,所以三者爆炸又會稍微加強爆炸的威力,再結合之前夸克學習的箭術、劍亦箭的道理,只見之前飛出的玄冰劍脈已經倒飛而回出現在築基後期男子身後。

男子正沾沾自喜,甚至瞧不起夸克和印曦的手段,卻是沒有注意到附雷的玄冰劍脈已經撞上了玄火劍脈。

「嘣!」如同一顆高爆炸彈立即在該築基後期男子附近爆炸,畢竟是**而且才築基期怎麼可能承受這麼近的爆炸,就連站在遠處的夸克和印曦都感覺到爆炸餘波那刺體的感覺,讓二人對爆炸的中心都心有餘悸。

同樣處理了屍體,不過這一次的收穫卻是更加豐厚:一千多顆築基期魔晶,其中還不乏築基後期的魔晶,甚至還有兩瓶增基丹,十多瓶增氣丹,這些東西,又會將夸克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將其中一瓶增氣丹遞給印曦,應該夠印曦達到鍊氣巔峰準備突破築基期的境界了,隨即二人找到了一個小山洞,開始轉化吸收得來的收穫。

兩張巨石一般的床,印曦在左邊,夸克在右邊,印曦的雷靈氣極其霸道,凡是進入身體的靈氣,很快就會被轉化,增氣丹自然很快促進著她,不過她也不著急,像吃糖豆一樣,靜靜地看著夸克煉化。

魔晶到夸克的手中最終都會變成白色粉末,上千顆築基期的魔晶足足夠夸克煉化個好幾天,每天都是增加百億的轉化速度,隨著一把把的白色粉末被扔在兩塊巨石中間,夸克身上的氣勢也越來越強。

煉化魔晶的同時,那些剩下的增氣丹、增基丹也進入了夸克的嘴中,一粒粒新組合成的分子瞬間穿過黑洞來到夸克身體中的各個部位,不斷改變著夸克的身體,可以說既是增強著它的力量,也增強著防禦,這也是為什麼他硬生生承受了黃道穿胸一劍卻依舊能夠堅持那麼久的原因。

現在,六成多接近七成夸克的身體接受了分子的強化,數十萬億個細胞都得到了加強,可以說每一成對夸克來說都是巨大的力量。

終於,魔晶的煉化來到了尾聲,而夸克的修鍊轉化速度也已經超過了兩千五百億粒離子每秒,隨著最後幾塊築基後期的魔晶被煉化進入夸克的身體,夸克的修為終於突破了分子境七重,也就是相當於鍛體境後期,煉體境九重的境界!

到這兒,夸克再一次感受到了力量的感覺,他甚至感覺就這樣他也能夠硬悍築基中期的夜光魔虎,就連修者也別想妄圖跟他近戰。

印曦也感受到了夸克的突破,身上的氣勢一點也不亞於幾天前遇見的築基後期強者,兩人相視一笑,夸克卻發現印曦的身上出現了異樣:「你怎麼突破了,可是又不是築基期?」

印曦笑著道:「傳說之中的鍊氣十層,我也沒想到怎麼就達到了,厲害吧!」夸克聳聳肩:「可是你突破築基期怎麼辦,聽聞鍊氣十層雖然強,可是突破築基期的難度增加了整整十倍。」

印曦搖搖頭:「師傅已經給我準備好了雷液,服用了就可以突破築基期,都不需要築基丹。」

說到這兒,山洞之外忽然傳來了聲音:「你確定他們倆就在這兒?」

「我確定,他們已經進去好幾天了,從來沒有出現過。」

「哼,好一對姦夫*婦,這一次不緊他們交出藏寶圖,還要嚴懲他們,整理門派這種不正的風起,想來太上長老知道也不好說什麼。」

夸克一聽就知道這時黃裕翔的聲音,看向印曦:「怕嗎?」

印曦走到夸克身邊,抱住夸克的手臂搖了搖頭。

夸克微笑著站了起來:「走,出去看看他們想怎麼樣,剛好沒有修鍊的資源就有人送上門來了。」 洞外三十米外站滿了人,足足過百個,魔門的有、和尚也有、七大仙們的也有,築基後期的弟子更是有將近二十人,前所未有的隆重,好比夸克就是一個金丹期的傳承弟子在訓話一般。

看著這一群人,夸克自然都知道他們不懷好意,心裡自然早已經做出了決定。

黃裕翔看見二人走出來便第一個站了出來,可是還沒等他說話,黃裕翔的頭就已經飛了起來,死也沒想到夸克竟然會這麼果斷,毫不猶豫地將同是太上長老弟子的他一劍削掉了腦袋。

升官有道

也正是這個時候,天邊御劍而來十多人,羅剎女、章顯聖等人也在其中,不過其中還有一個紫色衣衫的女子,同樣是不周仙門的傳承弟子,印曦在看到她的一瞬間就叫出了師姐二字。

原來這正是電香婆婆的大弟子紫怡晴,金丹中期的修為,不過卻是很少露面,今日倒是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

聽到印曦的呼叫,紫怡晴便看到了印曦,不過卻是立即怒道:「印曦,你怎麼在這裡,還不快到我身邊來。」

也是這時候,夸克的耳中傳來電香婆婆的聲音:「你趕緊找個地方避避,我讓怡晴過來先接走小曦,你師傅現在正和黃海斗在一起,但是你畢竟殺了黃裕翔,錯不在你,不過老頭子們畢竟都講個面子。」

夸克一聽就懂了,共兵也通過留給夸克聯繫的東西告訴了他一些事情,於是夸克便轉身貼到印曦耳邊:「你先到你師姐那裡去,這裡就交給我來處理,等事情了解之後我來找你。」

印曦聽完卻是搖了搖頭。

夸克微笑著:「相信我嗎?之前我說等你鍊氣帶你出來我也沒有違背諾言啊,而且你回去正好也可以抓緊時間突破築基期,至於這群人你應該知道我會怎樣對付他們,等你再見到我,說不定我已經超過你了。」

「不可能。」印曦突然反駁道,想了好一會兒:「那好吧,你答應我儘快來找我,我也好久沒見我哥哥了,也該去看一看他怎麼樣了。」

親了一口夸克,印曦就被紫怡晴帶走了,天空之中,十幾個人看著下方上百人和一個人的對峙,也是饒有興緻的樣子。

無心也在上空,只不過她沒想到夸克竟然是不周仙門的弟子,而且還是不周仙門太上長老共兵的弟子,現在她也猶豫著到底要不要幫夸克一把,不過看著夸克氣定神閑的樣子,想著夸克的劍術等,也就放棄了,看戲!

羅剎女、幻海妖姬兩人則也是抱著看戲的心態,不過到是章顯聖蠢蠢欲動的樣子,羅剎女譏諷道:「你一個金丹期難道還想對一個煉體境的弟子出手,真不愧是我魔門的首席聖子!」

章顯聖難得笑了:「對付他,還需要手嗎?」

不遠處,一個帶著紫金冠的和尚看向夸克:「這位施主好是熟悉,到是不知在哪裡見過。」隨即又看向羅剎女,想到之前羅剎女給他的東西已經她說過的話,轉即也是心定如如來,坐望不穿。

這時候,下方也正式開始了對話。

「夸克,將藏寶圖交出來,你一個人也用不了那麼多魔晶,何必呢,交予我們,我們還可以欠你一個人情不是嗎?況且若真的打起來,一個人真的能夠對付我們這麼多人嗎?」

「對呀,夸克,你好歹也是太上長老的弟子,不可能這麼沒有氣度,我可是聽說了,藏寶之地裡面以億為單位計量的魔晶,也許還有其他的東西,藏寶圖拿出來,你吃肉,我們喝湯你也不虧啊。」

「我知道你殺死過不少築基初中期的弟子,聽說掌門都已經下令讓你交出藏寶圖,現在拿出來掌門也不好說什麼,不然,等待你的可能就是逐出宗門了。」

….聽到這些話,夸克真是哭笑不得,帶著淚水,腰卻是已經笑彎了:「且不說我到底有沒有藏寶圖,就算有,那也是我一個人的東西,關你們屁事,真搞不懂你們邏輯是怎麼學的,懂了事理卻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而且殺人之事能怪我,都是自己找死,想殺我不成反被我殺而已,像那種人根本就不適合修仙,早就應該死了,修鍊到築基期簡直就是浪費資源,怎麼你們也想殺我嗎,我不會介意的。」

「另外掌門那裡是不可能下這樣的命令的,當真下了,那他也不配做這個掌門,應該退位了,記住即使是我有藏寶圖也是由我一個人的東西,更何況我還沒有你們所謂的藏寶圖。」

一個築基中期的弟子聽完卻是站出來:「不可能,你不知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嗎?」

夸克點點頭:「我當然知道啊,所以你也相信我會殺人吧?」說完,卻又是一個人頭飛了起來。


「我的耐心有限,要戰就戰,認為我有藏寶圖你們就上,殺了我你們就可以見到我到底有沒有藏寶圖了不是嗎?」夸克擦了擦短劍上的鮮血冷冷道。

夸克這樣氣定神閑,場中上百人頓時間就退走了二三十人,而且大多數都是築基初、中期,當然也可能使暫時的退,畢竟鷸蚌相爭、漁翁可以得利嘛。

「結陣!」場中立即分成了兩部分人,其中一部分明顯是有備而來,剩下一部分則比較零散,各自攻擊,一同朝著夸克發出了神通術法,甚至還有人動用了符紙進行攻擊!


不過夸克早在眾人動手之前就已經動了,其中的絕大部分攻擊都落空了,剩下的卻是誤傷自己人,只見夸克朝著陣法那邊的人群之中扔出了一藍一紅兩個光球,隨即夸克就出現在另一堆比較零散的人群之中。

爆炸聲響起,整個陣法就被炸個四分五裂,而夸克則在人群之中穿梭橫行,風生水起,先殺築基初期和中期的修者,不一會兒就倒下了十餘具屍體。 將近二十人倒下,眾人才意識到需要趕緊拉開攻擊距離,然而他們的拉開卻是給了夸克各個擊破的機會,《踏浪》全力施展,夸克的速度留下的已經只有殘影,眾人的攻擊除了那部分築基後期能夠稍微抵擋之外,築基中期及以下簡直就不是一合之敵。

忽然,陣法隊伍卻是朝著夸克發出了一劍,沒想到的是這一劍竟然轟中了夸克的左肩,再一下,切中了夸克的右腿,兩下,讓原本已經被殺破膽兒的那部分人又燃起了一絲絲的信心。

只是夸克的臉上卻毫不變色,乘著這一瞬間,又收走了三個人頭,緊接著,夸克又殺了五個人,到此,所有的築基初期除了開戰以前退出那一部分已經全部被殺光。


剩下的將近六十人,二十個是築基後期,四十個是築基中期,這一股力量,即使是對於金丹初期來說都不可小覷,而且還是在有陣法組合的情況下。

看了看場中的眾人,夸克心中呼喊了幻世霧:「我馬上要施展幻之意境,你配合我一下,我要讓他們全部葬送在這裡。」

幻世霧:「好!」

也正是這時候,風停了,起霧了,霧生得很快,三個呼吸之間就包圍了整個戰場,甚至就連上方的金丹期傳承弟子一時間也看不出下方到底發生了什麼,神識查探也只能查探到人的存在,至於夸克卻是完全失去了蹤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夸克依舊選擇先弱后強,這樣的霧裡,夸克甚至不需要費什麼力,一劍就是一個,不一會兒,場中就只剩下了築基後期的人,不少人想朝外面走,想逃,然而有幻世霧幫助施展的幻之意境又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走出。


章顯聖在上方也感受到了活著的人數在一個個減少,其中還有魔門的弟子,而且夸克不是和羅剎女有什麼瓜葛嗎!想到這兒,章顯聖朝著下方的大霧就是一揮,夸克在下方也看到彰顯聖出手了,不過他也是毫無辦法。

霧散去,場中卻只剩下八個人,而且這八個人還處在幻境之中,一時無法自拔,看向八人,再看向章顯聖,夸克冷笑一聲,一劍:橫斷天!一道波紋隨劍而出,八個人頭隨之而起,掉落的方位卻都是章顯聖所在的位置。

看到這兒,無心笑了、羅剎女、幻海妖姬也笑了,其他幾個門派的傳承弟子也笑了,*裸地譏笑,章顯聖正想動手,不過卻發現無心的劍正對著自己,幻海妖姬的手上也準備著什麼,羅剎女的手也出現了異樣,甚至還有那個和尚。

章顯聖忽然不敢動了,單對單甚至一對二,場中的人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一對上三或者更多的話他就沒有把握了,收回了手,心中卻是對於夸克更加的好奇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要幫他?

當這眾人的面,夸克開始一一收取地上的戒指,收一個燒一個人,也算清理現場,避免污染環境,法器自然也收了起來。

一邊整理,夸克也在思量:「這麼多人肯定都有些什麼兄弟姐妹什麼的,怎麼沒有人什麼人來找我報仇的?以前總是聽聞欺負了小的來了老的,現在看來也不全是那樣嗎,哎,還是和諧比較好。」

不過這倒的確是和世俗不一樣,修真講究的是個人的突破,很少會牽家帶戶的,很多人家都是幾代人才出一個休仙的苗子,可不像印家,一家人都具備修仙的資質。

收起黃裕翔的戒指,夸克不由打開看了起來,只是令夸克沒想到的是裡面竟然真的有一張藏寶圖!

當初想到了黃裕翔的時候,夸克就懷疑黃裕翔的身上可能有一張藏寶圖,沒想到竟然是真的,按照上面的記錄,藏寶處裡面可不僅僅是擁有無數魔晶這麼簡單,關鍵是魔晶的等級,竟然有元嬰期甚至以上等級的魔晶!

夸克忍耐住了心中的激動,要知道若是真的找到這些魔晶,他們對夸克的作用將是不可估量的,看向上方的十幾人,竟然都還沒走,夸克淡淡一笑,拿出了藏寶圖。

假裝沒有看見眾人:「沒想到真的有藏寶圖,可惜是這群人裡面發現的,我剛才看了一下,似乎裡面還有金丹期的魔晶,數量無法估量,哎,這位置好像是封魔古地第三層!」

說完,夸克抬頭看向眾人:「你們沒有聽見什麼吧,我應該什麼也沒有說,你們看,怎麼可能是藏寶圖。」隨即扔向空中,一劍劃過,整個藏寶圖化成了粉末。

「第三層,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章顯聖喃喃自語道,想到這兒,就想去搶夸克手中的藏寶圖,可是藏寶圖卻已經化成了粉末,章顯聖頓時清醒過來:「我說,怎麼可能,原來是假的,真的藏寶圖怎麼可能這麼容易碎。」

不過章顯聖準備出手的動作卻是被眾人看在了眼中,讓眾人忍俊不禁,已經連續丟了三次面子,章顯聖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憤怒的甩袖而去。

隨即一個個金丹期拽貨都離開了,就連印曦也隨著紫怡晴離開了,場中就只剩下四個人,夸克、戴紫金冠的和尚、羅剎女和幻海妖姬。

[綜漫]妖怪記事簿 :「記得你答應我的事情。」隨即也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