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老仙又帶着我們走到了一條小路以後,這小路還非常的荊棘,到處都是雜草叢生的樣子,走起來也非常的難受。

終於,南老仙走到了一個山洞外面的時候停下了腳步,我緊跟着看着南老仙問道:“是這裏嗎?”

南老仙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說道:“對的,正是這裏。”說到這以後南老仙頓了一下指了指山洞裏面以後看着我說道:“走吧,我帶着你們進去吧!”

我倆點點頭以後,南老仙走在了我們前面,我和老易走在南老仙的後面,進了山洞以後我發現這山洞裏面很涼快,一種清涼清涼的感覺,讓我整個人都感覺一陣舒暢。

我一邊往裏面走一邊看着老易問道:“這裏就是狐狸洞?”

“對,這裏的房間特別的多,你可別走亂了, 迷了路怕是我也找不到你。”說到這以後南老仙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帶手電了嗎?”

我和老易點點頭以後趕忙把自己手裏的狼眼手電拿了出來,打開以後,一陣亮光照射了出去,隨後南老仙帶着我們在這山洞鑽了幾圈以後,走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以後,南老仙看着我說道:“就是這裏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深呼了口氣,走上前敲了敲門,這個時候,門很快就被打開了,我進了這個房間的時候發現這個房間很大,很涼快,會有一些微弱的光芒能夠照射進來。

黑媽媽看見是我以後,眼神顯得有些不舒服的樣子“你怎麼來了?”

我看着黑媽媽說道:“我來見胡小玉。”

黑媽媽看了我一眼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就在裏面,你去看看吧!”

說着話黑媽媽便轉身走了進去,我跟在黑媽媽的身後走進去以後才發現胡小玉躺在一個牀上,那牀上到處冒着寒意,像是有冰塊一樣的感覺,非常的涼。

胡小玉的臉色也非常的蒼白,我根本感受不到她的呼吸,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擔憂了起來,我一臉擔心的樣子看着黑媽媽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招魂幡傷到了魂魄,三魂七魄受到了傷害。”說到這以後黑媽媽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外加上她對你動情了,流過淚了,天道反噬全部都被她一個人抗了下來。”

我聽到這的時候腦袋嘭的一下就懵了,這是什麼情況,胡小玉還能不能醒過來了?

想到這些以後我趕忙看着黑媽媽問道:“那她還要多久才能醒過來啊?”

黑媽媽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也有可能下一秒就醒過來了,也有可能這輩子都醒不過來了。”說到這以後黑媽媽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如果沒有爲你動情的話,她也不至於被傷的如此之重。”

黑媽媽的這一席話像是狠狠的紮在了我的心裏一樣,非常的刺痛,痛的讓我整個人都無法自拔,我看着黑媽媽問道:“那她還有救嗎?”

黑媽媽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現在就是這麼個情況了。”說到這以後黑媽媽忍不住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聽見黑媽媽的話以後,心裏有些無以復加了。

這個時候南老仙在邊上看着黑媽媽說道:“行了,咱們都離開吧,讓他在這裏單獨靜靜吧。”

黑媽媽跟着在一旁點點頭以後,老易從後面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小道,看開點,我和他們出去了,有什麼事情了你記得叫我。”

我點點頭以後老易便和黑媽媽以及南老仙三個人走了出去。

他們走出去以後,我一個人呆呆的站在胡小玉的面前,看着眼前這冰冷的玉人,心裏一陣難受,我跟着走上前摸了摸胡小玉冰涼的臉頰以後,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說着話以後我深呼了口氣,摸着胡小玉冰冷的雙手緊跟着開口說道:“我真的希望你現在就醒過來,醒來以後,我們一起看日落,一起看星星,一起吃飯,一起吵架拌嘴,只希望你能醒過來。”說到這以後我的眼圈都忍不住泛紅了,鼻子都感覺到了一陣酸澀的感覺。

胡小玉依舊是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裏一動不動,緊閉着眼睛,我跟着繼續開口說道:“小玉,你知道嗎,我現在真的特別後悔,後悔讓你替我擋下那招魂幡,我多希望現在躺在這裏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你醒一醒好嗎?”

說着話我的眼淚流出來,而胡小玉卻依舊是沒有什麼動靜,我的腦海裏都是往日裏和胡小玉打打鬧鬧,在一起吵架拌嘴的那些情景,可是眼前的情況卻讓我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個廢物,就連自己最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甚至還讓她保護我。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坐在了胡小玉的身旁。

就這樣安安靜靜的陪着胡小玉,說着那些曾經的事情,說着她睡着以後發生的事情,只是想告訴她,我希望她能醒過來。

當我離開房間的時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經黑了,只有黑媽媽和老易坐在門口,等着我,他們兩個人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樣子走出來以後,老易率先開口說道:“小道,別難過了,咱們回去吧,明天再來。”

黑媽媽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趙小道,你跟我過來一趟。”

我跟着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衝着黑媽媽點了點頭,便跟着她走了過去。

走到一處僻靜的地方的時候,黑媽媽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趙小道,我是小玉的太奶奶,對於野仙的事情我是再清楚不過的……”

我跟着開口說道:“黑媽媽,你還是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我希望你以後別再來打擾小玉了。”黑媽媽說道。

我聽見黑媽媽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愣住了,緊跟着我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爲什麼?”

“沒有人知道你和胡小玉在一起會是什麼結果,也沒有人知道你們兩個人在一起會發生什麼,而且這次如果不是爲你動情的話,去去招魂幡又怎麼能傷到她的魂魄?那都是爲你動情所產生的天道反噬,你明白嗎?”黑媽媽一臉認真的樣子看着我。

我聽見黑媽媽的這句話的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心裏卻是無比的刺痛,我緊跟着深呼了口氣看着黑媽媽問道:“如果我離開了小玉的話,她能醒過來嗎?”

“只要你別在打擾她,我自然有辦法讓她甦醒過來。”說到這以後黑媽媽看着我突然笑了起來“如果你還繼續打擾她的話,我怕她依舊是會被天道反噬,你是一個人,只有這一世,反噬到了最後不過是輪迴盡頭,可是小玉不一樣,她是野仙,她要活很久很久的,她跟你不一樣。”

我聽見黑媽媽的這句話的時候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黑媽媽見我沒有說話便繼續開口說道:“你不過是用自己的一世換了她無盡的思念罷了,所以我想你們兩個人還是不要在糾纏下去了,對誰都不會有好處的。”

我聽見了這句話以後,咬了咬嘴脣,終於還是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我決定離開胡小玉,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黑媽媽說道:“你確定她會醒過來是嗎?” 316 永別(下)

黑媽媽嗯了一聲以後看着我說道:“只要你不再讓她爲你動情就好了,否則天道的第二次反噬沒人會知道是什麼,你明白嗎?”說到這以後黑媽媽嘆了口氣看着我說道:“這些事情沒有人知道未來,所以我也只能跟你這麼說,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我跟着咬着嘴脣笑了起來,笑的有些撕心裂肺,我看着黑媽媽笑着說道:“好,那我離開她,我希望你可以讓她醒來,讓她開開心心的活着就好了。”

“等她醒來我自然會把你在她心裏所有的記憶都抹掉的,到時候你和她不過是個路人,也希望你做到你所說的,不要再讓她爲你動情了,你能明白嗎?”黑媽媽一臉認真的樣子看着我。

我點點頭說道:“我明白!”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便轉身了,誰知道我剛剛轉過身以後,突然身體一下子腦袋一片空白,差點摔倒在地上,而黑媽媽站在我身後微微的嘆了口氣。

我感覺自己的心臟此時都在滴血一樣,可能這輩子我真的和胡小玉無緣了吧,就像老易說的那樣,我和胡小玉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因爲這些事情有違天道。

可是天道到底是什麼?

我有些恨這天道,恨這賊老天,恨這世間的一切。

老易看見我以後,緊跟着摸了摸我的額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怎麼了?”

我衝着老易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哀傷的說道:“我去看看胡小玉,明天咱們就回去吧。”

老易突然愣住了,而我身後的黑媽媽這個時候看着老易說道:“放開他吧,讓他再去看看小玉最後一眼吧。”

老易這個時候緩緩的放開了我,嘴裏卻依舊是有些不放心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小道,你真沒事?”

我搖了搖頭以後便走進了房間裏面,我走到了胡小玉的身邊的時候,看着她那熟悉的臉龐心裏疼的更加厲害了,就像是一根一根的針紮在我的心上,讓我痛的想要窒息。

我看着胡小玉熟悉的臉龐,輕笑了一下,這笑容夾雜着些許哀傷“小玉,沒想到剛剛見到你就要跟你告別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來生再續吧,爲了你以後可以好好的活着,我離開你了,這一切的一切只能怪這賊老天。”說到這以後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

而胡小玉卻依舊是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我忍不住哭了起來,而這個時候老易卻衝了進來,看到我這一幕的時候跟着開口問道:“小道,別難受了!”

我沒有說話,跟着我和胡小玉聊了幾句以後,我決定自己還是離開吧,我害怕自己看得越久心裏就越是不捨。

走出房間以後,老易蹲在地上抽菸呢,看見我出來以後,老易看着我問道:“小道,咱們還要回去找南老仙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咱們下山吧,直接回去吧。”

緊跟着老易在一旁嘆了口氣說道:“那咱們走吧!”

隨後我跟着老易下了山,這一路上我一句話都沒有說,腦子裏一直在想着胡小玉,甚至我連我自己怎麼下的山都不知道。

後來老易跟我說,他是第二次看到我傷心的樣子,第一次是胡小玉垂危之際的時候,第二次就是今天,從那以後老易說在也沒有看到過我傷心成這幅樣子的時候,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我和老易下了山的時候天都亮了,老易帶着我坐上了車以後,看着我說道:“小道,這段時間就別回去了,哥陪你去散散心吧。”

我聽到老易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哥,我想哭,我難受。”說着話我的眼圈都忍不住再一次泛紅了。

老易深呼了口氣,看着我說道:“小道,這就是命,咱們不得不接受,陰陽先生的命是改都改不了的,都是註定好的,所以我們誰也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說到這以後老易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小道,你也一樣。”

我沒有說話,沉默了,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抗爭不過的是命運。

老易跟着將車子行駛了出去,這一路上我都沒有說話,靠在車座上,不停的抽着煙,不停的回憶以前的事情,也不知道車子開了多久的時候,老易看着我說道:“走吧,這有個酒吧,咱們去喝點酒去!”

我聽到老易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以後下了車子,也不知道老易把車子開到了哪兒裏,就這樣我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跟着老易下了車子。

到了酒吧以後,酒吧的音樂異常的低沉,就像是我此時的心情一樣,老易帶着我走到了一個卡間以後便坐了進去。

跟着老易要了幾打科羅娜以後,看着我說道:“小道,今天就別想別的了,我陪你咱們好好的喝一次,喝到醉,然後你什麼時候想回去了,咱們再回去。”

老易這句話說完的時候我當時其實特別感動,事後我才知道,老易是害怕祝由術的事情還沒過去呢,我倆貿然回去的話沒準會碰上什麼仇人在,另外他說喝酒的錢,都是我用的我的工資,當然這也是後來我才知道的。

跟着啤酒什麼的都上來了,我跟着打開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喝完一瓶以後,老易看着我說道:“說句實話,小道,看見你這幅樣子做兄弟的心疼你。”

我跟着笑了一下,笑的異常的哀傷“沒事,你不也說了麼,都會過去的。”說着話我開始喝酒,喝着喝着我就喝多了。

腦袋裏全是胡小玉的身影,無論如何都揮之不去,然後在酒吧裏就開始哭了起來,哭完以後,老易又陪着我接着喝。

我們那天喝到了幾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醒來的時候是躺在了一間賓館裏面。

我醒來以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覺自己腦袋一陣疼痛,像是要爆炸了一樣,看來是昨天晚上的酒喝的太多了。

跟着我起來洗漱,剛剛洗漱完以後,敲門聲響了起來,我打開房門以後,老易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吃點早點吧,昨天喝了那麼多酒。”

我跟着接過早點以後放在了桌子上,老易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今天想去哪兒裏?”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現在沒什麼太想去的地方。”

老易歪着腦袋思索了一陣以後看着我說道:“算了,先吃飯吧,不過看你今天的狀態恢復的還算不錯。”

我笑了笑,想到昨天的事情以後我忍不住的搖了搖頭說道:“生活始終要向前看的,就像黑媽媽說的一樣,小玉爲我動情只會害了她自己。”說到這以後我伸了個懶腰“所以我不能太自私,只要她能好好的活着,我也就無所謂了。”

“你能這麼想就是最好的了。”說着話老易看着我說道:“趕緊吃飯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開始低下頭吃早餐,可能是因爲這兩天沒怎麼吃東西,老易給我買了八個包子全被我吃光了,連帶着豆漿都喝了兩杯,吃飽喝足以後我靠在了沙發上。

老易看着我說道:“行了,要不咱們在這附近轉轉吧?”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老易問道:“咱們這是在哪裏呢?”

“那天下了山以後我就直接開着車子來南溪了,都說這邊風景不錯,所以就尋思着帶着你散散心,我就把車子開到了南溪。”說到這以後老易看着我說道:“走,趁着上午天氣不錯,咱們出去轉轉去。”

我想了一下,反正上午也沒什麼事情,緊跟着衝着老易點點頭以後說道:“走着!”

剛剛說完話以後我的手機響了起來,剛剛準備拿起來手機接電話的時候,老易看着我問道:“誰的電話?”

我跟着看了一眼屏幕上的號碼說道:“韓菲菲的電話。”

“接了吧,”老易說到這的時候語氣加重了幾分“即使作爲一個普通朋友,你也沒必要躲着人家。”

我想了一下,無奈的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跟着我就按了一下接聽鍵,而這個時候電話裏的聲音傳了出來“小道,你在哪呢?爲什麼你和劉易都沒有在家呢?”

我跟着嘆了口氣說道:“我和老易來南溪了,在南溪這邊辦點事情。”

“又是靈異事件嗎?”韓菲菲的語氣之中有些期待的說道。

我跟着無奈的說道:“倒不是什麼靈異事件,就是來這裏散散心,怎麼了?你有什麼事情嗎?”

“那你們等着,我這就訂票去南溪找你們去!”說到這以後韓菲菲跟着開口問道:“你們在南溪哪兒裏?待會你給我發個短信過來吧!”

跟着韓菲菲那邊就掛斷了電話,我頓時有些無奈了起來,這韓菲菲電話掛的實在太快了,老易看着我說道:“咱們出去吧,待會我把地址給她發過去。”

我白了一眼老易,沒好氣的說道:“你的耳朵可真靈,這麼遠都能聽見。”

老易乾笑了兩聲以後,看着我說道:“行了,別嘰嘰歪歪了。”說着話老易便走了出去。

而我卻沒有想到我和老易這次的南溪之旅卻也是見識了很多很多的東西。 317 懸棺之說

我緊跟着和老易一起走出賓館的房間以後,一邊下樓我一邊看着老易問道:“咱們這次來南溪去哪兒玩去?”

老易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去哪兒玩,不過南溪懸棺葬是一絕,也叫僰(bo)人懸棺,待會咱們可以去見識見識,當然我也只是聽說過,並沒有真正的見過這僰人懸棺。”

老易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忍不住有些好奇了起來,緊跟着開口問道:“僰人懸棺是什麼意思?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呢?”

老易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這就是你孤陋寡聞了,據說當年大明朝時期,僰人佔山爲王,當然僰人是一個民族,明王朝爲了方便自己一統疆土,索性派了十幾萬大軍前來澆滅僰人一族,但是這十幾萬的大軍給了僰人一族毀滅性的打擊,從那以後,僰人一族消失不見了,卻只留下了幾百口懸棺,也就是僰人懸棺,現在僰人懸棺已經成爲了風景區了,也是咱們國家一種文化遺產了。”

“那僰人懸棺是爲了什麼?”我緊跟着問道。

老易搖了搖頭說道:“下葬也分爲很多種,tian葬,地葬,水葬,懸棺葬自然也是其中的一種罷了,至於爲什麼這麼做,我想應該是民族風俗的問題了。”

我想了一下,既然是民族風俗問題,那麼我很想知道的是,這個懸棺裏面有人嗎?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那懸棺裏面有人嗎?”

老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就不知道了,不過據說懸棺不葬人,只葬靈魂,而且那些棺材都是放在山崖一些壁立千仞的地方,可以說很難放的上去,就是到現在爲止都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把棺材放上去的,而且也沒有人打開過懸棺葬,所以沒有人知道里面到底是什麼。”老易說到這以後看着我說道:“行了,行了,咱們今天不去看懸棺葬。”

“爲啥不去?”老易此時已經把我的好奇心都勾出來了。

老易跟着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我估計等韓菲菲來了,肯定也會吵着要去看的,所以我覺得咱們今天還是別去了,就在周圍轉轉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老易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跟着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行吧,那就只能這樣了。”

我和老易就這樣,一上午的時間,在南溪的四周轉了轉,看了看周圍的土特產什麼的,不過這一上午倒是沒怎麼花錢,就買了兩包煙,特產什麼的一樣沒買,用老易的話說,那就是咱們現在沒錢了,得省着點用。

我也沒有反駁老易,反正既然他都這麼說了也就只能這麼幹了。

我倆回到賓館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中午了,我和老易叫了兩份外賣以後,隨便吃了吃我便繼續躺在了牀上睡覺了。

不知道爲什麼,一安靜下來,我腦子裏就又開始想胡小玉的事情了,越想心裏就越加的難受,最後實在是難受的沒辦法的時候我起來抽了一根菸。

就這樣,下午躺在牀上白死不活的躺着,晚上和老易又去了酒吧,一直到喝到凌晨三點的時候纔回到賓館,然後一覺直接睡到了早上十一點多,被一個電話吵醒了。

我接了電話以後,大概知道了是什麼情況,韓菲菲說自己還有半個小時下火車到南溪,讓我和老易去接他呢,我起身以後,打了個哈欠走到了老易的房間,結果開了門以後發現老易睡得跟死豬似的,迷迷糊糊反正就是不想起來。

沒辦法了,只能我去接胡小玉了,我跟老易要過了車鑰匙以後,回到自己房間洗臉刷牙,收拾乾淨以後已經是快十二點了,估計這會差不多應該快到了,我趕忙走出房間以後拿着老易的車鑰匙就下了樓,到了樓下以後我開着老易的黑色別克車,打開了導航,順着南溪車站就行駛了過去。

到了南溪車站的時候,我緩緩的停下了車子,下車以後我一眼就看到了韓菲菲,韓菲菲上身穿着一個白色的T恤,下身穿着一個粉色的小短褲,兜着一雙靚麗的高跟鞋。

我走過去以後,看着韓菲菲笑了笑說道:“你這是來度假了嗎?”

韓菲菲跟着挽住了我的胳膊衝着我笑了笑說道:“我還以爲會是劉易來接我呢。”

我跟着下意識推開了韓菲菲,翻了個白眼說道:“他睡得跟死豬一樣,能來纔怪呢。”

韓菲菲跟着在我邊上轉了一圈以後,看着我沒好氣的說道:“你身上怎麼那麼大的酒味呢?”說完以後韓菲菲有些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我跟着聳了聳肩沒好氣的說道:“最近心情不好,所以就喝了點酒。”說完以後我便拖着韓菲菲的行李往前走了。

韓菲菲可能也知道我是因爲胡小玉的事情所以纔會心情不好的,也就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後。

走到了路邊以後,我把韓菲菲的行李箱放在了後備箱,跟着我們兩個人便上了車,繫好了安全帶以後我們兩個人就往回走了。

快到賓館的時候,韓菲菲指了指邊上的一家飯店看着我說道:“你給劉易打個電話,咱們在外面吃點吧?”

我想了一下反正也沒什麼事情,跟着點點頭以後說道:“好,那我這就給老易打個電話。”說着話的功夫我便把手機掏了出來。

打完電話以後我們兩個人就直接下了車,進了飯店,韓菲菲看着我說道:“這飯店有什麼特色菜嗎?”

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問錯人了,我也不知道。”

而這個時候服務員已經走了過來,把菜單遞給了韓菲菲,韓菲菲打開菜單以後跟着就在上面點了幾個菜,點的差不多的時候她把菜單遞給了我,我拒絕了。

韓菲菲被我拒絕了以後沒好氣的看着我說道:“喂,本姑娘請你們吃飯,你怎麼還不敢點菜了?你放心吧,我知道你現在手頭不寬裕。”

我頓時無語了,邊上的服務員看着我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318 僰人懸棺

就在這個時候老易從外面走了進來,我看着老易進來了以後,衝着老易招了招手,老易衝着這邊便走了過來,老易坐下來以後看着韓菲菲說道:“點過菜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點過了。”

韓菲菲白了我一眼,看着老易說道:“我讓小道點菜,他客氣了半天也沒點。”

我緊跟着開口說道:“這不是爲了給你省點錢麼?”

而這個時候老易沒皮沒臉的笑了笑說道:“沒事沒事,我來點。”

服務員這個時候就把菜單遞給了老易,老易拿着菜單看了一遍以後又點了兩個菜以後擡起頭看着韓菲菲說道:“五個菜夠了吧?”

“夠了!”我說道。

韓菲菲沒有說話,服務員這個時候拿着菜單點點頭以後便轉身往出走了,我們三個人坐在這裏互相對視着,氣氛顯得有些尷尬。

而這個時候老易突兀的說道:“說個正事吧,我下午帶你們去看看僰人懸棺吧?”

“僰人懸棺是什麼啊?”韓菲菲一臉疑惑的看着老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