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昔年名震綠林的「綠盟」盟主「天王老子」陸千山,他身率「綠盟」三十六名高手掩殺冷北城,結果三十七人中只有陸千山斷臂潛逃,其他三十六盡命喪於「涼城」。雖然那一役中,冷北城也受了傷。

包括鎮北副將「斷頭將軍」關山月叛變,領八百子弟兵攻進「涼城」,結果這八百人也被人像粽子一般被綁了出來,關山月也被綁送至「鎮北大將軍」關飛渡帳下定罪。

從此以後,便沒有人敢打「涼城客棧」的主意,不管是哪一方勢力、哪一路人馬。

冷北城負手站在樓頭,面對著自己一手訓練調教出來的四名美少女殺手,這時候的他,只是一個功力全失的傷心人。

今天是三月十三,一個傷心的日子,當初雷曉雅離開「涼城」的日子。

江湖中的每個人,都知道今晚更是冷北城體內「忘情水」殘毒復作、病發散功的日子。今天的冷北城手無縛雞之力,今天也是殺他最好的時機。

冷北城性情孤僻冷傲,基本上沒有什麼江湖朋友,他的仇人卻多如天上的星斗。

冷北城不能死!

所以,「涼城四美」來了。

不論在江南、漠北,還是在西域、關東,「涼城四美」都放棄所有事情、排除一切干擾,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義無反顧地趕回來了!

冷北城面容平靜,但從他口裡說出的卻是一個驚人的消息:「神州八駿」已經聯袂來到「塞外」,他們的目的是要趁冷北城功力全失的病發之夜,置冷北城於死地!「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四個女孩子聽到這個消息,還是不約而同的驚!

重生之盛世星途 冷若雅吐了吐舌頭道:「『神州八駿』與哥哥素無瓜葛,他們目的又是為何?」這個問題,也是其她三姐妹心裡都想問的。

冷北城看著她,皺眉道:「若雅,你已經是名動天下的『涼城』四殺手之一,以後不能再有這樣的小孩子動作了。」

冷若雅又不由自主地吐了吐舌頭,道:「遵命,哥哥。」

冷北城道:「我已經收到洛正熙的消息,這次暗殺行動背後的主謀,極有可能與一個叫『青龍會』的神秘組織有關。此事怕遠不及表面那麼簡單,是以我才傳下『報恩箭』,召你們姐妹回來,以便從容應對。」

「涼城四美」互相看了看,四美之首的冷若顏媚聲道:「爺,需要我們怎麼做?」

夜風徐來,高處不勝寒。

冷北城最後的話:「今天是我散功之夜,八方風雨會『涼城』,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待。」 感謝逸音飛雪打賞一萬幣,加更致謝。

…………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9月1日,德國入侵波蘭!

9月3日,英、法兩國被迫對德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終於全面爆發了,不過這對於困守太行山的39集團軍來說,卻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除了嶽維漢,整個集團軍甚至再沒有人關心這件大事,因爲歐洲實在是太遙遠了。

清晨,嶽維漢正在院子裏跟小虎子摔跤呢,劉毅就神情凝重地走了進來。

“總座,出事了。”立正敬禮之後,劉毅沉聲說道,“趙縣武工隊在昨天晚上遭到了日軍的伏擊,日軍的伏擊地點選擇得恰到好處,似乎對武工隊的行蹤非常清楚!還有,據馬富貴報告,昨晚伏擊他們的也不是一般的鬼子部隊。”

嶽維漢當下將小虎子交給了玉狐,然後問劉毅道:“參謀長,這事你怎麼看?”

劉毅道:“我擔心有叛徒泄了密,岡村寧次這老鬼子已經知道武工隊的存在了。”

“岡村寧次肯定會知道武工隊的存在,這是早晚的事。”嶽維漢搖了搖頭,又道,“我是說,昨天晚上伏擊趙縣武工隊的那支鬼子部隊,會不會是岡村寧次這老鬼子專門組建的,用來對付武工隊的特種部隊?”

劉毅道:“這個……應該不太可能吧?”

嶽維漢道:“命令各縣武工隊,提高警惕!”

“是。”劉毅啪地立正,旋即轉身揚長而去。

…………嶽維漢的命令並沒能扭轉冀南的不利局面。

繼馬富貴的趙縣武工隊之後,其餘十幾個縣的武工隊也先後遭到了日軍的伏擊,其中有兩個縣的武工隊更是遭到日軍絕對優勢的兵力合圍,經過一番激戰,這兩支武工隊在殺傷了數倍於己的日軍之後,全部壯烈犧牲!

伴隨着武工隊的連續失利,冀南的反“蠶食”鬥爭也陷入了困境。

日軍在各游擊區建立起來的封鎖網絡雖然已經被武工隊破壞得支離破碎,可最近半個月以來,日僞軍的鼻子卻突然間變得異常的靈敏,行動也突然變得飄忽不定起來,國軍游擊隊經常撲空不說,時不時的還會落入日僞軍的陷阱!

到了九月中旬,冀南各縣的武工隊已經是寸步難行了。

武工隊每次外出,幾乎都會遭到日軍的伏擊,爲了避免更大的損失,只好暫時停止外出活動,失去了武工隊的支持,各縣游擊隊頃刻間成了瞎子、聾子,日軍趁機掃蕩,各縣游擊隊損失慘重,整個冀南的鬥爭形勢開始變得空前嚴峻起來。

…………石門,日軍司令部。

田邊盛武不無興奮地向岡村寧次說道:“司令官閣下,各縣夜襲隊自組建這後,已經取得了極大的戰果,其中全殲支那武工隊兩支,重創十數支,剩下的支那武工隊已經全部縮回非治安區,再不敢隨意外出活動了。”

“喲西。”岡村寧次欣然道,“田邊君,幹得漂亮。”

田邊盛武道:“只可惜,今年的秋糧還是落入了嶽維漢的手裏。”

“這也沒什麼。”岡村寧次擺了擺手,淡然道,“今年帝國本土、臺灣還有滿洲國,都獲得了大豐收,華北地區的糧食收成也還不錯,既便失去了冀南的秋糧,也不會對整個華北地區的治安狀況造成多大的影響。”

“哈依。”田邊盛武猛然低頭,旋即又不無謅媚地說道,“正是因爲司令官閣下的深謀遠慮,纔有了今天的良好局面。”

岡村寧次卻擺了擺手,說道:“田邊君,你千萬不要大意,嶽維漢可不是易與之輩,他是絕不會輕易認輸的,不出意外的話,他很快就會想出反制之策,並向皇軍發起大規模的報復,命令各縣夜襲隊,務必提高警惕。”

…………井陘縣,39集團軍司令部。

WWW◆ttκΛ n◆¢〇

馬佔魁大步走進嶽維漢的辦公室,沉聲說道:“總座,事情搞清楚了。”

說此一頓,馬佔魁又道:“伏擊各縣武工隊的果然不是各縣的日僞守備隊,而是岡村寧次下令組建,專門用來對付武工隊的夜襲隊!”

“夜襲隊!?”嶽維漢沉聲道,“什麼樣的部隊?”

對於夜襲隊這個名稱,嶽維漢當然不陌生,歷史上,大漢奸劉魁勝的便衣隊不就叫夜襲隊麼?不過,劉魁勝的夜襲隊那只是漢奸武狀,拿來是王八副子,騎的是自行車,要說他們能對武工隊構成威脅,嶽維漢是死也不信。

馬佔魁道:“小鬼子的夜襲隊頗不簡單,其隊員主要來自特種兵部隊,此外就是敵工部以及特務機關的特工,還有少量僞軍漢奸,每支夜襲隊的人數不多,也就百十人的規模,但是裝備了大量的德國造衝鋒槍,而且配了大卡車,機動能力很強!”

“這樣也不對啊!”嶽維漢道,“夜襲隊裝備再精良,機動能力再強,可如果事先不知道武工隊的行蹤,又怎麼可能屢屢伏擊成功?”

“這個我也查清楚了。”馬佔魁道,“小鬼子駐各縣的夜襲隊在各鎮、各鄉、各村收買了大量的漢奸走狗,這些漢奸走狗全都成了夜襲隊的耳目,時刻監視着各村的動靜,所以才能對武工隊的一舉一動了如指掌。”

“原來是這樣。”劉毅道,“總座,看來武工隊的工作重心要轉換一下了。”

“嗯。”嶽維漢點了點頭,沉聲道,“各縣武工隊不要急於破壞日僞軍的封鎖線了,下一階段他們的工作重點是鏟鋤隱藏於暗處的漢奸走狗,震懾騎牆派,一定要把各游擊區的漢奸走狗敵特勢力的氣焰給緊決打下去!”

劉毅想了想,又道:“可是總座,夜襲隊怎麼辦?”

“單靠武工隊和各縣游擊隊,很難消滅日軍駐各縣的夜襲隊。”嶽維漢沉吟片刻,又向劉毅道,“這個艱鉅的任務只能由特戰旅去完成,這樣,讓劉鐵柱的特戰旅兵分五路,深入冀南各游擊區,全力絞殺夜襲隊!”

“是。”劉毅啪地立正,領命去了。

…………趙縣,馬大王村。

小老成鬼鬼祟祟地進了村,看看左右無人,才翻牆進了自家後院。

半個小時前,村裏唯一的大戶馬耀祖家又半夜升起了炊煙,已經嘗過甜頭的小老成沒有任何猶豫,當下一口氣跑到了十里外的王村,向王村據點的“太君”報告了他的發現,然後又美滋滋地回到了家裏。

上次告密成功之後,皇軍可是賞了五十塊大洋!

憑藉那五十大洋,小老成可是着實逍遙了好一陣,醉春樓的婊子幾乎讓他騎了個遍,有個晚上甚至點了三個婊子一起侍候他,那滋味真叫爽啊,想到美妙處,小老成的心不禁開始熱切起來,很快他就又能進城快活了。

想入非非的小老成並沒有發現,自家院牆的牆根裏貓着兩條黑影。

翻過院牆,剛進門,原本漆黑一片的屋裏卻突然亮了起來,一盞耀眼的手電筒頃刻間就照住了小老成的眼睛,小老成只覺眼前一花,就再看不清任何東西了,隱隱約約間,小老成感到有人撲了上來,不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把他摁倒在地。

當小老成的視力恢復正常時,他已經被人五花大綁扔在地上了。

在小老成的面前,坐了兩個健壯的漢子,身上穿着對襟短褂,頭上卻裹着白毛巾。

一看這兩人的妝束,小老成頓時就嚇得屁滾尿流了,這兩個人並非一般的盜賊強梁,赫然就是“兇名昭著”的武工隊啊!

“好漢饒命。” 春風一顧,錯愛經年 小老成連聲求饒道,“饒我一條狗命吧。”

“饒你一條狗命?”其中一個大漢冷然道,“當初你向日本人告密的時候,可曾想到要給我們留一條活路?現在你狗日的被我們抓住了,纔想起來求饒了?告訴你,晚了!今天要是不殺了你,又怎麼對得起被你害死的兄弟!”

“你們敢!?”見求饒不成,小老成當即翻臉,滿臉猙獰地喊道,“實話告訴你們吧,皇軍已經出動大部隊,整個馬大王村已經被包圍了,你們這些抵抗分子,要是跪下來向我求饒,爺爺我沒準還能向皇軍說說情,饒你們幾個一條狗命!”

“哈哈哈……”大漢仰天大笑道,“這倒新鮮,又變成我們要跪地求饒了?”

“你們還別不相信!”小老成獰笑道,“皇軍的夜襲隊早就在村口埋伏好了!”

“哈哈哈,那老子還真得謝謝你了。”那大漢饒有興致地用手中的淨面匣子拍了拍小老成的麻子臉,旋即臉色一變,殺氣騰騰地道,“要不是你狗日的跑去告密,要想引小鬼子的夜襲隊上鉤,還真不那麼容易呢,哼哼。”

“啊?這……”小老成聞言頓時臉色大變。

那大漢卻再懶得廢話,猛然探出雙手掄住小老成的頂門和下巴輕輕一扭,只聽喀嚓一聲,小老成的脖子已經整個被擰斷了,大漢再鬆手時,小老成的腦袋立刻就以一個詭異的角度軟綿綿地耷拉了下來,那雙因爲恐懼而圓睜的眸子,也頃刻間喪失了生機……

(未完待續) ——金夢枕已不願意再等!

他已經等了八年,等了整整的一個八年。

他已經不想再等下去了,那個朝思暮想的人兒,話一出口,他就心動。他心一動,他開始行動。

單絲不成線,獨木不成林。

要想做大事,一是要膽大包天,二是要人多勢眾。金夢枕深深知道這個道理。

他馬上飛鴿傳書,招來了他志同道合的同伴、請動了他分佈天涯海角的手足,他要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刺殺「殺手之王」冷北城!

殺死冷北城,這是一件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然而,金夢枕眼睛都沒眨一下的就同意了那個「人兒」的要求。只要她開口,他就不會拒絕,他死也願意。

不需要理由!

不需要任何理由!

「冷北城必死! 妻色之不醉不愛 冷北城必死!」

八個人,當他們都把自己的右手疊加在一起,然後低低地同聲喝出這句話時,他們心裡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

——冷北城必死!

八個人,八個在這一代武林中里舉足輕重的名門俠少:

——蜀中,唐家堡,恨天公子,唐仇

——江南,霹靂堂,驚天公子,雷怒兒

——苗疆,百葯門,迷天公子,溫柔

——關西,老人家,問天公子,老呆

——藏邊,太平庄,飛天公子,梁賤賤

——山東,下三濫,偷天公子,何太急

——塞北,神兵閣,通天公子,蔡烈

——京師,太醫院,補天公子,金夢枕

八個人,八位高手中的高手,八個被譽為各自家族驕傲、分別代表著一方龐大武林勢力的青年高手。

「神州八駿」,人中龍鳳。

帝女謀:鳳起天下 他們八人把這次行動命名為:「殺冷」。

他們的名號里都有一個「天」字,他們膽大包天,目空一切。就是因為這計劃委實膽大瘋狂,足以舉世皆驚,他們才肯出手、才願行動!

他們這次的行動是刺殺一個人。

這人姓「冷」。

姓「冷」的也沒什麼了不起,在朝德高望重的高官、在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好手,如過江之鯽,多不勝數。

較有名氣的御史「三屍九命」冷重、禁軍將領「三手將軍」冷寒鴉;還有塞外「冷楓堡」堡主「天下第一諸葛」冷武侯、「五嶽劍盟」盟主「金面佛」冷震岳,也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

這些人雖然有名,但殺他們還不足以驚天地!泣鬼神!

「神州八駿」殺這姓「冷」的,叫冷北城!

「神州八駿」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了這一個絕好時機:三月十三之夜,冷北城乘轎子,自「涼城客棧」,轉「瓦子巷」,入「瘋人院」,尋醫金夢枕。

消息絕對正確!

因為消息的提供者,正是來自「神州八駿」之一,供職「太醫院」的御醫金夢枕!

——「神州八駿」就等這一天!

於是,另外七個義結金蘭的「神州八駿」便從七處四路會於「北涼城」,策劃、籌備、埋伏,要進行這一場「殺冷行動」。

他們都不準備能活著回去,卻只求能手刃冷北城。

他們在「北涼城」的行蹤,化整為零,曾分別投宿於城裡的「青衣樓」的第一百零七樓。

「青衣樓」的一名新進高手,也是「藥王谷」的子弟,名叫「一針見血」上官木,跟金夢枕淵源很深,他知道他這位三師兄向來沉穩冷靜,而今卻神神秘秘,臉有憤慨之色,只喝著悶酒,眼發出凶光,想必有重任在身,於是就小心翼翼的探詢。

金夢枕回答:「我是要在『涼城』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上官木嗤笑道:「人人都說自己做大事,驚天動地則未必,搞不好弄個苦天喊地就不好看了。」

金夢枕冷笑:「我要殺一個人,『殺手之王』冷北城。」

上官木聽了,臉上當時為之倏然色變。

事後,他馬上向副樓主報告了這個「驚天大秘密」。

「青衣樓」樓主「江山如畫,君臨天下」布青衣隱退多年,現在的「青衣樓」是布相的三大義子辰源、楚羽、柳生寒當家執事,三大少當家中,最有實權的,就是新任副樓主「淚濕青衫,九現神龍」辰源。

辰源城府極深,家法嚴峻,「一針見血」上官木新加入「青衣樓」不久,他還不想給自己找那個不必要的麻煩。

辰源聽完報告,溫和的笑笑,沒有任何錶示。

「神州八駿」里有一駿姓「蔡」,「通天公子」蔡烈。

姓「蔡」並不重要,但他如果是權相蔡京的族人,那就很重要了。

蔡烈的綽號是「通天公子」,能在當今天子的寵臣紅人蔡京面前遞上話,那就是通著天了。

他也來了「涼城」。

他會上他的族侄蔡耀揚,掌握「北凉縣」廂兵的兵馬都監蔡耀揚。

他的盟兄「驚天公子」雷怒兒受家族一位資輩極高的長老所託,希望通過這層關係,得到蔡相方面的援助。

聽完蔡耀揚的稟告,蔡京滿口答應,答應蔡烈屆時會出動「七大劍王」和「八大刀王」,襄助「神州八駿」一臂之力,除掉冷北城。

蔡烈興沖沖的走了。

然後,蔡京就讓人找來了「獨臂刀王」洛正熙,笑眯眯的和他說:「聽說最近有人想謀害你的義兄冷北城,你去提醒他出入小心些。」

洛正熙轉身就走,去通知冷北城。

開局成為諸葛大力同桌 在場的另一人,蔡耀揚當時就對這位太叔公,生出高深莫測的敬服之情。

他為什麼要幫助冷北城?

沒有人猜得到!

蔡京之所以是蔡京,就是因為沒有人猜中他心中的想法!

「神州八駿」還被蒙在鼓裡,他們在「涼城」的行蹤,時整時零,在三月十三前夜聚齊「瘋人院」。

在他們出發之前,一起酒酣耳熱、慷慨激昂之時,金夢枕要他們各說出為何要捨死忘生殺冷北城的一個理由——

——只能說一個。

至於人人都不言而喻的理由:「冷北城蓄養殺手,為禍武林」之類冠冕堂皇的理由,自是不必再說的了。

——要說,就說自己心底里的那一句。

反正生死都豁出去了,也沒啥不能說的了。

於是,「恨天公子」唐仇先恨恨地道:「本少愛煞了『京師第一花魁』息紅淚!我就是要冷北城死無葬身之地,我得不到的女人,他也休想占!我就要奪了息紅淚!」

——息紅淚就是冷若顏,冷若顏就是昔日「風雨飄香樓」的紅角兒,與李師師、玉玲瓏齊名,也是名風流文採的艷滿「京師」的名妓,唐仇便是當年萬千裙下之臣中最狂熱的一個。如今冷若顏入了「涼城客棧」,唐仇每念至此,就對冷北城恨之入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