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長空點頭,後撤幾步,跟他拉開了距離。

既然對方說了只接不閃,劍長空也沒必要使用木劍了,他把自己的雙手劍再次取出,合體成靈器以後,發動劍心。

劍心,用常人的說法,也就是人劍合一的境界,發動劍心后的劍長空,腰桿筆直地站好,右手握劍,負手而立,傲視蒼穹誰與爭鋒的氣勢再次出現。

陌凡嚴陣以待,棍子緊握,渾身肌肉繃緊,靈力已經在體內運行著,以防對方突然出手。

劍長空默然的看著陌凡,眼神中沒有夾雜著任何的感情,冰冰冷冷的,一點都不像個活人。

那個眼神,令陌凡察覺到了危機感,不知為何恍惚了一下,瞬間回神的那一剎,對方已經在自己的面前了。

長劍朝陌凡胸口正中間刺去,速度快得驚人,陌凡什麼動作都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被打。

穿刺一下,劍長空就將長劍收起,回到了之前站的位置,之前的一些動作不到半息的時間完成,但從他來看,一切都像是沒發生過似的。

但看向陌凡,就知道剛剛那一劍威力是有多大了。

說實話,這是陌凡第一次覺得墨甲最有用的時刻,長劍穿刺了他的胸口處,可是連墨甲的防禦也沒破開,他只是單純的被衝擊力給往後「推」了數米罷了。

劍心不能使用太久,在還沒有徹底掌握之前,時間用的越久,就越容易被劍心的本體意念奪取身體,成為一個沒有感情,如同兵器般冷血的人。

劍長空恢復原貌,看向了陌凡,發現他除了有些狼狽以外,倒也並無大礙。

輸了嗎?劍長空鬱悶的心想,果然,陌兄跟龍道友一樣,都是修士界的變態級種子選手,自己這個天才惹不起!只能靠顏值取勝了。

陌凡拍了拍身上的煙塵,笑著走到對方面前,說道:「長空兄,這回是我贏了呢!」

「我知道!」劍長空也沒打算賴賬,走到武道場邊緣輕輕跳了下去,回頭跟陌凡說了最後一句話:「陌兄,記得請客吃飯啊!」

「好嘞!」陌凡回答道。

目送著對方離開,術修走上台,宣布了他的勝利。

「術修前輩。」陌凡喊道:「我想直接挑戰下一輪比賽,不知可不可以?」

「你確定嗎?」 一婚到底 術修的表並不像在詢問,他早就知道對方會這麼說,只是根據流程走上一遍罷了。

「我確定!」陌凡點頭。

「我現在派工作人員去詢問對方願不願意提前日程,你在這裡等一下。」術修說道,隨後走到一旁,喊了另外一個工作人員說了幾句話,等待了約幾分鐘,術修的手機上發來了信息,他掃了一眼,便對陌凡說道:「十一點鐘準時開賽,別遲到了!」

「行,謝謝前輩!」陌凡早有預測,龍驚天之前就想和自己打,現在好不容易能提上進程,怎麼可能會拒絕呢?

他走下台,趕緊跑去尋找千羽曦她們。

距離十一點整點還有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陌凡找到千羽曦,便讓她跟著自己先去一趟萬寶閣,先是領了獎金,再接著就是繼續押賭注。

由於剛開盤,陌凡跟龍驚天的賠率差距不算大,但還是陌凡要高一些,1.7:1.3。

很顯然的,萬寶閣的評測人員並不怎麼看好陌凡,反倒是看好戰績顯赫的龍驚天。

雖然他剛剛贏了一把,但那不正經的對戰風格並不能給賭客們帶來安全感,所以大部分的人還是選擇了龍驚天,少數的,寥寥幾個的人才投了陌凡這頭。

「陌凡,你要加油啊!這一把要是贏了,我的上品靈石又能翻上一番了呢!」千羽曦興緻勃勃的說道。

「放心吧!我是不可能輸的!」陌凡信誓旦旦的說道,對於這些早就知道結果的事,他淡定的一匹,但是此刻,他的淡定是裝的,原因無他,千羽曦的臉跟他也就差了兩個拳頭的距離而已。

注意到厚臉皮的陌凡耳朵有些發紅,千羽曦問道:「你怎麼了?想著一會要發財,很激動?」

「咳咳,是啊是啊!」陌凡順著話題說道。

「對了羽曦!」陌凡想起了正事,問道:「你看過龍驚天打比賽么?感覺怎麼樣?」

千羽曦認真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很強,不管是什麼對手,統統都是用肉身秒殺過關,給我的感覺跟看到你一樣。」

話剛說完,千羽曦發現陌凡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眉宇間還有些幽怨。

(本章完) 意識到自己的話沒說清楚,千羽曦連忙補充道:「我說的感覺是指他跟你一樣,不把對手當作同等階級進行對待。」

「是這樣啊!」誤會解除了,陌凡神色恢復正常,一幅不在意的語氣說道:「龍道友再強,我也可以贏過他。」

千羽曦望向對方,問道:「陌凡,人家畢竟是苦修者,你還是謹慎為妙。」

陌凡點頭,他不反駁這點,其實他也知道,自己的修行時間還是太短了,即使是算上在時間神殿內待的兩百天,加起來也就一年多罷了,自己的實力都是靠機緣靠命換來的,雖說是自己的東西,但總歸有些不踏實感,這種感覺是虛幻的,也算是他的心結,明明是自己的東西,別人奪不走,可總感覺和他們比要差上了一些。

注意到陌凡的臉色有些難受,千羽曦連忙問道:「你怎麼了?不舒服?」

「沒。」陌凡擺擺頭,不再將注意力放在心結上,這個心理障礙他別無辦法,只能等待,等時間過去,他徹徹底底擺脫小白修士這一身份的時候,或許就能解開了。

下意識的牽住千羽曦的手,陌凡說道:「我們走吧。」

「恩?」千羽曦被這陌凡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下,她面頰微紅看了眼陌凡,發現他正在走神,原本想要詢問的話也收了回去,心想,算了,就讓他拉著吧。

二人手牽著手走出了押注點,迎面遇見了劍長空。

劍長空:「……」

他雙目死死的盯著二人相連的手,心頭不由一酸,差點汪的一聲哭了出來。

原本在神遊的陌凡看到劍長空,瞬間回過了神,他剛想跟對方聊天,卻發覺自己的右手握著些什麼,溫溫熱熱的,還很細膩。

扭頭朝右側瞥了一眼。

卧槽!

陌凡心頭一驚,自己怎麼牽著千羽曦的手,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多久了?

他偷偷摸摸的看了千羽曦一眼,發現對方臉紅的看著鞋尖,頭都不敢抬。

陌凡懵逼了好一會兒,看樣子她沒有拒絕的意思啊,那我是鬆手還是不鬆手?

傻愣了幾秒鐘,他還是選擇了放手,不好意思的說道:「抱歉抱歉,剛剛純屬意外,我走神走著走著就這樣了。」

千羽曦別過頭去,說道:「沒事,咱們走吧!」

「啊?好!」陌凡見對方沒有責怪,便喜滋滋的往門外走去。

劍長空:「……」

這倆人總是這樣虐狗,好心累,好想哭,好想談戀愛!

「長空兄!」陌凡拍了下對方肩膀,說道:「你押了龍道友多少錢?」

「十塊上品靈石。」劍長空回答道,這是之前龍驚天押注他的數額,後來輸了,錢也就拿不回來了,他現在把錢押在龍驚天身上,如果贏了,那就全部返還給他,就當是賠禮道歉,自己不爭氣沒贏得比賽。

陌凡笑了下,說道:「還行,虧得不多!」

劍長空:「……」

「不一定啊!我兒子還是很強的。」龍前輩從劍長空身後走了出來,看樣子剛剛也是去押注了。

陌凡嘿嘿笑了一聲,道:「前輩,如果一會是我贏了,您會不會不讓我去您那吃飯了啊?」

「有這個可能。」龍前輩想了一下,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啊?」陌凡頓時苦下一張臉,自己要是贏了比賽,豈不是就沒口福了?

一旁的劍長空嘿嘿笑著,原來食物就是陌凡的把柄,看來自己是找到對方弱點了。

「你呀,就是太貪吃了。」千羽曦白了陌凡一眼,她已經從剛剛的羞澀恢復了過來。

「這怎麼能叫貪吃?這叫知音懂嗎?」陌凡反駁:「我可是美食的知音,每吃一口,都能體會到其內在。」

千羽曦:「……」

見陌凡滿嘴跑火車,龍大叔也笑了笑,說道:「我也不是那種人,你們兩個只要好好打,不管誰輸誰贏,我都沒有想法,你贏,說明黑色潛質並非凡人,輸的不虧,小龍贏,則說明他的苦修是有意義的。」

陌凡嘿嘿笑了一聲,幸好前輩只是開個玩笑,不過他這樣說,自己待會上場也應該對龍驚天溫柔些。

「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龍前輩說道,他看向陌凡,問了下,「陌千秋,你真的不需要調整狀態嗎?」

「不用!」陌凡自信的回答道:「我的狀態很少從巔峰下來過!」

當然,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出口,他的狀態確實很少從巔峰下來過,可是一旦下來,基本都是脫力昏迷的結果。

眾人回到武道場,比賽只剩幾分鐘要開賽了,陌凡看了下,發現整個觀眾席都已經人滿為患了,還有的人找不到座位,便御劍呆在上面看比賽。

「嘖嘖,這人還真是夠多的啊!」陌凡感嘆,他對於在那麼多視線下進行對決倒是沒什麼敏感害羞的,只是覺得自己人氣值還挺高而已。

因為他發現了好多人舉著自己的LED燈板,同樣的,也有龍驚天的粉絲。

陌凡情不自禁的揚起了笑容,嘚瑟的看了劍長空一眼。

劍長空:「……」

「你好好的看我幹嘛?」劍長空看出了陌凡眼神中的笑意。

「看你帥啊!」陌凡隨便扯了個理由回答道。

「切!本公子的帥豈是你們能瞻仰的?」劍長空聽到陌凡的回答,直接仰起頭回復了一句。

陌凡:「……」

陌凡吃癟的樣子很難得,直逗得千羽曦發笑。

「不扯了,我先走了啊!」陌凡擺了擺手,便往檢錄處前去。

「加油!」眾人鼓勁道。

走進檢錄處,霓裳仙子早已等候多時了。

老樣子把身份牌交過去驗證,陌凡笑著說道:「前輩,您覺得這場比賽誰會贏?」

霓裳仙子美目看了眼陌凡,回答道:「這一點我不敢保證,龍驚天體質過人,體修境界高超,而你則是花樣很多,每一個花樣若是找不到破局點就很難攻破,雙方的優點不同,不上場比試一下我還真不知道。」

陌凡嘿嘿一笑,恰好,時間到了。

臨走之前,他對霓裳仙子說道:「前輩,其實我也是體修!」

話說完,他便扭過頭走進了通道。

「體修對體修?」 家有蠻妻 霓裳仙子美目異彩連連,有好戲看了呢!

(本章完) 走在通道里,陌凡可沒有自己一場比賽換一套衣服的任務。

思考了一下,陌凡便將身上的衣服進行切換。

悟空cos服化成墨甲原樣覆蓋在陌凡身上,隨後重新換了個樣貌。

一身土到炸裂的連體服,白色披風,紅色手套,陌凡滿意的看了看這身衣容,想場上走去。

眾人見到陌千秋登場,歡呼聲一片,有些年輕人也認出了他身上的衣服。

「我去!這是一拳超人的裝扮啊!陌千秋是要搞事情!」

「以前只是覺得這衣服很low,沒想到真是那麼土,不過穿在他身上還不錯哎!」

「是啊是啊!」

「……」

最後的兩個討論是女聲,千羽曦忍不住把頭看向了那一邊,那是一個宗門,統一穿著藍色道袍,清一色的妹子。

千羽曦著重看了眼其中兩個正在討論陌凡的妹子,他神色高冷的哼了一聲便把頭扭了回去。

陌凡真是的,穿那麼出奇幹嘛?千羽曦心中抱怨著,眼神卻時刻不離場上的那人。

千羽柔注意到姐姐的不對勁,聯想到剛剛聽到的話,不由得說道:「郎有情,妾有意,姐,要不你表白吧!」

恩?劍長空還有龍前輩感覺聽到了些有趣的八卦,他們依舊保持著觀看比賽的樣子,但雙耳卻傾聽著幾個女生的對話。

「你個丫頭,說什麼呢!」千羽曦沒想到小妹會在這種場合說出這話,臉頰再次升溫,美目狠狠瞪了千羽柔一眼。

「略略略!」千羽柔見姐姐害羞了,也就不再繼續說下去。

「大姐大!」一個女聲從那個藍衣宗門方向傳出。

眾人看了過去,一個背著巨大葫蘆的妹子滿臉欣喜的朝這邊過來。

「水仙兒?」千羽曦看著對方跑過來,自從她上次說認自己做老大后,就再也沒見過了,還以為鬧劇結束了呢,沒想到又來了。

「大姐大,你也在呢!」水仙兒這個軟萌蘿莉性格的御姐在千羽曦面前站穩腳跟。

「是啊!看陌凡比賽。」千羽曦回答道,畢竟對方也沒做什麼事,還是和諧相處好。

話說完,她有意無意的看了眼剛剛討論陌凡的兩個藍衣妹子。

已經將自己代入小弟身份的水仙兒很明銳的察覺到了千羽曦的目光,她順著方向看到了自己宗門的兩個跟著過來的小師妹,水仙兒聽著她們兩個討論著陌千秋的顏值和單身問題。

聯想到大姐大跟陌千秋的關係,水仙兒也明白了什麼事,她對著那邊喊道:「喂!小娜!薰兒!陌千秋是我大姐大的男人,你們不許討論!」

千羽曦:「……」

水仙兒聲音並不大,但也不小,附近幾十個修士都聽見了,千羽曦臉皮薄,見大家的目光都轉至這來,臉更加紅了。

「喂!水仙兒,你幹嘛呢?」千羽曦很不適應那麼多的視線,埋怨著對方。

「大姐大,我這不是幫你宣誓主場嗎?」水仙兒有點不解,她呆萌的說道:「你看,小娜跟薰兒都不在討論了,不對嗎?」

「可你幹嘛要這樣說,跑過去說不行嗎?」

眾人見沒什麼事,看了一眼便把視線挪開了,千羽曦這才質問水仙兒。

「我這不是為了突出大姐大你的氣勢嗎?小聲商量可就一點氣勢都沒了!」水仙兒嘿嘿笑著,俏皮的吐了下舌頭,她也知道自己貌似好心辦壞事了。

「你!」千羽曦突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哭喪著臉說道:「水仙兒,我不是什麼大姐大,就是一個普通修士而已,你別難為我了。」

「我不!」對於這問題,水仙兒回答的很迅速,她說道:「我就是想要那顆珠子,等哪天你相信我的為人交給我后,我自然會選擇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