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致澤搓了搓手,好像是很激動的樣子。

不過也不能怪他,畢竟之前他一直找不到鬼魂,但是卻沒想到這裏竟然有着四十隻鬼魂,對於他來說就算是說發財了也不爲過。

我靠!!什麼情況?秦海景軒還有那些小弟一個個面面相覷的,完全搞不懂劉致澤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發財了?你特麼看到鬼魂能發財?就算你是抓鬼師也沒必要這麼吊吧?

說完,就看劉致澤右手一甩,那捲軸再次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嘿嘿一笑的就衝進了鐵門,衆人震驚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幹嘛。

然而就在這時,就聽劉致澤一聲哈哈大笑,說道“哈哈……你們這些死鬼,你們的末日到了。”

我曰!!秦海景軒的眉頭一挑,臉部抽搐了起來。

鐵門內很簡單,只有正中央有着三副棺材,而四周都是空蕩蕩的,那四十隻鬼魂,則是圍着那三副棺材一直都沒有動。

當他們聽到劉致澤的話之後,這才一個個的擡起了頭。

他們有被淹死的,全身浮腫,臉色慘白如白紙,有點上吊死的,那脖子伸的老長了,舌頭都快掉到脖子了。

還有着是被刀殺或者是槍殺的,那身上都是空或者是傷痕,鮮血流個不停,看的讓人噁心至極。

外面的秦海景軒還有那羣小弟已經有些受不了了,當即轉過頭去,差點沒有突出來。

“小子,今日是我王進化鬼王之際,你不要搗亂,趕緊滾。”

這時,那些鬼魂中站起了一隻,直接對着劉致澤怒喝了起來。

順着聲音看去,就看見一隻全身腐爛的老鬼正對着自己大喝,他身上盡是蛆蟲,一動一動,在他身上蠕動着,甚至還有些都往他嘴裏爬去了。

那老鬼就當作沒有感覺似得,說完之後,他直接嚼了起來,那蛆蟲直接被他給咬中。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眯起了眼睛,特麼的,這可就是真的忒特麼的噁心了點。

劉致澤頓時感覺胃裏一陣難受,之前吃的東西就差沒有吐出來了。

“死鬼,草擬馬的,你特麼的能不能別這麼噁心。”劉致澤大叫道,說完,直接轉過身去狂吐了起來,但是卻又吐不出什麼,只是感覺胃裏太難受了。

“小子,我不想與你廢話,你趕緊離去,否則,等大王進化成鬼王,你就死定了。”那老鬼繼續說道,說道他這個大王的時候,臉上還一臉的自豪之色,彷彿說的就是他自己一樣。

“鬼王?就是一個辣雞而已。”劉致澤轉過頭來,抹了一把嘴巴,淡淡的說道。

說完,他又想點菸,但是一想到這裏的空氣,他還是收起了煙,萬一把這裏給點爆了,那自己可就完蛋了,跑都跑不掉。

“臥槽!!這小子,找死啊,竟然敢說鬼王是辣雞。”

“就是,等大王進化完就讓他嘗試一下鬼王之怒的厲害。”

“看他那樣子,就知道是在裝逼,我們不要管他,守護好大王就好。”

那些鬼魂聽到劉致澤的話之後,頓時一個個的大叫了起來,很明顯是很不爽劉致澤說的話,竟然敢說鬼王是辣雞。

“吵你妹啊。” 總裁的祕密前妻 劉致澤大叫道,讓那些鬼魂一個個的都愣住了,紛紛看向了他,這時就聽劉致澤繼續道“本王爺說鬼王是辣雞又怎麼樣?不僅鬼王是辣雞,你們大王更是辣雞中的戰鬥機,有誰不服氣的,可以出來,和本王爺單挑。”

劉致澤環手抱胸,一臉傲嬌的擡起了頭,用鼻孔的看着這幾十只鬼魂,其實他已經感受到那鬼王的氣息了,就在那棺材內,他也想直接出手收了這些鬼魂,但他就怕那正在進化的鬼王反撲自己,那自己可受不了。

臥槽!!外面的秦海景軒和景軒的那些小弟們,一個個的早就已經目瞪狗呆了。

特麼的,你抓鬼還要跟鬼講道理的嗎?還想要別人來跟你單挑?

“媽的,這小子太囂張,讓我去弄死他。”一隻吊死鬼站了起來,伸長了脖子,像是能夠分分鐘秒殺劉致澤似得。

劉致澤絲毫沒有在意,在人類面前當然是自稱澤哥,在鬼魂面前,那就必須要自稱抓鬼小王爺了,誰讓這稱號逼格高呢。

“來啊,本王爺告訴你們,不是本王爺針對誰,本王爺只想說一句,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雞,包括你們的大王。”劉致澤抓着八陣圖一臉的囂張之色。

特麼的!!景軒秦海和那些小弟的嘴巴都張的快要塞下籃球了,那眼珠子更是差點沒有掉到地上了。

你裝逼竟然能裝到鬼的面前?真特麼不愧是抓鬼小王爺啊。

“轟隆隆!!”這時,就聽見一聲巨響響起,那三副棺材的其中一副棺材蓋直接飛了出來。

“小子,等本王出來一定會弄死你的。”棺材內發出了一道尖銳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個女聲。

劉致澤一愣,他沒想到竟然還是個女鬼王。

當即嘿嘿一笑,道“等你出來?那也要看看你能不能出來啊,死……辣……雞。”劉致澤在說到死辣雞的時候,還是一字一字的念出來的,特意把這三個字給提高了音量。

“臥槽!!大王,我已經忍不住了,讓我上,我要弄死他。”一些鬼魂紛紛的大叫了起來。

“不行,你們得爲我護法,還有十分鐘,十分鐘之後,本王會親自扭斷他的腦袋。”那聲音再次從棺材內散發出來,聽起來陰森森的,恐怖至極。 “死辣雞,就憑你這樣的辣雞也好意思要扭動本王爺的腦袋,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什麼樣子,別說你是個美女,就你這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估計長的連豬都不如吧。”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劉致澤淡淡的說道,他的目的就是要這女鬼進化不了鬼王,要真的等她進化成鬼王,那自己估計也只有跑的份了。

“哼,小子,不與你計較,等十分鐘以後,讓本王來教教你做人的方法。”那聲音又陰寒,又恐怖,聽起來彷彿就像是十八層地獄傳出來的一般。

反正不管劉致澤怕不怕,反正景軒秦海和那些小弟們已經怕了,他們紛紛躲遠了點,蹲在角落裏就看着劉致澤在這裝逼。

“臥槽的!!就憑你這樣的辣雞還好意思說不與我計較?你也不看看你有幾斤幾兩,死辣雞,不服氣出來一戰啊,本王爺分分鐘秒殺你,你信嗎?”劉致澤繼續大叫道。

“轟!!”忽然,一股強大的鬼氣從地底升起,發出了一聲巨響。

劉致澤臉色一變,趕忙跳開,就看他剛剛站的位置,整個地面都跟着炸開了,一股鬼氣沖天而起緊接着又消失了。

“臥槽!!特麼的,搞偷襲?你特麼有本事出來啊,看澤哥弄不弄死你。”劉致澤大叫道,可是那棺材內的東西已經沒有了反應,劉致澤一驚。

那貨開始認真的突破了?要真讓她突破了,那自己還玩個蛋啊。

想到這裏,劉致澤又看向了四周的鬼魂,看來只能先把這些孤魂野鬼收拾了先。

“喂,各位辣雞小鬼們,你們呢?想來和本王爺單挑嗎?”劉致澤嘿嘿一笑的說道。

那羣死鬼瞪了劉致澤一眼,但是話都不想和劉致澤說了,他們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守護他們大王進化成鬼王,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

“臥槽!!辣雞們,你們耳朵聾了嗎?”劉致澤大叫道,但是那些鬼魂還是沒有反應。

我曰的!!劉致澤心中那個恨啊,原本還想逗逗這些死鬼再收拾他們的,現在看來是沒機會了。

劉致澤右手一甩,就看見他那捲軸直接變成了一把白色的長劍,他嘿嘿一笑,大喝道“一劍破天。”

隨着他的大喝聲落下,那把白色的小劍四周頓時出現了無數的白色劍影,他二話沒說就直接向着那中央的棺材打去了。

“大王。”那些死鬼一驚,趕忙向着那棺材撲去,他們可不想要自己大王出事。

“砰!!”三四隻死鬼直接被擊飛了出去,掉落在了那棺材的旁邊。

劉致澤微微一笑,慢悠悠的開口道“喂,各位垃圾們,你們再不說話,本王爺可就要滅了你們大王了。”

“小子,你找死。”忽然,一隻水鬼向着劉致澤而去,伸出了他那慘白的雙手就向着劉致澤掐去。

劉致澤等的就是你,當即一揮手,那水鬼倒飛了出去,他一把甩出了白色小劍,那白色小劍變成了卷軸,忽然,金光大作。

“啊……”那水鬼慘叫一聲,直接被收進了八陣圖內。

“混蛋,放出他來。”無數的死鬼指着劉致澤驚叫道。

劉致澤撇了一眼他們,依然是風輕雲淡的樣子,慢悠悠的說道“放了他?不存在的,有本事你們一起來上啊,只要你們斗的過本王爺,本王爺就放了他,你們看如何?”

“找死,都給我上。”那老鬼大叫一聲,頓時三四十隻死鬼同時向着劉致澤而去。

臥槽!!就特麼等你們了,劉致澤有些激動,看着這羣死鬼離那棺材越來越遠,劉致澤一把甩出了八陣圖,就看八陣圖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直接把那三十四隻鬼包裹在了其中。

“啊啊啊啊啊……”緊接着,就聽見慘叫聲不斷,那些死鬼源源不斷的向着八陣圖飛了進去,還沒兩秒鐘,數十隻鬼就已經全部被收服了。

“孫乾,清點一下,看看本王爺抓多少隻鬼了。”劉致澤有些激動的說道。

“主公,恭喜你,這裏一共有着四十三隻鬼魂,加上前期的二十六隻,您此刻已經抓捕了六十九隻鬼魂了,只需要再抓捕三十一隻,您就能開啓人塔第四層了。”

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好像聽聲音還很激動的樣子,畢竟劉致澤開啓的心塔越多,那將軍也就越多,哪怕是孫乾和陳到關平他們都很好奇,第四層心塔的武將會是誰。

“哈哈……六十九了,這麼說,只要本王爺再抓三十一隻就能得到貂蟬了?哈哈,想想都讓人激動啊。”劉致澤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沒想到這麼一回的功夫,就直接把自己一個半月的鬼魂給抓捕了回來,看來自己還是要去找鬼王才行啊,他們身邊跟着的鬼魂比較多。

“啊?”孫乾顯然是有些驚訝,感情你特麼的到現在爲止還在想着貂蟬啊?還以爲你是因爲覺得心塔開啓的越多實力越強了。

孫乾苦笑一聲,對這個主公,他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都特麼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想着貂蟬。

“對了,孫乾,你說我要是抓捕了那隻鬼王,那能算多少個?”劉致澤看着不遠處的棺材說道,一時間,他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那棺材就像是肉,而劉致澤就像是一年半載沒有吃肉的人似得。

“額,主公,按理來說呢,鬼王應該算是二十隻鬼魂的,但是丞相有令,不管是多麼強大的鬼魂,都只能算一隻。”孫乾尷尬的說道。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特麼的,還有這等神奇的操作啊,那豈不是自己拼死拼活抓住了鬼王也只能夠抵消一隻鬼? 聊齋大聖人 那豈不是吃力不討好嘛?

與此同時,在那棺材旁邊的那死鬼此刻瞪大了眼睛,正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

當然了,不只是他震驚,就連在外面的景軒秦海他們同樣是震驚的很。

臥槽的!!這特麼的是人嗎?怎麼一晃,那些鬼魂就全部被收掉了。

那死鬼看了看四周,空蕩蕩的,哪裏還有鬼啊,他臉上頓時露出了驚恐之色,他原本就是鬼,此刻顯得更加的猙獰。

就看他一把跪倒在棺材前,大叫了起來,道“大王,兄弟們都被那個混蛋給收了。” “什麼?”那棺材內的存在,聽見自己手下的話,直接驚呼道,一時間,那整副棺材都跟着猛烈的搖晃了起來,聲音也是震耳欲聾的,那貨彷彿隨時都會衝出棺材似得。

臥槽!!劉致澤眉頭一挑,這貨不會放棄進化,然後來找自己的麻煩吧?要真的是那樣,那自己該怎麼辦?要不現在就逃跑?

畢竟這貨可是接近鬼王的存在,自己現在還暫時鬥不過她,要真等她出來,到時候再逃跑可能就晚了。

“小子,放了他們。”那聲音尖銳又恐怖,直接刺人心絃,哪怕是劉致澤,在剛剛都有些微微的失神了。

“孫乾,趕緊叫張苞關平陳到準備着,要準備大戰了。”劉致澤激動的叫道,生怕那鬼王會直接跳出來。

“主公,張苞將軍和關平將軍已經離開了,陳到將軍已經隨時待命了。”孫乾說道。

“臥槽!!離開了?什麼時候離開的?”劉致澤一愣,有些激動的叫道,他怎麼沒有看到張苞和關平離開啊。

“他們上次對付了式神之後說跟着主公太危險了,然後就離開了。”孫乾老實的回答道。

臥槽!!劉致澤頓時感覺一萬頭草擬馬在心頭飛奔而過。

特麼的,跟着自己太危險了?草啊,就這麼逃跑了,也太不給面子了吧!也不知道陳到一個人能不能對付那鬼王。

“主公,小心。”忽然,孫乾驚叫了起來。

劉致澤臉色一變,低頭看去,地面上出現了無數的鬼氣,向着他而來。

“小子,你放不放他們?”那鬼王再次叫道。

“放他們?不存在的,你個老妖婆,有本事出來和本王爺大戰三百回合,本王爺分分鐘秒殺你。”雖然害怕,但劉致澤可不敢表現出來,正所謂輸人不輸陣,氣勢還是要有的。

“轟隆隆!!”整個地面都跟着炸了起來,劉致澤的臉色頓時大變,使用鬥移步快速的轉動了起來,就爲了躲避那些強大的鬼氣。

當三四道鬼氣炸開之後,劉致澤才安然的落在了地上,拍了拍自己的胸部,也忒特麼的恐怖了點吧。

“小子,找死。”忽然,那聲音再次響起,就看到那劇烈搖晃起來的棺材直接動了,向着劉致澤飛了過來。

望着那巨大的棺材飛來,劉致澤傻眼了,臥槽的!!還特麼有這種操作啊。

他擡起了雙手,直接撐了出去,打在了那棺材上。

“砰!!”兩股強大的力量相互碰撞,發出了巨大的響聲,整個地面都跟着炸了起來。

“噗嗤~”忽然,劉致澤噴出了一口鮮血,直接倒飛了出去,而且還是直接飛出了鐵門。

劉致澤臉色大變,趕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這特麼的就是鬼王的力量啊,未免也太特麼的強大了吧!!

劉致澤捂着胸口,一陣難受,彷彿又要吐出鮮血似得。

劉致澤看了一眼躲在角落裏的景軒秦海以及那些小弟,當即臉色一變的說道“臥槽!!忒特麼的兇了,還特麼愣着幹嘛?還不走等死啊。”

說完,他二話沒說直接向着那樓梯爬去。

景軒秦海一愣,兩人相視一眼趕忙跟了上去,那些小弟緊跟在其後。

然而還沒等那些小弟跟上去,那棺材再次衝了過來。

“轟隆隆!”那樓梯差點沒有被直接撞倒,緊接着就看見三個小弟掉落了下去,直接掉進了棺材內。

“噗嗤~”一聲,鮮血從棺材內噴了出來。

“啊啊啊……”數道慘叫聲響起,那棺材又飛回了原先的位置。

“大王,他們跑了。”一旁的老鬼驚叫道。

“本王知道,但本王還沒有正式突破,等本王五分鐘,五分鐘之後本王就能徹底的進化爲鬼王了,到時候在去找那小子算賬。”

—————————

“臥槽!!賊特麼恐怖啊。”山中,劉致澤看着安靜的森林當即大叫了起來。

而在他後面跟着的則是景軒和秦海,兩人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今天他們算是認識到什麼叫做恐怖了,估計那幾個小弟已經徹底的玩完了。

“劉大師,我們就這樣離開了,那我家的祖墳怎麼辦?”景軒臉色難看的問道。

劉致澤看向了他,當即大叫道“特麼的,我們的命都快要沒了,還去管什麼祖墳,你們知道下面那是什麼玩意嗎? 女神姐姐愛上我 鬼王啊,鬼王一怒浮屍百萬,可不是吹出來的,我們能夠跑出來都已經算是很好了。”

“那我……”景軒還是想要說自家祖墳的事情。

“噗嗤~”然而就在這時,就看見劉致澤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景軒和秦海一驚,兩人趕忙扶住了劉致澤,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了。

沒想到劉致澤都已經被打的噴血了?景軒是在道上混的,講究的就是一個道義,劉致澤可是爲了他家的事情纔會變成這樣的,他不管再提自家祖墳的事情了。

畢竟他們能夠出來就已經非常的不錯了。

“小子,你等着,本王很快就會出來了。”這時,四周響起了一道道的聲音,那聲音陰森森的,恐怖至極。

聽到這聲音,秦海和景軒都忍不住的打了個冷顫,兩人看向劉致澤,想要問問劉致澤怎麼辦。

“趕緊把門關上,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劉致澤指着那地下入口說道。

景軒二話沒說,再次扭動起了墓碑,不一會,那地下入口就被關閉了。

“今天是我大意了,沒想到鬼王的實力這麼強。”劉致澤後悔啊,早知道剛剛就不去接那一掌了,要不是自己傻的夠可以,也不至於現在吐血不止了。

現在自己受傷了,就更加不可能催動八陣圖去收服鬼王了,畢竟催發八陣圖是有前提條件的,那就是主人不得受傷,否則,很容易被八陣圖反噬的,現在如果那鬼王真的追上來,估計自己又要喊趙雲了。

現在恐怕也只有那幾個五虎將才能和這鬼王有得一拼了,他可沒忘記關羽一刀劈死鬼王的事情。

“我們趕緊下山。”劉致澤驚呼道,說完,景軒和秦海立馬扶着劉致澤就跑了起來。

他們可不管多呆。

“嘩啦啦!!”也不知道這天空是怎麼回事,原本才下午四點鐘,但是卻猶如晚上六七點鐘似得,而且還下起了磅礴大雨。

回到了馬路邊上,劉致澤轉頭看去,就看到那天空中直接聚起了雷雲,還一直劈起了恐怖的閃電,一隻在向着那幾座墳劈去,估計那鬼王快要進化完成了。

“轟隆隆!!”景軒家的祖墳在這一刻直接炸了起來。

臥槽!!劉致澤的臉色大變,趕忙鑽進了車子內,驚恐的大叫道“趕緊走。”

景軒二話沒說,直接發動了車子就向着山下而去了。 “我家的祖墳啊。”車內,景軒差點沒哭出來了,他剛剛從後視鏡也看到了,自己家的祖墳直接炸開了,這下完了,連祖墳都沒有了,估計爺爺奶奶又要來鬧了。

“景幫主,這都不是個事,只要等這個事情解決了,我在幫你另外挑一塊地,絕對比這個要好。”劉致澤臉色蒼白,有些難受的說道。

剛剛和那半步鬼王對拼實在是太虧了,鬧得他現在身體都還是澎湃洶涌的。

“希望如此吧!”景軒苦笑道,他已經不好意思多說什麼了,畢竟劉致澤是秦海帶過來的,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他不可能直接弄死劉致澤的。

再說了,別人爲了自己家的事都已經受傷了,景軒不是什麼冷血的人,當然了,對待敵人,他能夠冷血,但對待幫助自己的人,他可做不出那種忘恩負義的事情來。

車子一路狂奔,直接來到了景軒家門口,剛剛停下車,劉致澤就轉頭看去。

就看見天空中帶着一朵黑色的烏雲而來,那烏雲之內不停的打着雷,劈着閃電,再加上四周狂風大作,相信是人都知道,肯定是那鬼王追上來了。

劉致澤的臉色頓時一變,他驚呼道“不要停車,直接去鳳林市。”

“噗嗤!”劉致澤一把向着窗戶外面噴出了一口鮮血,體內洶涌澎湃的,實在是讓他難受的很。

“小劉……”秦海見此臉色更是難看了,劉致澤是他叫過來的,現在劉致澤弄成這樣,他的責任是最大的,一時間,秦海都感覺愧疚不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