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這貨的一系列手段,明眼人一看就知他不是尋常人!

李局查了他身份證後發現,檔案記載很簡單,幾乎啥也沒說,而這也就是最大的破綻!一個玩槍如此純熟,拳腳如此生猛的人,能是一個廢物大學畢業,然後一直無業的人?

開玩笑啊!這檔案記錄幾乎就是侮辱大家的智商!

思考之下就有一個可能!

霍東的檔案記載被人改過了!而且是權限很大,職位很高的人!這貨的身份也絕對不一般,甚至有可能是軍方的密探或特工!當下李局瞧向霍東的眼神變得客氣了一些。

“你是上面的人?”

“那個上面,你說清楚。”

“呵呵,跟我裝糊塗,是在執行祕密任務?”

“你到底在說什麼?聽不懂!”

霍東張口道,感覺這個局長真有些神經質,而他越是這麼橫,這麼拒絕回答,李局越感覺他像具有神祕身份的人,而且保密工作做的很棒,警惕性很高!職業素養不錯!

“不方便說就算了,但我一定能查出你的身份。”

“真能?!如果你能查出我以前的事,那就太感謝了!”

霍東激動的道,站起身興奮的握住了李局的手,對於一個失憶的人來說,他是真想搞清自己以前的事,但這一切誇張的表情,卻被李局解讀爲這貨是在調戲他!

鄙視他!

是在故意顯擺自己身份特殊,知道他一個分局長根本沒權限查找任何資料!當下李局的笑容變得很勉強,臉也黑了!但卻不敢有分毫的不敬,畢竟軍方那夥人,他是真心惹不起。

最後霍東輕佻笑着,淡然離開了分局。

而李局心裏卻從此多了一個解不開的謎題,這貨到底是誰?!

至於金店偷盜案子,張剛自然曉得這貨是被冤枉的,也不敢挑頭幫鐵牛收拾對方了,就自己整了一個審問記錄,私下完結了這個案子,也趕緊給鐵牛發了短信,暗示這貨不能惹,惹不起!

誰惹誰傷!

說他句長的一般,都能整死你,更別說陷害他,逮住還不虐殘……

出來分局之後,霍東便直接打電話給了蘇蕊,對於他能這麼快洗清冤屈出來,也是着實一驚,當被問及其中緣由時,自然是添油加醋將警局發生的一切改編說給了對方,不遺餘力拔高了自己英明偉岸的形象。

問清蘇蕊公司地址之後,他便打車直接去了。

到了地方後才發現這個叫做玉姿的服裝廠其實很小,但門口的保安卻很拽,直到確信他是蘇蕊經理的人之後,才肯放他進去,對於保安先前的刁難,霍東並沒找茬。

並不是這貨很有涵養氣度,而是因爲保安是女的,恐龍的身板鳳姐的五官,他真心惹不起。

進了公司辦公樓之後,霍東一雙眼左右打量,赫然發現這真是一方福地,典型的陰盛陽衰,尤其缺乏他這種氣場足,能作爲壓軸型男鎮場子的貨色,一時心裏無限感慨,終於找到了施展抱負的理想之地。

剛美滋滋的走上二樓,就發現眼前有位國色天香的美女。

尤其一身剪裁合體的裙裝,更是讓霍東感覺不多瞅幾眼,簡直對不住良心,恰巧美女也順着樓梯朝上走,於是他便保持一定距離尾隨而去,如果是個含蓄低調,知道掩飾自己猥瑣的男子也就罷了,但霍東偏偏愛追求非一般的感覺。

看的那麼肆無忌憚,明目張膽。

就如盯着小白兔的大灰狼……

但凡視力沒問題的女子,應該都能發現他那充滿了侵略性的眼神,並感到可怕和緊張,所以一分鐘後前面走的美女就發現了不對勁,後背都飄起了冷汗,臉色更有些慌亂。

她鼓起勇氣回頭警示性的瞪了對方一眼,卻不想霍東半分收斂沒有,還招招手,道了一句:“嗨美女,你好。”

“……有病嗎?”

美女嘀咕一聲,走的更快了。

卻不想因爲緊張,再加上穿的高跟鞋,一個不慎踩空了!瞬間就一聲尖叫身子朝後倒去!俏臉都一下變得慘白!這要是摔下去,絕對會破相掛彩,搞不好斷骨傷筋!

千鈞一髮之際,霍東身影瞬息而至!

一雙大手粗魯的伸了出來!

更可見這貨的眼神,徒然亮了!他絕不會辜負對方投懷送抱的誠意!

美女終於沒摔在地上,而是被霍東安安穩穩抱住了,至於姿勢?男在後女在前,霍東的正面與美女的後背無縫隙百分百貼在一起,對方玲瓏的曲線,被霍東盡皆感受,心裏無聲喊了一句,我的乖乖,極品啊!


大約過了十幾秒,美女才反應過來!

“快……快放開我!”

“哦。”


“還有你的右手!趕緊拿開!”

美女快崩潰了,這貨竟然在救人之餘佔她便宜,左手攬住了她的細腰,右手竟然抱在了她的上圍!這擺明了就是想吃豆腐,而且手段太低劣了。

嘿嘿壞笑着霍東拿開了手,道了一句:“不好意思,放……放錯地方了。”

這話他說的很慢,無形中又多吃了一會豆腐。

美女懶得跟他理論,彎身便趕緊撿拾散落地上的文件,霍東也幫她一起撿,明明就是雷鋒之舉,卻不料招來了美女的仇視,一雙桃花眼恨不能變成刀子捅了他!

“看什麼看?再看我打你!”

“沒,沒看啊。”

霍東一臉委屈的朝上看着美女。

還擺出了一副可憐巴巴被冤枉的神色,美女心裏的火氣更是旺了!對方明明趁着自己蹲身撿文件,在下面臺階上藉着角度的便利朝上偷窺自己裙下,還裝無辜,太無恥了!

“先擦擦你嘴角亮晶晶的液體吧!”

氣呼呼的丟下一句話,美女起身慌不擇路的趕緊走了。


霍東聞言抹了一下口水,臉色幽怨的撇撇嘴,怕啥?看幾眼又不會懷孕?真小氣!嘟囔着去了近前的洗手間放水了。

PS:親們都將此書加入書架沒?沒有的話趕緊加入吧,你們的每一個數據,對薯條來說都是寫下去的動力啊!還有鮮花,都多給點吧,又不是**那花,不要吝嗇啊!匍匐前進謝啊! 待緩解了膀胱壓力後,霍東才尋着去了蘇蕊位於三樓的辦公室。

敲門之後裏面很快便響起了蘇蕊甜美的聲音,“請進。”確定沒錯之後,霍東推門進去了,但還沒來得及打量整個辦公室,以及跟蘇蕊打招呼,就又愕然的怔住了!

方纔那位被他鹹豬手沾染的美女,竟然也在這裏……

猿糞啊!

“你們認識?”

見霍東怪異的一愣,身邊祕書小梅也是臉色通紅,神色有些尷尬,蘇蕊便好奇的道。

小梅頓時慌了不知如何解釋,她是今年剛畢業的大學生,人很單純還沒練出撒謊的本事,這也是蘇蕊選她當了祕書的原因,但霍東卻是此種高手,演技高超,當即便是扭轉表情,嘿嘿一笑道:“認識。”

“啊,以前的朋友?”

蘇蕊驚喜道,以爲終於找到了霍東以前的朋友,可以幫他找回記憶了。

而小梅也是愕然!緊張的花容失色,生怕這貨將方纔樓梯間的事說出來,幸好霍東還有點良知,張口又道:“只要美女我都眼熟,見面之後都是朋友。”

“……”

蘇蕊聞言送了他一個白眼。

小梅也終於踏實了。

見兩人在辦公,霍東自覺坐在了旁邊沙發上,一個人泡茶喝了起來,還隨手拿起了身邊的雜誌看,不過這茶這雜誌似乎都不合他胃口,很快這貨的注意力就轉移到了兩朵美人花上。

越看越是心花怒放。

一直到小梅離去,他眼神還沒從對方嬌小玲瓏的身子上挪開,讓蘇蕊一瞅就臉色黑了,本想安慰他幾句成功洗清冤屈,這下卻是沒了興趣,直接道:“別看了,再看眼珠子掉下來了。”

“看什麼?別亂說,我這人很正經的。”

“你在質疑我的智商?”

“……”

霍東無語了。

低頭簽完幾個合同之後,蘇蕊看了一眼腕錶,便道:“你跟我去一趟旁邊開發區結尾款,以後你就是我的男助理,記住沒有?”

“明白!”


霍東欣然答應,因爲這是一個很好的開端,晚上一起住,白天一起混,早晚能擦出點不一樣的火花。

稍微收拾了一下衣服後,霍東便與蘇蕊一起下樓上車走了,不久後就進了開發區一家叫做至睿的化工廠,三個月前這家公司**了玉姿服裝廠一批夏秋工裝,答應這個月結算尾款,白天還主動給蘇蕊打了電話讓她過來拿錢。

本來這事讓財務跑一趟就行了。

但爲了鞏固住這個單子,培養成長期客戶,蘇蕊還是決定親自來了一趟,拉拉關係。

介於霍東舉止有點玩世不恭,且吊兒郎當,尤其眼神賊賤,爲了不影響玉姿的公司形象,蘇蕊讓他在車裏等候,一個人去了至睿化工的辦公樓。

往常這種結算尾款的事,一般都會被刁難,然後想要少給點亦或是蹭點別的實惠,但今天至睿化工的徐經理,卻很是客氣,跟蘇蕊攀談幾句後,便給她簽了單子,然後打電話讓財務將錢拿過來了,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是現金。

足足四十萬的現金。

“蘇經理這個可要拿好了,點一下數額吧。”

“沒事不用了,徐哥人品好信得過。”

蘇蕊笑道,徐宏一聽當即表情很是舒爽,眼神在蘇蕊身上轉了幾圈,不由暗歎好個尤物,但早已被人盯上了,他是沒膽子去搶,又聊了幾句後,徐宏來了一個客戶,蘇蕊也便道別了。

四十萬的現金被蘇蕊提在手中,沉甸甸的很是滿足。

有了這筆尾款,月末結算員工的工資就不愁了。

走出去之後,一直到了霍東的身邊,這廝竟都沒發現她的到來,順着他眼神看過去,蘇蕊才發現對方在瞧極遠處一位穿着超短裙的妹子,這耐心和望穿秋水的執着,真令人汗顏……

“咳咳,你啥時候能正經點就好了。”

“……什麼是正經?”

“看見沒就是那樣的,直勾勾站着眼神不亂瞧的,戴着墨鏡淡然抽着煙的。”

蘇蕊朝一邊撇了撇嘴,不遠處正有一個男子身子倚在摩托上,看擺的身形還算養眼,霍東當即就撇撇嘴了,他可不信對方墨鏡下的眼神沒有打量蘇蕊,除非是生理不健康。

這種不以泡妹爲人生目的的雄性,霍東都保持鄙視的狀態。

就在兩人調侃着男子的時候,對方已經彈飛菸頭,上了摩托朝兩人身邊的公路開去。

一切看着很是平常。

但就在擦肩而過的瞬間!突如其來的一幕發生了!

他竟然猛的方向一轉,身子略微彎下,驟然抓住了蘇蕊拿着的手提袋,頃刻搶了過去,然後摩托便是加速眨眼朝遠方逃去!這一切也就是眨眼間發生的!彷彿每個細節都策劃好了!

蘇蕊根本沒有半分的提防!

這下徹底驚呆了,足足有三四秒沒有反應過來!

幸好霍東喊了一聲:“快上車啊!”蘇蕊才頃刻清醒,趕緊上車,然後紅色的馬自達就如離弦的箭朝摩托追去!速度都是飆升到了一個極限!四十萬的現金,根本不是一小數目,甚至關係到玉姿的存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