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一出手,瘦漢子就感覺自己的世界開始天旋地轉…

沒有任何徵兆,就這麼出現了這樣的感覺。

「貧道說,這裡,是張文易兄妹的家,和你又有何關係呢?」

「我…我…」瘦漢子一聽到名字十分激動:「我…誰說是他的家!這房子也有我的份兒,我可是他親叔叔,憑什麼房子留給了他不留給我,這還是我爹建的呢!我不服氣啊!誰敢說這是他的房子老子弄死他!」

家族房產糾紛。

李雲嘆了嘆氣,果然是這樣的情況。

眼前的瘦漢子是小受哥的血親,這屋子是小受哥爺爺的,按道理來說,小受哥父母雙亡,這房子應該留給眼前的瘦漢子才對。

可最後,這房子還是留給了小受哥兩兄妹。

關於房產這件事,還真的就是家務事…

柳燕璃吐槽道。

「這種時候,只要有兩套房子就能解決了。」

「你很有想法,跟我學做菜吧。」白沉懶洋洋的說道:「學做紅燒韭菜胖頭魚吧。」

白沉的吐槽功力見漲,事實上這就是這種房產糾紛唯一的解決方法,有兩套房就不是問題了——

問題是對於大多數家庭來說,實現這個條件還是相當困難的。

此時,一個個抽著香煙,噘著檳榔的人從屋子裡走出來,看到跪在地上的瘦漢子,愕然道:「老張你咋了,被人削了?」

「這不廢話嗎!趕緊幫忙把這三個外鄉人弄走啊。」

這些人不為所動,彷彿要看笑話一樣,一邊吃瓜一邊笑著。

瘦漢子臉面無光,滿臉通紅,最後說道:「我…我給你一百塊錢行了吧,給你們每個人一百塊錢!趕緊的,給老子把他們給削了。」

「這才對嘛,記得可別賴賬。」

這些人滿臉不屑的看這李雲這個【外鄉人】,白沉這個【小白臉】,柳燕璃這個【平胸妹】。

「感覺他們在很惡意的誹謗我…」柳燕璃眯著雙眼。

烏合之眾才不管那麼多,立刻對李雲發起了進攻。

一秒后,烏合之眾打出了GG。

「既然家已經不屬於你,那便將你送還給你妹妹吧…」

李雲踏入了這屋子裡。

裡邊依然有各種打麻還有打牌的聲音響起。

這房子直接被改造成了麻將館,供人玩樂的地方。

烏煙瘴氣,臭不可聞。

滿地的煙蒂,還有檳榔渣。

白沉皺著眉頭道。

「好濃重的敗氣,這些人還真會玩兒。」

「我算是能夠理解為什麼這房子沒留給他的原因了。」李雲同樣皺著眉頭:「這樣的環境對一個小姑娘來說和地獄沒什麼區別吧。」

唯一的親人兄長沒有陪伴在身旁,住的的地方也變成這烏煙瘴氣的模樣,根本沒有任何生存質量可言。

這小樓一共三層樓,一層和二層都被用來當作這些人的娛樂設施了,大概三層是用來住人的。

呈現在李雲面前的場景,是敗氣和生氣混雜的樣子。

充斥在一樓和二樓。

三樓沒有生氣,只有殘留的敗氣。

三樓並沒有人——

李雲隨便抓了一個正在打麻將的光頭壯漢出來。

「草!老子就要贏了…你…」

「回答貧道一個問題。」李雲淡然道:「原本生活在這裡的小姑娘,她現在在哪兒。」

「草…放開老子…」

壯漢想動手,手剛揮舞,身體就不由自主凍僵了,舌頭也不聽使喚。

揮拳,會死。

生物的本能保護著壯漢,一開始還硬氣,最後還是軟了下來:「這裡沒有什麼小姑娘,張癩子他沒工作,沒老婆,更沒有孩子,要是有女人在這裡出現的話,那肯定是小姐…」

張文易有一個妹妹,這是毋庸置疑的。

可這裡,什麼都沒有。

連殘存的氣息都沒有。

李雲沉默片刻后,平靜道:「你是從什麼時候來到這村子里的。」

「我…我是三年前入贅到這村子來的…」

「那時候,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就認識這位張癩子了嗎?」

「對…那時候我就認識張癩子了…」這壯漢又開始忍不住吐露道:「這裡從三年前就是大家的娛樂場所了,大家在這裡吃喝打麻將玩兒,還不用給張癩子錢,絕大多數人都不是本村子的人,都是外鎮還有隔壁村子的…」

「貧道已經知道了,多謝居士解惑。」

李雲放開了這壯漢。

這壯漢也不打麻將了,立刻拿起衣服拔腿就跑,連頭都不回,一邊跑還一邊喘著粗氣。

回憶起還不禁后怕。

「太可怕了…表情太TM可怕了…表情越來越可怕…」

「他這看起來是要殺人啊…」



「老李,你的表情好可怕。」柳燕璃看著李雲的表情擔心道。

平時里柳燕璃雖然二,但也知道現在的李雲在怒火徘徊的邊緣。

李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道柳燕璃:「如果張文易的妹妹三年前就不在這裡的話,那麼這些年來,錢去哪兒了。」

「如果張癩子不收錢的話,那麼他是依靠什麼來維持煙酒不缺的體面生活的。」

說話間,法相在身後浮現。

依然是原本飄然的仙道造型,只是姿勢有了變化…

宛如明王盆怒。

佇立於前。

……

……

「晦氣,真特么的晦氣…」

張癩子扭了扭酸痛的肩膀,一連氣呼呼的踹著牆壁,面容扭曲。

越想越氣,乾脆不想,張癩子拿出了自己的蘋果8手機,開始玩起了遊戲。

【您的流量已經超出。】

「草,瞧不起老子嗎,流量錢對老子來說算個dio。」張癩子嘖嘖嘴,無視掉了這一條信息,立刻開始玩起了遊戲:「MD,怎麼這個月的錢還沒有打來…」

遊戲玩著玩著,突然眼前的場景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現實與虛幻的界限開始扭曲…

手中的蘋果8不見了。

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地方…

看著眼前的場景,張癩子臉色都變青了。

村後山的懸崖峭壁。

風吹著很冷。

很冷。

「為…為什麼又來到這裡…」

「你拿著這些錢來享受,不會覺得內心不安嗎?」李雲從陰影中走出來,盯著張癩子說道:「你知道,貧道此次前來,就是為了交還張居士的屍骨而來啊…」

張癩子沒來得及害怕,一聽到張文易死了立刻面色一白。

「他…他居然死了…怎麼死的…賠償金呢…賠償金怎麼沒有來…」

第一反應,是要賠償金。

一個可以長久提款的錢包沒有了,就打上賠償金的主意了。

戀上腹黑真命天子 「就算賠償金來了,也應該是他妹妹的。」

「可他妹妹…早就已經死了啊…」張癩子呢喃道:「還是我親自把她推下懸崖的。」

說完張癩子打了個激靈,一臉恐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把這些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秘密說出來。

他看到了,自己的身旁纏繞著一支黑色的鎖鏈。

透骨冰寒。

心裡所想,口中所言,皆為真實。

「你這樣做不會心中有愧么。」

「愧疚…我當然愧疚啦,我每天晚上都在做噩夢…到現在都時不時被驚醒。」張癩子癲狂道:「可這有什麼辦法,我沒錢啊!我要活下去啊,我要享受啊,憑什麼房子不留給我,我弄死個賠錢貨有問題嗎?她本來就身患重病,投錢給她就是丟到水裡,還不如補償補償我…我就想著…把她丟到懸崖,反正每年都會有不少小孩子失足掉下去,找到都是屍骨無存…」

這些都是張癩子的真實想法。

無論是李雲白沉還是柳燕璃都覺得,眼前這人大概是沒救了,這發自內心的惡和瘋狂。

心已經被腐蝕的不成人樣,就算看起來像人,現在的他也只是個披著人皮的怪物而已。

李雲只是有些心疼小受哥。

拚命的賺錢,本來是為了治好妹妹的,可想不到的是,那個真正愛著的親人已經不在人世間了,只有一隻吸血鬼在榨取著他剩餘的價值。

可以說,如果不是張癩子的話,小受哥就不會那麼拚命的賺錢,就不會再幹這一行,就不會玩鋼絲球那麼危險的遊戲,也就不會因此而喪命。

李雲只覺得,這裡邊都是因因果果,往複循環啊…

「他為什麼不回來看看,回家看看不就可以知道這事情了嗎,也就不會導致現在的下場。」柳燕璃雖然覺得這張癩子很可惡,可張文易三年不回家看看,只是自顧自的打錢,和留守孩子有什麼區別,讓自己最親的妹妹留在這裡獨自面對,也是滑稽。

「因為自卑,懦弱。」李雲說道:「沒注意到嗎?即使是張癩子他這樣付出,將房子改成遊樂場供人玩耍,也沒有人真正的尊重他,尊重張家,當然是因為他們都知道張文易是依靠什麼賺錢的,而張癩子是依靠什麼樣的錢活著的…付出再多,也只能減輕嘲笑的聲音而已。」

「根子里,無法抹除自卑,也就無法面對家鄉,無法在活著的時候回到家鄉,只能在死後憑藉執念來到道觀里,委託我等將其送回而已。」

李雲解除了幻境,現場只有一臉被玩壞的張癩子,嘴角流著唾沫,大小便失禁,惡臭熏天。

他已經瘋了。

精神世界已經被愧疚,懦弱,還有恐懼給攪合的一塌糊塗。

當然絕大多數是恐懼,他本身就不是什麼精神力強的人,面對不能承受的恐懼還有秘密曝光的恐怖,一下子變成了神經病。

一個看起來兇狠,實際上脆弱纖細的男人。

和小受哥完全相反,小受哥雖然懦弱自卑看起來脆弱纖細不敢面對家鄉,但他在這種環境下堅強的過活著,還將妹妹的生命一起承擔在肩膀上。

此時,一個個村民路過,看著被玩壞的張癩子,只是發出陣陣嘲笑聲,根本不關心這大男人為什麼突然變成了這一副樣子。

其中甚至還有剛剛待在裡邊打牌,一起玩鬧的人。

可悲,可憐,可嘆。

「很快這些人就會忘掉張癩子了,就好像…忘掉了張家兄妹的存在一樣。」



李雲來到了這後山的懸崖峭壁,和剛剛張癩子記憶中的場景一模一樣。

高,又冷。

明明是大夏天的,這裡卻出奇的冷。

李雲覺得,很像這村子里人的人心。

「很難想象,一個小姑娘從那麼高的懸崖上被推下去是什麼感受啊,真不知道那人當時是怎麼下的了手的。,」李雲深深的吸了一口山間的空氣,冷氣灌入喉嚨。

轉身,將這骨灰罐子打開,將這裡邊的骨灰盡皆傾倒在山崖下。

白色的煙塵隨風繚繞,很快就消失不見,骨灰和山崖融合在了一起。

「嘖,這裡好像不是他的家鄉吧。」白沉說道。

「可他妹妹在這裡啊…」李雲淡然道:「【家鄉】,家為前,鄉在後…親人之所在,才是家啊…若只有鄉,無家的話,那麼那裡又有什麼意義呢。」

「現在,他們兩個應該在地下團聚了吧…」柳燕璃傷感道。

「很嚴肅的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白沉懶洋洋道:「死亡時間不同,時間流也不同,能相遇怕不是白日做夢哦。」

「所以說,你就不能看一下氛圍么…」

「抱歉,不能。」 打開傳送門,回到道觀里,系統的提示聲就響了起來。

「叮,恭喜宿主獲得鍾馗氣運10點。」

十點鐘馗氣運聊勝於…

正當李雲算算還要多少能抽獎是時候。

突然,這10點鐘馗氣運憑空消失,系統的提示音開始變得嘈雜起來。

「叮…恭喜宿主獲得5點東嶽大帝氣運。」

「額…」

李雲有些懵逼,這鐘馗氣運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全部轉化為了東嶽大帝的氣運。

「居然全部轉化為了東嶽大帝的氣運…」

「本系統也不明白,接收到的鐘馗氣運變成了東嶽大帝的氣運。」系統的語氣同樣懵逼疑惑。

第一次,氣運憑空消失,轉化為別的氣運,雖然目前來說,東嶽大帝在占鍾馗的便宜,但佔便宜歸佔便宜,連獎勵都要代替別人…

漲姿勢了。

「這是真氣運嗎?」

「貨真價實的東嶽大帝氣運,不管祂是怎麼途徑來的,獎勵就是獎勵。」

李雲覺得,從自己的角度來看,這東嶽大帝的氣運要比鍾馗的有用的多,畢竟東嶽大帝的名頭可比鍾馗要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李雲也想再見見東嶽大帝,看他親自出場是個什麼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