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輩難道忘記了嗎?你曾經留下一本硃砂紙書,爲了查清楚一百年發生的事情,被雲寒翻了出來,上邊就記載着前輩對我孃親的愛。”

沐瑯豫清淺含笑:“你不說這件事情,我還真給忘記了,不錯,當年,我的確很愛慕你孃親。”

沐瑯豫眼中閃過一絲掙扎,也許,事情攤開來說,他會更容易得到鳳絕吟和妍兒的精元。

“你孃親的死,對於我來說,非常的遺憾,這次我既然回來了,就會找到就她的辦法。”

沐瑯豫神情悲痛的看着蘇紫陌。 “哦!”

蘇紫陌故作驚訝的蹙眉,急步走到沐瑯豫面前。

帶着激動又喜悅的聲音問道:“前輩的意思是,你可以救會我孃親?”

沐瑯豫凝眉看向她,難道莫雲天沒有告訴她就妍兒的辦法嗎?

“你爹爹沒有和你說過救你孃親的辦法嗎?”

沐瑯豫的語氣嚴肅而微微帶着不易察覺的怒氣。

“嗯!”蘇紫陌搖頭,“沒有,我只是按照孃親的遺言,去找尋她的精元,目前爲止,紫陌已經聚齊一百七十九片精元了,就差最後一片了。”

語畢,蘇紫陌黯然銷魂,故作一臉傷心。

“太好了,陌兒,只要聚齊你孃親,還有……。”

沐瑯豫快速的住口,要是說出鳳絕吟的事情來,他不會懷疑他就是前幾日進明月山莊裏搶鳳絕吟的人吧。

“還有什麼?前輩,你快說,紫陌真的很想救活孃親,幾個月前去看孃親,孃親的執念還在呢?”

蘇紫陌清澄的雙眸,滿是希冀的看着沐瑯豫。

沐瑯豫淺淺一笑,只是那笑,不達眼底。

“難得紫陌你有這份心,妍兒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的,要救回你孃親,首先我們要找到鳳絕吟,還有就是聚齊你孃親的一百八十片蓮花精元,可鳳絕吟只是一個傳說,怎麼可能尋得到鳳絕吟呢?”

蘇紫陌蹙眉,他這是在跟她裝傻呢。

“難道前輩沒有聽到近日外邊的傳言嗎?”

好吧!既然你上道了,老孃就在前邊爲你開路。

“什麼傳言?”沐瑯豫頗爲驚訝的看着蘇紫陌。

“看來,前輩天天待在雲城神池裏,真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啊!”

蘇紫陌淡然一笑,目光幽綿的看着遠方。

“我已經是一個不管世俗的人了,自然不會在意外邊的風風雨雨之事。”

“哦,那如果這件事情跟鳳絕吟有關係,那前輩一定會感興趣的。”

蘇紫陌狡黠一笑,此刻看她就像一隻狡猾的狐狸。

“陌兒,你說的可是真的,鳳絕吟百年難尋,你真的不是誆我的?”

沐瑯豫神情突然激動起來。

也許,他可以借蘇紫陌的手從慕容邵峯的手中把鳳絕吟拿過來,這樣一來,到是省了他不少力氣。

畢竟慕容邵峯也是一個不容小覷的狠絕色。

蘇紫陌一抹似笑非笑的勾起脣角,激動的說:“關乎我孃親性命的事情,紫陌又怎會亂說呢?我朋友慕容邵峯,前段時間剛剛得到這鳳絕吟,只是那鳳絕吟不是什麼厲害的玄器,就在身邊也無用,我朋友正打算明日把鳳絕吟給拍賣呢?”

沐瑯豫一聽,俊美的眉峯微微上挑,那雙深邃的眸子裏,徹底的變成了震驚!

“陌兒,如果真的是鳳絕吟,你孃親便有救了,既然是陌兒的朋友,不如陌兒與他說一說,把這鳳絕賣給我們,這樣一來,你孃親很快就能醒過來了。”

沐瑯豫剋制着激動的心,這一趟,還真是來對了。

在知道妍兒的精元養在蘇紫陌的丹田裏時,他心裏想過用無數個辦法想要從蘇紫陌的手中奪走精元,可沒想到,她會主動提前以前的事情來,這可是一個好機會。 “前輩,既然他是我的朋友,就不用買了,等他回來,我與他商議一下,能借給我們一用是最好的。”

“陌兒,太好了,只要拿到鳳絕吟,我便有辦法救回你孃親。”

沐瑯豫滿臉激動,他白皙的手指,輕輕撫摸着他手指上的空間指環戒。

妍兒,你聽到了嗎?你終於有救了,莫雲天不救你,我救,等你醒了以後,我會把她們全部殺了,她們死了,你就能毫無顧慮的和我在一起了。

“既然這樣,前輩就在明月山莊住下吧,我朋友那邊一旦有了消息,紫陌會立刻通知前輩的。”

在明月山莊裏,她到是要想看看,他能耍出什麼花招來。

“那就麻煩陌兒給我安排一間房間了。”

“是前輩客氣了。”

蘇紫陌看向不遠處的青蓮。

“青蓮,帶前輩下去休息。”

“是,莊主。”

青蓮快步走到沐瑯豫身邊。

“前輩請隨青蓮來。”

“有勞了。”

沐瑯豫溫和的笑了笑,跟着青蓮離開。

蘇紫陌看着他的背影,微微眯起的眼眸透着一股無形的壓力。

“看你這眼神,是看到仇人了?”

慕容邵峯一身白色衣袍,腰間繫着一塊晶瑩剔透的羊脂玉。

一行一動,光華滿身,漂亮的桃花眼裏,帶着一股醉人的溫柔。

“邵峯,你回來了,我還真是看到仇人,對了,邵峯,我這會有事,等吃晚膳後我在過來找你商談。”

蘇紫陌本想現在和他說,可她腦海裏迅速劃過雲軒的不安,她想了想,還是等到晚上在去。

“好!”慕容邵峯溫柔的點了點頭。

“朱巖,送你家皇上回去休息,他看起來臉色不是很好。”

蘇紫陌看了看一旁的朱巖。

“是,莊主,不過可能是莊主多慮了,我們是騎魔獸回來的,最近天氣是越來越冷了。”

朱巖笑眯眯的解釋道,這蘇紫陌可真細心,這點都讓她給看出來了,經過兩天的修養,皇上已經好了很多了。

“也是,邵峯,你自己注意這身體,還有,沐瑯豫在明月山莊,小心一點。”

說完,蘇紫陌調皮一笑,轉身離去。

慕容邵峯一看,嘴角緩緩勾起,綻放出一抹溫柔的笑意,妖冶而絢麗。

朱巖看着他,自從皇上用了鳳絕吟以後,就連笑容都變得更加的溫柔了。

不遠處,沐雲軒一雙黑眸如鷹隼般的冷眸倨傲冰冷的看着慕容邵峯。

他居然能這般毫無顧慮的暴露自己的心思。

擡眸,看着蘇紫陌離去的方向,他轉身,往另一個反方向去追蘇紫陌。

麟嘉元寧 蛟龍城,蛟龍王宮裏。

蘇齊和落霞小心翼翼的隱在暗處。

考慮到這次出來危險性,蘇齊讓納蘭憶待在了乾坤藍寶瓶裏。

“落霞姨!你是想擒賊先擒王嗎?”

蘇齊看了看四周,這落霞姨可是一直往宮殿的中心走呢?

落霞偏眸,笑意絕絕的看着蘇齊,一身隆重的裝束,讓她看起來尊貴霸氣,全身散發出耀眼的灼灼其華。

“齊兒,你說對了,蛟龍族有很多人還是很忠心於我的,現在只要殺了我妹妹,這蛟龍城便能回到我的手裏。” “好,落霞姨,齊兒幫你。”

蘇齊如寶石般的大眼大眼眨了眨,可愛得緊。

“齊兒,謝謝你,那我們今天就來做一次驚天動地的大事吧!事成之後,落霞姨一定會重重的感謝齊兒的。”

落霞一臉感激的看着蘇齊。

現在她有蘇齊幫忙,還有她的女兒是她最大的動力。

她要把屬於她的一起,拿回來送給她的女兒,她的女兒是蛟龍城裏唯一的公主。

“落霞姨客氣了,黎小暖是我的朋友,你是她孃親,齊兒自然會幫助落霞姨的,落霞姨,我們行動吧!”

蘇齊期待着激動時刻的到來。

“好,齊兒,在往前走兩個宮殿就到主殿了,這個時候,我那惡毒的妹妹一定在主殿和她的夫君調情,只要拿下他們夫妻二人,我們就有機會躲得蛟龍城了。”

“落霞姨!那我們分頭行動。”

蘇齊靈機一動,如星辰般的大眼裏滿是狡黠,浮光掠影之間,已經不見人蘇齊的人影。

落霞一看,有些不可置信,他的速度,連她都不及。

耳邊傳來異常的腳步聲,落霞雙眸猛的一驚,快速的閃身去往另一邊而去。

而這邊,蘇齊身影虛幻虛實,耳邊的風疾速而過,吹在他粉嫩的小臉上有些刺痛。

蘇齊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冬天要到了,還真不適合出門。

“夫君,如今那個賤人已經逃跑了,都三天三夜了!依然沒有她的下落,我是擔心她會再次返回來奪取蛟龍城,我們兩個的修爲加起來都敵不過她,而且今日我這心裏總是不安。”

蘇齊停在一處房樑上,聽着裏邊傳來嬌滴滴的聲音,那嬌滴滴的聲音裏還夾着着如鴨子的嗓音,蘇齊被弄得一身雞皮疙瘩。

這什麼人呢? 論咸魚的自身修養 說話聲音簡直要人命。

蘇齊眸光一閃,找了一個合適自己隱藏的地方隱藏好!

“王后放心,她已經被我關了四年,看她那虛弱的樣子,已經活不了多久了,這個時候沒準死在哪還沒有被發現呢。”

蘇齊一聽,心裏冷哼一聲,這頭回上當,二回心頭亮,有人會笨到兩次栽倒你們的手中嗎?

“夫君說的也對,她的丈夫和女兒都是死了,她早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慾望,她會逃出去,很有可能是想讓自己死得漂亮一點,都三天三夜了,況且他如果想回來奪王位,憑她一己之力也是不可能的。”

呵呵!要是她在沒有遇到小夜之前,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可是現在呢?要讓你們嘗一嘗,什麼叫做吃一回虧,學一回乖。

哎呀!那落霞姨怎麼還沒有來呢?

他都等不及要下去收拾這兩個噁心的混蛋了,他看着他們兩人穿着搭配就覺得噁心,還能再花一點嗎?他只覺得眼睛都快被那些花花綠綠的顏色給晃瞎了。

“所以爲夫才說,是王后多慮了,哈哈……。”

震耳欲聾的笑聲,讓蘇齊皺了皺眉頭。

唉!真是是蛇一身冷,是狼一身腥,還是他老孃說得對,這不是一家人,還真不進一家門。 蘇齊猛的看到落霞的身影,他小小的身影瞬間移動到大殿裏。

大殿裏的兩人卻卿卿我我的,對周遭發生的一切毫無知覺。

蘇齊搖了搖頭,兒童不宜啊!這極致的畫面,要是被他老孃知道他看了,一定會把他的屁股打到開花的。

蘇齊狡猾一笑,在落霞進來的瞬間,在整個大殿下了屏障法。

蘇齊做這件事情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直到這個時候,卿卿我我的兩人才發現了大殿裏的異樣。

“姐,姐姐!”

一個驚恐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屏障法裏。

兩人也快速地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蘇齊正眼看去,瞬間被嚇了一跳。

“落霞姨,你確定她是你的妹妹嗎?她這個樣子,和你天差地別啊,簡直醜的讓人不忍直視。”

蘇齊看着眼前穿着花花綠綠衣服的女人,那張臉,和人臉有着很大的區別,臉頰兩邊,深深的凹陷進去,一雙眼睛就像動物的眼睛一樣。

“小公子,她和我不是一個孃胎裏出來的。”

落霞看着他,溫和一笑。

“那,黎小暖以後也會和落霞姨一樣漂亮的,是不是?”

蘇齊小心臟狂跳,要是黎小暖以後也會長這樣,他絕對不會在見黎小暖的。

“不會,暖暖很漂亮的,看看我就知道了。”

落霞搖頭失笑,她的暖暖,以後會比她還要漂亮的。

“閉嘴,你們當我們不存在嗎?還有你這個人類,居然敢罵我醜?”

落蕪起身,怒氣衝衝的指着蘇齊,那尖銳的指尖,恨不得把蘇齊凌遲處死。

隨即,她皺眉,不對,這人類是怎麼進來的?

蘇齊一聽,攤了攤手,“抱歉,不好意思,還真把你們給忘記了。”

“王后,你,你別殺我,我這都是被你的妹妹逼的。”

那男子哭喪着一張臉跪到落霞的身邊。

“當日若不是你給本後下毒,你以爲你們能得逞嗎?你們殺了我的丈夫,讓我的女兒流落人間,你們都該死。”

落霞一字一句充滿了恨意。

“你這個混蛋,明明就是你想當本後的夫君纔會答應本後的要求的,現在你敢反過來說是本後威脅你的,好啊!你去死吧?”

落蕪起身,抽出一旁的劍,陰毒的刺入那男子的身體。

“你,你好狠!”

男子指着落蕪,一臉的不可置信,在怎麼說?他們已經做了四年的夫妻了。

“一劍殺了你,已經便宜你了,你這個卑鄙小人,本後養了你四年,關鍵時刻你去給本後抹黑,你死不足惜。”

落蕪猛的抽出劍,男子的身子猛的往後倒去,一臉的死不瞑目。

切,蘇齊切了一聲,這男人不會一點修爲都沒有吧,這就被自己的妻子給殺死了。

“落蕪,你好狠毒的心,他已經給你做了四年的夫妻了,你怎麼能忍心一劍就把它給殺了?”

落霞怒視着落蕪,不過她這個妹妹一向心狠手辣,她是知道的。

“就是因爲他是本後的男人,本後才親手殺了他,本後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寧願殺了他,也不會讓他死在你的手裏。”

落蕪一臉張狂的看落霞,那醜惡的嘴臉,惡毒心毫不掩飾。 落霞卻笑了笑。

“妹妹還是下去陪他吧!他一個人會寂寞的。”

語畢,落霞的眼裏醞釀着殺意。

“殺呀!你殺了我呀,這蛟龍城和以前不一樣了,你想要讓蛟龍城恢復成昔日繁華的樣子,可能還要花費很多時間呢,這幾年,妹妹在這個位置上做的甚好,你的那些金銀珠寶,已經被我敗的差不多了。”

落蕪一臉綻放着邪惡的光芒,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雙手卻緊緊的握成拳,從小她這個姐姐就比他漂亮,事事都比她強,連人類的夫君她也能找得到,而且那個男人寧願死死也不肯多看她一眼,他知道就是因爲自己長的醜。

“你放心的去吧,在我的治理之下,最多兩年的光陰,就會恢復往日繁華的蛟龍城,因爲我一向最得民心,現在外邊早已經對你怨聲載道,我的歸來,會讓他們看到曙光的。”

落蕪一聽,目光怔了怔,以她的能力,她確實能做到。

“是嗎?把自己說的真偉大。”落蕪諷刺一笑。

“你當真以爲我沒有防你嗎?自打你逃出大牢那一日之,我便在暗中安排的很多,就等着你自投羅網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