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下面,會不會有什麼指紋密碼之類的?”秦陽想到了很多美國大片裏面都會有的橋段。

少女伊伊點頭。

“喻思茜被我關着……”

“用不着她。”少女伊伊酷酷地甩出一句話,表示自己早已準備完畢。

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

有歸塵在,解決門口幾個假裝是路人的防衛簡直不費吹灰之力。秦陽甚至還調侃他,現在在這裏幫他救人,算不算擅離職守。

又解決掉幾個帶着槍的特種兵之後,三位終於來到了地下五樓。

要是不是親眼看見,秦陽怎麼都不會相信,這樣的一個普通、有點滄桑的居民樓之下,竟然有一個神祕的地下五樓。

少女伊伊把自己的手從斗篷裏面探出來。

她果然早有準備。在虹膜驗證、掌紋驗證的時候,完全不慌。秦陽這才注意到,她的眼中戴着特配的隱形眼鏡。

沉重的鐵門緩緩打開。

三位順利進入了所謂的地下室。

一進來,秦陽就被裏面的情景震驚了。

雖然看過不少美國大片。像什麼《生化危機》之類的。那種生化研究、人體實驗,不少人體都被赤/裸地泡在充滿藍色、綠色的營養液裏,渾身插滿了管子。、

可真的看到類似的場景的時候,秦陽還是會感覺……這一切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那些巨大的培養器之中,有很多人雙目緊閉,沒有意識。

秦陽看了一圈,沒有看到熟悉的臉。

正想詢問少女伊伊的時候,卻見她的情況似乎有點不太對。

“怎麼了?”

面前的不少工作人員,個個穿着無菌服,戴着口罩,匆匆來匆匆去,根本沒有人關注他們三位的突然出現。對於他們來說,能豎着走進這裏的人,都是喻思茜那種人物。

少女伊伊把目光從那些沒有意識的實驗體身上移開。

“失蹤的人、死亡的人,都在這裏。”

秦陽很快意識過來,她指的應該是神祕調查局裏面的人。

“這邊。”歸塵已經發覺了蘇婭的蹤跡,出聲提醒。

等風來 秦陽看向那邊,很想第一時間衝過去,但還是忍住了。他拍了拍少女伊伊的肩:“先把蘇婭救出來。她很強的,一定能把這些人都救出去。”

少女伊伊閉上眼睛,似乎在整理情緒。

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眸中已經恢復了一片清冷。

“不用。死去的用來研究也無所謂。”她率先走歸塵說的方向。

三位一路暢通無阻地來到了第二個實驗區。

這裏沒有了大量的實驗體,但是有不少透明的小屋。裏面有些關着人,有些關着動物,還有些只剩下大量的污濁殘骸……難以想象那些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

秦陽的心開始劇烈跳動。

不知爲何,他越是靠近蘇婭,越感到畏懼。

蘇婭是生化人。雖然不知道她生化的程度到了什麼地步,可光憑她眸中能發射出激光、渾身能變成一個小太陽等等情況。在秦陽心中,她幾乎是人形戰鬥武器。

要控制住這個人形戰鬥武器,都不需要想象,絕對會對她造成大量的傷害。

秦陽能夠感覺自己的怒火,在隨着周邊那些慘狀的不斷疊加而層層攀升。

好想炸了這裏。

“在裏面。”歸塵指向一個方向。

視線移去。

緝拿小逃妻 又是一扇不知道有多厚的巨門。 那比防輻射移門還要厚重的巨門擋在面前的時候,秦陽除了一開始的意外,後面幾乎是沒有任何懷疑的。

有這麼一扇巨門在這裏擋着纔是正常的。

如果他是喻思茜之類的人,他也會這麼做。畢竟,蘇婭的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但他們畢竟不是對方。面對橫在他們的最後一道阻礙,秦陽恨不得現在就衝進去,把人救下來。

歸塵看了秦陽一眼,眼中似乎帶着些許深沉。秦陽卻因爲心裏有事,沒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這扇門怎麼辦?”他看向少女伊伊。

斗篷少女帶着那黑色的眼線,盯着巨門。

“我能預言,不代表我是上帝。我不是無所不能的。”她低低地說着,“這扇門需要你來開。”

秦陽下意識裏能感覺到,她的話中隱約帶着的一些暗示。反正不是什麼好的暗示,聽着就讓人心頭往下沉。

他沒有開口,首先擡眸,朝着巨門仔細看了一遍。

沒有什麼需要輸入密碼的地方。順着巨門往邊上看去,秦陽一點一點,注意到了右邊的一個幕布。

在這個地方用上類似幻燈片放映機似的幕布,不得不讓人感到奇怪。他小心地走近,強迫自己冷靜,就像是有所預感似的,逮住了一個擡頭看他們的“工作人員”。

“這裏……”

他拽着那名全副武裝的研究人員,手上的力氣似乎失了控,惹得對方那雙在護目鏡保護下的眼睛直眯起來。可他開口,卻不知因爲什麼原因,喉嚨沙啞了。

“我明白了。”對方看向秦陽,表現得一下子明白他們的意思的樣子。

秦陽一鬆手,對方就像一條魚一樣鑽到了右邊的一個控制室裏。

啪嗒一聲。

位於他們腦後方上面的牆上突然露出一塊黑格子,不緩不慢的移下來一個投射燈。燈光閃爍,而後終於成像,清晰地印在了那塊兩米長寬的幕布上。

“啪嗒!”“別衝動。”

畫面成像的一瞬間,現場當即出了騷動。

秦陽的胳膊被一左一右、一男一女抓着。而他本人雙目通紅,猙獰着咬着牙,要往前踹上一腳。

他要進去!

該死的神祕調查局,該死一萬次!

秦陽不知道自己在看到蘇婭的那一瞬間,腦子裏第一感受是什麼。那種大腦一片空白,彷彿身處四下皆白的曠野、冰川、極地,任由那冷冽的疾風毫不客氣地貼着這片白色的地皮割過,就像死神的鐮刀那樣無情收割着一個又一個的生命。

蘇婭的四肢、脖子、腰部全部都被鋼索束縛着。那些鋼索上面還能時不時看到一串電流導致的小火花。

她雙目緊閉,面無表情。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可秦陽看得出來,她分明是痛苦的。

身無寸縷的蘇婭就像一個沒有生命的物件,被控制在一個特製的金剛打造的實驗室中,所有用在她身上的實驗操作,都是外面的工作人員操縱着機械臂來完成。

“實驗體有過幾次逃亡行動,爲了控制住她,我們嘗試了幾次脈衝,現在只能用這種通高壓電的方式,才能控制住她。”剛纔被抓的工作人員似乎是個二愣子,一點沒發覺秦陽這邊的異樣,自顧自的解釋。

秦陽隔着屏幕都能看到,蘇婭的頭髮又長長了,但此刻卻非常凌亂,比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還要狼狽。

攥緊的拳頭裏,血滴一滴一滴掉落在地上。

“開門。”

“啊?”那個工作人員有些沒反應過來,擡頭看他。

“我說,開門。”秦陽幾乎是從嗓子裏擠出來的這四個字。他現在大腦很亂,憤怒、心疼、自責、後悔……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一下子蜂擁而至。

甚至,翻帶起了那些被壓在心裏很久很久的回憶。

“冷靜點。現在不是你展示情緒的時候。先把人救走再說。”斗篷少女伊伊在這個時候像是潑冷水一樣,一盆冷水潑在了秦陽頭上。

少女走向控制室,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人家。

“開門。”

工作人員還是有些茫然:“你們到底是誰?難道不知道這裏是封閉的麼?在這裏的所有實驗體都不能近距離接觸。你們還是不要冒險了,他們有特殊的能力,非常強大。一旦脫離了控制,會對這個世界造成極大的破壞……”

“誰tm跟你說他們會對世界造成極大的破壞!”秦陽剋制了,這已經是他剋制的結果了。

“這個人我要帶走,你們最好現在就給我開門。”他從來沒有在人前展露出過這樣兇狠的一面。

那種幾近肆虐的、野蠻的、瘋狂的強硬,彷彿天生帶着極大的氣場。

一時間,就連旁邊的歸塵都側目注視着他。

“你……你們該不會是恐怖/分子吧?”那工作人員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然後顫顫巍巍地想要伸出手去,按下警報按鈕。

可她的手在即將拍到警報按鈕的時候,再也無法靠近一寸了。

“你們私下進行人體實驗,置人道主義於不顧,還好意思說我們是恐怖/分子。呵……你以爲你們現在用的這些實驗體是怎麼來的?他們一沒偷二沒搶,安分守己維護社會穩定。就因爲有了點特殊能力,就被你們扣上好大的一頂帽子。你們拿着手術刀,把這些無辜者的身體割開的時候,良心不會痛麼!”

那個工作人員被秦陽的這股氣場震懾得一時間開不了口,說不了話。

她看着秦陽身後,偌大的地下室裏,那滿目的實驗室。

“我們……接收到的消息是……他們都是危害社會的……”

“他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們但凡有點腦子的就應該上網搜那麼一下。危害社會?超能力者造成社會混亂,肯定會上新聞吧。你睜大自己的眼睛好好看看,哪裏有他們!”

“可……可是……”

“開不開門!” 邢州籃球志 秦陽一把上前,拽過了她的衣領,把她強行拽拖着拉了下來。

他沒有槍,但好在褲袋裏還有一柄桃木做的小刀。

還沒來得及掏出那柄桃木小刀,突然之間,警報大作。 警報迭起。整個原本還算安靜祥和的實驗室,瞬間染上了一層恐怖的急迫感。

原本一片慘白色白熾光的空間,短時間內全部變成了紅色的警戒燈。

而原本也只是在這個地下室裏來去匆匆、進行實驗的專家們也都慌亂起來,飛快朝着出口跑去。

遠處傳來一個用擴音器放大的聲音。

“各位,剛纔地下室潛入了幾隻老鼠。他們跟實驗體們是一起的。還請各位拿出大家研究的成果,爲我們的實驗室保駕護航。”

沒想到,喻思茜那傢伙那麼快就擺脫了困境。

秦陽聽到那個聲音就忍不住爆了粗口。

剛纔,他們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之前沒有人在意,不代表他們沒注意到。

事實上,他們全都留心了,看到秦陽一干人往這邊去了。

喻思茜是誰,她的聲音這裏的人都再熟悉不過。秦陽甚至在那些防菌服上看到了格洛利的標誌。

可以說,這裏就是喻思茜的一個黑心作坊。只不過,別人的黑心作坊只進行粗製濫造、假冒僞劣,而她是直接經營起了生化研究這個行當。

真是權力大過天。就連主席來了也不見得能拿他們怎麼樣。

外面悉悉索索的聲音太多。秦陽聽着就煩。

他一手死死拽着那個工作人員,強硬地進入控制室。

裏面到處都是按鍵。那個不到一米六的工作人員掙扎着:“不要亂碰,這裏要是按錯了一個鍵,很有可能整個實驗室都要被你毀了。”

“那你給我開門。不準再給裏面的人通電折磨。”

“這……”對方又爲難地皺起臉。

秦陽直接伸手去按按鍵。

“等等等等!”那個女科學家最終還是被打敗了,“我這就停下來。你不要亂來。這裏都是花了大價錢一點一滴打造起來的。你這一毀,我們這麼多年的心血就全部白費了!”

她伸手,飛快在操縱室裏按了幾個按鍵。

不遠處投射在屏幕裏的畫面中,鋼索上的火花沒了。

被鎖着的女人瞬間睜開眼睛。眸中是詭異到幾乎妖異的光芒。

她還醒着。

有那麼一瞬間,秦陽幾乎熱淚盈眶。

他低下頭,趁着女科學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按下了某個按鍵。

“不——”那個女人幾乎尖叫起來。

但是,並沒有什麼天崩地裂的事情發生。

啪嗒。

那些束縛住蘇婭的鋼索,在這一刻被解開了。

秦陽剛纔就在留意女科學家操縱的區域。好在這些器械設備大多數都是英文,所以秦陽沒費多少工夫就找到了鎖鏈鎖住人的按鈕是哪一個。

脫離了鎖鏈束縛的蘇婭,一個沒力氣,直接跪在了地上。

秦陽下意識想去扶她起來,心疼得不行。

“開門。”

外面已經有大量人員靠近,警報迭起,紅色昏暗的燈光讓秦陽的耐性一再受到挑釁。

女科學家顫顫巍巍地開口,試圖再狡辯幾句。結果直接被秦陽作勢去按按鈕給打敗了。

“我開門!開門!不要亂來……”她按下了幾個按鈕,又輸入了一串密碼。

那扇沉重的、彷彿隔絕了陰陽的大門,終於緩緩開始移動。

秦陽鬆了手就要衝進巨門之中。

不等那名女科學家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脫離了危險,她的胳膊再一次被另外一隻手抓住。

“跟我們走。”

斗篷少女霸氣全開,刻板女科學家一臉茫然地被她威脅着,也跟着跌跌撞撞進了那扇門。

一進入實驗室,秦陽就無法再控制自己。他快步朝着蘇婭的方向走去,蹲在地上,緊緊抱住了那個還沒有恢復意識的女人。

邪君的七夕皇妃 “蘇婭,媳婦兒,我來接你回家了。”他的聲音帶着顫抖,低沉又滿是激動,憤怒又滿是心疼。

單膝跪地的蘇婭渾身還帶着一點電,乍一下抱住,他整個人都感覺酥麻、失去了知覺。

難以想象她在之前是怎麼過來的。

外面的人要衝進來了。特別是幾個特種兵的,甚至帶着槍。他們正對着秦陽他們,舉起了槍。

紅色閃爍着的警報燈突然停了下來,整個地下室都是昏暗的紅色。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就在人們失神的一瞬間,鬼阿姨出現在巨門的門口,面對着那些想要對裏面的人做點什麼傷害的衆人,緩緩擡起了頭。

她的眼眸中,滑落下血淚。

“你們……該死……”

嘭!

所有的燈管在一瞬間全部爆裂。

有些科學家們一輩子都沒有親眼見到過鬼魂的,更沒有見識過鬼魂發飆的壯觀。今天倒好,免費讓他們看到了。

“啊——”有些膽子不夠大的直接尖叫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