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代產品的誘惑力太大。

爲了得到初代產品的購買資格,他們願意花錢買這個單。

初代產品預售會持續了整整一天的時間。

預售會結束。

但天寧省卻變得熱鬧起來。


寧安集團和洛蘭公司變得門庭若市。

無數武者家族前往拜訪。

他們的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想要得到初代產品的分銷代理權。

誰都能看出來這裏面有多大的利潤。

但林洛和杜聰這邊都藉助着官方下場會談的原因給拒絕了。

同時也是給自己增加籌碼。

這是告訴競爭者,官方都下場了。

你們想要獲得分銷權的話,那就拿出更大的利益來。

這一次,寧安集團也不準備獨攬所有分銷渠道。

代理權他們依舊會握住手中。

但是各個省市的分銷渠道,他們會讓出去。

到了這個地步,光憑杜家已經吃不下這麼一塊蛋糕。 杜家願意將代理權分銷出去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這一次帝王集團的壓迫讓他們意識到了危機。

杜家想要登上更大的舞臺,必須得結交一些其他省區的大勢力。

這也是杜家發跡的根本原因。

當年杜賓就是靠着廣交四海發跡的。

杜聰心裏明白,只要將代理分銷權轉讓出去,寧安集團瞬間會獲得很多盟友支持。

到時候再來和帝王集團打這場商業戰,勝率也會大很多。

只是現在還不到時機。

到底分銷給誰,這些還需要做一個細緻的研究。

閃婚厚愛︰天價老公別亂來 ,誰不適合?


這些因素都要考量清楚。

……

預售會完後。

林洛沒有繼續呆在白沙市。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商業運作了,有專業的商務團隊去運作,不需要他插手。

偶爾有大的決策他纔會關注一下。

預售會之後,林洛接收到消息。

官方的獎勵之一,傾斜資源修建林洛所在的城市。

林洛心中早就有了打算。


他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這個修建資源最重要的一點,他要求修建一條市裏面到桃花村的大馬路。

有了這條路之後。

桃花村的局面才能算作真正的被打開。

林洛心中思緒萬千。

算一下時間,自己也有兩個多月沒有回村子了。

如今的桃花村,日新月異。

每一天都在高速發展。

當林洛回到村裏時,整個桃花村都已經大變樣。

以前只有一堆亂石的破爛村口,如今已經修建了一座大理石構成的拱門。

兩邊是筆走龍蛇的八個大字。

桃源之鄉,十里花村。

拱門左側還有一塊高大五六米的大石頭。

上面點綴着金色的三個大字‘桃花村’。

桃源之鄉,十里花村!桃花村!

黃粱客棧

也應了這桃花村的名號,再看向遠處的十里桃源。

這名字就更應景了。

再往裏走,以前坑坑窪窪的泥濘小路已經沒有了。

村裏們的大夥共同捐錢,將村裏的路修成了水泥路。

並且基本上是修到了每家每戶的門口,十分方便。

道路四周,早已規範化的農田如今更加正式。

每一塊地前,都有標牌豎立。

標明此地所做農作物,以及種植時間,種植人,注意事項。

這種規範化的流程在農村出現,並且普及規範。

周明的功勞是功不可沒的。

在他的專業知識培養下,桃花村的人民現在對高科技農具的接受度也越來越高。

如今的桃花村已經看不到任何的廢棄土地。

每一塊土地、農田上都種滿了綠油油或是金燦燦的農作物。

“怎麼樣林大村長,是不是感覺自己走錯村了?”

坐在副駕駛上的陸依柔驕傲的說道。

如果說農田規範化是周明的大功勞,那整個桃花村能夠如此規範化她陸依柔當屬第一功。

“和陸支書比起來,我自愧不如。”林洛調侃道。

當然,兩人也就說着玩玩。

真要論起桃花村發展的第一功,還是要屬於林洛。

若是沒有林洛的神農作物、銷售渠道爲基礎。

她和周明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發揮不出來。


除了鄉村整體樣貌的變化,現在基本上每家每戶的房子也都翻新裝修了一番。

以前村裏貧困戶一堆。


現在個個都是奔往小康的水準。

而林洛的父母,自然地位也是水漲船高,成爲了村裏面最受人尊敬的兩老。

林洛回到家中。

父親正在搖椅上曬着太陽,閉目養神。

而母親還是閒不住手腳,就算是大富大貴了,還是忍不住找些活幹。

“爸,我回來了。”

林洛輕呼一聲。

林勇聽到熟悉的聲音,一個激靈,拿開臉上的報紙。

“你這小子,還知道回來。”

林洛忽然離開兩個多月,這做父母的自然是想念。

正在房裏忙活的田相如聽到聲音,也急忙奔了出來。

“媽!”

“崽寶,你回來啦?今天想吃什麼好菜,老媽給你做。”

田相如難掩心中激動,一雙沾滿了髒屑的手無處安放。

想要撫摸一下自家兒子,又怕弄髒了兒子的衣服。

“媽,不是讓你少乾點活馬?現在老爹都知道休息了,你還閒不住。”

林洛勸道:“沒事和隔壁的王嬸李嬸他們打打牌,別累着自己。”

“行行行,媽知道了。你看你,在外面又瘦了。”田相如心疼道。

一家三口走進屋裏。

“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市裏面要修路到咱們桃花村來。以後出去啊,就方便了!”林洛笑道。

“修路到我們村?真的假的?”

林勇夫婦有些不太信。

“你兒子還能騙你不成?”

林洛心疼父母,自家父母這麼大歲數了,也沒有好好出去玩過。

也就父親很多年前送自己去讀大學的時候,出了一次村。

之後的歲月,兩人都是在家務農,父親偶爾會去做小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