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兒的聲音瞬間炸毛了,若是能看到此刻它的模樣一定是手腳亂蹬,瞪着眼眸反抗呢。

“哼,不止讓你窺竊不了,還讓你這討厭的聲音傳不出來”龍清絕嘴角的弧度越來越大,他指尖的黑氣越來越濃,最後竟然猶如一個蟬蛹一般把藥鼎死死的包裹在裏面,讓裏面的聲音也隔絕了。

看到自己的傑作,龍清絕滿意的點點頭,繼而把木盒蓋上。

既然是苒兒的東西,他自然不會丟掉,只是動點手腳還是可以的。

他可不能容忍他和苒兒親密的時候被人這麼監視着。

伸手,龍清絕將冷苒小心翼翼的打橫抱起,繼而一口玉棺材從地板裏冒了出來。

若是仔細看,這口棺材無比熟悉,條紋清晰,雕刻華麗,這正是龍清絕的那口龍玉棺。

輕輕的把她放進去,繼而自己也躺下去擁着懷裏的人兒,龍清絕慢慢的閉上了眼眸再次覺得懷裏擁着了全世界,從未有過的滿足。

……

西苑,蠱清苗的房間傳來了一陣瓷器破碎的聲音,接着就是蠱清苗甩鞭子以及丫鬟們連連哀叫的聲音。

“都是一羣廢物,給我滾,給我滾!”

丫鬟們落荒而逃,跑的慢的皮開肉綻,人人自危,哭聲哀叫不斷。

豪門之盛世薔薇 蠱毒王怒氣衝衝的走過來,進門看到蠱清苗猙獰怨恨的臉,眉頭輕擰,繼而大步上前。

蠱清苗只覺得擡鞭子的手腕一緊,頓時兇狠的大吼:“放開本公主,吃了你的豹子膽……”話沒說完,對上蠱毒王黑沉的臉,頓時蠱清苗猶如受盡委屈的小媳婦般,竟然丟掉了手裏的鞭子撲進她爹的懷裏嬰嬰的哭了起來。

“爹,你要爲女兒做主啊,龍清絕竟然要退掉婚約,他不娶我,他要娶那個踐人,嗚嗚嗚”

蠱清苗哭的好不傷心,那梨花帶雨的模樣,軟化了蠱毒王鎖進的眉頭。

輕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蠱毒王難得的輕聲細語:“苗兒莫要傷心,這龍清絕有眼無珠,他不娶你,我還看不上他呢,等回了苗疆,爹再幫你物色些青年才俊讓你挑選”

“不,女兒就要龍清絕,女兒非龍清絕不嫁!”蠱清苗倏地擡頭,眼角還掛着盈盈淚珠,她的眸光中卻是一片堅定和勢在必得。

看着女兒竟然如此,蠱毒王的眉頭再次蹙起,臉色越發黑沉、

“難道我蠱毒王的公主還要下嫁給別人做妾不成?苗兒,他龍清絕不過是一具殘魂,他今日不答應娶你,以後就永遠是一抹殘魂,怎麼給你幸福和依靠?這樣的人你怎麼託福終生?況且他心不在你,你何必執迷不悟?”

蠱毒王這幾天把龍清絕的行爲看在眼裏,若不是爲了自家的寶貝女兒早就掀桌了,如今倒是好,早上高高興興的陪女兒出門,回來後又和那個狐狸精窩在一起,竟然還在東宛設了結界阻止他過去看那狐狸精,現在竟然還惹的女兒這般傷心,當他蠱毒王是什麼?

他女兒又不是非他不可!

“我不管,我就要他,這個男人只能是我的,我要定了,爹若是不幫我,我這一輩子也不出嫁,反正娘最是疼愛我,你忍心辜負她的遺言嗎?”蠱清苗使出殺出間,搬出了她的娘。

果然,蠱毒王在聽到自己愛妻時眼眸中閃過一絲沉痛,繼而深深的閉上了眼。

弦兒去的早,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苗兒,他答應過她,讓苗兒的終生大事自己做決定,這也是他多年來如此容忍女兒的原因。

“可是他心不在你,他體內的鬼體也不會受絕情蠱影響,想要控制他愛上你很難啊,苗兒,這樣的男人,你跟着他是沒有幸福可言的”蠱毒王軟下語氣,手揉了揉蠱清苗的頭,語重心長道。

看到爹軟下來的語氣,蠱清苗嘴角劃過一絲得逞的笑意,繼而她深深的吸了吸鼻子,擡起一雙黑眸可憐巴巴的看着自家爹。

“爹,女兒從小喜歡什麼你好娘都會滿足,娘最是疼愛我,不忍心見我受委屈,可是現在苗兒就是喜歡龍清絕,不,苗兒愛龍清絕,這個男人他已經在苗兒心中紮了根了,苗兒一定要嫁給他!”

“可是你看看他……”蠱毒王意有所指。

在他看來事已成定局,龍清絕的心意不是他們輕易改變的。

“爹,你可以從龍老爺那邊下手,龍清絕即便是再愛那個女人,他也會估計他爹的臉面,再說了,沒有我們的蠱王,他也復活不了,復活不了整個龍家都完了,孰輕孰重,他們應該不會允許他胡來”

“可是蠱王……冥藥鼎不是被你弄丟了嗎?”蠱毒王皺了皺眉,這纔是他最爲思慮的地方。

“爹研製的母蟲不是有控制腐蝕的效果嘛,只要給他用那個,控制屍體腐爛,我再派人去尋找冥藥鼎,只要拖延到他娶我,我就有辦法讓他愛上我”

蠱毒王看着幸福橦景着將來的女兒,不忍心再潑冷水,點點頭,答應去找龍傲天說說這事。

只希望一切如女兒所願,龍清絕以後能愛上她。

……

冷苒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在蹭着她的臉,一邊蹭還一邊舔,搞得她臉上癢癢的。

她揮動着手想要扒開這個搗蛋的東西。

“冥兒,別鬧”

顯然,冷苒已經把這個罪魁禍首想成了那個萌萌噠的蟲子了。

不過沒一會兒,臉上又落下無數溫溫熱熱溼溼的吻,而些還有朝着脖頸往下蔓延的趨勢,冷苒的手揮舞的更加快了。

“渡狸是一隻色狐狸,你也不學好,是一隻色蟲子”

冷苒挪了挪脣瓣,含糊不清的說着,突然雙手被人緊緊錮住,怎麼也動不了了。

她蹙起了眉頭,很不耐煩的從睡夢中醒來,對上的卻不是那呆萌萌的蟲子,而是一張猶如刀削般精心雕刻的俊美容顏,頓時眼眸瞪大,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動作。

龍清絕看着冷苒的反應,脣角揚的老高,深邃的眼眸卻帶着一絲邪氣的警告之色。

“以後不準讓那隻狐狸和蟲子靠近你,聽見沒有!”

帶着命令霸道的語氣,聽着卻有絲酸酸的感覺。

顯然,他龍清絕吃醋了。

“憑什麼?”

幾乎是下意識的,冷苒反問了一句。

-本章完結- “憑什麼?那我告訴你憑什麼!”龍清絕邪魅一笑,深邃的眼眸仿若打翻的墨深不見底。

“你……唔唔”

龍清絕緊緊扣住冷苒反抗的手,吻沿着她的眉心到脣,到脖頸,再繼續往下……

“唔……”

熾熱的溫度迅速燃燒着兩人,伴隨着那溢出喉嚨的細碎嚶嚀,冷苒倏然紅了雙頰,懊惱這個鬼如此精力旺盛,竟然連她好不容易多睡會兒都不行。

顧少,情深不晚 “龍清絕…”

無意識的,冷苒的語氣裏帶着一絲慍怒與嬌嗔,撩人心絃。

“嗯?”

龍清絕驀地擡頭對上冷苒幽深的眼眸,此時此刻,她的目光裏,是從未有過的波光瀲灩,如陽光下一潭春風拂過的碧波,泛起無數閃耀的漣漪。

“你……你你你”

冷苒已經羞得忘記了怎麼說他,胡亂的摸索着,試圖找尋什麼把自己包裹起來。

看着冷苒扯被褥的手,龍清絕輕笑一聲,深吸了一口氣,繼而幫她把被褥蓋上,繼而在她眉心輕輕落下一吻。

“還要問爲什麼嗎?” 洛秋的春暖花開 龍清絕挑了挑眉,看着臉頰有着美麗酡紅的冷苒,愉悅的嘴角勾起。

“你……無賴!”

冷苒完全被他弄的忘了分寸,此時的她就如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又羞又怒。

“是嗎?那就讓你見識下真正的無賴”

說完,龍清絕快速的精準地攫住了她的雙脣。

冷苒掙扎無果後,閉上眼睛不再反抗。

本以爲龍清絕又要怎麼樣折騰,接過他也只是在一個纏綿的吻後鬆開了她。

深邃的眼裏是她熟悉的寵溺與溫柔,這份寵溺與溫柔,讓冷苒有股莫名的熟悉感,好似很久以前她就曾經享受過。

搖了搖頭,冷苒冷冷一笑,她怎麼可能以前就享受過他的濃情蜜意?

很好,她要沁入他的肌膚,他的血液,他的骨髓,在不久的將來像他折磨她一樣日日夜夜地折磨他,吞噬他,讓他悔,讓他恨,甚至是痛不欲生。

讓他享受失去一切的痛苦!

看着冷苒只是目怔然地看着他,龍清絕勾脣壞壞一笑,伸手輕掐她的鼻樑,暗啞的聲音魅惑如絲地道,“想要?嗯”

冷苒實在是忍不住狠狠瞪了龍清絕一眼。

“哈哈,乖,起來了,用晚膳去”

龍清絕看着冷苒一副要噴火的樣子,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冷苒有時候都搞不懂,他如此高冷的一個人,在她面前爲何可以每時每刻笑的像個孩子?

冷苒和龍清絕來到花廳用膳時,丫鬟已經備好了膳食。

看着桌子上色香味全的菜餚,再看了一碗麪前這碗飄着淡淡肉香的肉粥,冷苒不解的看向龍清絕。

“你嗓子有些啞,喝點粥潤潤喉”

龍清絕輕輕一笑,解釋道。

冷苒眉毛輕輕一挑,倒也不客氣,端着肉粥慢慢的吃了起來。

影后歸來,前夫簽名請排隊 別說,味道極好,清新爽口,喉嚨處感覺潤潤的,一早乾乾澀澀的感覺也消失了。

一碗見底,冷苒還有些意猶未盡。

看着冷苒小饞貓的表情,龍清絕寵溺一笑,繼而把清淡的佳餚推到她面前。

“光吃粥不易飽,吃些菜和主食”

冷苒對於龍清絕無微不至的關心從開始的不適應到現在的理所應當,她也從不多說什麼,龍清絕讓他吃什麼,她就吃什麼。

“吃完飯想去哪裏?”突然,龍清絕就靠近冷苒問道。

冷苒一愣,放下手裏的湯碗,用手巾擦了擦嘴。

擡眸,一汪清水一般的眼眸看着龍清絕:“我想好好欣賞下龍府,可以嗎?”

“自然可以”

龍清絕好不介意,在他看來,冷苒便是這裏的女主人,所以她瞭解這裏沒什麼不可以的。

“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見見傳言中的那個三公主?據說和我很像?”

冷苒對那個女人並不是特別感興趣,只是不自然就問出來,問完後,她的眉心微微擰緊,似乎在不滿意自己怎麼就這麼說出來了。

這麼一聽就跟吃醋似得,這種感覺她很不喜歡。她是不需要在乎龍清絕的一切的,是的。

可是心爲何如此不舒服呢?

看着冷苒眉頭微微擰緊,還有她眉宇間的那縷哀傷,龍清絕長臂一伸將她摟進懷裏,緊緊地抱住。

“那個女人怎麼比的上你,她過幾日就回苗疆了”

龍清絕胸口燙人的溫度傳來,冷苒本能的想要將他推開,可是龍清絕卻總是如一座山一樣,只要他不願意,她怎麼也不可能撼動他。“我只是好奇而已,怎麼,難道王爺想把我當一個金絲雀關在東苑這個牢籠嗎?”

他越是不讓自己去見她,冷苒心裏越是不舒服。

“苒兒,你在吃醋?”龍清絕的眸光閃爍着絢麗的光芒,他的脣貼着冷苒頭頂的髮絲低沉而有力地輕喃,“我說過,你是龍王妃,你是我

一的女人,沒有人能比的上你,更沒有人能替代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龍王妃?龍清絕,你真的打算娶我嗎?”冷苒冷冷一笑,想繼續推開龍清絕,可是雙手卻怎麼也使不出力氣來,“龍王爺和苗疆三公主早已有婚約,這次三公主過來不久是爲了嫁進王府嗎?你現在又口口聲聲說我是龍王妃,你不覺得可笑嗎?”

冷苒自己也不清楚,爲什麼她的這些話會脫口而出,不假思索。

“苒兒,三公主的事情我會解決,現在,你是我唯一在乎的女人,也是我唯一的愛的女人”

“可是,龍清絕,我還不能把你當成我唯一愛的男人,怎麼辦?”

龍清絕輕輕鬆開冷苒,雙手捧起她的臉,深情的墨眸裏倒映着全是她纖瘦的身影。

“我可以等,苒兒,你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所以你也不可能再愛上別的男人,你遲早一天會愛上我的,苒兒”

“龍清絕,如果我永遠都不能愛上你呢?”

問出這句話時,冷苒心中也是懊惱的,她想到他們之間的關係,她就忍不住問出來了,這一刻,她突然很想知道他會怎麼想。

“那你也只能屬於我一個人。”

“你這麼霸道的禁錮我,對我很不公平”

龍清絕卻邪魅一笑,再次將冷苒摟入懷裏,“我會用我所有的愛來讓你覺得公平的”

冷苒垂眸,嘴角揚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似癡似譏,因她從來都沒有想過,復仇的這條路竟然如此的容易。 二婚總裁:強寵99日 只是,爲什麼她的心中想笑卻笑不出來,竟然生出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悲涼來。

“王爺……老爺讓您去趟書房”

管家恭敬的聲音打破了兩人的對話。

龍清絕微微蹙了下眉頭,對着管家揮了揮手,示意他知道了。

“苒兒,你先讓丫鬟陪你四處逛逛,我去去就來”說完在她眉心留下一吻,繼而戀戀不捨的離開。

伸手,冷苒的指尖停留在眉心,似乎還能感受到那抹淡淡的溫度。

“姑娘…..”

丫鬟看着冷苒望着一處發呆,猶豫着開口。

“嗯?”冷苒回過神來,看着站在面前猶猶豫豫的丫鬟。

“王爺吩咐碧荷帶姑娘逛挺遠”

“不用了,我自己逛逛便好”

冷苒淡然的拒絕丫鬟,不給丫鬟說話的機會,轉身走出了花廳。

龍府書房。

龍傲天的臉十分黑沉,他坐在藤椅上,身子不由的顫抖。

“你要存心氣死我不成?”

“孩兒是認真的,三公主那邊孩兒已經說了”

“混賬東西!蠱毒王不會答應的,你要把龍族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啊”

“孩兒心意已決,爹,就讓孩兒聽自己一回吧”

龍清絕清冷的聲音帶着不容質疑的堅決,繼而他轉身出了房間。

身後,龍傲天身體不由的往後仰,楚玉清連忙上前扶。

看着龍傲天殘破的身子,楚玉清眼眸中劃過一絲不忍。

“這孩子,被那女人迷了心竅,那女人不能留!”龍傲天渾濁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凌冽。

楚玉清一聽,眉頭蹙起,他雖然不喜歡這個冷苒,可是她好歹是龍清絕深愛的人,若是直接殺了她,龍清絕難免會記恨老爺,這樣他們的父子關係想要挽回就難了。

所以,冷苒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龍府裏,而且她有一個妖獸守護,刺殺她顯然不可能,那麼該怎麼辦?

繼而,楚玉清眼眸中劃過一絲光亮,他上前附上龍傲天的耳朵。

“你是說讓這女人知難而退?”

“是,只要讓她知道三公主這個人,知道他們有婚約,那女人一定會離開”

-本章完結- 他決定把事情給冷苒說清楚,讓這女人知難而退。

龍傲天低嘆一聲,繼而擺擺手:“這件事交給你去做,務必把那女人送走,若真不行,就……反正她的血液對絕兒有用”

龍傲天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意思再明顯不過。

楚玉清點點頭,繼而推出了房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