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菩提祖師遺留這方寶地,也是想告訴弟子們,平淡纔是最重要的,最簡單的生活,也是最難求的。

祖師爺用最後的法力,給了弟子們一個真正修道、修心的機會。

衆仙到了此刻,也是深明此理,以後的方寸山,就是他們的桃花源。

“帝尊,這是我新煉出的丹藥,以火焰花爲引子,融合了方寸山的天才地寶,至少達到了先天期六品境界,名叫淬火戰神丹。”新晉的煉丹房管事,是方寸山的老四周可法。

他煉丹之法自然是在姚勝之上的,先天六品丹藥,其功效自然是可期的。

“放下吧,煉丹的事不要急,慢工出細活。”

“對了,星辰子的符送來了嗎?”

秦羿一邊叮囑周可法,一邊問古清。

“還沒呢,聽說星辰子師兄與李不凡師兄,近日去了方寸山外域的一處龍潭,他們發現了一隻百萬年的老龜,想取龜殼,用來給帝尊作符。”

古清道。

“好,那我就等着。”

秦羿一邊翻看着手上的上品天仙訣,讓底下衆仙各自散了。

星辰子等人的覺醒算是真正打開了方寸山的祕密,秦羿能夠接觸到先天期方寸山最核心的修煉功法,每日服食的是改良後最上等的丹藥。

情陷99分女人 原本孱弱的傀儡本體,如今再次打造成了戰神之體,金剛不敗,而修爲,由於沒有跟人動過手,他也不知道到底達到了怎樣的境界。

但毫無疑問的是,他現在已經是真正的仙家,而非原來的半吊子。

全新的魂魄,全新的身體,一切都是方寸山靈氣滋生,沒有比這更純粹的仙體了。

換句話說,他也相當於方寸山的覺醒本土仙人之一了。

唯一的區別是,他可以隨時離開方寸山。

秦羿還沒有打算離開方寸山,在沒有絕對把握,一舉擊敗天界三尊時,他沒有出去的必要,那樣只會浪費他在方寸山的寶貴修煉時間。

除了修煉,他每天就是騎着魯千秋打造的天馬,在天際馳騁,縱遊整個方寸山。

試想,這麼多年,他還從來沒有這麼清閒過。

偷得浮生半日閒,也算是小小實現了自己的一個心願。

……

方寸山外,災後的地獄,風波未定。

在小舞的呼籲下,南方十獄簽訂了互不侵犯合約,建立了更大的互助資源,通商資源,爲災後重建,打下了聯合的基礎。

同時,北方在靈普與婁文采的整合下,各大地獄的災情也得到了控制。

當務之急是推選出新的地獄之主。

鬼帝不可少。

鬼帝有聯動十八獄的職責,同時,許多的事情,如開鬼門、生死簿、黃泉眼的治理、看守等都需要鬼帝來處理。

而廣王與秦侯一戰後,基本上可以確定,不管他是死,是活,都不能再執掌地獄了。

畢竟就衝那三十萬無辜而死的軍士,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生命託付給這麼一位殘暴的君主。

小舞、婁文采、魏國公李昭德三人是接替廣王呼聲最高的人。

小舞南軍這次大戰幾乎是不損一毫,在北軍與廣王亡了以後,完全可以憑藉着強大的軍事實力,橫掃北方八獄,但她非但沒有這麼做,反而向北方受災地獄提供了賑災物資,可謂是仁心動天下。

各大地獄鬼王無不是對她心悅誠服。

而婁文采與李昭德,則是賑災有功,也極具人心。

地獄鬼帝重選之日終於來了。

在酆都城廣場上,可容納十萬人的大廣場上,此刻彩旗飄飄,各大地獄的鬼王都帶着護軍,來到了酆都。

在廣場上方,十七把椅子上端坐着十七位鬼王。

不管過去,彼此之間有什麼恩怨,此刻,坐在此處,沒有人再像以往的鬼王大會那樣,一坐下來就開罵。

十七位鬼王下方並排無序坐着的百餘位,都是地獄裏的宗門大佬、又或者知名人士。

畢竟決定鬼帝位置的,還是鬼王們投票說了算。

“各位,今天把大家召集到此處,相信大家也知道了。”

“在推選鬼帝之前,有個人我想應該值得我們爲他默哀。”

靈普看向遠處的蒼穹,平靜的佛目中多了一絲少有的傷感。

秦侯,這個與他忘年交的青年俊傑,爲了蒼生,爲了天下,屢屢赴死。

情若初見時 有很多人認爲秦侯不過是爲了鬼帝的寶座,爲了自己的榮華富貴而奔波罷了,但靈普與懂這個人的都知道。

這是一個純粹的人,一個真正心懷天下的大人物。

鬼王們同時起身,不用說名字,大家也知道是誰。

是秦侯終結了那個拿三十萬士兵,拿整個北方命運當兒戲的瘋子統治生涯,如果不是秦侯,誰也不知道廣王下一步會是何等的暴戾兇殘。

“秦兄,走好。”

趙程突然舉杯向天,發出一聲痛呼。

小舞則是閉上了眼,腦子裏不斷回現着叔叔以往的音容笑貌,眼淚瞬間沾溼了面紗。

“走好。”

衆位鬼王齊齊舉杯敬告蒼天,由衷的向這位王者致敬。

靈普一擡手,衆人坐了下來,接下來就是推選鬼帝了,這也是這次集會最重要的目的。

“推選新的鬼帝已經刻不容緩,由於廣王是先天期一直坐到如今,我們也沒有別的經驗可以借鑑。”

“貧僧與各位理事經過商議,認爲只有深的各獄子民之心的人物,纔有資格繼續統領大家,庇佑天下太平。”

“各位,這次參選鬼帝之位的,除了十七獄鬼王外,另有魏國公李昭德。”

“現在開始投票吧。”

“首先是十八獄的鬼王趙程,大家投贊同票的,請舉手。”

靈普指着坐在末尾的趙程道。

PS:晚點還有第三章。 趙程乾咳了一聲,老臉一紅大覺尷尬,他對自己有幾斤幾兩還是很清楚的,就他那點本事,連個十八獄都打了三年,更別提做鬼帝了,論資歷,論修爲,哪一樣都輪不到他啊。

“大師,我資歷淺薄,擔任鬼帝還是算了吧,在場比我才華出衆的,大有人在,這個鬼帝,我,我當不了。”

趙程連忙擺手道。

“趙侯客氣了,就憑你從凡間找回秦侯,以及你多年來重情重義在地獄奔走,不惜散盡家財,以域內之兵抵禦賊寇,守護十八獄的美談,也足夠擔任鬼帝了。”

“我們需要的鬼帝,並不是修爲蓋世,而是德行、人品爲首,能以天下爲己任。”

“趙侯對老鬼王尚且重情重義,又豈會置我等天下蒼生於不顧?”

靈普笑道。

趙程頗是汗顏,他的重情重義全都是對幽月公主的,跟天下蒼生還真沒關係。

其他鬼王也是紛紛響應,不少人直接投票,當場表示支持趙程擔任鬼王。

趙程這些年爲了幽月四處跑,拉關係,借錢借兵借糧,雖然四處碰壁,但大家對他的印象還是極好的。

而且趙程對他們來說,幾乎是沒有什麼威脅的,伴君如伴虎,若是能讓趙程這種好人當鬼帝,不至於給他們老找麻煩。

趙程七票。

剩下的十一個鬼王則是比較明智的。

他們還是希望有一個鐵腕、嚴明、有序的帝君能維持地獄的秩序,廣王是殘暴,但他能壓住地獄裏的萬邪,尤其是對鬼門關、生死簿的掌控,至少不會造成凡間大亂。

“謝謝,謝謝各位老哥哥。”趙程連忙起身拱手拜謝。

“很好,下一位魏國公李昭德。”靈普又道。

魏國公已經一把年紀了,是個比較和善的老頭,他平素不掌權,不帶兵,但是威望極高,這次賑災,若是沒有他振臂一呼,酆都城裏那些王公貴族,皇親國戚是不會從兜裏掏銀子的。

大家都知道這只是對李昭德的一種敬意,實際上老爺子也不會真來當什麼鬼帝,因此,也有八個人投票。

“接下來是龍王婁文采,龍王冒死破壞了廣王的大計,同時,二獄新軍治政,打理的井井有條,可謂是賢明之君,而且龍王還是秦侯在地獄公開得到過承認的徒弟。”

“現在,請大家投票。”

靈普笑道。

婁文采謙虛的站起身,向衆人微微一笑。

自從父親死後,在秦羿的教導下,婁文采已經學會肩挑一方職責,是一個敢幹敢爲的賢明之人。

衆人對他皆是有所知,畢竟二獄是天下糧倉,婁文采能治理的井井有條,交給這樣的人,似乎也並無不妥。

這一次一共有十三票投給了婁文采,幾乎可以說是衆望所歸了。

但所有人都知道,還有一位重量級的人物,那就是小舞。

小舞是南方的無冕之王,她若是不答應,揮師北方,隨時可以廢掉新立的鬼帝,同時,論功勞、論賢明、論實力,確實沒有人比她更適合的了。

“看來大家心裏都有數了,最後一位競選者,曼陀女王。”

靈普道。

在介紹的時候,他看向了小舞,這個女孩身上有一種無比寧靜的古樸之態,就像是一顆萬年菩提樹,能讓每一個靠近她的人感到祥和。

這種佛法感觸,靈普還是師父在時,有這種感應。

足見這位曼陀女王佛法精純,遠在自己之上。

沒有任何疑問,這一次所有的人同時舉手,一致認同小舞成爲鬼帝。

“曼陀女王,請問你願意承擔天下之責,擔任地獄第二任鬼帝嗎?”靈普問道。

小舞柔和而堅定道:“我願意。”

“阿彌陀佛,老衲正式宣佈曼陀女王謝小舞,正式成爲地獄第二任鬼帝,此後統帥八方,號令天下。”

“願鬼帝庇佑天下蒼生,福澤源長。”

靈普雙手合十,帶頭拜道。

“拜見鬼帝。”

衆鬼王大喜,同時屈膝相拜。

於此同時,所有士兵向他們心目中的新王稱賀,一聲聲炮響響徹雲霄,漫天的五彩煙花,宣告着多災多難的地獄,再開新元,煥發新的生機。

小舞張開雙臂,羽衣迎風飄揚。

“叔叔,你在哪?”

“若你不在人生又有何樂趣,我必打開九輪迴,讓時間逆轉,此生再不入地獄。”

小舞望着九天之上,腦海中只有秦羿的影子。

“慢着。”

就在靈普給小舞現上王冕的時候,一聲雷霆大喝自人羣中傳了過來:“她要稱帝,孤王不同意。”

人羣自覺排開,只見廣王渾身殺氣騰騰的走了出來。

衆鬼王皆是大驚。

他們是發自肺腑的畏懼這位君王,幾乎是同時,全場的歡呼聲全部都停止了。

小舞柳眉微微一蹙,按理來說,叔叔已經走了,那麼廣王存活的機率,幾乎爲零,他怎麼會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這?

“嘿嘿,各位,孤王還沒死呢,你們就這麼着急奪我的位置嗎?”

廣王負手走上高臺,看着底下的鬼王,傲然冷笑道。

“廣王,你用我三十萬將士做兒戲,雙手沾滿血腥,早已經不配成爲天下之主。”

李昭德率先發聲,大喝道。

“是嗎?”

廣王笑容一冷,雙手高舉,瞬間排山倒海的神力,生生將封帝臺給震裂了。

衆人一見他神通不減,更是畏懼不已。

甚至幾個膽小怕事的鬼王,開始打算離席了。

“爾等是要做亂臣賊子嗎?現在向孤王稱臣認錯者,可以免除你們的死罪,否則,殺無赦。”

廣王藉機威嚴大喝道。

衆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個個噤若寒蟬,顯得很猶豫。

城中不少廣王派系的將領開始發生內訌,推搡吵鬧的了起來,一時間場面有些失控。

“你想稱王?”

小舞平靜的聲音,如清泉一般,讓衆人神智變的清醒了許多。

“這頂王冠,本來就是孤王的,誰也奪不走。”

廣王從容笑道。

“我叔叔秦羿如何了?”小舞問道。

“他死了。”

重生名門千金 “早已化爲了灰燼,這世上沒有人可以是我的對手,他也不例外。”

“而我纔是永恆的不死之身,所以孤王奉勸各位,最好腦子清醒點好。”

廣王傲然道。

“叔叔終究是走了。”

小舞低頭喃喃道。

然後,她擡起頭看着廣王一字一句道:“叔叔沒有完成的事,我替他來做。”

PS:差點睡着了,第三章送到,晚安,朋友們。 “小娃娃,你的意思想跟我作對了?”

“你可知道,謝長生在的時候,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

“我知道你跟秦羿的關係非同一般,但你現在跳出來,無疑是死路一條,我這麼說夠清楚了吧?”

廣王瞳孔內精光大炙,冷冷威脅道。

他當然不會是真的廣王,而是地煞宮宮主宇文傷。

宇文傷得到了長生相後,不惜以殘忍的洗身大法,將自己完全按照長生相的形體,打造了現在如出一轍的廣王之身。

由於他對廣王知之甚多,是以模仿起來一板一眼,即便是伺候廣王多年的高公公等人,也是難以分辨。

不過宇文傷犯了一個最嚴重的錯誤,那就是由於一直守在無花島上,他壓根兒就不知道小舞的神蹟,只以爲是秦羿與廣王血拼而亡。

而小舞因爲佛法精深,深藏不漏,宇文傷根本就看不出他修爲的高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