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重要,他是不是東方神主,他都是青龍。

一壇見了底,拿起筷箸敲打罈子:「龍宮不會只剩下這一壇了吧。」

從桌子底下拿出來一壇:「早知道一壇酒是滿足不了你的。」

「兩壇也不行,別人是吃了不帶,我吃飽喝足要是手上沒點拿的,會覺得主人家小氣。」

看樣子哪吒是看上他的萬年陳釀了,那就給他吧,反正陳年佳釀龍宮裡多得是,讓他醉十萬年也夠。

吃飽喝足,把身上的寶貝都交給青龍,伸出雙手:「該了的事都了了,也該是履行承諾的時候,最後叮囑你,我要每餐玉盤珍饈、佳釀鮮果。」

這些東西,都是他們早有約定的,能享受的待遇,千萬不能放過。 聽完羅陽的建議,花襲伊開口明確表示反對。

她說道:「呵呵,你別充大頭!」

看著美人們這麼緊張,羅陽心裡還是得意的。

但他有自己的如意小算盤。

想要脫穎而出,在一眾強敵之中拔得頭籌,先拿到血煞子,那最好的方法便是出奇制勝了。

不然,若要動手的話,鹿死誰手還是個未知數。

對於羅陽而言,現今算是最強的敵手,就三個。

一是花花公子,二是花襲伊,三是十三姨。

這三個人都來自強大的勢力。

一般而言,羅陽還沒有實力惹得起八仙堂,九陽殿和十生宮。

是以,不到萬不得已,羅陽不想主動動手。

若能通過特別的途徑先找到血煞子,並拿到手,那就很不錯。

除了眾美人之外,別以為其他人就贊同羅陽一個人行動。

令羅陽震驚的是,他們居然那麼一致性的反對他。

以花花公子為首的反對者,當然不會關心羅陽的死活。

他們只是擔心羅陽先找到血煞子,屆時藏了起來,那就虧大了。

花花公子冷笑道:「看你的樣子,你是知道血煞子藏在哪了?你想獨吞?!」

這話挺刺耳的。

羅陽不屑道:「那又怎樣?!」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雙方又鉚起來了。

雖說是大實話,但無人相信。

有時候世事就是這麼奇特,說真話,別人往往會以為是假話。

「你也敢這樣對老子說話?!看老子……」

結果花花公子的話語依然沒有說完,便被花襲伊給打斷了。

「呵呵!想欺負我弟,先問問寶寶!」

「笑笑妞!你別多管閑事!」

「呵呵,他是寶寶弟弟,什麼叫做閑事?!」

在場的人又連忙一起勸住雙方。

本身花花公子和花襲伊又不是真的要開打,就借勢下台階了。

羅陽說道:「你們不想我去,那誰去?」

分分鐘會丟掉性命的事兒,誰願意去冒這個險?

現場寂靜了好半晌,才聽花花公子說道:「大家一起進退!」

這是眾人的想法。

也就是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如果只是花花公子的個人的想法,那還好辦。

大部分人都是這樣想的,那羅陽不便反對。

不然,倒真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惹起太多人的懷疑,這並不是好事。

現今情況還不算明朗,那要盡量減少樹敵。

何況眾美人也不想看到羅陽獨自一人去冒險,羅陽說道:「那好吧。你們有同進退的想法,那是好的。」

於是一眾人都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羅陽除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之外,還在心裡跟魂**談。

只有通過魂獸,才能最快確定血煞子具體在哪裡。

「那個公的,聽到沒?」羅陽問。

「主人,找我什麼事?」魂獸反問道。

起先,羅陽將魂珠藏在《神農經》山水畫石洞裡面時,魂獸不敢住在那兒。

不然,魂珠會吸走魂獸的力量。

後來不知怎的,魂獸也偶爾敢躲到山水畫里。

若一直呆在羅陽的識海里,那很容易被花花公子等人發現。

「你能估算出血煞子在哪裡么?」羅陽說道。

「主人,我敢肯定就在附近。」魂獸答道。

整個祭壇都可以算是附近。

羅陽冷笑道:「那個公的,請把範圍縮小些。」

過了好幾秒鐘,魂獸才說道:「主人,我感覺到它的氣息越來越強了。它好像要狩獵了……」

便在此時,忽然周圍響起了軋軋的聲響。

因來過這兒,對這種聲音太熟悉了。

一聽見這種令人後怕的響音,眾人便慌神了。

正如所料,地面又開始如同黑白格子的棋盤那樣,黑的升,則白的降。

反之亦然。

這樣就相當於地面被分割了,眾人不得不分別跳來跳去。

就算所有人想在一起,那都辦不到了。

因每塊黑格或白格的面積並不大,立不了多少個人。

這麼一來,只能分散站到其他地方去。

在一陣慌亂之後,好不好死,羅陽,花花公子和十三姨居然分到了同一個地方。

其他人在哪裡,根本看不到。

目光所能看到的,都是一條條四方的石柱上上下下。

那景觀,確實是嘆為觀止。

羅陽在想,如果能找到血煞子,那真的是老天眷顧。

只聽美人們的尖叫聲此起彼落,羅陽也不知眾美人到底怎麼樣。

這石柱的起降都還是小事,接下來的才是最可怕的。

據羅陽所知,待會還會被各種暗器攻擊。

此時羅陽多麼希望自己有穿牆過壁的能力,那就可以無視那些石柱的擋路了。

他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奔到洪佳欣等美人的身邊,與她們在一起,安慰她們。

可惜還沒有學會特別的技能。

當軋軋聲響過之後,羅陽,花花公子和十三姨都被困在一個方體的小空間里。

周圍漆黑一片,各人拿出手機,用屏幕的光亮來看東西。

光線雖不甚明亮,但能看清周圍的情況。

前後左右上下就跟密室一樣。

平時有花襲伊在羅陽身邊,花花公子老是沒機會成功向羅陽找碴。

追妻99次,億萬boss惹不起 現今天賜良機,花襲伊沒有在羅陽身邊。

雖說有十三姨在一旁,但十三姨明顯是跟八仙堂更熟。

如此一來,花花公子覺得是時候拿羅陽開涮了。

隱婚老公①老婆快到碗裏來 用手機屏幕的亮光照了照羅陽,先引起羅陽的注意。

「血煞子在哪裡?!」花花公子很不友善的質問。

單聽那充滿了火氣的語氣,便知花花公子是故意要找事做了。

羅陽不懼花花公子,他若想開打,羅陽奉陪到底。

「血煞子在石頭裡,你自己不會找?!」羅陽冷笑道。

「仗著笑笑妞,你敢跟老子頂嘴,現在你還敢拽,看老子怎樣收拾你!」花花公子怒道。

說時,已移動身形,要攻擊羅陽。

不料十三姨忽然攔在中間。

「你們當姑奶奶透明的?!」十三姨很不滿道。

她是擔心花花公子把羅陽打傷甚至打死,那血煞子可能就找不出來了。

這是其一。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祕嬌妻 其二便是她對羅陽挺敬佩的。

是以,雖說跟八仙堂關係不錯,但十三姨也不會袖手旁觀看花花公子欺負羅陽。

十三姨居然幫羅陽,這倒讓花花公子吃了一驚。

他可沒想過十三姨會這樣做,問道:「你幫他幹什麼?」

冷冷一笑,十三姨說道:「你們的恩怨,等出了祭壇,要怎樣算帳都不關姑奶奶的事。」 接過來他的法寶,沒有鎖他:「算了吧,此時你要走四海攔不住,監牢有大元帥封印,你想走也走不了。」

說起若木,忍不住問他:「今時不同往日,你還要效力於他?何不倒戈相向,加上你侄女,三人聯手或能將他拿下,那是你就是天界的大功臣,何愁四海不能拔地飛升。」

「一臣不事二主,我即歸服就要一條道走到黑,他成,我榮登九天,他敗,我先赴九幽而去。」和了一百二十妖王一戰,讓青龍看清了四海的羸弱,更加堅定了踏足九天的信念,若不如此,四海早晚都要填了九天諸神的肚子。

聽他這麼說了,不由得哈哈大笑。

抱起雙手,鄙夷的看著他:「若木未出之時,你也是天界屬臣,不也做了叛逆嗎,現在回頭,還可說是忍辱負重。」

知道他一定會這麼說,義正辭嚴的告訴他:「我雖在住在四海,卻不伏天界管轄,東方神主的頭銜也是人間帝王封的,怎麼能說是天界的屬臣。」

「九天諸神掌管三界,怎麼就能說不是天界的屬臣。」

「先天五道在天道之前,三清四御也不伏天界管轄,我為何就不能,這東方神主的職位,是人間聖王軒轅大帝封受,人王伏羲親筆所書。」

青龍不是第一代東方神主,但東方神主的頭銜確實可以不聽天界號令。

哪吒不知道,軒轅大帝封神是三千年前戰敗蚩尤之後,人文之初,它的祖先都還沒有出世。

不論他是不是天界的屬臣都不重要,哪吒只是想挑起這個矛盾:「難道你就不替羽舞想想嗎,她這遭才得了正果,就要背負叛逆之名。」

這種手段,又怎麼領青龍動搖:「勝者王侯敗者寇,時至今日,有幾人還記得天皇帝君,有幾人還記得開天地造大道的盤古大神。」

哈哈的笑兩聲,告訴青龍說:「三清是鴻鈞老祖的弟子,與媧皇聖母頗有淵源,若木殺了他們,這兩位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吧。」

知道哪吒這是在嚇唬他,也學著猖狂的樣子:「哈哈哈哈,天道既已成,必會有變,只怕等他們知道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聽懂了青龍說的,不由得冒出冷汗,原本以為若木只是個反天的妖精,現在看來,是自己小看了這個怪人。

但這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他的驕傲讓他必須守約,肉體和靈魂都被囚禁,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看著她發生。

現在,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的父兄,雖然青龍答應他向若木求情,可是若木是不是領情,很難說。

「若木會怎麼處置九天諸神?」

青龍活了一千年,見過很多更替,知道哪些前朝元老都不會有好下場。

但就這麼回答哪吒嗎,不妥。

想了想,告訴他說:「他不曾說,我也不曾問,但若你父兄有一人糟了難,我以命相抵。」

青龍是個守約的人,既然保證了,就該沒有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