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步入闕台,個個氣度非凡,驍勇出眾。張虓虎身高八尺,壯碩魁偉,面堂紅紫,腰纏骷髏錘,如天神降臨;付明友尖臉小眼,身材清瘦細長,雙手持鐧,輕靈如猿;范闓粗矮敦實,身上肌肉虯結似鐵,手提兩柄利斧,每行一步,猶如鐵塔,厚重沉穩,氣勢奪人。。 「魏王?」

大事不好。

沈青欒看向顧冷清,怕魏王會跟明弘帝告狀。

顧冷清蹙眉,同樣察覺不妙。

魏王惡狠狠看了眼沈青欒,才怒視顧冷清,「老三媳婦,想不到你還有這般野心,這麼大逆不道的話都敢說出來,怎麼,要謀朝篡位?」

「魏王怕是聽錯了。」

顧冷清從容鎮定地面對魏王,魏王寬袖一甩,把手別在身後滿臉都是傲慢,「本王耳朵還沒聾,剛才你們說什麼,聽得一清二楚,老三媳婦,你如此大逆不道,本王要去稟報父皇,讓他好好治你得罪。」

眼見魏王說完轉身就要離開,顧冷清淡定地看著他的背影,「任何事都講個憑據,你就這麼過去跟父皇說,父皇能信?」

魏王的腳步果然停下來。

顧冷清淡淡勾唇,眼中的笑意暈染開,慢步來到魏王身後,「如今宮中接二連三出事,這個時候倘若魏王你給父皇帶去不好的消息,恐怕父皇不會高興,如果這樣連累到魏王府就不好了。」

「何況,現在魏王妃還在治療當中,若是有什麼事影響到她的身體,可得不償失。」

言下之意,略帶警告。

魏王豈會聽不出來。

他猛地回頭看著顧冷清,「你在威脅我?」

顧冷清微笑,明媚而張揚,「是提醒。」

魏王皺了皺眉,而後一句話不說,怒然離去。

「難得老四你找本太子喝酒,怎麼,現在不用陪魏王妃?」尉遲墨調侃道。

實在是因為最近魏王總往岳府里跑,成天顧著魏王妃,哪裡還肯喝酒,沒想到今天反而主動來找他。

能不奇怪嗎!

魏王探究的眼神看著尉遲墨半晌,他知道尉遲墨有多疼愛和縱容顧冷清,但他也清楚尉遲墨的為人,不像是那麼大逆不道。

「你怎了?有話要說?怎這個臉色?」尉遲墨詫異,他跟魏王關係向來好,魏王一有什麼事,全都會表現在臉上。

看樣子,應該是有事。

魏王內心掙扎了許久,「老三,你會不會有什麼事瞞著我?比如,你接下來有一些重大的計劃?」

尉遲墨眸色銳利,「你到底想說什麼?」

魏王噎住。

他知道尉遲墨向來聰明,自己這些試探在尉遲墨看來就是小把戲一樁。

索性不再拐彎抹角,「我今日到你府上找你媳婦,原想問問柔兒的情況,結果聽見她跟沈青欒說著大逆不道的話,那意思,無非是要拿下整個明元。」

尉遲墨眸色一沉,頓時喜怒難分。

魏王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知道這事你不知道,不過老三,你可真要好好教教你那媳婦,什麼該碰,什麼不該碰。」

尉遲墨一手搭在魏王肩上,「眼下父皇調動軍機內部要臣,安插提拔了不少他的親信,此外恢復宣王的身份,你說,父皇想做什麼?」

「我看,不久我手中的兵權都要交出去,恐怕連我這太子之位也做不了多久。」

聽到這些,魏王不可置否地啞然。

尉遲墨欣慰一笑,「不過今日你跟我說這些,到底兄弟之間的感情沒浪費,這點,我會記著。」

「老三……老三你不能糊塗!」

魏王震驚。

沒想到,尉遲墨居然是默許顧冷清做那些的?

這簡直難以置信。

但尉遲墨起身離去,沒有多做解釋。

太子府。

顧冷清親自下廚做了好吃的,就等著尉遲墨回來。

她端坐在餐桌前,姿態從容優雅,氣質淡雅,就那麼安靜的坐著,彷彿一副美人畫作,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去,讓世子過來。」

見尉遲墨回來,顧冷清吩咐下人。

下人應聲去請尉遲軒宇。

尉遲墨一身玄色,身影轉動之間很快便來到她身旁坐下,語氣和眼神仍然是溫柔的,炙熱的。

「你現在身體要多加休息才是,怎還下廚了?以後可不許這樣了。」

尉遲墨嚴厲的提醒,又寵溺又霸道。

顧冷清輕笑,「沒那麼嬌氣,雖說不足三個月,但我的身體如此,我心裡清楚,何況多走動走動,反而有益於身體。」

「無論如何,多加註意,以後不許下廚了。」尉遲墨心疼的不得了,對她疼愛都來不及,哪裡捨得讓她受累。

被如此珍貴著,顧冷清心裡微暖,笑容愈加明艷,「好,都記住了,你也別啰嗦,這樣倒是顯得婆媽。」

尉遲墨沒跟她再爭論。

婆媽就婆媽。

他的女人,他自然要好好疼愛。

這時,尉遲軒宇歡快的身影走進來,「爹爹,娘親……」

他一跳上椅子上,看到一桌子美味,哇的一聲,「娘親親自下廚誒,都是宇兒和爹爹愛吃的。」

「娘親,你怎還下廚了?累壞了可怎辦。」

尉遲軒宇又是一臉的擔憂和心疼,父子兩簡直一模一樣。

顧冷清無奈又覺得溫暖,「好了,娘親沒事,不許學你爹爹那麼婆媽。快吃吧,涼了不好吃。」

於是,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吃了晚飯。

飯後,尉遲軒宇去看沈青欒,尉遲墨陪著顧冷清在院子里散步。

手挽著他的手臂,他輕緩地跟著她的步伐,一白一黑的身影,在落日餘暉之下,顯得是那般般配而高冷矜貴。

「今日魏王來過,恰巧聽到我跟沈青欒的談話,提及了朝廷之事,眼下會認定我要謀朝篡位,到時候,還會連累到你。」

顧冷清提起這些,語氣平靜而淡定,似乎在聊著家常。

其實她一點不擔心魏王,不僅僅因為魏王妃,更因為魏王此人,其實比誰都聰明。

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魏王一清二楚。

尉遲墨風輕雲淡地說,「我知道,他來找過我,跟我提起了。」

顧冷清猛然停下,看著他,「那你怎麼說?他有沒有指責你什麼?」

「如今明元局勢如何,放眼整個天下,人人都能看清,即便父皇握住皇位不放,想要讓宣王制衡於我,那也不過痴心妄想。」

尉遲墨一身玄色,顯得那般狂妄霸氣。

顧冷清看著這個男人,眼中一片仰慕之色,「我還以為你會怪責我說了那些,讓魏王聽見了。」

尉遲墨看著她,握住她的手,霸氣而又寵溺道,「我又豈會捨得?我說過,天底下,沒什麼比你重要,不過區區一個明元而已!不足掛齒。」

。 江枝立刻看向莫丞州,他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但是沒有告訴她。

「你不用多管閑事。」莫丞州抬頭看着楚璃,「有些事情不是你該管的,就不要在這裏多嘴。」

楚璃怒極反笑,看着莫丞州,有些無奈,「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你不要再這樣逼着他了。」

莫丞州抿了抿嘴,沒有承諾。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江枝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蒙在鼓裏。

楚璃翻了一個白眼,「發生什麼事情你自己不會上網搜一下嗎?現在網上鋪天蓋地都是在說這件事。」

江枝聽了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機。

網絡上各種文章都在攻擊龐博元這個公司的系統泄露私隱,而且就是在系統崩潰之後。

聯想到莫丞州說這是他們推波助瀾的結果,江枝心裏有些不好的預感。

「不要理會她說的。」莫丞州慢條斯理地合上菜單,「明天我們回去。」

江枝卻一點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

回到家裏,她立刻就是去翻文檔里更新的東西,她這幾天都在外面,根本就沒機會查看。

她仔細地閱讀這幾天被自己漏掉的東西,臉色越來越不對勁。

莫丞州為什麼會有遇見龐博元計劃的能力……

如果說他完全不知道龐博元會偷竊那個系統就加入那麼一個程序,江枝完全不相信。

這種程序的改裝需要預先很長時間準備。

原來的裏面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情節,莫丞州也不知道龐博元會做這些,也沒有留後手,現在莫丞州做的這些讓江枝覺得害怕。

「怪不得莫丞州一點都不着急系統被剽竊……」江枝覺得自己心頭有一種涼意,壓抑得自己不能呼吸。

她跌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反應過來。

莫丞州敲了敲門,「明天記得回公司上班了,我們開個小聚會慶祝一下。」

他沒有進來。

江枝告訴他自己知道了。

隔天公司的人都知道龐博元出了事,大家都很高興。

「誰讓他偷我們的東西!活該!」

「真的是風水輪流轉,上次他來造謠我們泄露信息,現在好了吧,自己自食其果!」

同事們的態度出奇一致,大家都在咒罵龐博元這個沒有任何道德的傢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