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光影碰撞間,一股股恐怖的能量波動便是散發而出,碩大的石台,在這一刻都是狠狠向地下陷了下去。

然而這石台的材料卻是取自亡靈大陸最為堅硬的玄武岩,質地極為堅硬。所以儘管兩人的戰鬥餘波將石台緩緩壓進了地面,但是石台卻也只是損壞了一些細小裂縫罷了。

「砰砰……」


「砰……」

「嗤……」

再次碰撞一番,兩人的身形同時分開,在石台之上皆是劃出一道不小的距離,直接在石台的邊緣停了下來。

此刻的兩人,渾身戰意高昂,眼中滿是狂熱之色。

而圍觀的那些觀眾也都是渾身激動得有些控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好像剛才的對碰,乃是他們自己在場種打鬥一般。

「喝……」

「哈……」

兩人再次一聲沉喝,便是再次對著對方爆沖而去。

「砰砰……砰……」

兩人同時伸出雙臂,然後便是交戰了一起。

兩人的拳頭都是在於彼此的手臂糾纏著,沉悶的肉體擊打聲,直接是令得周圍的看客眼皮直跳。

「砰砰……」

「砰……」

兩人不斷的變換著方位,雙臂不斷的交換,竟是直接以蠻橫的肉體方式在比拼力量。

「砰砰……」

夢天一記勾拳,卻是被擎宇彎下來的手臂當了下去,反而招到了對方功過來的大腿。

「砰……」

夢天左手向下一按,正好擋住了擎宇的腿。然後手掌一翻,擎宇的身體便是在半空中倒轉了起來。

「喝……」


夢天再次一聲大喝,雙拳便是狠狠的擊出。

「哈……」

擎宇身體一側,右腳便是猛地踢出,然後迎上了夢天的拳頭。

「砰……」

拳頭和腳的相交,直接是令得兩人拳頭和腳交接處的那片空間緩緩扭曲了起來。

「砰……」

「蹬蹬蹬……」

兩人同時後退,而夢天雙腳在地上不斷的後退著,直接退出了三步,沉重的腳步才他在石台上,發出了一陣沉悶的蹬蹬聲。

「噠噠噠……」

擎宇的身形直接在空中翻轉了兩周,然後便是落到了地面上,竟也是後退了三步方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呼哈……呼哈……」

「呼……」

兩人皆是大口的喘息了幾聲,渾身堅硬的肌肉之上已是不滿了些許汗珠。但是兩人的眼中,卻是有著瘋狂之色閃現。

「再來!」

「哈哈……好!」

夢天哈哈一笑,右掌直接便是一拍地面,整個身體都是飛了起來,然後旋轉著對著擎宇飛踢而去。

「喝呀……」

「砰砰砰……」

「蹬蹬蹬……」

夢天的雙腳直接飛踢而下,而擎宇則是直接抬起雙臂擋在了面前。

夢天的雙腳踢在擎宇的雙臂之上,便是狠狠的接連踢了數腳,而擎宇的身體也是在不斷的後退著,眼看著便是退到了石台邊緣。

「蹬……」

擎宇一咬牙,腳步狠狠的頓在地面上,便是直接停在了事態邊緣。

「砰砰砰……」

夢天身形一歪,便是直接用腳面對著**的手臂側面狠狠踢去,沉悶的聲音,再次響起。

「砰……」


擎宇終於是一個不穩,雙畢竟是出現了一些顫抖。夢天心中暗道好機會!

「喝!」

再次一聲大喝,夢天雙腳直接是在擎宇的雙臂之上一借力,然後身體便是在空中一陣翻轉,右腳狠狠的踢下。

「砰……」

「咳咳……」

這一腳,直接是趁著擎宇雙臂露出破綻之時狠狠地落在了擎宇的胸膛之上,直接是令得擎宇劇烈的咳嗽了幾聲。

「砰……」

身體一個不穩,擎宇便是被夢天踹了下去,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擎宇兄,怎麼樣?」

夢天的臉上,在此刻卻是流露出了舒暢的笑意。這一戰,可以說是打得極為痛快。尤其是那種拳拳到肉的感覺。

「嘖……勉勉強強吧……」


「哈哈……」

擎宇卻是咧嘴一笑,然後玩笑般的說了句,直接便是引起了夢天暢快的大笑聲。

而擎宇也是頗為豪爽的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陪著夢天笑了起來。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小極宮宮主慕容寒煙在聽到玉紫陽義正言辭的話之後,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替天行道?妾身倒還是第一次發現,玉宗主竟然也是這般幽默。”慕容寒煙的芊芊玉手握着一方粉色錦帕,輕輕捂在檀口之上,笑的花枝亂顫。

雖然這慕容寒煙的容貌看起來與少女無異,可是修爲卻高的嚇人,絲毫不比玉紫陽若上半分,估計她的年齡也是如同她的修爲一般,只不過因爲常年以來駐顏有術,所有至今未顯現出任何的蒼老之色。

而金剛門的門主趙浩澤此時也是出聲道:“今日既然我三人齊聚於此,玉宗主就不必如此遮遮掩掩了,大家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的好。”

趙浩澤的聲音低沉而有力,在屋中迴盪着,久久不能散去,看來與玉紫陽和慕容寒煙一樣,這金剛門門主的修爲也是達到了登峯造極的水平。

金剛門與小極宮足以和縹緲宗與御靈宗並稱爲修仙者四大門派,果然名不虛傳,真不知道他們宗門之內暗藏的底蘊究竟龐大到了何種地步,只是這些明面上的勢力,就是那些二流門派可望而不可及的。

二人絲毫沒有給玉紫陽面子,語氣甚是刻薄,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身爲一宗之主的玉紫陽竟然絲毫沒有動怒,甚至他的臉上都沒有浮現出任何的慍色。

玉紫陽朗聲大笑道:“兩位道友所言即是,是紫陽多此一舉了,恕罪恕罪。”

玉紫陽的一番話說的甚是真誠,卻使得慕容寒煙與趙浩澤心中一凌,他們暗暗想到:“這玉紫陽好深的城府,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玉紫陽輕笑一聲,繼續有條不紊的說道:“我方纔已經告知二位,縹緲宗那重劍之內封印饕餮之人,身上至少具備五種屬性,甚至可能會更多,兩位道友修仙至今恐怕已有千年,見識也甚是廣博,自然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一旦他徹底成長起來,縹緲宗便會水漲船高,最終一家獨大,那修仙界便不再會有我們三家的立足之地。”

慕容寒煙與趙浩澤都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成了精的人物,又如何不知道這其中的兇險,他們此刻也是眉頭微微蹙起,怔怔地看着玉紫陽,顯然在等他的下文,他們可不相信這玉紫陽萬里迢迢邀請他們過來,只是爲了請他們吃茶的。

“既然我們如今面對同一個敵人,那此次不妨相互聯手,永絕後患如何?”玉紫陽端起桌上的香茗,輕抿了一口之後,笑眯眯地對二人說道。

“玉宗主這話未免太過於嚴重了,即便縹緲宗出了一個修仙奇才又能怎樣,難不成還把我們全部趕盡殺絕不成,我小極宮偏居北海一隅,好多年不問世事了,對這修仙界的地位也看若浮雲,就不在此摻和這趟渾水了,妾身先行告辭。”

慕容寒煙冷笑一聲,朝着玉紫陽盈盈一福,輕移蓮步朝着門口走去,而趙浩澤也是一聲不吭的站起身來,邁着大步子就要離開。

玉紫陽此番話雖然看似從三門共同的利益出發,可是暗地裏卻是想將小極宮和金剛門拖進這趟渾水之中,慕容寒煙和趙浩澤又怎會無緣無故給他當槍使,他們又不是傻子,沒有好處,風險又如此之大的事情又怎麼會去做?

說白了,這小極宮與金剛門都不太喜歡干預世事,對於那超級宗門的名頭也不甚看重,故而中土修仙界爭奪領袖之位的,也只有御靈宗與縹緲宗而已。即便是曦晨日後真的使縹緲宗成爲獨一無二的修仙界霸主,那對他們兩家也無甚太大的影響,大不了永久的將山門關閉,從此隱世不出,他總不至於喪心病狂,冒天下之大不韙,殺到宗門中去吧,他們之間又沒有多大的怨仇。

若是這玉紫陽想讓他們這兩家出手相助,也未嘗不可,那就得看他可以出多大的價碼,有多大的誠意了,想像如今一樣空手套白狼,做一本萬利的買賣,這世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若是那縹緲宗弟子身上攜帶有‘菩提玉’,不知二位道友是否還有興趣?”

身後傳來玉紫陽輕飄飄的一句話,卻在慕容寒煙與趙浩澤心中引起了軒然大波,他們面容之上的震驚之色盡顯無遺,多年的修身養性,彷彿在這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效果。

“玉宗主此話當真?”慕容寒煙和趙浩澤身體劇烈的一顫,急轉身形走了回來,異口同聲地向玉紫陽求證,不知道玉紫陽口中所提的那菩提玉究竟爲何物,竟然使得這修仙界中的兩大舉足輕重的人物如此的失態。

“如此重大的事情,紫陽又怎敢欺騙二位道友,此事絕對千真萬確,無半句虛假之言。”

玉紫陽依舊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樣,看起來甚是真誠,不似在說謊。

“玉宗主這些只不過是一面之詞,着實難以令人信服,你可有何憑證?”慕容寒煙神色嚴肅,顯然極爲信不過玉紫陽,再次出言詢問道。只不過她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閃爍的目光之中帶有期待之色,顯然希望這玉紫陽所說的都是真的。

“梅兒,出來吧,將你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兩位前輩,不要有任何遺漏。”

玉紫陽絲毫不因慕容寒煙的質疑而動怒,他微笑着,朝着大廳之後輕喊了一聲。

數息之後,一位身着綠色緊身長袍,體態婀娜的女子婷婷走近大廳,她的容貌極其俊美,足以稱得上是傾國傾城,和大廳之中的小極宮主慕容寒煙一比,也絲毫不會遜色上半分,甚至比其還多了一絲嫵媚之色。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這名女子的脖頸之處的一條長長的疤痕,從下顎直到胸前,甚是猙獰。雖然這種的疤痕完全可以用治療仙術治癒,可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名女子卻彷彿並不願意如此去做,而是任由其醜陋的掛在自己的身上,好像要時時刻刻銘記在心中一樣。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七點十分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無數震撼的目光看著那傲立於石台之上哈哈大笑的青年,目光中滿是敬畏之意。

擎宇,他們自然是認識的。後者那可是或者駕駛的帝階後期的強者啊,雖說他沒有動用全力,但是能在肉體上將他打敗,那也是值得自傲的。

「本次的選拔賽,額……就這樣吧。第一名,乃是夢天,這個,大家沒意見吧?」

冥山大帝環顧一周,見沒人反對,然後點了點頭,便是繼續道:

「第二名,是擎宇,至於第三名嘛……」

冥山大帝很不爽的看向了暈倒在地的公輸不業,說實話,冥山大帝實在不想讓這公輸不業這種紈絝去參加冥帝爭霸賽,因為他去了也是拖後腿的罷了。

不過誰讓他走了狗屎運,到最後才下台呢?

「第三名,是,嘖……公輸家的少爺公輸不業……」

冥山大帝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來的,而看台上的觀眾們都是搖了搖頭,看想了公輸不業。

「狗屎運……」

「唉……可惜了個好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