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此時正側身看着湖泊邊的景象,虎首之人說道:“那幾個人真蠢,完全是找死!”

“可是他們現在依然活着,老大不喜歡殺戮的!”猿首之人接話道。

“什麼老大!我可沒承認過!我纔是你的老大!”虎首之人似乎對下方蓑衣人很有意見,憤憤地說道。

“好了,老大!再怎麼說,如果沒有他,我們這點道行哪裏能有人身啊!再說了,他真得很厲害……”猿首之人說着,聲音漸漸低了下去,因爲他看出虎首之人又有些不高興了。

“我不管,這片山谷是我們的地盤!他怎麼說也是後來者!”虎首之人拍了下石桌,聲音居然變得尖細起來,如同女人的聲音一般。

發現了自己聲音的變化,他清了下嗓子,聲音才變得粗獷了些。

“老大,其實你不用變聲的,這裏又沒有別人……”猿首之人說着,看着虎首的臉色,再次壓低了聲音。

“其實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我就算認他做老大,在別人欺負到我們的地盤的時候,他居然還讓人活着離開!他根本不適合做老大!”虎首之人說着,忽然眼睛咕嚕嚕轉了幾圈,低聲說道:“閒着無聊,要不去找幾個人寵回來玩玩?總不能被幾個嘍囉壞了我們明月谷的威名不是!”

“好啊!我聽老大的!”猿首之人雙眼一亮,諂媚般地說道。

……

嗖!一把不知名的草藥丟在了受傷女子的身旁。

“一半內服,一般搗碎外敷!”蓑衣人淡淡地說道。

女子坐起身,捆着她的長鞭已經變成了幾段丟在她的身邊。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此女心中已經將此人當做了隱世高手,雖然她的實力也就和那四名魔人相當,可是她的眼力極高,畢竟她可是見過他父親出手過!

雖然出手極快令她無法看清,但是她憑藉直覺判斷,此人實力恐怕已經接近他的父親!

他父親是誰?正道盟盟主!天級高手!正道第一人!由此可見此人的實力之強!

“啊!好痛啊!”女子將一些草藥揉碎按在肩膀的傷口處,劇烈的疼痛讓她渾身顫抖着。

啪!她用力地將手中的碎草藥丟在了身邊的地上,將地面染出了一塊青綠之色。

“藥不能丟的,我來幫你!”五色雀突然口吐人言,蹦蹦跳跳地朝此女而去,迅速化身爲一位藍衣少女。

“妖獸!你是妖獸!”此女顧不上疼痛,連連退後,驚恐地看着藍衣少女。

書籍有記載:妖獸乃大凶之物,擇人而噬。人類修士見之立斃,取其妖丹,大補!

月光照射在藍衣少女的臉上,映出了她的柳眉,臉孔十分精美。

“我沒有惡意的……”原本蹦蹦跳跳的藍衣少女見到此女的驚恐模樣,雙手不知所措地放在身前,停在了原地。

“你走吧。”頭戴蓑笠之人淡淡地說道。

此女聞言如獲大赦,單手捂着傷口,向樹林中跑去,數十步之後一頭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藍衣少女快步跑了過去,踩斷了地面上的枯枝,發出啪啪之聲。

“林大哥,她中了毒,我們幫幫她吧。”藍衣少女看着頭戴蓑笠之人哀求道。

PS:只求收藏! 此人姓林名山,只因他產生靈智之時便在一片山林之中,由此得名。



自林山有意識以來,便有一隻五色雀停留在他身邊,長年累月之後,兩人感情頗深。

後來由於一場異變,迫使他和雀兒遠離那片山林。他們只想尋找一片清淨之地,安安靜靜地修行,不願參與到任何紛爭中去。

雖然他們遷徙到明月谷時,虎猿二兄弟總和他們作對,可是幾年下來倒也相安無事,逐漸還有了些交情。

“雀兒,你太單純了,人類心思複雜且又多疑,無需理她。”

“林大哥,她太可憐了,這樣會死的,我們幫幫她吧。”雀兒繼續哀求着。

“她中的毒我沒法解的,地上的草藥可以緩解她體內的毒性。要怪只能怪她不識好人心,竟然將草藥丟掉!”林山摘下頭頂蓑笠,露出一副臉孔精瘦的少年模樣,看起來倒是和藍衣少女年齡相仿的樣子。

雀兒拾起地上草藥,雙手揉碎後便按在了女子的肩傷處。然後她撕下腰間一塊輕紗,將此女的傷口給包紮起來。

輕輕地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他走到昏迷女子的身邊檢查了傷口一番。

“雀兒放心吧,她休息一下就會醒的。等她醒了就讓她離開,想必她的家人能夠幫她解毒的。”

“謝謝林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幫忙的。”雀兒一臉幸福的笑容,就像是林山在幫她一樣。

咳咳!那女子被痛苦所驚醒,睜開眼之後便看見了守護在自己身邊的雀兒。

“是你救了我麼?”

雀兒點了點頭:“林大哥說只能緩解你體內的毒性。想要根治的話,需要另行想法子了。”


“我知道,這時九幽宗的毒藥,很特殊,不太容易找到解藥的,不過我爹應該會有辦法的。說起來之前我那樣說你,你不生氣吧?”

“沒事兒的!對了,那些壞人爲什麼要抓你啊?”雀兒盤腿坐了下來,用手撐着下巴,一對大眼睛撲閃着,顯得甚是可愛。

那女子幽幽地嘆了口氣。

“唉!都是我一時不察,落入了九幽宗少主的圈套。我原以爲自己結交到了少年才俊,還想去向爹邀功的。沒想到還沒回城,他們居然就對我動手了。說起來,那四名魔人的確了得,我已經手段盡出,卻還是沒能甩開他們。若不是遇到你們,恐怕現在已經淪爲階下囚了。算了,這些煩心事,不說也罷!”

“對了,之前那名頭戴蓑笠之人到哪裏去了?”那名女子繼續問道。

“林大哥他不太喜歡和陌生人講話,他說等你醒來就儘快趕回家,讓你家裏人設法爲你解毒。”

那名女子沉默片刻,心想:“我這次闖下大禍,爹爹肯定要發脾氣。若是我能將功補過,或許還能被爹爹誇獎一番。”

“小雀,可以這樣稱呼你麼?你的林大哥那麼有本事,爲什麼會留在這片荒涼的山谷中呢?”

“林大哥當然厲害了!”雀兒一臉幸福之色,接着說道:“至於爲什麼在這裏,是因爲林大哥喜歡明月谷,雀兒也喜歡這裏!”

見到雀兒的模樣,那女子心中便有了思量:原來這隻小雀對那林山如此依戀,若是能將他們帶到盟中,再由爹爹籠絡一番的話,我天道盟對付九幽宗的時候便多了一件殺手鐗。

退一步來說,即便籠絡不到此人,盟中也沒有損失。要是爹爹出面能夠讓那人割捨這隻小雀兒的話,讓小雀認我爲主,那我的實力一定可以再上一層樓。

正道盟中,青年才俊最強有四人,成爲玄門四傑。

之所以成爲玄門,是因爲正道盟的主要核心乃是原先的九玄門。也就是拿女子父親一脈。

據說這九玄門和九幽門曾經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瓜葛,在這種正魔不兩立的敏感時期,自然沒有人會觸黴頭地提起此事。

“姐姐你在想什麼?是不是想家了?”看着那女子走神的模樣,雀兒說着間,居然有一絲憂傷之色。

“小雀妹妹,謝謝你救了我。”

“我沒做什麼,都是林大哥的功勞。”

“小雀妹妹,姐姐帶你到城裏玩吧?那裏好玩的東西可多了,也有很多漂亮的衣服。”

“姐姐說的城是指雲州城麼?聽說那裏很大,可惜林大哥不讓我去。”說道這裏,雀兒鼓起了櫻桃小嘴。

“他怎麼能這樣對你!雲州城很好玩的,要不姐姐帶你去玩?等你玩開心了,我送你回來。”

“不是了,林大哥對我很好的,他就是怕我在外面惹禍。”

那女子和雀兒幾番瞭解之後,發現雀兒對於那林山十分信服,她心裏頓時有了主意。

“雀兒,姐姐真的感謝你幫我。可是卻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見到雀兒妹妹了?”那女子嘆了口氣,神色憂傷地說道。

“姐姐爲什麼這麼說?等你回去療傷之後,有空可以來明月谷玩的,雀兒歡迎你。”

“妹妹你有所不知,今天那四名魔人心思狡詐無比,恐怕已經找來幫手在我回家的途中設下埋伏了。姐姐原本也不懼怕他們,可是身上這些奇怪的魔毒不時發作,一旦遇上他們,恐怕姐姐只能做階下囚了。”

“啊?他們怎麼這麼壞呢?姐姐你放心好了,雀兒請林大哥護送你回去!”雀兒柳眉微戚,撅着櫻桃小嘴說道。

“這恐怕不行吧?我看你那林大哥似乎不太喜歡我,想來也不願意護送我回去。算了,姐姐天亮便出發,如果真遇到那幾人,就和他們拼個魚死網破。”

“姐姐放心,林大哥人很好的,他明天肯定會幫你的!”雀兒握着拳頭,十分認真地說道。

“這樣就太好了,謝謝你雀兒。對了,我聽說妖獸化形之後,最少也是天級高手,雀兒也是天級高手麼?”那女子想起心中的疑問,連忙問道。

“雀兒不知道天級高手有多厲害,但是雀兒不算化形妖獸的,具體情況我也說不清楚。不過,林大哥肯定是最厲害的!” 那女子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心想:只要不是化形妖獸,以爹爹的本事想來有法拉攏一番。即便拉攏不成,也不會讓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兩名女孩一副自來熟的性格,聊得很歡,一直到疲憊不堪的時候,就原地休息起來。


翌日清晨,一滴露珠從樹葉上滴下,落在了雀兒粉嫩的臉蛋上,晶瑩透亮。

雀兒毫無所覺,依然熟睡的樣子,彎彎的睫毛顯得她內心十分平靜。

一陣輕微的沙沙之聲,一名頭戴蓑笠之人踩過路面上的枯葉,出現在雀兒的身邊。

他靜靜地看着雀兒熟睡的樣子,輕輕地摘下了頭頂的蓑笠,放在了一邊。

此人正是雀兒口中的林山,他此時皺了皺眉頭,轉身看了那名受傷的女子一眼,心中對於雀兒以人形示人有些不高興。

“啊!不要!”那名女子緊皺眉頭,滿臉痛苦之色!看起來是在做噩夢了。

雀兒聞聲突然驚醒,睜眼便看見了正在凝視自己的林山。

“林大哥!你什麼時候來的?姐姐怎麼了?”

一連串的問題,不知如何回答,林山轉身走向了那名女子。

雀兒連忙起身,緊跟其後,伸長了脖子看着那名正在做噩夢的女子。

那名女子掙扎了一番,終於醒了過來!

“是你?昨天多謝前輩搭救!”那女子似乎驚訝於林山的年輕樣貌,但心中卻開始猜疑林山的真實年齡。須知這片九州大地上,有無數大能者能夠保持容顏不變,青春永駐。

“我不是幫你,我只是不想雀兒難過!你該離開了!”林山神色淡然,沒有絲毫表情地下了逐客令。

“林大哥,雀兒想跟你商量件事。”雀兒伸手拉着林山的青色衣衫,走到了遠處一顆巨樹之下,低聲說着些什麼。

林山聽着,不時雙眉緊鎖,並且還面色不善地轉身看過那名受傷的女子幾次!

林山似乎說了幾句話,雀兒聽了後雙手拉着林山的手臂搖晃了很久,林山才點了點頭。

雀兒立刻眉開眼笑,一蹦一跳地走向那名女子。

“姐姐,林大哥答應護送你回雲州城了!有林大哥在,不管什麼魔頭都不用怕的!”

“多謝林大哥!林大哥可以叫我小雪,家父正是九玄門宗主,也就是現在的正道盟盟主。等我回城之後,家父一定會重謝林大哥的救命之恩!”

林山皺了皺眉,似乎對那小雪的話語非常不耐,轉身看了雀兒一眼。

雀兒一驚,心想自己做錯什麼了?

“雀兒,以後不能在外人面前現出人形,不要再有下次了!”

雀兒聞言,立即頭點的像小雞啄米一般,連點數次!如墨的眼珠顯得十分明亮,一副非常可愛的樣子。

看到雀兒的樣子,林山難得地露出笑容,顯得十分單純!

“以你的家族地位,爲什麼沒有護衛保護你?”林山開口問道。

“他們?算算時間也該找過來了纔對,我路上留下了聯絡暗號的。”

“那樣最好,等你的護衛找過來,你們便離開這裏,這裏不歡迎外人!”林山語氣有些不善。

“只是這一路地形複雜,也不知道他們是否會有意外,我也是猜測他們能找到的。”那女子似乎發現自己所言欠妥,立即改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