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吃了幾天了。

「改天我去找姐夫,說說你的情況,問問怎麼才能讓天羽鳳族喜歡你。」八太子又道。

然後少年把花生放到了八太子跟前:

「最好能讓大哥哥出來。」

八太子滿嘴應下。

沒有多久,一聲鳳鳴呈現。

客棧中飛出了一隻鳳凰。

直接往高空而去。

目的自然也是那一縷機緣。

「紅雅?她怎麼上去了?

我去幫她。」

紅雅上去的瞬間,少年跟著衝上去,極為狂暴的氣息在他身上出現,宛如一頭凶獸。

可他始終是一個人。

吼!

一聲巨響傳出,少年沖向高空。

八太子有些無奈,這少年郎怎麼就不懂呢?

「人類的情感極為複雜,尤其是愛情這個東西。

這東西不應該是相互的嗎?

一個人付出又怎麼會有好結果?

天羽鳳族有什麼好的?」

八太子搖頭嘆息。

「就是,就是,還是我們大地麒麟族好。」突然的聲音在八太子耳邊傳出。

轉頭一看,是一個腫著臉的少女。

看到八太子看過來,她嚇了一跳。

連忙後退。

八太子沒有出手,畢竟說話跟之前不一樣。

他繼續看著天空,天羽鳳族衝上去了,少年也跟在身邊。

轟!

空中力量擴散,天羽紅雅險些被擊落。

不過,有天羽鳳族的強者出手。

然而她的危險源於一起爭奪天仙。

一聲怒吼,少年直接沖向了那些天仙,狂暴的氣息在為天羽鳳族開路。

八太子連連搖頭,這時候應該踩著天羽峰主自己衝到機緣前。

轟!

少年被一擊擊飛。

客棧老闆眯著眼看著被擊飛的少年,沒有出手。

而這時候更多的人參與了其中,不管有沒有收下機緣的實力,他們都選擇出手。

如此,才能攪渾這潭水。

這一刻,天空中彷彿出現了熾白色的光芒,讓人有些睜不開眼。

轟!

巨大的爆炸,在高空出現。

所有人被迫從機緣周邊退避。

力量太過強大,天仙難以承受。

砰!

八太子看到龍族的人直接被擊落,看來是淘汰了。

他沒有絲毫猶豫,化作一條巨龍,往空中而去。

這個時候,是空白期,好機會。

至於周邊的強者。

那就是不是他可以理會的了,無雙拳神說衝上去就行。

能成功。

一聲龍吟傳出,八太子動了。

同一時間,跌落的少年腦海中響起了聲音:

「你可以去搶到東西,送給紅雅。」

對呀。

原本奄奄一息的少年,眼中出現了狂暴。

他動了下身形直接往高空奔跑而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周身好似有一隻巨大的凶獸。

焰惜雲看了一眼,最後不敢上。

太危險了。

她還是繼續吃花生吧。

那兩個人衝上去,都是能隨便打飛她的,現在上去…

嗚!

想到這裡焰惜雲打了個冷顫。

強大的力量撞擊,讓冉凈仙子等人又一次受到了衝擊。

那一刻空中屬於較為空白的時期,這個時候衝上去,成功功率會比之前高。

龍族沒人,他們需要防備其他人衝上去。

崑崙始終沒有出手,誰也不知道崑崙之打什麼注意。

而就在這時,一聲龍吟突然呈現。

一條龍騰空而起,沖向了那一縷機緣。

是八太子。

吼!

一聲巨吼,一位少年奔跑而去。

踏空而行。

天人族一位青年,晚了一步,但是也有了可能。

靈山巫族,地冥魔族,都有人沖向高空。

彷彿勝者就在這些人當中。

冉凈仙子立即動手,要護住八太子前行。

然而八太子沖在最前面,所有人的力量都集中在八太子的方向。

轟!

冉凈仙子他們哪怕是想要阻擋都做不到。

他們的力量在直接被淹沒,再這樣下去,敖滿必定會被攻擊。

「需要我們出手了嗎?」妙月仙子聲音帶著笑意,看著冉凈仙子等人。

冉凈仙子看了妙月仙子一眼,這一刻她終於明白,龍族在崑崙,為什麼屢屢吃虧。

崑崙比她想的要可怕。

吃人不吐骨頭。

「那就勞煩仙子了。」冉凈仙子平靜的開口。

言語中沒有附加任何情緒。

妙月仙子笑了笑,站了起來。

竹清仙子也跟著站了起來。

酒中天收起了酒葫蘆。

莫正東抬起了手。

柳景從後面走出。

封一笑單手負背。

這一瞬間,崑崙六位峰主,齊齊出手。

天地色變,風雲變幻。

轟!

六道光芒從高天而來,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周邊所有力量擊潰。

瞬間黑峰塔尖出現了空白狀態。

所有人都被迫收手,隨後望向崑崙眾人。

這突如其來的攻擊,直接打斷了他們。

而且再出手已經來不及了。

那條龍已經來到了氣息面前。

不過不僅僅他一位。

此時。

八太子咬住了那一縷機緣。

少年也不甘示弱,一躍而過,一嘴巴咬在了機緣上。

天人族,巫族,魔族,全都抓到了那一縷機緣。

7017k 「這裏是哪裏,好熟悉的感覺?」

王末睜開眼,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宮殿之內,而他,正坐在一張紅金座椅上。

突然,他似乎回想到了什麼,這不是今天早上腦海中一閃而過的那個畫面嗎,自己真的出現在這裏了?

他為了鑒別真實性,用力的掐了一下臉頰,發現一點疼痛都沒有,就是說,自己這是在夢境中?可這也太真實了吧。

繼續上下摸索,身上的衣着確實跟那個魔王一樣,一件沉沉的黑金長袍,一看就很值錢。

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作而成,上面鑲嵌著大量的紅寶石,已經能夠感知魔力的王末一下子就能看出其中蘊含的強大力量。

「你是誰?」王末看到王座下方的大殿長廊中,站立着一位黑衣人。

「這麼快就忘記我了嗎,王末。」黑衣人掀開頭套,露出了他真實的面貌。

「鄭永春!?你不是死了嗎!」他的出現,讓王末懷疑,自己或許也已經歇菜了,想到這,他的雙腿就開始發抖。

怕什麼啊王末,之前不是做過覺悟了嗎!

王末強忍着內心中的恐懼感。

「真是讓人傷心呢,我們少說也當了一年多的同學吧,就這麼希望我去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