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首皺眉說道:「對於你們文明來說,執行方舟計劃應該不算什麼難題。」

天子微笑道:「方舟計劃沒有你所想象的那般簡單。此刻我之所以能執行它,是因為許多儀器設備已經被我的製造者們費盡千辛萬苦製造好了的緣故。唔,當然,總的來說,執行方舟計劃很難,但並不是無法克服。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處於穩定狀態,不受方舟計劃波及的關鍵空間節點只有一個。在這個關鍵節點上所能建造的最大的飛船,最多也只能容納一百萬人。而當時瑞墨提文明的總人口,已經超過了五百億。」

許正華心中一震,立刻站起。

「所以,你們的文明毀滅了。」

天子再度含笑點頭,望著決策者們說道:「身為人類世界的領導者,你們應當可以理解。」

不患貧而患不均。要麼大家都死,要麼大家都活。但如果五百億總人口之中,卻只有區區一百萬人可以得到拯救,那就不行了。

身為決策者,人們一瞬間就能想明白這個道理。不僅是對於瑞墨提文明,哪怕人類,又何嘗不是如此?

「那是一場慘烈的戰爭。」天子的語氣之中多了一些感慨。與此同時,幕布之上也開始出現有關戰爭的慘烈場面。

許許多多矮小,有著堅韌黑灰色外皮,面部平坦,頭部較尖——這應當是瑞墨提文明的人類——的生物一片一片的倒下。漆黑的天空之中不斷出現不明意義的閃光,宏偉的都市如同沙堡一般被輕易夷為平地。

面對著畫面之中傳遞出來的慘烈和死亡氣息,人們神色凝重。

「很可笑是吧?」天子微笑著說道:「明明是為了拯救文明的方舟計劃,最終卻毀滅了我們的文明。其實當時我們計算過,哪怕什麼也不做,文明至少也可以再延續上千年。但我們做了所有能做的,文明卻不到一百年就毀滅了。」

「這不可笑。」元首低聲說道:「這是生命的天性。如果是我們人類,我想,結局同樣不會改變,甚至毀滅的更快。」

「我想是的。不過,對於你們生命來說不可笑,但對於我來說很可笑。」 翌日。

「呼——」

深深吐出一口濁氣,瞬間睜眼,眼眸里閃過一絲精光。

感知一下體內,沐塵很滿意。

如今,體內的傷勢在白玉靈參的藥力下,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只需調養一下便就應該好的差不多了。

站起身,體內噼里啪啦的響了響,氣息似乎濃厚了許些。

經過這次的療傷,由於吸收了白玉靈參的緣故,從而導致實力有所漲進些,不過仍然無法動用體內大部分力量。

那部分力量,全部被用來遏制住體內吞噬生機的力量,而且還被特殊的手段加以封印,想要破開封印,估計就只有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不得已封印才會解開吧?

這件事沐塵也說不準,畢竟,他也沒試過,以上的純屬於他的猜測罷了,不可信不可信。

「額——啊!」

伸一個大大的懶腰,沐塵精神抖擻。

「先去泡一下溫泉吧。」

許久未曾泡過青竹峰這裡的溫泉了,感覺有一種懷念的感覺。

說走就走,伸完懶腰,沐塵大步朝著印象里離這裡最近的溫泉走去。

說起青竹峰,這裡,最大的特色莫過於整座山峰,近乎八成都是竹子,青竹峰,也由此得名。

以前,因為青竹峰有著眾多溫泉的緣故,有不少人前來這裡泡溫泉,其中又以女性弟子居多,不過後來,因為沐塵被分派到青竹峰的原因,來泡溫泉的弟子變得越來越少了。

這對沐塵來說也沒什麼壞事,正好,你們不泡,那這些溫泉就全部歸我了,我一個人全部獨佔,樂哉樂哉。

施展身形功法,腳踩一塊塊石頭,帶起一連串的殘影。

不一會兒,溫泉,到了。

看著眼前水霧瀰漫的溫泉,沐塵四處看了看,見沒有人之後,開始脫衣。

「嗯!」

忽地,動作一頓,轉頭看向身邊右側。

「誰!」

夾帶著一絲真氣的聲音震開周圍的水霧。

緊接著,一道身影映入眼帘。

只見來人身體嬌小,萌萌的小臉蛋,長長的頭髮不加任何束縛,只是發色居然是白色的,以上種種,這來人……

妥妥的是一名正太無疑啊!

對面的正太看了沐塵一眼,那眼神,彷彿是看透了世間種種,有股超脫於紅塵的意味。

只是,這樣的一個小屁孩,怎會有這種眼神?

小正太默默看著沐塵,約摸三四分鐘后,小正太收回目光,眼帘微垂。

「沐家之人嗎——」

小正太的聲音聽著脆噠噠的,很是好聽,不過,沐塵卻是沒心思在意這些。

「!!!」

他是怎麼知道自己是沐家人!

他究竟是誰!

方才雖然小正太話音很低,但是憑著沐塵的耳力,剛才小正太的話他全然一字不落全部聽見了。

悄然地,沐塵運轉體內的真氣,心神也是溝通了破碎不堪的青竹劍,萬一有什麼不對,立刻跑!

可當小正太的一個眼神橫來,沐塵赫然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已然停止了運轉。

「嘶——」

沐塵震驚不已。

「這個小正太,不,或許應該說這個老妖怪,他究竟是何方人物?」

要知道就算是以前沖虛境修為的自己,都無法做到面前這個看起來外表屬於小正太,實則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一眼就讓自己體內的真氣停止運轉的地步啊!

這實力,難以估測!

小正太沒有理會沐塵充滿警惕模樣,他只顧自上下打量沐塵。

承受著對方的打量,沐塵有種小說里那種主角被強大的老爺爺從頭到尾看透的感受。

對方的目光似乎看穿了自己體內所有的秘密。

良久,小正太收回目光,沐塵鬆了一口氣。

總算結束了,剛才自己非常想要跑走,遇到這種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還是少招惹為好。

可是,自己想跑走,但是雙腿卻不聽使喚,無論自己怎麼做,雙腿就是無法動彈。

誰知道這個老怪物用了什麼手段。

松完氣,沐塵正欲拔腿就跑,可小正太卻輕飄飄來了一句。

「沐容拓是你什麼人?」

語氣平淡無比,彷彿就是在詢問一件無關緊要之事。

「轟隆!」

這一句話在沐塵腦海中宛如晴天霹靂。

沐容拓……

這不是自家老爺子的名字嗎?

他是怎麼知道的!

莫非,他還是自家老爺子的仇敵?

要真是這樣,沐塵可要哭了。

「回話。」

又是輕飄飄的一句。

為了暫時穩定住局面,還是先乖乖回答大佬的問題。

「這個……」

「此人正是我爺爺。」

小正太聞言,眼神動搖了一下。

這個情況當然被沐塵捕捉到了。

完了完了!

照這樣發展的趨勢,對方十有八九認識自家的老爺子。

現在,只好祈禱對方是自家老爺子熟人什麼的,要不然,如果是仇人的話……

沐塵突然驚出一身冷汗。

不敢想不敢想!

真想打自己一巴掌。

剛才說認識不就行了,說什麼他是我爺爺,這種自報家門的行為,沐塵狠狠鄙夷了自己一番。

不像沐塵這般豐富的內心活動,小正太依舊語氣淡然。

「是嗎……」

短短兩個字,透露出對方許多情感。

小正太露出多愁善感的神情,自顧自說道:「沒想到,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連孫子都有了嗎。」

沐塵看見對方這副神情,方才的話他也聽見了,沐塵琢磨著,對方看起來確實認識自家老爺子,而且,說不定還是摯友什麼的。

難不成,他還是自家老爺子生死之交?

想到這裡,提起勇氣,沐塵戰戰兢兢。

「晚輩斗膽想問前輩一下。」

周圍的氣氛很安靜,兩人皆然不語。

這……

好尷尬啊!

小正太過了許久,點了點頭,默認了沐塵的問話。

沐塵急呼吸幾口氣。

「前輩,你認識我爺爺嗎?」

對於沐塵的問話,小正太只是「嗯」了一聲,然後就沒有下文了。

卧槽!

前輩,你這樣不對呀!

既然你認識我爺爺,見到爺爺後人的我,不應該隨便給自己幾件寶物的嘛,隨後應該這樣說。

「既然你是我摯友的孫子,那麼這些東西,全部是我送你的,不用客氣,儘管拿,不夠我再給你。」之類的話。

你這隨便嗯了一聲,有點不太符合屬於主角路線劇情的發展情節啊!

果然,小說里都是騙人的,什麼隨便走到哪裡都有功法秘籍什麼的,都是騙人的!

。 蘇寒之所以如此斷定斯琴帝國一定會進入其他戰場與龍國進行戰鬥,有著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那便是龍淵星有著大量的能量物質,斯琴帝國想要開採這些能量物質,那就絕對不會毀壞龍淵星。

第二個原因,那是因為蘇寒從貝克的口中得知,瑪古拉三世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

面對比斯琴帝國還有弱小的文明,就算是他明知道有詐,也會一往如前。

畢竟,瑪古拉三世可是信奉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徒勞的。

正是憑藉這兩點,蘇寒的腦海當中已經出現了一個大概的計劃。

首先,絕對不能在龍淵星上開戰。

斯琴帝國顧忌開戰之後,會摧毀龍淵星,從而導致他們無法得到能量物質。

龍國則是顧忌開戰之後,龍淵星一旦被毀,那麼他們將會徹底的失去家園。

所以,必須將戰場引致外太空。

最好的辦法便是選擇一顆死星(宇宙當中之所以會出現死星,那是因為該行星上所有的資源已經枯竭,根本不可能誕生新的生命,這些死星或許曾經也出現過生命,可是因為某種原因,最終成為了一顆無人問津的死星)。

如果將戰場選在一顆死星之上,那麼蘇寒便可以提前開始布局。

儘管不知道斯琴帝國的軍隊何時會降臨龍淵星,可是蘇寒預感距離斯琴帝國軍隊降臨斯龍淵星的時間也不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