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立了好一會兒,才走出去。

待房間里的人被清理乾淨,慕老太太睜開眼睛,看著慕洛琛,聲音平靜的說:「阿琛,你爸媽的事情,你跟我仔細說一下。」

慕洛琛神色一冷,停了好幾秒,說:「奶奶,這件事,咱們以後再說……」

「現在說,我能承受的住。」

慕老太太堅持。

慕洛琛知道老太太的脾氣,也就沒再隱瞞,把慕江城和章子芩之間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 聽到章子芩親手殺了慕江城,慕老太太握緊了被子,老淚縱橫:「她怎麼就那麼糊塗!為了婉如,毀了一個家!」

慕洛琛看著老太太,眼裡滿是沉痛,看的人心口泛起酸澀。

葉簡汐拿了毛巾,給慕老太太擦眼淚:「奶奶,你別哭了,是我不好……害的慕家家宅不寧……」

葉簡汐心裡滿是自責,當初若是她不嫁給慕洛琛,或許慕家也不會出事。

慕老太太抓著毛巾,眼淚順著指縫,滾落入毛巾。

她有好一會兒沒說話。

再抬頭的時候,眼裡已經沒了淚意,只剩下了堅韌。

「這事哪裡怪得了你?她若沒存噁心,無論什麼人嫁進來慕家,都不會犯下這種事。」慕老太太看著她的面容,輕嘆了一聲,「說到底,是我沒管好她,讓她嬌縱壞了婉如。但凡,我多看著點婉如,江城他們都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話說到這,又頓了頓,「好了,不說他們了,錯已經鑄成,子芩也得了懲罰,再說也沒什麼意思。」

慕老太太深深的吞吐了幾次氣息,緩和了下情緒:「簡汐,天佑和天寶,兩個小傢伙呢?我昏迷的時候,他們總在我耳邊嘀咕,現在怎麼沒見他們?是不是沒在老宅這邊?」

「他們……」葉簡汐沒想到,老太太會突然提起見天佑、天寶,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見她支支吾吾的,慕老太太臉色微變,「他們出事了?」

「奶奶,有你這麼詛咒自己的曾孫子的嗎?他們可是好好的,不過前陣子,學校組織夏令營,去帝都那邊了。一時半會兒回不來看你,你想見他們,等他們回來再見吧。」

慕洛琛不動聲色的接過話。

葉簡汐鬆了口氣說:「是啊,奶奶,我只是沒想到,你會知道他們。」

「當然記得,我心心念念了一輩子的寶貝曾孫子,我還抱一抱,怎麼捨得他們?」慕老太太笑著說。

看著老太太臉上的笑容,葉簡汐說:「奶奶,我跟阿琛還有一個女兒,現在在醫院那邊呢。你想見她的話,我讓郭嫂帶過來。」

「你跟阿琛又有了女兒?怎麼沒人說?」

慕老太太昏迷中雖然聽到了不少事情,但還是有遺漏的,所以乍聽到他們提到還有一個曾孫女,精神都提了起來。

「剛生下來沒多久,因為是早產,一直在育嬰房裡呆著。」葉簡汐解釋。

慕老太太眼裡帶著笑意,心疼的說:「又是早產,你生天佑那會兒也是早產吧?總這麼折騰,你身子怎麼受的了?不過現在兒女雙全了,以後也不著急要孩子了,好好把身子調養回來。我可是不想看著自己的孫媳婦乾乾瘦瘦的,像瀟瀟那樣的正好。」

唐瀟瀟生產後,吃的有些圓潤了。

不過也不算胖,只能說有些豐滿,前凸后翹的,帶著一股少婦風韻。

葉簡汐瘦的不成模樣,可她哪裡有時間,像唐瀟瀟那樣好好的休息著,調養身體?但她同時也明白,老太太是心疼她呢。

於是,笑了笑說:「奶奶,我一定聽你的話,多吃東西,把自己養的白白胖胖的。」

「這還差不多。」慕老太太說。

葉簡汐笑著,扭頭看向慕洛琛,見他正瞅著自己,不由得笑的更深。

慕老太太高興勁一過,更加的疲憊。

慕洛琛扶著老太太躺下說:「奶奶,你還是先休息,等下我郭嫂帶過來孩子,我們再叫你起來。」

慕老太太已經睡了幾年了,實在不想睡,可身子幾年沒動,如今坐起來都吃力,現在說了這麼會兒話,已經疲憊到了極點。

實在撐不住了,慕老太太說:「好,你們一定要記得叫醒我。」

「嗯。」

慕洛琛應了老太太。

慕老太太閉上眼睛,沒多久就睡了過去。

慕洛琛輕輕的從床上起來,握住葉簡汐的手,往外走。

到了門口,葉簡汐仰頭看著他泛著紅絲的眼睛,說:「你昨晚沒休息好吧?那麼晚……」回去。

話還沒說完,慕洛琛道:「昨晚忙著顧家老爺子的事情,一晚上沒休息,今天早上剛到家,就聽到老太太醒了,一件事連著一件事,哪裡能休息好?」

葉簡汐聽到他的話,眼裡露出明顯的驚愕。

他昨晚一宿都在外面,沒回房間?

那昨晚她迷迷糊糊中,感覺到有人回房間,是做的夢嗎?

可如果是夢……

葉簡汐抬手摸了摸額頭,那個吻的溫度那麼真實,真的是夢?

「怎麼了?這麼吃驚的看著我?」

老太太醒了,慕洛琛的心情格外的好,連說話都帶著三分的喜氣。

葉簡汐望著他的笑容,扯了扯嘴角,說:「沒什麼,你一整晚沒休息,先回去睡一覺吧。等下,還有的忙呢。」

「嗯。」

慕洛琛點頭,拉著她往卧室方向走。

「你去休息,拉著我幹嘛?」葉簡汐不解的問。

「陪我一起睡。」

慕洛琛眼裡波光晴柔,說話帶著旖旎的味道。

葉簡汐臉一紅,瞪著他半嗔半怒道:「大白天的胡說什麼?我還要去接女兒,你先回去睡。」

慕洛琛本來就沒打算拿她怎樣,不過是逗她的。

現在聽她這麼說,輕笑了兩聲,便往卧室的方向走。

……

一個人走到大廳,葉簡汐坐在沙發上,邊等郭嫂把女兒帶過來,邊給裴娜打電話,讓她過去醫院那邊看著溫如意。

醫生說,溫如意因為注射的伎倆過多,醒過來,要三四天時間。

雖然知道她今天不會醒,可心裡還是難免擔心。

要不是老太太忽然醒來,她今天已經去醫院了。

葉簡汐給裴娜發了消息,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昨晚,真的是她太累了,所以看花了眼,又感覺錯了?

還是……

真的有那麼一個人,在暗處盯著自己。

而且趁著洛琛不在,進了她的卧室?

想到後面的可能,葉簡汐有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件事如果不調查清楚,她也無法在慕家老宅安眠,剛才她原本想告訴洛琛詳情,可想著老太太剛醒,他正在興頭上,就沒告訴他。

現在,倒有些後悔了。

葉簡汐眼睛盯著窗外的一叢海棠,好一會兒沒說話。

連吳春熙來了,都沒有發現。

「簡汐。」

吳春熙走上前,喚了她一聲。

「三嬸。」葉簡汐回過神來,看到吳春熙,想要起身。

「你坐,我有些話想跟你說。」吳春熙按住葉簡汐,坐在她身邊,把鑰匙拿出來,放在葉簡汐手裡。

葉簡汐看到鑰匙,明顯愣了下。

這串鑰匙是慕家保險柜的鑰匙,當初她把管家權交給吳春熙時,親手遞交到她手上的,沒想到她今天又還了回來。

「三嬸,你這是做什麼?」

「給你的,你之前讓我代替你管慕家,我想著你年輕沒經驗,也就替你管了。現在既然老太太醒了,自有她來教導你,我也就不用攙和了。」吳春熙平靜的說。

「三嬸,我沒想著管家,老太太醒了,這個家也是歸你管的……」

葉簡汐推辭,要把鑰匙給吳春熙。

吳春熙卻半點都不讓,硬把鑰匙牢牢地塞到她手心:「你這孩子,說什麼傻話?洛琛是慕家的掌權者,你作為她妻子,自然要管理慕家。即使不想,這也是你的責任。而且,我能替你管得了一時,能替你管得了一世?等我走了,難不成,你要繼續把慕家丟給旁人來管?那讓外人,怎麼看待你?」

葉簡汐知道吳春熙說的話都是對的,握著鑰匙低頭不語。

吳春熙見她這樣,不由得嘆氣。

簡汐什麼都好,就是太不喜歡爭,性子也有些軟弱。當初洛琛掌權,簡汐管家,她倒向簡汐,的確有攀附她權力的心。哪怕後期,簡汐把管家權交到她手上,她也是存了私心的。因為她出身貧戶,比不得馮梓雲出身世家,無權無勢的人總要有些手段,才能在慕家這樣的世家生存下去。

她攥著慕家的管家權,那馮梓雲就不敢動自己,她也能為自己的兒女謀划些。

可她利用簡汐的同時,又何嘗沒對簡汐付出真心?

她是拿簡汐,當自己的女兒看的。

她也希望簡汐好,而現在老太太醒了,有老太太在,她不怕馮梓雲再在暗中使壞。

這個時候,把管家權還給簡汐,讓老太太培養她,是再好不過。

簡汐處事公道,又對三房有好感。

相信以後,她不會對她們虧待。

吳春熙是下定決心,把管家權還給葉簡汐。

「你就算現在不拿,等老太太身體好一些了,也會拿去。還不如現在拿過去,先熟悉下。你這段時間在老宅住著,我會帶你熟悉下老宅的情況。等老太太好了,再讓她手把手的教你。管家的事情,其實也不難,就是有些瑣碎。學會處理了就好了。」

吳春熙話說到這份兒上。

葉簡汐明白,她是真心要把管家權交出來,便說:「三嬸,那我謝謝你了。」

「傻孩子,跟我客氣什麼?說起來,應該是我謝謝你才對。」

吳春熙道。

兩人正在說笑著,門口出了些動靜。

葉簡汐看過去,見是郭嫂來了,連吳春熙也顧不上了,邁開腳步疾走過去。

郭嫂走進客廳,剛好看到葉簡汐走過來,說:「少奶奶,小姐抱來了,剛吃過奶,這會兒睡的正香呢。」

葉簡汐掀開裹著女兒的毯子,果然見到小丫頭含著一個奶嘴,睡的正香甜。

「先進房間,外面天冷,別凍著她了。」

葉簡汐轉身進客廳。

郭嫂抱著孩子,緊跟在她後面。

兩人走到客廳,恰好馮梓雲牽著慕西顧的手走了出來,慕西顧剛滿一歲,正在學習走路,因為剛開始,所以走不了幾步,而且走路的時候都是墊著後腳跟,小身子一撅一撅的。

看到郭嫂抱著小孩子,慕西顧拉了拉馮梓雲的手,口齒不清的說:「奶奶,妹妹……」

馮梓雲臉色難堪到了極點,咬著牙說:「妹妹什麼妹妹?你覺得她是你妹妹,她還不認你這個妹妹呢。」

馮梓雲不喜歡慕西顧,只喜歡梁木木。

今天也是唐瀟瀟沒時間照顧慕西顧,才把孩子扔給她照顧,沒成想剛帶著慕西顧出來,便碰到了葉簡汐抱著孩子過來。 慕西顧聽不懂馮梓雲的話,但能感覺到她在『凶』自己。

平日里唐瀟瀟照顧她的時候,都對她和聲和氣的,哪裡對她這麼凶過?頓時感覺到委屈,兩眼一轉,眼眶裡噙滿了淚光。

小孩子鬧情緒,一般哄哄就好了。

可馮梓雲因為老太太那番敲打,心情本來就不好,現在見她委屈的模樣,更加沒好氣。

「哭什麼哭?再哭就把你送到福利院去!」

慕西顧『哇』的一聲哭出來:「嗚嗚,媽媽……媽媽……」

馮梓雲厭煩到了極點,說:「媽媽什麼媽媽?你媽早就不要你了。」說著話她看了一眼葉簡汐,見她瞅著自己,冷哼了一聲,別過了臉。

慕西顧哭著鬆開了她的手,她也不管。

小丫頭站都站不穩,離開了她的扶持,邁了一步,啪的下摔倒在了地上。

奶娘要過去扶她。

馮梓雲罵:「不許扶!整天這麼嬌氣,長大了可不得跟婉如、溫婉一樣成禍害?」說著,又指著慕西顧罵,「整天就知道哭,哭,哭。真是有什麼媽,就有什麼孩子!你就是來我們慕家來討債的!」

她罵個不停,慕西顧一張白嫩的小臉,哭的臉都通紅了。

葉簡汐和吳春熙都沒想到,馮梓雲一見面,就整這麼一出。

葉簡汐本來不想管的,慕西顧是蘇瑾年的女兒,所有人都知道她跟蘇瑾年不對付,誰知道她出面管了這事,落到別人耳中,會傳成什麼樣子?

可聽馮梓雲張口閉口指桑罵槐,加之慕西顧哭聲,把女兒也吵醒了。

葉簡汐只能出面:「二嬸,西顧只是一個小孩子,你這麼對她,不怎麼好吧?」

「怎麼不好?不是正合你的心意?」馮梓雲皮笑肉不笑:「當初蘇瑾年給了你不少氣受吧?現在看著她女兒受苦,你不知道有多開心呢,用不著在這裡假慈悲。」

葉簡汐蹙了眉頭,正想說什麼。

吳春熙卻幫她說了:「蘇瑾年是蘇瑾年,西顧是西顧,她既然進了我們慕家的門,那就是我們慕家的子孫。你這麼苛待她,傳出去,可是會被人說,你這個做奶奶的性子惡劣,虐待自己的孫女。還有,簡汐從來沒針對過西顧,倒是你無緣無故的弄這麼一出,不怕讓知寒知道了,找你麻煩?」

一番話說的在情在理,絲毫讓人挑不出毛病。

馮梓雲想要找茬,可又發現她說的根本讓自己沒辦法還擊,心情越發的陰翳,恨聲對旁邊杵著的奶娘道:「還不把西顧扶起來?我說讓她哭,你就準備讓她哭死?」

這明顯是刁難。

奶娘心裡不悅,可嘴上也不敢反駁,心疼的抱起來哭泣不止的慕西顧,開始哄她。

小孩子的傷心來的快,去的也快。

西顧漸漸的停止了哭泣。

吳春熙挺喜歡這孩子的,平日里唐瀟瀟總帶著西顧,到她院子里玩。

現在看她可憐,拿濕紙巾給她擦乾淨了哭的髒兮兮的小臉,道:「傻丫頭,別哭了,等下還要見你太奶奶呢。讓她看到你哭花了臉,她該不高興了。」

吳春熙沒看馮梓雲,可在場的人都知道,她這句話是對馮梓雲說的。

老太太剛醒,會挨個見慕家的子孫。

西顧雖然在慕家的地位低,不怎麼受待見,但總是寫進慕家族譜里正正經經的小姐,馮梓雲虐待她的事情傳到了老太太耳中,老太太自有法子收拾馮梓雲。

馮梓雲動了動唇瓣,想要說話。

可想到今兒早,見到老太太時,老太太說的那句話……你們說的什麼,我可都聽著呢。

又蔫了。

若不是因為這件事,她怎麼會心情不好,急躁之下拿西顧發脾氣?

現在又被吳春熙拿了話柄,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