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丫頭,想什麼呢?活人還能讓尿給憋死了?總不至於有個曹衛青,我就得縮在別墅裏當縮頭烏龜吧?別多想了,我也難得來趟燕京。你別墅有車麼?我們出去轉轉!”秦洛哭笑不得地摸了摸沐小迪的頭髮,話鋒一轉地問道。

“車庫裏有一輛大衆CC。不過是粉色的!”沐小迪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粉色?果然都是女孩子喜歡的顏色。沒關係,我今天就開一回小粉車好了!”秦洛哈哈一笑,毫不在意地說道。

“那你等我一下。我上去換身衣服!”沐小迪也想跟秦洛出去玩,興沖沖地就跑回房間換衣服去了。

再次出現的沐小迪換了一身白色的雪紡連衣短裙。一雙白嫩筆直的大長腿頓時讓秦洛雙眼一亮。上身還穿了一件粉色的小外套,看上去有股清新淡雅的風格。當然,也少不了明星出門必備的裝備——墨鏡和口罩。

“好了,我們出發吧!”沐小迪蹦蹦跳跳地跑到秦洛跟前,一臉俏皮地說道。


“我本來想帶你去見個長輩。沒想到你換了這一身!”秦洛有些遲疑地說道。

“啊?你在燕京還有親戚麼?”沐小迪聞言又是一愣。

“不算親戚,就是我爸的一個戰友。我爸退伍前最好的哥們,也算是一個長輩吧。他現在就在燕京,我爸在我下飛機的時候就打電話過來,說是既然到燕京了,就抽空去拜訪一下!”秦洛隨口解釋道。

“那要不我再去換身衣服吧!”沐小迪說着,就打算折返回自己房間。 穿越之生如夏花 ,而且還是第一次見面,的確有些不太合適。

“算了,沒關係!我家小迪這麼可愛,自然是穿什麼都行!我們出發吧!”秦洛趕緊拉住了沐小迪,捏着她肉嘟嘟的小臉嬉笑道。

“討厭,你誇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沐小迪嬌嗔了一聲,隨即也沒再換衣服,帶着秦洛就來到了別墅後方的車庫當中。

秦洛負責開車,兩人坐着一亮粉色的大衆CC就直接離開了別墅。 第八十五章 白家白起

雖然對燕京的道路不熟,但好在當代社會還有衛星導航這種高科技存在。秦洛根據秦南山提供的地址,很快就來到了位於三環附近的一處門禁森嚴的四合院之外。

“你那位叔叔就住在這種地方?”沐小迪看着面前擁有武警守衛的四合院大門,驚訝得吐着小舌頭。

“我也不太清楚,我爸這個戰友,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不過聽說來頭很大的樣子。你聽說過燕京白家麼?”秦洛將車子在對面的馬路邊上停好,這才苦笑着搖頭問道。

“燕京白家?該不會是白瘋子的那個白家吧?”沐小迪聞言,頓時嚇了一跳,突然臉色變得有些精彩起來。

“白瘋子?什麼玩意?”秦洛有些不明所以。

但很快,秦洛就發現四合院的大門口,居然出現了一個自己纔剛見過的一個人——曹衛青!這貨怎麼會在這裏?

“是曹衛青?看來這裏的確是白瘋子的家!應該也是你口中所說的白家!”沐小迪也發現了曹衛青,立馬就確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看你這個樣子,似乎這個白瘋子很恐怖的樣子?”秦洛聞言,頓時挑起了眉毛。

“看到跟出來的那個男人沒?他就是白起,燕京四公子之一,外號白瘋子!跟曹衛青算是發小,關係還不錯。”沐小迪隨即又看到了一個人,趕緊對着秦洛提醒道。

“白起?”秦洛挑起眉毛,仔細地觀察了一下這個外號‘白瘋子’的青年,隨即露出了疑惑地神色:“看上去有股軍人的氣質,龍行虎步,動作大開大合,毫不做作。除此之外,看上去都很正常。爲什麼會給他取這麼個外號?”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這個白起,我也僅僅見過兩次,都是在燕京的高端酒會上面。當時還是通過曹衛青認識的!我私下裏聽人提起過他,據說他是什麼軍方特殊部門的人,而且誰如果招惹他,下場一定會無比悽慘。好像有一次,一個世家公子哥調戲了他的女朋友,結果被他直接打斷了雙腿。”沐小迪嚥了一口唾沫,看着秦洛的目光不禁有些擔憂的樣子。

“還是個性情中人,我覺得沒毛病啊!換做你被人調戲,我一樣會打斷他的雙腿!”秦洛聞言,卻是雙眼一亮,不由得挺佩服這個叫白起的傢伙。

“我知道你厲害好了吧?不過當初那件事情鬧得挺大的,好像還驚動了某些高層首長菜出面擺平。從那件事情之後,所有世家公子都對這個白起敬而遠之,生怕這個傢伙一言不合就對他們出手。也因爲他出手不顧後果,所以私下裏大家都叫他白瘋子!”沐小迪心中一陣甜蜜,卻是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我倒是覺得這個人挺有意思,而且和那個曹衛青,應該不是一路人!”秦洛點頭笑道。

“曹衛青應該是從我那離開之後就來這裏找白起了,該不會因爲你吧?”沐小迪突然想到了什麼,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以曹衛青的尿性,自己肯定不敢跟我動手,他想動我,多半會讓其他人幫忙!這並不奇怪!而且這個白起也未必會幫他!”秦洛聞言,卻是不以爲然地輕笑道。

“我們還是先走吧?萬一被他發現我們也在這裏,不是正好撞槍口上麼?等他走了我們再來?”沐小迪有些遲疑地提議道。

“來不及了。他們已經走過來了!”秦洛卻是指着正向這邊走來的曹衛青和白起提醒道。

沐小迪聞言,立馬變了臉色。而秦洛則是一開車門,已經一臉微笑地下車了。她無奈之下,也只好趕緊跟着下車,站到了秦洛身邊就挽住了他的胳膊。

曹衛青只是遠遠地發現這邊有輛車像是沐小迪的。就想過來確認一下,沒想到還真的是。而且秦洛和沐小迪居然還如此親暱地站在一起,笑眯眯地盯着自己,頓時就讓他臉色鐵青。

“白起,我跟你說的就是這個傢伙!”曹衛青咬牙切齒地冷哼道。

那個白起在看到沐小迪的時候就明白了秦洛的身份,露出了些許詫異地神色,不由得多打量了幾眼,有些狐疑地問道:“看上去很普通啊!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吧?”

“這小子有點邪門。我之前的確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很可怕的氣息。我雖然功夫不如你,也練過一段時間。他絕對是個高手!”曹衛青雖然不想承認,但想要白起幫他出氣,這時也只能擡高秦洛來貶低自己了!

“高手?我最喜歡的就是高手!”白起聞言,頓時雙眼一亮。

“曹少,還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沒想到在這裏也能遇見你!”秦洛笑眯眯地對着曹衛青打了個招呼,不知道的還以爲他們是好朋友呢!

“少給我套近乎。識相得離小迪遠一點!還有,你爲什麼會出現在白家門口?這裏也是你一個富二代能來的地方麼?”曹衛青一臉陰沉地冷哼道。無形中的優越感讓他找到了一絲自信。自少他認爲自己的身份還是比秦洛高貴不少的!

“你曹少能來,爲什麼我不能來?不過我跟你不同,我只是來看望一位長輩的,不不像你,是來搬救兵的!”秦洛嗤笑一聲,毫不掩飾地調侃道。

白起既然沒有開口,秦洛也只會當他是透明的。畢竟他也不確定白起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曹衛青聞言,一張鐵青的臉瞬間又憋紅了!秦洛說他是來搬救兵的,不是當衆打他臉麼?簡直是太可惡了!如果眼神能殺人,秦洛現在估計已經是個死人了!

沐小迪雖然有些緊張,但此時很清楚以自己的身份還不夠資格開口說些什麼,只能一臉不安地緊貼着秦洛。

感覺到佳人心中的不安,秦洛不由抓住了沐小迪的小手,輕輕地捏了捏。發現她手心裏已經滿是冷汗了。

“你說你來我白家是看長輩的?你認識我白家人?”白起這時略帶驚訝之色地開口了。

“我聽小迪說,你是白起,燕京的四公子之一,還有個挺唬人的外號叫‘白瘋子’是不是?”秦洛聞言,卻是一副感興趣地樣子盯着白起答非所問道。

“混賬,你什麼身份,能跟白家嫡孫這樣說話?”白起還沒開口呢,曹衛青頓時就忍不住了!秦洛那傲嬌的態度在他看來完全是作死的行徑!

“你怎麼還是這麼毛毛糙糙的性格?什麼時候能改改?我是白家嫡孫,也用不着你替我吆喝。而且我看上去有那麼跋扈麼?連讓人說句話都不給了?”白起這時略有不滿地皺着眉頭,對着曹衛青訓斥道。

“我只是看不慣他那副小人嘴臉,自以爲事的東西,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不就是個富二代麼?有什麼資格站到我們面前平起平坐了?”曹衛青有些心虛地輕聲嘀咕道。顯然對白起,他還是有些懼怕的!


“人家白少爺比你這位曹少明事理多了!記得多學着點。”秦洛這時卻笑了起來,言語間滿是對曹衛青的調侃。 第八十六章 打一場

“你……”曹衛青聞言勃然大怒,正要發飆的時候,卻是被白起一臺手就給制止了。

“好了,人家也沒說錯,你的確有些飄了。你知道爲什麼我不屑與那些所謂的世家大少爲伍麼?就是因爲他們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你跟他們又有多少差別?”白起沉着臉,瞪着曹衛青質問道。

曹衛青頓時臉色難看地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什麼。他很清楚,如果不是看在兒時關係不錯的份上,自己或許也會是那個讓白起不屑爲伍的世家大少吧?

“哪有你這樣說的?你自己不也是世家大少麼?”嘴上不敢說出口,但曹衛青心裏顯然是不服氣的!他怕這話一說出來,他跟白起真的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你倒是跟曹衛青不一樣!認識一下,我叫秦洛!這次上門,是特意來看望白楚峯白叔叔的!”秦洛這時雙眼一亮,主動對白起伸出手道。

聞言,曹衛青當即目瞪口呆地盯着秦洛,顯得十分震驚地樣子。隨後他的目光就下意識地瞥向了白起。這貨怎麼可能認識白楚峯?

白起的眼眸當中也閃過一抹驚訝之色,但臉上卻沒表現出來,笑着跟秦洛的手握在了一起,感興趣地問道:“你和白楚峯什麼關係?以前也沒聽他提起過你!”

“我跟白叔叔也沒見過面,這還是第一次上門拜訪,還是我家老頭子讓我來的!”秦洛不由得苦笑道。

“令尊?你是說南山集團董事長秦南山?”白起聞言一愣,隨即就想到了什麼,眼眸中閃過一絲恍然。

“沒錯,我爸跟白叔叔曾經是戰友。我是根據我爸給我的地址找過來的,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找錯地方!”秦洛笑着解釋了一句,然後轉過身,從汽車的後備箱內取出了剛剛在商場內買的兩瓶茅臺。第一次拜訪父親曾經的戰友,秦洛也自然不好意思空手而來。

“我好像以前聽他提起過,的確有這麼一位戰友!好像他們也多年沒見過面了。”白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同時盯着秦洛手中的白酒笑道:“人來就行,還拎什麼東西?白家可不缺酒喝!”

“沒錯,我想白叔叔也應該不會缺兩瓶酒,重點是個心意,不是麼?”秦洛笑着點點頭,隨即有些好奇地問道:“看樣子,你跟白叔叔挺熟的,你跟他什麼關係?”

一旁的曹衛青早就無語了!感情這個秦洛的老子居然和白楚峯是戰友,不過這貨顯然對白楚峯一無所知啊!

“的確挺熟的,整個白家,除了我媽,估計就我跟他最熟了!“白起深以爲然地點頭說道。

秦洛聞言,頓時就明白了過來,有些詫異地確認道:“該不會你是白叔叔的兒子吧?”

“沒錯。很讓你驚訝麼?白楚峯就是我老子!”白起哈哈大笑着說道。

“的確有些驚訝!那白少,白叔叔在家麼?”秦洛隨即釋然一笑道。

“叫什麼白少?我爸結婚早,我應該比你大,既然是自己人,叫一聲白哥,或者直接叫我名字都行!我爸現在還正好在家裏,我說他今天怎麼一反常態沒在部隊裏帶着,反而宅在家裏。感情是知道你要來!”白起聞言,卻是熱情地笑了起來。

“……”一旁的曹衛青頓時就無語了!眼前這畫風不對啊!白起明明是自己搬的救兵啊!怎麼跟秦洛成自己人了?那自己怎麼辦?

“哦,忘了還有弟妹了!小迪,我們也算是第三次見面了吧?”白起這時也不忘跟一旁的沐小迪打了個招呼。

“白少您好!”沐小迪對白起突如其來的熱情也顯得不知所措,微微有些拘謹。這個白家大少爺,貌似跟傳聞當中的有些不太一樣啊?

“你也是,叫什麼白少?叫白哥或者直接叫名字都行!既然來了,就趕緊跟我進去吧。我爸估計也等急了!”白起有些不滿地板起臉,隨即又熱情地招呼着兩人進入白家。

“唉白起,還有我呢!”見自己就這樣被無視了,曹衛青頓時欲哭無淚。

“哦!差點把你給忘了。那什麼,你早點回去吧。另外我早就跟你說過,小迪不適合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白起這才一拍腦門,對着曹衛青擺了擺手道。

曹衛青一個踉蹌,差點沒一頭栽倒在地上。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三人早就已經進了白家大院,哪裏還看得到人影啊?

“這個曹衛青也挺悲劇的!”跟在白起身邊,秦洛不由得突然苦笑起來。

“這小子雖然有點世家公子的跋扈氣息,但本質還是不壞的。不然我早收拾他了。你也別跟他一般見識!”白起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看來我們是同類人!”秦洛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就因爲你也看不起世家大少?”白起挑着眉毛問道。

“不……因爲你是軍人。就在不久前,我也是了!”秦洛卻是一本正經地搖頭說道。

“你入軍籍了?”白起不免有些吃驚。之前他對秦洛瞭解不多,也就僅僅知道他就是個有錢的富二代而已。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跟軍人兩個字沾邊?

“沒錯!是不是很意外?其實我自己都覺得跟做夢一樣。不過做軍人,其實也挺不錯的樣子!”秦洛嘿嘿一笑道。

“你知道曹衛青剛剛來找我,是要我做什麼?”白起這時突然話鋒一轉地問道。

“應該是讓你對付我吧?”秦洛毫不避諱地直言道。


“沒錯!他讓我好好教訓你一頓,最好能把你從沐小迪身邊趕跑!”白起點頭承認道。

“你答應他了?”秦洛笑眯眯地問道。

白起卻搖了搖頭,微笑着說道:“我既然不屑於跟那些世家大少爲伍,自然也不會去做這種欺男霸女的事情。感情講究的還是情投意合,我知道強扭的瓜不甜!”

“跟我之前猜想的一樣,你果然十個性情中人!”秦洛深以爲然地點點頭道。

“不過現在我突然想答應了!”白起卻是嘿嘿一笑道。

聞言,一旁緊跟着兩人的沐小迪嬌軀突然一緊,明顯給嚇了一跳!白起這話是什麼意思?要幫曹衛青向秦洛出手了?之前不是好好的麼?怎麼又畫風突轉了?


“你就這麼想揍我?”秦洛略微有些意外,但很快就猜想到了什麼,不由得輕笑道:“或許被揍的那個人會是你呢?”

“看來那小子沒騙我。你的確是個高手!我之前居然沒看出來!越是這樣,我越是想打一場了!怎麼樣?接受我的挑戰麼?”白起頓時雙眼一亮道。

“現在?”秦洛挑着眉毛。

“我的拳頭有些癢了!”白起舉起自己的拳頭,笑眯眯地說道。

“那先說好,輸了不許哭鼻子!”秦洛笑了起來。 第八十七章 白楚峯

白起聞言也是哈哈大笑,指着秦洛哭笑不得地說道:“你小子真有意思。輸了就哭鼻子,應該是你們富二代的專利吧?”

“別把我想得那麼不堪,我跟那些被父母寵壞的媽寶可不一樣!”秦洛嘿嘿一笑道。

沐小迪這才明白,兩人之間是想進行一場‘友誼賽’,應該不會出什麼事情,頓時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來到了院內一處較爲空曠的場地,白起和秦洛相對而立。沐小迪則是一臉關切地站在不遠處,有些擔心地望着秦洛的背影。雖然只是切磋,但她也怕秦洛會受傷。

“可以開始了?”秦洛笑眯眯地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