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芊芊皺了下眉。

秦杭的這話明顯是在撒謊。

可是,在傅老爺子和傅明聲的眼裡,不管他們市長說什麼,那都一定是對的。

傅老爺子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是這樣。」

傅明聲則是拿出家主的氣勢,對傅芊芊提醒:「芊芊啊,秦市長第一次到我們家來,你還不趕緊請秦市長去客廳里坐著?」

然後,傅明聲又笑看著秦杭說:「秦市長,我為剛剛小女的失禮,向您道歉!」

傅芊芊卻皺眉說:「他很忙的,沒有時間坐!」

說罷,傅芊芊的苗頭轉向秦杭:「你今天上午應當還要去市政廳的吧?」

「嗯,我過來看看你,一會兒就回去。」

傅明聲:「……」

傅芊芊和秦杭倆人的對話,簡直是在打他的臉,將他當成了一個跳來跳去的小丑。

秦杭從身後的王安陽手裡接過了一樣東西,然後遞給傅芊芊:「這是一對護腕,以前我送你的你恐怕已經……這是新的,訓練的時候戴上。」

傅芊芊自然的接過:「那我就不客氣了。」

秦杭溫和寵溺的看著傅芊芊:「對我,你可以不用那麼客氣,而且,你對我客氣,我會不習慣的。」

傅芊芊挑眉:「說的我以前好像一直欺負你似的。」

秦杭忍不住又笑了:「我今天早上給靳首長打過電話了,他說你是小土匪,是什麼意思?」

「哦,他不是才給我上尉軍銜嘛!」傅芊芊淡淡的說:「前兩天我立了個功,想找他邀功升個軍銜,他沒同意,就這麼來的。」

傅老爺子:「……」

傅明聲:「……」

傅芊芊去軍區不是當普通兵士的,而是有了上尉軍銜!!! 傅老爺子不敢相信又激動的看著傅老爺子:「芊芊,剛剛你說的是……是真的?你是上尉?」

雖然傅老爺子和傅明聲他們並未從過軍,可是,軍隊里的軍銜他們還是知道的,按照正常的認知,起碼要三十歲左右的人才能升至上尉的頭銜,傅芊芊她現在才十八歲,而且,還沒有上過軍校,怎麼就突然變成上尉了?

傅芊芊看著傅老爺子肯定的點頭:「是!」

確定傅芊芊是上尉軍銜,傅老爺子高興到不能自已的抓住了傅芊芊的手臂。

「芊芊啊,你真是太厲害了,爺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站在一旁的傅明聲卻有了不同的想法。

他冷哼了一聲。

「爸,別是被騙了吧,芊芊她今年才十八歲,又沒上過軍校,也沒立過什麼功,軍方怎麼可能會給她上尉軍銜?」傅明聲質疑的看著傅芊芊:「你不會是故意編的什麼謊言,故意騙我和你爺爺的吧?」

秦杭有些不悅的看著傅明聲,然後道:「傅小姐會拿到上尉軍銜,那是傅小姐實至名歸,而且,是南相軍區首長靳首長親自任命的,任命書已經下達,怎會是謊言?」

傅明聲:「……」

聽了秦杭的解釋傅明聲便不吱聲了。

其實,他剛才也是想相信傅芊芊的,只是傅芊芊太年輕了,他才會提出質疑。

只不過,既然秦杭親自開口為傅芊芊說話,傅明聲怎麼可能會不信?

可是,傅芊芊小小年紀,竟然已經是上尉,他還以為傅芊芊去了軍方之後,只能變成普通的兵士,沒想到,她一去就是上尉。

有了軍銜,而且是上尉軍銜之後,如今的傅芊芊,手上就相當於有了部分軍權,是一名軍官了。

而傅明聲突然有了一種預感,將來傅芊芊的軍銜還會升得更高,高到他無法企及的位置,那麼,他就更別想拿到傅家的股份了。

上尉!傅芊芊怎麼會成為上尉了呢?

傅老爺子瞪了傅明聲一眼。

他這個兒子,怎麼就不盼著點自己女兒的好呢?居然一再的懷疑傅芊芊。

傅老爺子高興的抓著傅芊芊的手:「芊芊,真是太好了,你現在是上尉,以後你在這個職位,也要小心著些,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傅芊芊微勾起唇勾:「我知道的,謝謝爺爺!」

噬骨烈愛,惹上腹黑總裁 正在這時,傭人又進來了。

「老太爺、老爺、大小姐,大姑爺到了。」

傅老爺子趕緊開口:「還不趕緊讓人進來?」

傅老爺子的話音剛落,裴燁的聲音便從別墅外面傳了進來。

「看來,家裡來貴客了呀!」

傅老爺子見裴燁進來了,立刻對裴燁介紹說:「小燁啊,你快進來,是咱們的秦市長到了。」

傅老爺子旋即又轉頭對秦杭介紹。

「秦市長,介紹一下,這位是裴燁,也是芊芊的未婚夫。」

秦杭轉頭,恰好便看到了從門外走進來的裴燁。

裴燁西裝革履,與秦杭身上的文人氣質不同,多了幾分煙火氣,俊美的容顏,性感的嘴角掛著似笑非笑的弧度,如同一個惑人的妖孽。

就是這個妖孽……將傅芊芊給拐走了。

「原來是裴少,好久不見!」秦杭淡淡溫和的嗓音里,透著幾分淡漠。

裴燁的嘴角依然掛著似笑非笑的弧度,當著眾人的面,走到傅芊芊的身側,長臂佔有性的伸到傅芊芊身後,摟住了傅芊芊的肩膀,將她摟進了懷裡。

完成這個動作,裴燁才笑看向秦杭,邪魅一笑的開口:「是啊,秦市長,真是好久不見了,沒想到,秦市長百忙之中,還能抽出時間來看芊芊,我替芊芊向秦市長說一聲感謝。」

倆人的目光剛剛撞上,空氣中便升起了兩團無名的火花在空中激烈的碰撞著。

情敵見外,分外眼紅。

在秦杭的眼裡,裴燁是拐走傅芊芊的妖孽,在裴燁的眼裡,秦杭則是那個對傅芊芊死纏爛打的牛皮糖,倆人看對方的目光里都有著不爽。

只是,幾秒鐘后,秦杭的目光便落在了裴燁摟住傅芊芊肩膀的手上。

不管是以前的紫車,還是現在的傅芊芊,他和她從來沒有這樣親密過,而傅芊芊也是特別討厭其他男人對她這樣親密的,若是有其他男人想碰她,早就已經被她揍得找不到北,可是,對於裴燁,傅芊芊一點抗拒的意思都沒有,說明……傅芊芊是默許裴燁這麼做的。

也可以說……傅芊芊只有對裴燁,才是與其他男人不同的。

而他……始終是一個外人而已。

他和傅芊芊的十多年,抵不過她與裴燁的三個月,所以,在一開始他與傅芊芊認識的時候,他就已經輸了。

不過,裴燁這個男人過分自信。

而且,大多數商場上的男人都有一種通病,對於輕易得到手的人,就不會珍惜。

他微笑的看向裴燁,眼中有著幾分挑釁:「傅小姐是優秀的,我很欣賞傅小姐,而且,這是我與芊芊之間的事,不必裴先生代替她向我道謝。」

裴燁的眸子微眯。

這秦杭是什麼意思?

公然跟他搶老婆嗎?

裴燁冷笑的提醒秦杭:「秦市長,如果我猜的不錯,秦市長你上午還有一個會議要開,你現在要是不回市政廳的話,恐怕……是會遲到的!作為風紀良好的堂堂一市之長,遲到了,恐怕不好吧?」

秦杭溫和優雅一笑,目光與裴燁直勾勾的對視。

「裴先生似乎對我的事很關心,而且……裴先生對我的行程也很了解。」秦杭若有所指。

裴燁嗤笑:「秦市長多慮了,我剛剛的話也只是猜測,不過,若有些有心人故意曲解,我也沒辦法。」

秦杭和裴燁兩個人說話時,話中含針帶刺,對對方毫不相讓,令旁邊的人都能感覺到倆人的不對盤。

秦杭懶的再與裴燁糾纏,便看向傅芊芊,然後囑咐她:「以後訓練的時候,記得把我送給你的護腕戴上。」

傅芊芊點頭:「好。」

護腕?

裴燁立刻看向傅芊芊手裡的東西,果然是一對護腕。

看到那對護腕,裴燁的眼睛里立刻燃起了兩簇嫉妒的火焰來。 其實,秦杭送傅芊芊護腕,裴燁是不會生氣的。

可偏偏是傅芊芊她收了。

那就不一樣了。

傅芊芊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輕易收其他男人禮物的。

就是他送的東西,傅芊芊都會考慮考慮才會收下,可是……秦杭送給傅芊芊護腕,傅芊芊竟然就這樣直接收下了,沒有絲毫猶豫。

這就說明,在傅芊芊的心裡,秦杭是特別的。

沈家九姑娘 一想到之前的紫車與秦杭認識了十多年,他與傅芊芊才認識三個多月,傅芊芊與秦杭之間肯定有許多他不知道的過去,也不知道他們兩個以前關係密切到什麼程度。

在他的認知里,傅芊芊和秦杭倆人就算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以秦杭這個人表面上溫文爾雅,背地裡腹黑陰險的性子來看,說不定,秦杭肯定會在暗地裡佔了不少紫車的便宜。

傅芊芊和秦杭倆人那些他看不到的過去,都讓秦杭嫉妒至及。

可是,過去的事,那畢竟是過去的事,只要傅芊芊拒絕秦杭,那些過去的事,就都是過眼雲煙。

最讓他在意的就是傅芊芊收了秦杭的護腕。

所以,他如今最最生氣的就是傅芊芊收了秦杭的護腕,以至於裴燁的雙眼一直死死的盯著傅芊芊手裡盯的護腕。

說話間,傅芊芊發現裴燁的眼睛在盯著自己的手。

她疑惑的轉頭看向裴燁。

「你剛剛一直盯著我的手,我的手上有東西嗎?」傅芊芊抬起自己的手翻過來掉過去的看了兩遍,確定自己的手上什麼東西都沒有。

裴燁:「……」

他不是在盯她的手,而是她手裡的護腕,看著在傅芊芊手裡被她緊緊捏著的護腕,裴燁眼睛里的火焰都要把那對護腕給燃燒了。

而秦杭看著傅芊芊的這個動作,則是微微一笑的站在旁邊看著她。

旁邊的傅老爺子和傅明聲倆人都察覺到了些什麼。

傅老爺子暗暗的撫了一下額。

不得不說,自家親孫女的情商,簡直不是一般的低啊,這麼明顯的事她都看不出來?

他那孫女婿吃她收了人秦市長禮物的醋了唄。

不過,人家秦杭畢竟是本市的市長,他給的東西,怎麼可能會不收?

秦杭是本市的市長啊,就連他也覺得……

啊呸,他現在已經有孫女婿了,而且,現在是新時代,不是舊社會,他怎麼能在心裡生出一妻多夫的念頭呢?

這是不對的,不對的,不能!

在傅老爺子心裡亂七八糟想著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了重要的事。

傅老爺子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手錶:「芊芊啊,你是八點鐘去報到吧,現在已經快七點半了,從這裡到軍區大約要半個小時的時間,你現在也該出發了。」

裴燁更是得意的摟著傅芊芊的肩膀說:「是啊,時間已經這麼晚了,我該送芊芊去軍區報到了,我替芊芊謝謝市長大人親自過來相送。」

秦杭微笑:「我早前就說過了,過來送芊芊,是我心甘情願的!」

傅老爺子:「……」

裴燁則是眯眼盯著秦杭。

「我們現在必須要離開了,秦市長,那就不送了!」

說罷,裴燁看向懷裡的傅芊芊:「芊芊,我們現在該出發了,如果再不走的話,恐怕就要遲到了,第一天報到,遲到了不好。」

傅芊芊點頭:「好。」

然後,裴燁摟著傅芊芊的肩膀便從秦杭的面前離開了。

秦杭自然不可能再在原地停留,與他們一起離開了傅宅。

楚行開著車便停在傅宅的門口,裴燁直接帶著傅芊芊上了車。

不等秦杭從別墅里走出來,裴燁已經囑咐楚行開車離開了原地。

出了傅宅大門的秦杭,眼睜睜的看著傅芊芊乘車離開了自己的視線。

車子掉頭之前,秦杭對上了裴燁敵意的目光,他也絲毫不怯讓的與之迎視。

傅老爺子是過來人,能感覺得到裴燁和秦杭倆人之間的敵意。

孫女和孫女婿都走了,他自然得負責將秦杭送上車。

目前秦杭離開后,傅老爺子撫額嘆了口氣:「唉,孫女太優秀了,唉,太優秀了。」

傅明聲:「……」



離開傅宅所在別墅區的時候,裴燁一直黑沉著的臉才緩和了幾分,不再那麼陰森。

但是,他轉過頭,看到傅芊芊手裡的護腕時,裴燁剛剛壓下去的嫉妒之火再一次騰起燃燒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