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計時還在繼續,還有十分鐘!

第八分鐘的時候,裏面傳來了喜訊!**找到了!就在一號車間放快遞包裹的小推車內。

李局臉色稍顯放鬆,轉身看向了程林,道:“你準備好了嗎?”

“……嗯!”

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氣,程林咬牙點了點頭!汗水已經打溼了他的劉海。

“去吧,注意安全!記住你是人民的警察!”

“加油!”


……

指揮小組的幾個人,都在爲程林打氣,但從這小夥子微微發抖的身上,就能看出他根本沒一點信心!但此時此刻誰能頂替他?人民羣衆需要你的時候,不能退縮!

程林深吸一口氣,拿好專業工具箱朝前走去。

就在這時,一直沒言語的霍東邁步擋在了他身前! 如此驚心動魄的時刻,出現眼前一幕,李局幾人當即怔住了!若是其餘的人這般做,估計立馬就被呵斥派人架下去了!但霍東不同,雖然這是個奇葩,卻是個讓人不敢輕視的極品奇葩!

霍東看着程林的眼,道:“幾成把握?照實說。”

“……二三成吧……”

程林支支吾吾道,渾身緊張的大汗淋漓!

“工具箱給我,防爆衣給我。”

“……爲什麼?”


“我幫你去拆彈。”

霍東就這麼平靜的說出了這六個字,但現場指揮小組的所有人,卻目瞪口呆!感覺他腦袋短路了!拆彈這種技術是大路貨嗎?隨便是人就會?這是個以玩命爲目的的行業!

程林身子一下僵住了!

唯有李局聽見霍東的話,眼睛明顯一亮!因爲他知道霍東不是一般人!

“真有把握?”

“我不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

“爲什麼要站出來?”

“因爲我給了一個女人承諾。”

霍東淡然的道,看不出有絲毫的緊張,也沒有半分的矯揉造作,另一邊的蘇蕊聽見這話眼淚猛然決堤嘩嘩流淌而下!李局凝視着霍東,心裏做了決定,但出於最壞的打算,還是道:“有什麼需要交代的嗎?我會盡量幫你。”

“我負責**,你負責現場,完事後我負責請客,你負責買單,OK?”

“……沒問題。”

李局真服了霍東這份詼諧的自信。

沒再墨跡霍東換上程林的防彈衣,提着工具箱就火速朝玉姿服裝廠內奔去,他是在跟死神賽跑!當這道身影出現在衆人視線裏的時候,所有人也都爲他擔心起來!開始自發的爲他祈禱!

蘇蕊已經哭的不成樣子,祕書小梅扶着她,看着霍東的身影消失在廠區大門內,她感覺自己心裏一下空的可怕!

就像是被人抽走了一種叫做幸福的滋味……

指揮小組開始命令全部警員強制現場羣衆繼續後撤!也密切關注着廠區的動靜!倒計時在飛速的跳動!吉凶難測!現場每個人的神經都是緊繃的!氣氛壓抑的令人有些窒息!此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一個世紀那麼長!

夏然站在人羣中,臉色看上去很淡然。

但她身子止不住的有些輕微發抖!

“你該阻止他。”

玫瑰道了一句,臉色凝重,夏然咬了一下嘴脣,“非常事練就非常人,不經歷這種錘鍊,少爺怎麼學會擔當與責任?學會奉獻與犧牲?他需要這種人性的歷練,當他選擇踏出這一步的時候,我就沒有理由阻攔。”

“你確定他不是爲了泡妞?”

“……”

玫瑰這麼一說,夏然瞬間啞然,葉凝更是額頭佈滿細汗。

經歷一場生死考驗,至今小臉慘白的冉冉,正被墨文秀抱着,母女倆視線也緊張遠眺着廠區,因爲這有可能是永別,冉冉嗓音有些沙啞的道:“媽媽,乾爹不會出事吧?”

“不會。”

“爲什麼?”

“因爲他是英雄。”


墨文秀堅定的道,她想象不出還有誰比這個慷慨赴死的男人,更適合這個稱呼!

萬衆矚目,呼吸聲都變得很輕,一片死寂沉默!都在等待一個結局!彷彿這已經不是一條命,一個廠區的命運,而是一場正邪的交鋒!

霍東進了廠區後,就直接脫了防爆衣!因爲穿着太沉重彆扭!他穿進來不過是讓蘇蕊李局等人有點踏實!其實如果拆彈失敗,炸癱與炸死,沒多少區別,前者還沒後者舒服!

裝着**的箱子,正是一早那個醒目的白色快遞包裹,此刻它已經被放在了平整的車間地面,表面膠帶以及紙盒已經被打開,裏面是四個**,以及密密麻麻的線條!

最令人緊張的是,上面那個跳動的倒計時!

霍東將半路拿來的兩個乾冰滅火器放在身邊,然後活動一下十指打開了工具箱,先用壁紙刀將紙箱解開,讓整個**暴露出來,然後開始拿着測電筆,鉗子以及剪子,開始有序排除確定每根電線的作用,這是一個複雜精密,對專業技術要求很高的工作,幸好霍東是個變態。

在非洲幹僱傭兵的時候,他愛上了這個工種,不要命的系統學習實踐過,甚至當時軍閥還爲他砸了很大的資金培養,並不是感覺他與衆不同,除了臉龐哪裏都帥。

而是因爲,當時別人都死活不學……

霍東額頭滿是汗水落下!說不緊張那是扯淡!

但他不能死,他還有數億飽含家族珍貴基因的液體沒有送出!這個國家還有太多單身未嫁的女青年,他不能這麼不負責,這是男人的使命感!

有驚無險接連剪斷幾根電線之後,霍東有些後悔了!

因爲眼前還有最少十幾根電線!因爲時間緊迫,這個任務的難度,遠超他的想象!就像是一個吃了六塊錢麻辣燙,也最多一晚十三次戰力的男人,忽然進了滿是比基尼美女,還都喊着大爺來玩的房間,那種無力感,比前列腺炎還痛……

如果真掛了,該有多少妹子傷心欲絕?

霍東鼻孔哼出兩道氣流,衣袖蹭了一下臉上的汗水。

開始埋怨自己明明是靠臉吃飯的人,爲啥非要走上這條靠裝13混吃喝的不歸路?

他肚子裏雜七雜八的調侃着,用這種奇葩的方式在給自己解壓,強迫自己放鬆,線頭繼續一根根被剪斷!數目在緩慢減少,而跳動的倒計時卻比脫褲子進洞房的男人還急!

轉眼就還剩兩分鐘!

還有六根線!

五根線!

三根!

……

時間還剩六秒!任務註定完不成了!霍東把自己玩死了……

這一瞬整個外圍翹首觀望的羣衆以及警員,都自覺屏住了呼吸!一動不動就如雕塑!蘇蕊粉拳緊握眼神凝然!而夏然三人還有墨文秀,更是心情緊張到了極點!就彷彿整個身心被一根頭髮懸在了山崖外面,下一刻就要斷裂!

最煎熬的幾秒鐘終於過去!

爆炸的聲音沒有響起!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霍東成功了?!

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勝利了!”緊接着便是雷鳴般的喝彩以及尖叫口哨響起!整個圍觀的人羣都沸騰了一般!掌聲潮汐而至!蘇蕊喜極而泣,跟小梅擁抱在一起,而李局這些不善表達的鐵血男兒,也是一個個激動不已!

車間內,霍東爆句粗口,終於鬆了一口氣!

他用賭命的方式贏了!

最後幾秒放棄剪線,直接拿起兩個乾冰滅火器朝**定時器噴去,幾秒鐘就讓**溫度驟降成了一個冰疙瘩!而跳動的計時器也在最後三個數字上定格了!最後三根線被有驚無險的剪斷!

這是一種很極端的處理方式!也很少有人懂得。

超低溫的情況下,大多電子元件都會喪失功能,霍東利用的正是這個原理。

聽着外面響亮的歡呼聲,霍東笑了!

他輕佻的勾着嘴角,拿起地上的**,在考慮用怎樣的非典型性裝壁方式走出去?該擺幅什麼表情去擊碎女人們的矜持?想了想之後,他脫掉溼黏的t恤,光着膀子拎着**走了出去。

玉姿的大門內,霍東出現了!

他一步步的走來,那性感倒三角的精壯上身,充滿雄性魅力的魚人線肌肉線條,以及閒庭信步充滿吊拽的步伐,無一不讓現場再次尖叫喝彩迭起!掌聲如潮襲來!


這是一個讓男人丟肥皂,讓妹子丟節操的瘋狂時刻!

所有的光彩都被霍東奪去!他是絕對的焦點!是英雄!原諒這廝一生不羈愛裝壁的行徑吧……

霍東享受着這份榮耀,臉上平靜帶笑,不是他不激動,而是他心裏原本就有國王般的驕傲!眼前的一切他似乎早就習慣了!就在這時遠處一個身影撲來,最終深深擁抱住了他!

是喜極而泣不能自抑的蘇蕊。

所有人見此一幕更是喝彩高漲!

霍東抱住蘇蕊,嘴角弧度變得有些猥瑣,在對方兩大凶器的進攻中,他的槍炮也威武而起……只是嘛,這個時刻還是正經點好,畢竟他剛做了一件正經的有點過分的事。

“怎麼身上溼成這樣了?”

霍東拍着蘇蕊後背道。

“因爲你。”

“呃……因爲我溼了?”

霍東腦袋一陣想入非非,蘇蕊聞言臉紅到了脖子根!

遠處的夏然葉凝看着這一切,肚子裏醋意滾蕩,連墨文秀這種矜持優雅的女人,此刻看着被霍東體貼擁抱的蘇蕊,都有些怪異的嫉妒。

現場警員上來表示感謝的同時,取走了霍東手裏的**,玉姿公司的大片職員更是涌上來表示祝賀!大片妹子崇拜的眼神,都讓霍東臉紅了,更有媒體記者擠過來想要採訪他!霍東本想借此機會,揚名立萬,轉型成靠臉吃飯的專業戶,可惜李局叫他上車去局裏配合調查了。

爛尾樓內的徐峯死了,警員趕到取證後,屍體轉交給了家屬。

而得到消息的三爺,此刻臉色陰沉的可怕,正在回想整個事件中,他有沒有留下破綻?給他錢辦事的楊璞,比他還膽戰心驚!一種比唱泡沫還可怕的窒息感,席捲全身,讓他連抽菸都沒法鎮定了。

本來還想看玉姿飛天好戲的葉俊傑,以及周宏掃興而歸,只能按部就班執行原來的腹黑計劃,因爲霍東的過於彪悍,導致徐峯一系列的刺殺計劃都告吹了。

很多人會因此倒黴,除了他。

風波平息,人羣散去,唯有一個光膀子男人拆彈的故事,開始在街頭巷尾流傳。 古城分局辦公室內,李局剛接完了幾個領導的褒獎電話,先前斥責質疑他冒失使用霍東的人,現在都閉嘴了!事實證明,眼前這個一臉欠扁笑容的年輕人,還是像巴黎歐萊雅一樣,值得擁有。

李局眼神審視着霍東。

而霍東也輕佻看着他。

幸好這是同性之間的打量,否則肯定會擦除羅曼蒂克的火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