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邱國元嘀咕了一句:“下個月得叫他知道了,都十三四歲了,再不曉事,以後怎麼接咱們的班。”

這話一說,艾紅玉自然沒有反駁。

不過……

“老邱啊,我怎麼覺得心裏慌慌的?”

她喃喃道:“他們守在這裏,未免也太猖狂了些——你瞅瞅那些車,軍車都有好幾輛,還要賣到衡陽那邊去,麻煩!”

“反正無本生意嘛!”

邱國元掏出一支菸來,細細嗅着。

“弟兄們守在這裏,平時從路上翻騰點車,看你那膽子,到底是女人……再說了,還有兩輛不是公安局搶來的嘛,咱們兒子小時候說要做警察,到時候給他開開……”

——這說的是一回事嗎?

艾紅玉瞪他一眼,到底收聲了。

…………………

周霜霜簡直歎爲觀止。

這個年代的人,膽子,居然能大到這個地步嗎?

倘若幾年前的嚴打沒有打,那他們,豈不是要佔山爲王了?!

不,這會兒,他們已經佔山爲王了。

想想那些越往深處越豪華的住宅,周霜霜簡直不敢想象,這裏頭到底累了多少人的白骨和血肉!

她趴在房頂上,看着天邊日暮,心也慢慢冷了下來。

草草吃完飯,兩人又重新鎖上門,準備回到磨毛村去。

周霜霜改變主意,也準備跟着去。

不過,怎麼隱蔽自己,又是一件麻煩事……

正琢磨着,卻聽到外頭一陣發動機響動!

——他們開車來的!

周霜霜探頭一看:好傢伙,一輛綠色的軍用車!底盤還高的很!

她想起了過往自己曾經看的電影,還有那些酷帥的女主角,趕緊趁他們還沒發動,直接一軲轆滾到車底下。

但是,看着黑乎乎沾滿了各種痕跡的車底盤,周霜霜又傻眼了——扒哪裏啊?!

………………………………

車子搖搖晃晃的開進了磨毛村,並在周霜霜的艱難扒底盤過程中,一步步接近了村子的最深處。

她能感覺到,進入到這裏,管理就又更嚴格了。

因爲每隔差不多十米,她就能看到一雙穿靴子的腳。

這種嚴密的崗哨……

周霜霜心頭微沉。

車停了。

邱國元和艾紅玉下了車。

周霜霜盯着他們的腳步,眼見着一步步邁向遠處,鞋跟和水泥地面磕打,發出響亮的“咔噠”聲。

四周也看不到腳了。

但周霜霜並沒有放鬆,她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堅持住。

…………………

天很快就黑了。

可能因爲這裏是最深處的緣故,入了夜,外頭一片寧靜。

四周黑黢黢的,崗哨依舊還在,但周霜霜已經聽到有人發出的恍恍惚惚的呻吟聲了——

他們,統統都是癮君子。

“老六,你踏馬故意的是不是?怎麼老是晚上發作?”

回答他的,是那人抖抖索索的動作。

旁邊就有人勸道:“算啦,老六他前幾個月嗨過頭了,現在隔一陣就得幾口,不然你讓他站着,他都撐不住。”

正說着,卻聽“噗通”一聲,對方果然倒下去了。

兩個人嘴裏罵罵咧咧,到底還是脫離了崗位,把他拖着往一邊走——

周霜霜靜靜等待十分鐘後,才小心翼翼的,一點一點挪出來。

她維持一個動作太久了,此刻肩膀痠痛,實在是難受。

正在小幅度扭腰掰腿的時候,周霜霜一低頭,似乎聽到有小孩子的哭聲—— 孩子的哭聲又輕又細,被夜風一吹,轉眼就又沒了動靜。

周霜霜還待細聽,卻聽旁邊又傳來一陣腳步聲。

——這麼快?!

周霜霜來不及多做思考,趕緊側身躲入一邊的陰影處。

這時,腳步聲越來越近,直到車前強光打來,她纔看清楚了,來的人,是邱國元和艾紅玉。

一併走過來的,還有六個人。

但這幾個,周霜霜都沒見過。

她隱沒在黑暗裏,呼吸放的又平又緩,沒有一絲存在感。

後備箱被打開了。

這時候的車子,全身都是鋼板,後備箱開合之間,發出輕微的嘎吱聲。

邱國元和艾紅玉站在一旁,看着衆人擠在一起擡東西。

——那是兩個碩大的箱子。

看大小模樣,跟今天邱安家中廊下碼着的兩個箱子,一模一樣。

裏面不知是什麼東西,看起來死沉死沉的,最起碼,這個大箱子,兩個人擡都有些吃力。

但也不是不行。

其中一人還笑着說道:

“元哥,您這箱子,可比上回那個輕多了!”

“裏邊是什麼呀?”

他看起來幹慣了這活兒的,手腳麻利,不一會兒就把箱子挪了下來。

…………

黑暗中,周霜霜也瞪大眼睛——是什麼呢?!

“好好幹你的活兒,沒事別瞎打聽!”

邱國元板着一張臉。

不過片刻後,他又忍不住得意洋洋起來:

“這次的當然比上回的輕……上回那個實心兒的,滿滿當當一箱子,一個都得有八斤多……這麼大一箱子,你說得多少斤?”

他伸出雙臂,比劃着這箱子的大小。

這箱子的確是大,周霜霜目測,最起碼長有1.5米,寬1.2米,高……也得有一米了。

兩個人擡,還真是吃力了些。

這不,既然已經從車上拖下來了,這裏寬敞,已經又有兩個人上去搭把手了。

這麼重的東西,也不是頭一回擡,大家夥兒心裏早就癢癢的,好幾次都想打開看看了。

此刻邱國元願意說,大家自然只有捧場的份。

大約他們真的覺得自己勞苦功高,此刻就連艾紅玉,都笑眯眯的在旁邊看着,沒有攔他。

…………………

“哎喲,這麼重的子彈,我說怎麼那天六個人擡都吃力呢!”

哼哼嗤嗤擡着箱子的年輕人說道。

如今他手上這個,可比上次的輕多了。

“那可不!”

邱國元擡擡下巴。

“上回就只是子彈……光有子彈可不行,你這箱子裏,纔是重頭戲!”

見他說得越來越多,旁邊小弟也越發大膽,兩個暫時沒動作的年輕人湊上前來,殷勤的給邱國元點上一支菸:“箱子裏頭,到底是什麼呀元哥?”

“你讓我們見識見識唄!”

老實說,邱國元的心情是很好的。但是,這東西來的不容易,他話到嘴邊,又改口道:

“見識是不行的……”

“反正你們看了也都不知道是什麼,就別看了,記着它的名字就行——它叫阿帕傑克斯。”

………………………

——阿帕傑克斯?

拗口的外國名兒,大家面面相覷,確實也不知道它是什麼。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

他們不說,周霜霜也是一頭霧水。

作爲一個女生,她對武器的瞭解,說實在的,還不如在星環城瞭解的機械知識呢,實在匱乏的相當可憐。

這會兒,對於近代武器,她想了又想,終於確定,自己大概,只認識五…四…和手木留彈。

她把“阿帕傑克斯”牢牢記在心裏,此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幾個人,坑坑哧哧的把這兩個箱子擡走。

………………

東西既然擡走了,邱國元和艾紅玉也卸下心頭重擔,放鬆了許多。

他們看着周圍,囑咐道:“這幾天,你們多顧着些,別鬆懈了。”

“過兩天有重要人物要過來,大家務必放機靈些!還有,庫裏那個娃娃,你們看好了,先別動他,等到客人來了,把他送上去——”

……………

人羣漸漸散開,周霜霜盯着在夜幕中越發顯得黑黢黢的吉普車,心頭不由涌上一抹凝重——

原來只以爲是單純販毒,對於武器走私,她並沒有太在意。但是如今看來,這麼一箱子又一箱子,分明裏頭東西有很多!

還有這個阿帕傑克斯……能弄到手,邱國元這樣的人物都沾沾自喜,想來,也不是什麼普通的手:槍之類的……

現在要怎麼辦?

…………………………………………

夜幕深重,天空中,下弦月冷冷清清,似彎鉤一般漫不經心的掛在天上,讓周圍的繁星都黯淡無光。

周霜霜狂奔在這曠野中,兩條大長腿甩的飛快。

這一刻,她不由有些後悔,爲什麼自己要騎共享單車,而不自己準備一輛放在空間裏呢?

如果有的話,她又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這會兒,交通基本靠走的感覺,她可算是體會到了。

她氣喘吁吁的停在邱安的家門口。

這裏依舊靜寂無聲,沒有半分人跡的存在。

硃紅的大門藉着月光看,更是多了兩分陰沉與恐怖。

周霜霜深吸一口氣,翻身進去。

院子裏被收拾的乾乾淨淨,整整齊齊,她看到廊下依舊大喇喇碼在那裏的兩個箱子,猶豫半響,終於下定決心,將手掌放在上頭。

這箱子全靠蠻力扣進去,按理說一個人是打不開的。

但偏偏,周霜霜有的是力氣。

藉着月光,她看到了這隻箱子裏,被幹草和報紙雜誌粗粗裹着的,怪模怪樣的武器,看了看它們長筒一般的身子,還有帶着支架的終於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她一臉崩潰——這踏馬是火箭筒啊!!

那些人,怎麼敢這麼大膽?!!

她抖着手打開了另外一箱子,裏面全是密密麻麻結結實實的,全都是火箭彈!

好傢伙,這下子,武器彈藥,全都有了。

周霜霜咬咬牙——

帶走!

………

不過,這箱子真TM沉啊……

若不是周霜霜此刻力大無比,恐怕根本挪不動這兩個。

她想起邱國元帶着的那些弟兄們說的話,不由暗暗點頭——

真的太重了!

好在空間還能用,她心念一閃,廊下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了。 周霜霜回到平安縣城時,黎明已經到來。

天邊曙光正濃,魚肚白翻的快要控制不住,彷彿下一刻,就要有金色天光乍然破開天幕,光明迸發。

她在晨霧中,輕輕叩開了張玉芳的門。

從大門外看去,二樓依然亮着燈。

以這姐妹倆的感情,恐怕張玉芳有好長一段時間,都難得安眠了。

有中年男人的話放在那裏,張玉芬沒有被送去戒毒所。但是,她已經沒有活路了。

軍門閃婚 如今,除了更多的毒品之外,她對什麼都沒感覺了。

這,就是毒品的可怕之處。

………………………

身體上的痛苦與渴求,用毅力可以克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