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公司的事就這麼定了,孫娟擔心的事也因此解決。三人接著又喝了兩瓶五糧液,然後搖搖晃晃的各回各家。

郝仁回到家裡,郝義、郝禮、郝信都還沒處,正好郝智也回來了,他就把剛才在飯店裡和秦廣、劉少澤他們商議的事說了一遍。


郝義、郝禮一聽有事做了,都十分興奮,再也不用為明年的找工作傷腦筋了。

郝仁和弟弟、妹妹們把事情說完,剛回到卧室,他的手機就來了簡訊。 綠龍尺!


品階雖遜色妖冥鎖一籌,然卻也是閻皇城知名寶物。

北龍守『霽龍峰』的招牌之一。

望著手中綠光閃動,林風雙眸輕灼,微感神傷。

當日霽龍峰被蠻藤所殺,綠龍尺落在蠻藤手上,尚未來得及契合蠻藤便死在自己手中,兜兜轉轉其中可謂頗有幾分緣份。原先自己對綠龍尺並沒多大想法,畢竟無論本體還是分身,都與綠龍尺無半點契合感覺。

要想強行契合,花費時間難以估算。

但眼下卻是不同,自己的分身既能輕易契合妖冥鎖,那麼品階更低的綠龍尺同樣能行。

這是分身優勢所在,自該好好利用。

「陰陽鏡也好,七絕天星珠也好,等階太低如今形同雞肋。」林風心道。

兩者皆為地階黑級寶物,在正常能力下以自己的實力,兩者皆能發揮不俗效果,足以擊殺聖王級強者,也算是將地階寶物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但,僅此而已,如今自己就算赤手空拳亦能輕易擊殺普通聖王級強者,它們存在與否又有何作用?

別說對上巫皇帝江,對上天靈三皇,就算當日與陰澤老怪之戰,陰陽鏡和七絕天星珠便已發揮不出太大力量。

地階和天階,始終有著天壤之別。

「末世槍,妖冥鎖,再加上綠龍尺,分身如今有此三件天階寶物,足矣。」林風眼眸爍然。

三者。能將分身最強的能力完整發揮而出。以攻代守,分身到達斗靈世界極限的體質。已然站在斗靈世界金字塔的頂端。輔以日繼增長提升的奧秘和槍法,實力提升可謂一步一個階梯,前途無量!

「開始吧。」林風心之平靜。

雙手輕觸綠龍尺,一道燦綠色光芒點亮踏星府。

※※※

巫妖之戰,硝煙依舊。

兩大族群儼然是不死不休之局,在斗靈世界展開瘋狂對攻。

然卻也是怪異,聖級強者屍體詭異的失蹤自從引起巫族注意后,此事便如一潭清水般再無發生。甚至沒有半點痕迹。奎屠眉頭緊皺,以其為首的聖王級強者隊伍亦感頭疼。

沒有任何痕迹!

連續三次巫族與妖族的大火拚,巫族的屍體毫無疑點,或被毀滅或是殘存。

再未離奇消失。

「難道之前真是巧合?」奢比屍巫族強者疑道。

「我看可能是吧,連續查了三場大戰,沒半點可疑。」祝融巫族強者徐徐道。

奎屠神色肅然,眼瞳變幻。

整件事看起來極是詭異。若真沒有半點問題,蝕九陰又怎會起疑心,其中必定有問題。但他秘密調查,卻未發現什麼,好似有雙眼睛在盯著他做事,眼下把網收了回去。

或者。真是巧合?

「繼續。」奎屠沉聲道,「此事巫皇甚為看重,我等決不可馬虎為之。」

「是,巫王。」眾聖王級巫族強者正色道。

「巧合?」林烮地眼眸閃過一道精光。

身後眾聖級妖族強者尾隨,似是護衛又似監視著林烮地的一舉一動。他們眼中並未有像巫族強者那番恭敬之色,亦未有像人類強者那樣崇拜之色。反有些忌憚和疑惑。

單從此處,便可看出林烮地如今在妖族的地位。

歸根到底妖族四皇信任的都只是他們自己,卻是性格天註定,種族特性如此,變的了一時變不了一世。

「何來如此多巧合。」林烮地心之輕道,神色平靜。

「不知何方勢力如此神通廣大,觸角竟連妖族內部高層都能深入。」

「以為遮掩的天衣無縫,然妖族如此多的聖級強者屍體消失,又豈會有假,其中必有人操控著這一切。」眼中精光閃過,林烮地心之肯定。

三兄弟中,他最是聰明。

「恐怕屍體消失的不僅僅只是妖族,巫族最近如此高調儼然不同之前,或許也已發現貓膩,派人詳查。」林烮地輕忖,「此勢力既能滲透入妖族,必能滲入巫族,放眼斗靈世界有這等能力做這等事,又有此等野心的……」

「他的嫌疑,最大!」

林烮地若有所思,暗道。

眼眸閃過一道粼粼寒芒,嘴角冷笑。

爾虞我詐。

巫族,妖族,神秘勢力的彼此算計,明爭暗鬥,越來越是激烈。

然南方域林風所在如今卻是一片太平,安寧。相比起八大域聯盟處處混亂,倒戈之聲,怨天怨地,南方域民眾如今吃的好,穿的暖,有人皇守護,他們安心無比,如沐春風。

各處傳送陣,早已不見半點蹤影,誰也不會愚蠢到再離開南方域,各處茶館,酒樓談論著林帝之事,廣為流傳。尤其是朱雀洲,如今儼然成為九洲之首,林氏一族更得有天寵,成為南方域最鼎盛的家族。

這自然是林風的功勞,水漲船高。

之前那些離開南方域的武者,如今悔的腸子都是青了,一個個後悔莫及。然南方域如今卻是完全封鎖,出的去進不來,哪怕是聖級強者亦被拒之於門外。

南方域,要的是『忠誠』。

而非兩面三刀的牆頭草,今日能為了利益離開,它日同樣可以。

此次可謂棄之糟粕,取之精華。

真實之地,造神計劃風風火火的開啟著。

短短一個多月,這批人類精英強者的實力便已提升巨大,若論戰鬥實力,超出足有百倍以上。每個人類精英都配以數個星寶『圂』,加上大幅度提升的體質,個個都是以一擋百的好手。

林風的本體依舊在修鍊。真實之盾的第二個能力遠比第一個能力更要強的多。

但同樣,領悟亦難得多。

一個多月的領悟。只不過領悟到一些皮毛。

路途,尚是遙遠。

而踏星府內,分身實力又再提升一層。

綠龍尺的契合併不難,難的是對綠龍尺的操控,能力的修鍊。畢竟遠距離操控並非分身所擅長,綠龍尺本身亦是與分身不太契合,木系與空間系的能力,分身對於『木』之一道領悟力平平。

然。近一個月的苦修依然取得了不菲成果。

「好。」林風手中綠龍尺一閃而逝,收回體內。

第一個能力修鍊完成,加上綠龍尺本身具備的攻擊力,足以發揮出其力量。

再要領悟第二個能力,時間已是不夠,就如妖冥鎖那樣。不管如何第一個能力已存在,第二個能力或許有很大功用。然往往是對第一個能力的升華,如今自己該抓緊時間,最有效率提升實力!


其它武者恨不得將天階寶物所有的能力皆是修鍊,但對自己而言,唯是選擇。

畢竟,時間有限。

剩餘的一個多月時間。還有『末世槍』的能力要修鍊,槍法境界,槍招『雲開』的領悟等等。

相當的趕!

極。

這是一個神秘的勢力,一個新近崛起的存在,不為人知。

在第二次巫妖大戰時仍未有『極』之存在。其前身僅僅只是一個情報組織,而後慢慢變化。再變化,隨著天縱之才『皇極甫』的入主,改變一切,從而使得『極』真正誕生。

「巫,妖兩族如今眼睛都緊盯著,我等恐怕有一陣子無法再動手。」右極使眉頭微簇。

「皇,我們下一步該怎麼做?」左極使正色道。

兩大聖王級強者,一左一右,有著相當雄厚的氣息。

尤其是左極使,實力之強比之右極使更勝一籌,近乎能與冥皇相提並論。

然兩大強者的眼中卻充透著恭敬和忠誠,昂首望向前方高台處皇座上的青衣男子,敬重有加。那是一個感覺極是妖異的男子,有一對金銀色相間的尖角,身形健碩,螺旋紋纏繞的麒麟臂,力量雄然可怕。


極皇!

皇極甫!

曾經在天靈名動一時的超級強者。

年輕時氣焰極盛,甚至向巫皇帝江發起挑戰,然最終結果如何無人得知,只知後來皇極甫消聲滅跡好一段時間,之後便入主『極』,在短短時間內便平步青雲,成為極之領袖,是為極皇。

「毋須在意,暫且觀望。」皇極甫淡然開口,右手托著臉頰平靜自若。

「只怕得有好長一段時間,皇,難道就此中斷計劃?」右極使沉眉猶豫道。

「急什麼。」皇極甫淡然道,「難不成你認為巫妖兩族能沉得住氣?頂多個把月他們便會忍不住再動手,尤其是蝕九陰,心急立功想佔據老鬼位置,時間拖越久對他越不利。」

左極使眉頭輕簇,「只怕日後巫妖兩族定會更加謹慎。」

皇極甫徐徐點頭,手指按著皇座輕動:「預料之中,哪怕我等再小心謹慎,對方也非蠢材,豈有遲遲未察覺之理。」眼中閃過微微磷光,皇極甫也感到一分可惜,畢竟計劃暴露,日後就算再啟巫妖兩族也必會有戒心。

左極使與右極使四目對視,卻也無計可施。

就在此時——

「咻!」一道光影疾馳而入,氣息不俗。

四大金座之一,塗龍軒!

「稟極皇,有人求見。」塗龍軒單膝跪地,拱手道。

皇極甫微微一怔,輕咦了聲:「龍軒,你該知規矩。」

塗龍軒抬起頭,雙手遞上一張精緻捲紙,正色道:「那人說,極皇見信中內容,定會想要見他。」

嘩!~捲紙霎時落入皇極甫手,唰的便是攤開。

僅僅瞬間,皇極甫的眼眸便是精亮。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郝仁心中一喜,猜測九成九是宣萱發來的。

他拿出手機一看,猜得果然不錯,正是宣萱的簡訊:「我的事你肯定幫不上,別找我,你找也找不到的!」

宣萱的簡訊有點沒頭沒腦。郝仁在第一時間撥回去,依然是關機請留言的提示。他嘟噥道:「你不讓我找你,我偏去找!」

本來,第二天郝仁應該去醫院報到、銷假、上班,但是他已經顧不上這些了,他真的要去宣萱的公司看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