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幾率能有多少?你看那男的縮縮巴巴的,一看就是個**絲,誒,好x都讓狗x了。”

肖子云憤然回首。

“說什麼呢你們!嘴欠是吧?!”

他們紛紛低下頭不吱聲了。

雖說姜超看上去不怎麼樣,但這肖子云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子弟。

不能招惹。

“師父!你快幫幫我呢,她都那樣說我了。”

姜超翻閱着菜單,淡淡道:“做人做事要講道理,你一上來就說人家做臺的,人家都沒有生氣。”

圍觀者再次小聲議論了起來。

“我就說吧,那男的有個屁本事。”

“牛逼,還真讓你說中了。”

“呵,老哥我閱人無數,什麼樣的人,我看一眼就知道。”

高富帥也在看着菜單,趙嫣然則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明明只是普通的微笑,落在肖子云眼中。

那他媽就是嘲笑!

“不對!明明是她先說你一般的!然後我才那樣說她的!師父,你快幫我去抽她呀!”

姜超寫下了菜名,面無表情道:“和我無關。”

“噗嗤”一聲,趙嫣然捂嘴笑了起來。

肖子云怒道:“你個賤人笑什麼笑!?今天提前下班很高興是吧?!”

趙嫣然嫣然一笑。

“我在笑什麼,和你有關係麼?”

肖子云氣得臉都紅了。

“師父!師父!你看她那賤樣!還不快收拾她!?”

“要去你自己去。”

肖子云小聲道:“我打不過她……”

拜師不就是想揍她嗎?

不然我拜什麼師?

“這就涉及到價值觀的問題了,自己悟吧。”

圍觀者議論了起來。

“誒,真是孬種啊。”

“是我的話早就動手了。”

“就是,我絕對不可能讓自己的女人受欺負。”

肖子云想了想之後,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當然是面子重要了!小賤人,出去!單挑!”

姜超一愣。

這肖子云腦袋裏裝的都是棉花嗎?

打不過人家就不打啊!

趙嫣然搖頭道:“我怎麼可能跟個小痞子似的,做出這種事情呢?”

說我是痞子?!

肖子云拿起筷子筒砸了過去。

此舉似不少人都驚訝了起來,這肖子云還真是個小辣椒啊。

高富帥拿着菜單隨手一揮,成功將所有筷子都打落在地。

全程,趙嫣然連眼皮子都沒眨一下。

“謝謝。”

“不客氣。”

姜超忽然站了起來。

肖子云驚喜道:“好哇!我師父要出手了,你們完蛋了!”

別問我師父有多厲害。

他能讓我飛!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姜超身上,就連那高富帥也不例外。

他是不可能打女人的,畢竟有修養嘛。但姜超要是動手,他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子云,你吃辣嗎?”姜超問道。

肖子云一愣。

“吃,吃啊……怎麼了嗎?”

“中辣可以吧?太辣的我沒法吃。”

肖子云傻乎乎地點了點頭。

“可以啊……”

姜超回到座位上繼續勾畫了起來。

“咯咯,這位小哥哥真是有意思呢。”趙嫣然笑道。

姜超看着菜單問道:“你在說我嗎?”

“當然了。”

“承蒙誇獎,雖說我英俊瀟灑,器宇軒昂,高大威猛,才貌雙全,風魔萬千少女。”

“但我短時間內並不考慮個人問題,請將你對我的濃濃愛意,埋藏在心裏就好。”

“很多時候,愛一個人,並非要得到對方,而是要給對方絕對的自由,你說呢?”

嬌中悍女 趙嫣然聽得臉上直抽抽。

高富帥不爽了,再好的修養也聽不了這話啊。

“先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我說的是華夏語,又是白話文,你居然聽不懂,難道你的智力有缺陷?”

圍觀者起勁了。

“那兩個小姐姐打不起來,還是看男人打架有勁!”

“就是嘛,不過我感覺還是打不起來。”

“爲啥?因爲那男的是個慫包對吧?哈哈。”

高富帥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夠膽量的話,請你把剛纔的話重複一遍。”

我靠。

你當你是罰惡司啊?

“好話不說第二遍,但我對你的看法是不會改變的。 驚世第一妃 腦袋有病,趁早去醫院。”

“否則不僅害了你自己,還可能傷害到你身邊的人,甚至無辜羣衆的生命財產安全,也會被你威脅到。”

肖子云不說話了。

嘿嘿,師父出手了,這兩個道貌岸然的傢伙死定了!

眼見高富帥要站起來,趙嫣然抓住了他的手。

“darling,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了,爲了他們這種人,不值得。”

姜超一驚。

“好哇,剛纔還對我暗送秋波,這會兒就摸他的手!你個水性揚花的女人,根本不配喜歡我!”

趙嫣然也怒了。

我水性揚花?!

她毅然決然地鬆開了手。

高富帥捏了捏自己的拳頭。

“你一定沒有吃過虧,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

姜超環視着衆人。

“大家看到了啊,這個精神病患者現在要攻擊我,我接下來的一系列行爲。”

“都屬於正當防衛。” 圍觀食客們等了半天,下面終於要上演他們期待的畫面了。

“對對對,你倒是快點動手啊。”

“不會是不敢吧?”

“那我勸你還是溜掉好了,哈哈。”

高富帥冷眼看着姜超。

“首先,我沒有精神疾病,其次,我們只是比武切磋。”

姜超一聽。

這怎麼行?

切磋是點到即止啊。

“反正我不管,從你之前的行爲中就能看得出來,你明顯患有精神病。”

“而且你一旦先動手,我就屬於正當防衛。”

趙嫣然打量着姜超,聯想起之前姜超走路時,腳步十分沉重。

一般修內家功夫的,走路都很輕,甚至腳後跟都不着地。

像姜超這種情況,要麼就是個門外漢,要麼修爲高得嚇死人。

即便收斂再收斂,步伐依舊很深沉。

他這個歲數,肯定沒有那麼高的修爲,所以一定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傢伙。

“看什麼看!?還想勾引我!?實話告訴你吧,你這種女人我根本看不上!”

趙嫣然再好的脾氣也按捺不住了。

“浩天!給我揍他!”

宋浩天一個健步上前,捏着自己的食指戳向了姜超。

螳螂拳是吧?

姜超腦袋一偏。

落空。

宋浩天和趙嫣然一驚。

圍觀者看不出什麼,但他們能看出來啊!

從這兒,就能知道宋浩天不是姜超的對手了。

可打都打了,不能就此作罷吧?

宋浩天順勢將手落下,目標是姜超的肩膀。

“砰”的一聲輕響。

姜超彷彿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整個人立馬就蹲了下去。

本能地將雙手伸向宋浩天的褲腰。

然後就很奇怪啊。

“唰”的一聲。

妃常霸道:皇上請下嫁 宋浩天光着~~,整個人一下子就懵了。

“我靠,白雪公主卡通款~~”

“居然還是粉紅色的。”

“這哥們兒品味很獨特啊。”

肖子云笑得肚子都疼了。

“哈哈哈哈哈!大家快看吶,尚海宋家知道吧?他就是二公子!”

有些人立馬收起了笑容,有些人沒聽說過宋家,笑得依舊很開心。

還有些,知道宋家,但還是憋不住啊!

趙嫣然氣得都快升天了,畢竟這白雪公主,還是她送給宋浩天的生日禮物呢。

宋浩天回過神後趕緊穿起了褲子,當他擡起頭的那一刻。

和姜超來了一個四目相對。

明明是面無表情,在宋浩天眼中,卻夾雜着無盡的嘲諷。

蜜戰100天:億萬總裁我不嫁 “我殺了你!”

羞憤!

他雙手捏着食指,猛地戳向姜超的雙眼。

姜超大吃一驚,嚇得立馬後腿,也不知道是哪個狗孃養的,在姜超側後方擺了個凳子。

可憐的姜超摔了個四腳朝天。

不僅如此,他的右腳還“不小心”踢到了宋浩天的襠部。

宋浩天立馬向前飛去,“砰!”的一聲撞在了牆壁上。

姜超下腳十分有數,並沒有踢到他的命根子。

而是將力量集中在腳尖,力道都在落在了會**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