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什麼話?我能死嘛?”我隨便回了一句,又覺得不對勁,猛的拉過來大金牙:老金,丫怎麼這麼不講義氣呢?你是不是看着我被人用槍指着,就不敢過來了?幸虧那人是我小姨媽,要是殺人犯,給我一槍,你得眼睜睜的看着我死啊。

大金牙立馬擺出一副無辜的模樣,說:別,別,小李爺,我其實也想去救你來着,可就這兩條腿啊,那是真不爭氣,挪都挪不動。

“滾一邊兒去,你壓根就沒想挪。”我沒好氣的瞪了大金牙一眼,揹着手往“青木堂紋身店”裏走。

路上,我還在想,我們陰人一夥、韓莉、那個背刀的高富帥,都聚集在了福州,難道真是巧合?我怎麼感覺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呢。

“咱們咋辦?人追丟了?”大金牙問我。

我說還能咋辦,先回紋身室,找紋身店的工作人員詢問一下,他們似乎知道一些內幕,從他們那兒下手。

“成!”大金牙似乎也覺得應該這麼辦。

半個小時之後,我和大金牙重新回到了紋身店,這次陪在塗鴉邊上的,可不是剛纔那位前臺了,而是紋身店的老闆。

紋身店的老闆是個特別酷的女人。

她體型非常瘦,坐在開着空調的房間裏,只穿了一件短袖,整條右臂上,紋滿了各種圖案。

髮型是個寸頭,全部染成了銀色,右耳上釘了一個十字架的耳釘。

她叼着煙,抽了一口,問塗鴉:這兩位就是你說的李哥和金哥吧。

“恩!”塗鴉點點頭。

女老闆讓我們坐,接着又說:我叫候小帥,別人都稱呼我帥哥,其實我是個女人。

“看得出來。”我回了侯小帥一句後,坐了下來。

“開個紋身店不容易,來紋身,有幾個是好人。”侯小帥又吸了口煙,感嘆道。

塗鴉表示理解,說現在很多人對紋身確實有誤解,導致很多喜歡紋身的人不敢紋身,敢紋身的,尤其是紋在顯而易見位置的人,的確平均素質不會太高。

我問侯小帥:殺人的是誰,死了的那個,又是誰?

侯小帥從抽屜裏拿出一張紙,開始用筆在上面畫着紋身的圖案,一邊畫一邊回答我的問題:殺人的叫張垚,死了的那個叫李韜,他們倆個……是戀人。

“戀人?這兩人不是男的嗎?”我問侯小帥。

侯小帥惡狠狠的吸了一口煙霧,擡頭瞪着我,緩緩的把煙霧給噴了出來。

噴完了最後一絲煙霧,侯小帥又低着頭:男的和男的,也是有愛情,李韜這傢伙喜歡和張垚搞sm!

“啥叫sm?”大金牙問。

我和塗鴉都瞪了大金牙一眼,你連sm都不知道,還敢說關注島國動作片多年?

侯小帥咳嗽了一聲:sm嘛,那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李韜就是被打的那位,張垚就是打人的那位。

sm在日本叫虐戀,就是戀愛雙方中,一方從肆虐從獲得快感,另一方在被虐中獲得快感。

像什麼島國動作片裏面的手銬、皮鞭、高跟鞋,都傳說是sm的神兵利器。

就像王洛賓老師的民歌《在那遙遠的地方》裏唱的“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她去放羊,我願她拿着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這算是虐戀的潛意識萌芽了。

我問侯小帥:既然是戀人,爲什麼要下死手殺人呢?

侯小帥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莫名其妙的發了一句脾氣,她把筆狠狠一摔,重重的說道:這有什麼?愛自然在一起,不愛就殺了,還要理由嗎?戀人沒有分手的一刻嗎?不能殺嗎?

我盯緊了侯小帥,說道:候老闆似乎……有故事?

“沒有,沒有。”侯小帥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低頭畫畫,說她就是這麼一個看法,接着她又跟我說:其實這件事情裏,張垚殺人,情有可原,因爲整件事情都是李韜逼他的。

“何以見得?”我問侯小帥。

侯小帥從抽屜裏面拿出一盒錄像帶,她說這是剛纔在紋身室裏面找到的。

“內容你看了嗎?”我問侯小帥。

侯小帥說看了,同時她讓我也看一遍。

相思蔻 我打開了錄像帶,發現裏面的內容,真是精彩,是張垚和一個女人抵死纏綿的畫面。

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蘇河的女朋友夏珊珊。

纏綿的地點,正是這家紋身館的紋身室內,看牆壁上的壁畫就分辨得出來。

我估計是李韜拿着錄像帶來質問張垚,然後張垚把李韜給殺了?

不過不至於吧?我想很多時候,男女戀人也經常質問,也有小三插足或者出軌之類的事情發生,只因爲一盤錄像帶的質問就殺人,應該沒那麼狠辣吧?

我繼續看着錄像帶,大金牙拍拍我的肩膀,讓我差不多就得了,畢竟這人是蘇河的女人,咱們老看她和張垚上演的毛片,不太合適。

我打開了大金牙的手,我看這錄像帶,可不是爲了欣賞他們抵死纏綿的模樣,只是爲了找一個答案。

我一直盯着錄像帶。

直到錄像帶放完,放到最後一幕的時候,張垚突然潑了一杯黑色的液體在夏珊珊的背上。

看到這一幕,塗鴉立馬說道:李哥,那個就是鬼圖騰的原料,俗稱陰魂土,是把陰魂慘雜在一種叫“觀音土”的土裏面,然後融入了大量的鱔魚血,製造的陰魂土。

陰魂土成形後,就是這種黑色液體。

“使用這麼大量的陰魂土,會引起鬼圖騰裏的陰魂反噬,造成夏珊珊化屍,這張垚是故意要殺了夏珊珊。”塗鴉說完後,又說:對,夏珊珊的化屍、假死,都是李濤一手刻意造成的。

“他爲什麼要殺夏珊珊?”我緊緊的盯住塗鴉的眼睛。

“不知道,既然是愛人,爲什麼下那麼大的死手呢?再說這夏珊珊,也沒有要害張垚的意思啊?”塗鴉也很想不通。

噠噠!

在我和塗鴉說話的時候,我聽到桌子一陣陣搖晃的聲音,我扭頭一看,發現侯小帥竟然渾身打起了擺子。

“候老闆,沒事吧?”

“沒事,我就是犯了癮,抽兩口就好。”侯小帥又從抽屜裏拿出了一根黑色的香菸,整隻煙很短,是大麻。

像侯小帥這模樣的人裏,有毒癮的人不在少數,她點着了大麻,深深的吸了一口,這渾身打擺子的模樣,纔算好了一些。

我拿起錄音帶,對侯小帥說:不好意思,侯老闆,這個東西我先借用了,我們先告辭。

“去吧。”侯小帥擺了擺手。

我點點頭,剛準備走呢,突然,辦公室裏闖進來了前臺姑娘。

她急匆匆的遞給了侯小帥一個dv攝影機,說這裏面有剛纔張垚殺李韜的錄像。

侯小帥搖搖手,說:不用給我了,你給他們三個看吧。

前臺姑娘又把dv遞給了塗鴉:塗大師,侯老闆讓您看。

塗鴉直接把dv遞給了我。

我打開dv的影像文件,這個dv應該是李韜有預謀的放進去的。

他拿出錄像帶來質問張垚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把這dv藏在了房間裏面,前臺姑娘說這dv是在紋身室的萬年青盆栽的根部發現的,上面還蓋了很多樹葉子。

想來這些樹葉子都是李韜做的僞裝吧。

我開始看這dv裏面的內容。

只見屏幕裏,李韜怒衝衝的跑進了張垚的紋身室,指着張垚的臉說:夏珊珊死了!

“我知道!”張垚點頭,說他知道夏珊珊死了。

“你爲什麼殺人?”李韜問。

“不爲什麼,想殺!”

“你他媽傻啊?”李韜一耳光抽在了張垚的臉上:殺人要坐牢的。

“我老早就做好的坐牢的準備,在我處理完我愛過的和愛過我的人以後,我會主動去自首的。”張垚的話,讓我莫名其妙。

整件事情,似乎並不是我預料中的情況了,張垚殺了李韜,還真不是爲了情,至於“爲什麼殺夏珊珊和李韜”“他爲什麼老早就做好了坐牢的準備”,我還得繼續往下看dv。 唐晨最近心情很微妙,因為就是自己所寵愛的一位侍女懷孕了!心情微妙當然不是擔心孩子是否是親生的問題,自己的侍女不會有人敢染指!他所考慮的是怎麼將這個孩子培養成自己的左膀右臂。

因為羅剎在唐晨的第八考的時候下絆子,導致唐晨考核失敗,最終成為殺戮之王,成為類似下一位傳承者的引路人。

可惜羅剎毀掉的不僅是唐晨的考試,還讓他迷失了心智。換句話說就是讓唐晨失去了人最重要的人性。某種意義上算是「殺掉」了唐晨,唐晨可以是殺戮之王,但是殺戮之王不是唐晨!

唐晨的意識還在殺戮之王的內心深處沉睡……

殺戮之王對於權力有這病態的痴迷,即便現在的他已經是現在權力的巔峰,他也一直想著各種辦法提升自己的影響力!

自己一手建立了執法隊,賦予了執法隊在殺戮之都可以使用魂技的權力。而且這種死亡率極高的地方,這個執法隊的人也是換了一批又一批,現在執法隊里地位高的人都是狠角色。

執法隊對於殺戮之王的絕對忠心,因為他牢牢地掌控者執法隊的命脈,正是因為有他的賜予執法隊才能使用魂技,沒有了殺戮之王執法隊在這裡什麼也不是!

但是還不夠!唐晨不滿足現狀,他發現自己現在還缺少一名好手來充當自己的左膀右臂!

如今侍女的懷孕正好讓他產生了一個想法。現在這個肚子里的孩子不正是自己左膀右臂的最佳人選嗎?讓這個孩子參加殺戮競技場打出名氣后自己在宣布「他她」的身份,這樣給「他她」造勢一定可以坐穩殺戮之都的第二把交椅!

將這名侍女送到宮殿中靜養,唐晨就開始著手各種訓練的器材和藥物。這個孩子一定得是個天才,不然就是個死人!

…………

唐易這邊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好了,現在唐易已經是進入了靈魂律動狀態來加速斷塵決的運行。

而這個斷塵決在唐易身體內運行時還在改變著運行的路線,可以說這個功法無時無刻都在進化當中!滋養著唐易的身體,提升魂力屬性和質量,反哺靈魂。

「呃~」唐易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空蕩蕩地地方,然後發現自己現在是一個球的樣子!

在發現這裡的環境會因為自己的情緒而改變後唐易自言道:「這裡~這裡應該就是我的意識海了吧?」

也就是說自己已經成功讓靈魂再次進入那種奇妙的律動狀態了。小球在這個地方飄蕩著想到。

就在唐易漫無目的地飄蕩之時,唐易忽然感受到一股很親切的氣息。這個氣息很熟悉,但是一時也記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唐易於是就順著這股氣息前進想要找到這氣息的源頭。

越往前進,氣息就越來越濃密,到達所謂的源頭後唐易傻眼了。 重生復仇:神醫歸來 擺在她面前的就是自己以前做夢夢見的劍,只不過在這裡的它還是還只是個模糊的影子。

「這~這不是夢裡的劍嗎?它竟然出現在我的意識海中!」唐易驚訝地看著它,甚至用自己的「身體」去觸碰它,可是直接是從那裡穿過去了!

「沒有實體?」唐易不信邪地又試了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不應該啊,在夢中我明明在最後關頭握住了它,那是很真實的觸感!」

既然碰不到唐易也不堅持了,繞著這柄劍仔細打量:「沒猜錯的話這把劍應該就是我的武魂沒跑了。給它取個名字吧!」

「嗯…………」沉默

「額~想不出來,算了就用功法的名字好了。以後這把劍就叫斷塵好了,希望是個不錯的武魂吧。」

…………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這一天唐易在意識海中感受到了一陣強烈的震動,直接是將她拉到了現實。

回神后的唐易發現自己現在的大腦和眼睛部位的魂力活躍,感覺冰涼涼的。但是現在沒有空管這些了,因為唐易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越來越不穩定,子宮開始劇烈收縮,自己要出生了!

唐易調整自己的姿勢,盡量讓自己順利出生。隨後唐易就感受到一陣強烈擠壓,就失去了意識……

一聲響亮的啼哭,唐易順利出生。她的意識進入了自己靈魂深處,所以現在的她從外表上看和普通嬰兒沒什麼兩樣。

侍女將唐易抱起,給她說洗人生的第一次澡。擦洗結束后這才將唐易送到母親之手說道:「恭喜女主子,是個小姐。」

女人疲憊地擺了擺手,她現在還沒有力氣說話。不管在哪裡,分娩對於女性來說都是一件危險的事。

看著一旁的唐易,女人很開心,自己為王誕下孩子以後的地位該還不直上青雲!

只不過她所不知道的是唐晨已經打算殺掉她了!唐晨準備將唐易培養成二把手,到那時如果這個女人還活著的話唐易會不會她的話?所以唐晨又怎麼能讓這個影響自己權力的女人活著呢!

…………

在宮殿的高空花園中唐晨望著下方宏偉的都市,將下方傳來淡淡的血腥味當做下酒菜,一杯一杯品嘗著美酒。

孩子出生的消息剛才已經從下人口中得知,這讓唐晨的心有所觸動,可惜這個觸動並沒有持續多久就被壓下去了。

「我之前說的事準備地怎麼樣了?」唐晨對一旁的下人問道。

那下人立馬說道:「器材和藥材已經準備好了我的王,我們也選了五個好手都是執法隊隊長級別的。」

「好的,以後那五個就全職負責那孩子的安全,那是你們未來的主子知道了嗎?」

「是」

唐晨擺了擺手說道:「退下吧!」

那人瞬間消失不見。

唐晨喝了口酒後緩緩說道:「我的孩子啊!你最好不要辜負我對你的期望,否則……」

…………

此時唐易正在迎來第一次蛻變,她的意識進入自己靈魂的深處。在那裡還有一把長劍,就是唐易在意識海看到的那把。只不過這裡的長劍才是本體,意識海的那把只是個投影,所以唐易才握不住它。 dv裏面的畫面繼續着。

李韜問張垚:你到底在處理什麼?夏珊珊那是一條人命,你殺的是人,不是牲口。

“滾一邊去,我沒空跟你解釋了,總之,我愛過的人和愛過我的人,都得死!我現在殺了他們,是爲了他們好。”李韜的精神表現得極其亢奮?

“什麼?那……我也愛過你,我也得……死?”李韜滿含着熱淚說道。

張垚扭過頭,說:是的,你也得死。

“我死不怕,我怕我死了,真的沒誰比我更愛你了。”李韜大聲的說道。

“呵呵,那是你的事情。”張垚伸手摟住了李韜,問:韜,你相信我說的嗎?

“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我都相信。”李韜很用力的點頭。

他和張垚是同志,卻絲毫沒因爲張垚還能根夏珊珊搞在一起而感到惱怒,這一點胸懷,只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張垚點點頭,問:如果我殺了你,你會恨我嗎?

“哪怕你用槍打碎了我的腦袋,我也相信你那是走火。”李韜說。

張垚點頭: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吧,有兩個女人愛過我,四個男人愛過我,你是其中一個,現在我殺了一個夏珊珊,我還要殺了其餘的人,也會殺了你,你害怕嗎?

“不害怕,老實說,我早就活膩味了,很多人都知道我是個同志,幾乎所有的人都鄙視我,我早就失去了生活的念頭,你是我活下去的信仰之一,如果你要殺了我,那就動手吧。”李韜又問張垚:但是,我還要問你一個問題——你剛纔說四個男人愛過你,兩個女人愛過你,那麼……你愛過別人嗎?

“沒有!我和你們發生關係,都是在利用你們,但現在……你們對我沒價值了。”張垚說得很赤條條。

李韜的眼裏,明顯閃過了一絲不快,接着,他又問張垚:那你愛過夏珊珊或者侯小帥嗎?

媽的,侯小帥?我面前這位酷得不行的女老闆,竟然也是張垚的“炮友”?怪不得剛纔她的表現,並不是那麼正常呢。

由於我播放的是dv,所以侯小帥也聽到了這句話,她啪得一聲,直接把筆給撇斷了。

“對不起啊,不是故意傷害你的。”我回過頭,對侯小帥說。

侯小帥白了我一眼,低着頭,很低沉的說:沒關係,我早就知道張垚和男男女女的關係都非常不正常,我早就和他分手了。

雖然侯小帥這麼說,但我感覺得出來,侯小帥心裏還是有張垚的。

我繼續看着dv。

張垚回答李韜:沒有,我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人,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我和你們發生關係,僅僅是爲了……利用你們。

聽到這句回答,李韜這纔會心的笑了。

都說女人的愛比較自私,這男人之間的“愛”,更加自私啊,李韜聽到張垚不管是夏珊珊還是侯小帥,他都沒有愛過之後,整個人都精神了。

“好吧,你殺了我吧,殺了我之前,請再抵死纏綿一回。”李韜說。

我去!這男人和女人分手要打個分手炮,這李濤和張垚兩個大男人之間,還得玩個生死炮呢?

關於男人和男人的牀事,我快進了一段,畢竟我怕自己也被掰彎!

一直快進到最後一段,張垚在和李韜折騰完之後,直接用藏好的鐵絲,捆住了李韜的脖子。

李韜致死,都沒有一絲絲反抗,似乎真的把生命……交給了張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