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姐姐的!我差點兒被一口口水嗆死。

連這個阿尼都不知道讓我們往哪裏走,那我們更沒路選了。

這時,又有人問那個阿尼,“阿尼,你在那邊兒幹嘛?奶奶讓搜查可疑的人呢!”

阿尼一按我的頭,害得我一頭扎進雜草叢裏,來了個狗啃泥。

那阿尼趕緊離開我們這邊兒,對那個過來的人說,“我不正找呢!奶奶有沒有說是什麼樣的人來了?我長這麼大也都沒見過外邊來人,要是逮住了,可要好好瞧瞧,看看他們有什麼和咱們不一樣的?”

另一個人沒好氣的說,“你還覺得好玩呢?奶奶說只怕咱們這裏安生的日子,就要結束了!咱們幾百年前躲到這裏來,與世隔絕,就想着安安生生的過平靜的日子,現在結界被人打破,那是大難臨頭了,你還有心玩笑?快點兒去找那敵人吧!”

“是是是!”阿尼應着。

我聽到這裏心裏一寒,心想這回要完蛋,那阿尼要是聽了同伴那麼嚴重的警告,會不會賣了我們啊!

我趕緊站起身,手握魚骨劍,等着那阿尼要是將我們出賣了,我就只能拼死一搏了。

好在那個阿尼真正善良,聽了同伴的警告也還是沒動搖幫我們的心,將同伴騙的走了,他纔回來呵斥我,“你們自己逃吧!我可管不了了!要是再被我們的人遇到,那就算你們命短,活該!”說完順着一個方向就疾奔而去。

我鬆了一口氣,這會兒也就不敢再在原地停留,趕緊掐了盤綺羅的人中,逼的她疼醒了。

我還沒來得及告訴她現在情況危急,卻被盤綺羅一個大耳光扇着了! 「嗯,我知道了,我不會放棄的,為了我們,也為了寶寶……」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認真的說道。

「對,你答應過寶寶的,所以我們不會讓她失望的!」帝溟寒笑著道。

「你好好恢復……」墨九狸說完,直接閉上眼睛,繼續去天地九神訣中,尋找解決的辦法!

帝溟寒服下丹藥,也一直捨不得閉上眼睛恢復,視線一直逗留在墨九狸的臉上,剛才他隨著墨九狸一起進入了九狸的識海,進入了天地九神訣,他在感嘆天地九神訣的強大時,忽然間識海一痛,一個極其刺耳的聲音在他識海炸開……

而對方的聲音,竟然是讓他奪取九狸的天地九神訣,他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會這樣,震驚的不能自己,可是在九狸的識海中他不敢妄動,而對方的聲音彷彿帶著一種力量,如果不是他極力剋制,可能他真的會對九狸做什麼的……

後面墨九狸進入他的神識時,他是知道的,但是不等他開口讓墨九狸離開,墨九狸就已經被震了出去,真是因為如此他擔心墨九狸受傷,才一怒之下屏蔽對方的聲音,醒了過來……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也不知道那個聲音是誰,又為什麼,因為對方的聲音是一個極其尖銳的女子聲音,帝溟寒無法想像自己體內存在一個女人的靈魂,那根本不可能,而且他從來沒有發現過……

可是剛才的那一幕他歷歷在目,無法欺騙自己那是假的!在九狸的神識沒有進入他體內之前,他隱約看到一副血腥的畫面,他看到自己手拿軟體,指著九狸,讓她交出天地九神訣,每次想到那個畫面帝溟寒就感覺心裡無端湧起一股憤怒……

畫面中九狸不敢置信的眼神,還有眼底的淚光都讓帝溟寒的心一陣陣的刺痛著,儘管帝溟寒不想承認,可是這畫面怎麼都揮之不去,讓即便服下丹藥的帝溟寒臉色依舊難看……

而此刻帝溟寒的所有心事,也都被墨九狸感應到了,她覺得帝溟寒剛才十分奇怪,帝溟寒不想說她沒有問,但是她依舊很擔心,因此故意閉上眼睛說是去天地九神訣中,尋找辦法……

但是墨九狸察覺到帝溟寒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的臉上,心中一動感應了帝溟寒的想法,卻沒有想到真的是因為自己身上的天地九神訣,墨九狸能理解帝溟寒的難受和心疼,還有憤怒……

如果換做自己,可能自己也會十分難受的!可是,到底為什麼?為什麼帝溟寒會看到一副畫面,是他拿劍指著自己,讓自己交出天地九神訣的呢?

難道自己的天地九神訣,還有別人知道不成?墨九狸知道帝溟寒不希望自己擔心,才忍著沒說,於是墨九狸也沒有讓帝溟寒察覺到自己已經知道了,專心進入天地九神訣中,尋找解決凶魂的辦法,她絕對不允許凶魂,傷害自己的孩子,絕對不允許,不管付出什麼代價…… 我半邊臉當即就腫了,腦袋“嗡嗡”直響,氣得我掐死盤綺羅的心都有了!

我剛想臭罵這不知道好歹的盤綺羅一頓,哪知她反而問我是什麼人?

鬧什麼鬼?

我直接以爲盤綺羅是被鬼魅附體了,立即唸了個驅邪咒,結了個驅邪手印,但結果一點兒用也沒有!

盤綺羅一下子跳起來,對着我就來了武行!

“你瘋了嗎?”我壓低聲音罵盤綺羅一句,此時周圍到處有在找我們的人,她還跟我來了個內訌?這不是找抓嗎?非要被人逮起來了,落個生死不明的,才善罷甘休嗎?

“哪裏來的賤人?你才瘋了呢!”盤綺羅一雙眼睛冒着兇光,說實話,她此時這兇悍的眼神,就跟我以前在山裏抓野豬的時候,看到的一樣。

我激靈靈打了個冷戰,這盤綺羅被鬼神附體是一定的,尤其現在這個德行,是真的危險,我趕緊往旁邊退了幾步。要打架,先得撂個場子!

“說!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闖到這裏來?”盤綺羅眼冒寒光,氣勢洶洶,倒不似惡鬼附體那般猙獰。

我一攤手,心想白將她弄醒了,早知道她會來這麼一出,還不如讓她昏迷着呢!

這晚上本來就靜,盤綺羅嗓門擡得又高,加上山谷裏還有那麼厲害的回聲,這一下子就捅了馬蜂窩了,周遭人聲四起。

許多人呼喝着,揮動着火把就奔這裏來了。

我心裏罵了一句髒話,這時候要逃,已經來不及了。另外要逃,也得先知道路啊!顯然我現在沒這個本事。

那些人很快就奔過來來,將我和盤綺羅團團包圍。

那個阿尼看到我們被發現,氣呼呼的瞪了我一樣,又警告的動了動嘴巴,看口型應該是讓我不要出賣他!

這個是自然。我人被捉也是捉了,沒必要再拉一個還有可能幫我的下水!

我也沒反抗,因爲眼前的這些人,我無法判定爲鬼,感覺不到他們身上的陰氣。

我從不殺人,現在也一樣。

尤其這時候動手,根本就是個不明智的選擇,還不如先跟着他們走,弄清楚我到底在哪兒,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再說!

我被抓了,那盤綺羅也沒好到哪裏去!也被捆了!雖然她一個勁兒的臭罵那些人什麼大膽,什麼不知道她是誰嗎?但口水是白費了,那些人確實不知道她是誰!

我表現的老實,那些人也就沒怎麼爲難我。盤綺羅那邊鬧騰的厲害,被按着一頓臭揍。等她開口求饒的時候,那臉直接成花貓了。

我又疼她,又覺得生氣,要不是她神經病似的鬧騰,我們也不會被抓的這麼快!這下給她點兒教訓也好,等下就老實了!

這回,我們被押到一個寨子裏。

瞧着這個寨子比盤寨可以大的不止一兩倍,更像個城池。

此時天色還漆黑一片,這裏已然燈火通明,好像過節似得,人也人山人海的!

我想起那阿尼之前和同伴對話時說,這裏已經好幾百年沒外人來了,估計突然來了我們這倆外人,都像是看稀罕物件似得,過來瞧熱鬧呢!

聽一些人,還說什麼這外面過來的人咋這麼醜啊!我心裏就想,將你們揍一頓,揍個烏眼兒青,你們也醜!

我和盤綺羅被押到一個空場的中央,那地方應該就是專門做集會用的,還有個木建的高樓,此時上面掛滿了燈籠,還坐着好幾個人,其中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杵着個龍頭柺杖,跟古書裏的佘太君似的,挺威風。

在她旁邊有女的也有男的,有老有少,但坐着的,也就那老太太一人!

看來那白髮老太太在這裏的地位,應該是唯我獨尊!

楚巫 另外我在那白髮老太太身後,還看到了一個巨醜的女人。說是女人,那也是瞧着她留着長頭髮,穿紅戴綠的,要是說那模樣醜的連鬼都不能比!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可是就這樣一個看着可怕的人,我卻只在她的眼睛裏看到點和善。比起其他人要吃了我們似的眼光,說起來真的是善良多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人醜心美?

這時候有個長鬍須的老頭兒,站在那木樓上,示意大家噤聲。

然後那個白髮老太太開始發話,問我和盤綺羅到底是從何處進來的?怎麼會跑到這裏來?

我本着實話實話的原則,就將我和盤綺羅因爲一塊雕龍玉佩,突然被鬼兵追殺,然後莫名進這裏的事兒說了。

那個白髮老太太根本不信的樣子,用那龍頭柺杖對着我一指,一團火球就對着我襲擊過來。

我全身被繩索綁的緊緊的,後面又有持刀搶棍棒的人威脅着,這根本就跑不了。

眼看那火球對着我襲擊過來,我要是躲不了,那還不全身都燒起來啊?到時候恐怕撒點兒鹽,就直接能吃了。

危急關頭,我左臂上的蛇紋再次泛起幽光,我心裏驚呼,那條臭蛇終於開始有點兒良心了,這是要準備救我啊!

果真,那條臭蛇顯露了真身,可是我沒想到的是,它不去想法子滅那團火球,反而對着我噴了一口又臭又黏的口水!然後扭動着那肥肥長長的蛇身子,飛到半空中嚇唬人去了,一時間周遭尖叫聲此起彼伏!

而我呢,全身頓時溼淋淋的,還沒等被燒死,就差點兒被那黏液薰死!

我對着那條臭蛇破口大罵,眼見那火球奔着我落下來,可是湊近我的時候,“呼”地一聲,那火球反而逆了火頭,沒燒着我,那火焰卻往四周暈開,將周圍押着我的那些人給燒着了。

我這回還真有些傻眼,心想這臭蛇也有一肚子壞水啊!這麼缺德的做法,虧它也想得出來?

想想又覺得我好像不太厚道了,那臭蛇明明是救我的!所以我還是少腹誹它幾句,算是比較有人性!

此時,那個白髮老太太看到臭蛇傷了她的子民,一下子惱了,怒吼着,“何處妖物,竟然敢在我眼前傷我子孫?”

話落,那個白髮老太太就騰身飛了起來,手裏揮動龍頭柺杖,同那臭蛇就招架起來。 墨九狸在天地九神訣中不斷搜索關於凶魂的解決辦法,可惜的是找了一遍,並沒有任何方法,解決凶魂,裡面記載的都是關於凶魂的資料,卻沒有解決的辦法……

「主人,以前你每次晉級的時候,你的天地九神訣不是也隨著晉級嗎?你來到這裡還沒晉級過,不如你晉級試試看……」小書感應到墨九狸的想法,想了想說道。

「好,那我試試……」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覺得小書說的也很有道理,於是說道。

之前從雲下界飛升上來的時候,墨九狸的實力就可以晉級了,不過都被她壓制在體內,所以一直沒有晉級,現在她想要晉級,也是十分輕而易舉的……

墨九狸直接運行體內的靈力,慢慢的衝上晉級的壁壘,一下有一下,終於在過了半個多時辰后,入雲境到真雲境的壁壘被墨九狸的靈力直接沖開……

浩瀚的靈力直接沖向墨九狸的四經八脈,靈力在體內遊走一圈后回到墨九狸的丹田,竟然再次衝上了靈雲境的壁壘,墨九狸有些詫異,沒有想到還能晉級……

如果是以前墨九狸說什麼都不會接連晉級的,她會選擇像之前那樣,將靈力壓制在體內,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一舉晉級,但是現在為了自己的寶寶,為了能讓天地九神訣得到提升,墨九狸管不了那麼多了,別說可以衝刺靈雲境,就是需要補充一些靈力能衝刺地雲境,她也會毫不猶豫的服下丹藥和林靈果之類的,去直接衝刺地雲境的……

這一次衝刺靈雲境,顯然沒有剛才那麼輕鬆,墨九狸知道是因為自己靈力不夠充足的原因,於是反手給自己吞下一把丹藥,接著繼續衝刺,帝溟寒沒有想到墨九狸在這個時候選擇晉級……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在一邊守護著墨九狸……

許久,墨九狸終於衝破了靈雲境的壁壘,成功晉級到靈雲境,跟帝溟寒一樣的實力了,晉級之後靈力不斷的增多,也讓她剛才的消耗瞬間得到恢復了……

墨九狸沒有睜開眼睛,也沒有理會落在自己身上的晉級光芒,而是直接就進入自己的識海,去查看天地九神訣的變化,仔細一看墨九狸心裡驚喜不已:「小書,它真的提升了!」

「太好了,主人你快點找找看……」小書也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立即開始搜索解決凶魂的辦法,可惜讓墨九狸失望的是,還是沒有,儘管天地九神訣提升了,有了很多知識,但是唯獨沒有解決凶魂的辦法……

帝溟寒察覺到墨九狸落寞的情緒,就猜到九狸可能沒有找到,心裡也是有些難過,眼神不自覺落在墨九狸的小腹上,眼底情緒複雜,他期待自己和九狸的每一個孩子,可是……

想到那一抹凶魂,帝溟寒就恨不得把對方碎屍萬斷了,竟然敢傷害他的九狸他的寶寶,真的是該死……

墨九狸沒有時間去體會帝溟寒的想法,只能一遍遍的試著在天地九神訣內尋找解決凶魂的辦法…… 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那臭蛇露出實力。

在空中飛旋的時候,那臭蛇全身綠瑩瑩的,漂亮的讓人驚歎。

而那個白髮老太太身手也不俗,手裏的龍頭柺杖,上下翻飛,乍一看竟然如一條蒼龍,氣勢非凡。

那臭蛇好歹也入了仙流,千年道行,在那白髮老太太面前也絲毫佔不到好處。

我一見所有人都被一人一蛇的戰鬥牢牢吸引住,趕緊的找機會跑吧!

那盤綺羅根本不想配合,我說什麼也要帶她走,只能一掌將她劈昏了。趁着人蛇大戰霧起雲涌,陰風陣陣迷了人眼,我揹着盤綺羅趕緊就跑。

進化之超越星辰 才跑出去一段路,我就聽着身後有風聲,肯定是暗器來襲,當時也顧不得前面都是石頭,就勢一趴。

我身上本來揹着盤綺羅呢,趴到地上的時候,她跟頭豬似的重量,加上慣衝力,這一下子,我可就慘了。沒被後面所謂的暗器傷着,我先被地上的碎石、尖石,搓傷了臉和下巴,更有膝蓋和手臂。

還有差點兒被一塊尖石扎瞎眼,還沒被敵人打呢,自己先將自己弄得遍體鱗傷了。我差點兒疼死,冷汗當時就下來了。

這回讓我跑,我也跑不了了,疼得在地上打滾。

這還不算最撓頭的,讓人撓頭的還在後邊兒呢!

寵婚天成 那個之前站在白髮老太太身後的大頭醜女人,將那嚇人的醜腦袋湊到我臉前,衝着我嘿嘿的笑着,我冷不丁一看,差點兒魂飛魄散的。

等回過神來,才明白怎麼回事兒,人已經連同盤綺羅一起,就像被拖死狗似得,被那個大頭醜女人給拖回去。

這會兒那臭蛇還和那白髮老太太大戰的難解難分,我差點兒被大頭醜女人拖死,等停下來時,已經剩下半條命了。

我心裏對着那條臭蛇說,得,這回我可算是終於能擺脫你了,你重新找主兒去吧!

也不知道是那臭蛇聽到我的心聲,還是怎麼的,那臭蛇不跟那白髮老太太打了,居然飛下來,對着我吐出一口黏液,我本來眼睛就受傷了,這下子被那黏液濺溼了眼,什麼都看不到了。

哦,不對,還有耳朵好像也聽不到了!

再不對!太奇怪了,我怎麼覺得我好像被什麼東西包了起來?

可是我實在太難受了,昏昏的就失去了知覺。

好在清醒時,跟做了場夢似得,身上的傷口奇蹟的好了不說,身上還很舒服,就像是泡在溫暖的水裏,周遭也清靜了。

我舒服的想伸個懶腰,才發現身體可以施展的空間很小,這才定睛一看,老天這是什麼鬼?我怎麼好像被放在鍋裏煮着似得,手往上敲敲,那白色的鍋蓋似得東西,紋絲不動。

老天!我真是有點兒懵了,還真讓人放在鍋裏煮了嗎?

這也忒狠了吧!燉雞燉鴨的,人還會降雞鴨殺了才放鍋裏呢!我這怎麼着?活活的給煮熟了啊!慘絕人寰啊!

我一下子受不了了,使勁兒的敲打着頭頂

的鍋蓋,將拳頭都敲腫了,上面才“咔咔”的裂出幾道紋,我一看有希望,登時喜出望外,這次屈着腿蓄力,然後猛地一蹬,“咔”頭頂的鍋蓋一下子開了,我急忙爬起來,從那個洞口探出頭去。

等我探出頭了,一隻大蛇頭對着我探過來,紅紅的芯子舔着我的臉,“呸”,好腥!

這會兒,我也算是瞧明白了,也不知道咋回事兒,我居然被包進一個大蛋殼裏,還被臭蛇暖在腹下,跟孵蛋似的將我孵出來的!

後來才知道,那臭蛇用它的黏液將我包起來,之後含着在嘴裏,這樣才帶我逃出來的。

我還罵臭蛇將我變成蛋,但後來想想確實罵委屈它了,蛇又沒有手,不這樣,它還真沒辦法帶我走!

眼瞅着臭蛇跟委屈的小媳婦似得,我嘆了口氣,心想做人總要有點兒良心,就摸摸它的大腦袋,哄它說了兩句好話。

那臭蛇一下子開心了,用那黏糊糊的蛇芯子舔我的臉,我噁心的要死,可看在被它救了的份兒上,也就不說什麼了!

這時候的天好像是中午了,大太陽在我頭頂高高掛着,我一時間也分辨不出方向。

只知道此時在個山頂。

臭蛇只救了我自己,盤綺羅生死未卜!

說什麼也要去救盤綺羅的,但現在我首要的,是要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個什麼地方?要是救了盤綺羅,到底該往哪裏逃?

要是找不到逃離這裏的路,那救了也是白救。到時候也就是在外面溜達一圈,又被關進籠子裏的困獸一樣!

所謂站的高,看得遠!

在我眼前,一片山巒林立,根本看不出這片山巒的邊際,看起來似乎跟大瑤山一樣廣袤。

可是怎麼會有這樣的地方?

要說幻境,此時感覺真實的不得了。山風襲來,鼻端嗅到的是陣陣花香混着潮溼的泥土氣息。

可若是真實的,那又怎麼可能?

我和盤綺羅明明在家裏,就對着那塊黑色的雕龍玉佩,之後就突然到了這個奇怪的地方,太匪夷所思了。

我試着藉助符文衝破這裏的幻象,在我眼前符文轉動,淨化之後,我眼睛看到的仍舊是眼前這般景象,這讓我心情異常的沉重,心中壓抑的要命!

第一次,我這樣茫然的接近恐懼!

可能是感覺到我的惶恐,那臭蛇的大腦袋和蛇尾都對我湊過來,大尾巴手一般對着我輕撫着,那大腦袋就像個撒嬌的孩子,對着我拱啊拱的,終於將我逗得笑了。

惹上小爺:女人你完了 我記得秦老道說過,我體內有種正氣,可以抑制這臭蛇的邪氣,所以我才未被它控制,那麼現在我身上的那股正氣,也將這臭蛇淨化了嗎?讓它棄惡從善?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這個我不敢肯定,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個道理還是有的!

我摸摸蛇頭,終於以朋友的身份,和那蛇眼相對。

可也是我和蛇頭湊得很近,我清晰的從蛇眼裏看到一個身穿青衣的女子,頭上戴着鳳羽,膚若白雪,美若女神,此時正從蛇眼裏,對着我笑呢! 儘管墨九狸已經想盡了所有的辦法去尋找了,可是依舊沒有任何的辦法,墨九狸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是她第一次遇到自己無法解決的事情,如果是別的事情她有一萬種辦法解決,但是現在她腹中有自己的孩子,有了一個還未成型的小生命,她不敢冒險,不是完全之策她不敢妄動……

想到這裡,墨九狸最後心念一動回到了空間裡面,墨九狸來到了紫夜沉睡的地方,猶豫了很久才走了進去,看到紫夜沒有像以往一樣出來,她知道紫夜可能還沒醒來……

墨九狸正在猶豫著,要不要喚醒紫夜的時候,紫夜已經出現在墨九狸的面前了,看到墨九狸有些不對勁的神色,紫夜微微皺眉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紫夜,我……我懷孕了!可是……」墨九狸看著紫夜把事情說了一遍。

「別急,我看看……」紫夜聞言眼神一眯看向墨九狸的小腹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兒,紫夜把手輕輕放在墨九狸的小腹位置,紫夜的手上一層淡淡的紫光,敷在墨九狸的小腹處,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紫夜的眉頭一直微微皺著,讓墨九狸心裡也有些沒底,不知道到底怎麼樣了!

許久,紫夜收回手看向墨九狸說道:「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紫夜,你是說孩子還在?」墨九狸聞言緊張的問道。

「嗯,對方應該是被之前你遇到的老者嚇得有些謹慎,因此他雖然進入你的體內,卻沒有妄動,而是擔心被你發現讓自己陷入了深度沉睡,這樣他的氣息就會消失,所以現在寶寶還很好!」紫夜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太好了太好了,紫夜,你幫幫我,我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墨九狸第一次如此這樣請求紫夜。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沒有人能傷害他!」紫夜看著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墨九狸看著紫夜的眼睛,確認紫夜沒有騙自己,這才鬆了一口氣,只要孩子沒事就好!

「紫夜,那個凶魂……」墨九狸看著紫夜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