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劉瑤瑤跟莫嘯天打了聲招呼,然後又朝陳羽菲一干人一一笑着點頭。

張蕾也很快就認出來了劉瑤瑤,她欣喜地叫說:“你是劉瑤瑤!?”

“嗯!”劉瑤瑤落落大方地朝張蕾伸過手去。

“我看過‘明梟’這部電視連續劇,你演的真好!”張蕾握住了劉瑤瑤的手,“那時候,我媽每天晚上一到點就守在電視機前面,她可是你的忠實粉絲哦,最近還老問我,那個劉瑤瑤怎麼了呢,好久沒看見她了呀,呵呵!”

“是嗎?呵呵”劉瑤瑤有些開心。

莫嘯天很少看電視,電影就更別談了,這些年來他就沒有進過電影院!所以他只是笑了笑,接着就問:“子姍還好嗎?”

“叔叔——叔叔——”

莫嘯天話剛落,想是虞子姍已經看見了門口滑輪牀上的莫嘯天,這時候她竟站在了病牀上大聲叫喊起來,臉上滿是驚喜之色。

莫嘯天趕忙仰起頭來,朝着虞子姍招了招手,心裏在說,小精靈這不是好好的嘛!?

虞子姍“噗通”一聲坐在了牀沿上,急急忙忙穿上鞋下地,飛快地就跑到滑輪牀邊,撲在了莫嘯天的身上……

“哎喲!”莫嘯天大叫一聲。

“子姍,你小心點!你碰着嘯天叔叔傷口了!”孟之裕忙伸過手去拖住了虞子姍。

“啊——”孟之裕一碰虞子姍的手臂,小精靈就又叫了起來,一邊叫還一邊將頭直往莫嘯天的懷裏鑽,把莫嘯天嚇了一大跳!

“叔叔你救我,你救我!”虞子姍一雙腳在地板上跺着,那架勢恨不得將自己融進莫嘯天的胸膛裏去。

莫嘯天腹部傷口被虞子姍這一扯一拽弄得劇痛難捱,他嘴裏“嗞嗞”倒吸着涼氣……陳羽菲等人見狀,趕緊圍過去,也想拖起虞子姍來。要命的是,幾個人只要一碰虞子姍的身體,她就像癲狂了一般又甩又踹,逮誰咬誰!

“你們快別碰她了,快別碰她!”莫嘯天忍住巨痛,一把將虞子姍緊緊攬住,“子姍,好了好了,叔叔在這呢,誰也不敢欺負你!”

真是奇妙得很!其他人只要不碰虞子姍,虞子姍被莫嘯天抱在懷裏便不再踢鬧,她兩條胳膊還死死地摟住了莫嘯天的脖子,嘴裏抽抽嗒嗒說:“叔叔,他們要殺我,有魔鬼要殺我,你快救救我呀……”

“子姍,他們都是叔叔的好朋友,那還是你哥哥呢!他們都很愛你,怎麼會害你呢?不怕不怕!”莫嘯天左手輕捂在自己的傷口上,右手卻是輕柔地拍着虞子姍的後背。

“不不不,我不!叔叔你救我!”虞子姍又跺起了腳來。

“哎喲……好好好!子姍乖,叔叔受傷了,你別亂動,叔叔疼!”莫嘯天一張臉扭曲着。

“叔叔……”虞子姍忽然擡起頭來,一雙大眼睛驚恐地看了看身邊的一幫人,然後就望着莫嘯天說,“我知道,叔叔你是爲了救我才受傷的!叔叔,我不亂動了,你還疼不?”

“叔叔不疼了,子姍好乖!”莫嘯天的臉上有些窘態,顯得有些蒼白的臉上竟然現出了紅暈。

這樣將虞子姍摟抱在懷裏,在衆人面前莫嘯天實在有些不太好意思了,你想想啊,虞子姍雖然只有十六歲,但已經完全出落成了大姑娘,除了那滿臉的稚氣,她的身體發育得很完美,渾身散發出少女醉人的體香……加之兩人又沒穿太多的衣服,此刻的莫嘯天能切切實實感覺到,虞子姍軟乎乎的胸脯正擠壓在他的胸膛之上。如果不是傷口疼得厲害,估計小小莫這時候一定會拔地而起!

莫嘯天一雙眼睛近乎哀求一般地望着孟之裕,孟之裕當然知道莫嘯天心裏在想什麼,可他卻兩手一攤,聳了聳肩膀,老大,現在的子姍連我這個哥哥也認不得了,我能有什麼辦法呢?你別真別指望誰!


更麻煩的事情還沒完。這一見到了莫嘯天,虞子姍的一雙小手就像黏在了莫嘯天的胳膊上,一秒鐘也不肯放開!好像也只有這樣,她那雙美麗動人的眼睛裏纔沒有了驚恐的神色,整個人完全恢復了以往的清純甜美。

莫嘯天呆不下去了,用眼睛示意樑戈、段虎,讓他們推自己回病房去。這可好,虞子姍就是不肯鬆開莫嘯天的胳膊,其他人只要一碰她,她駭人的尖叫聲就響起來,死活也不肯再回到她的病牀上去。孟之裕和幾個女人使出了渾身解數,汗都出來了,最終卻把個虞子姍整得嘯叫聲聲,嚎啕大哭……醫生、護士束手無策,其他病房裏的人也都開門出來,喂,這半夜三更的,你們搞什麼名堂,還讓不讓我們休息!?

值班醫生建議,那就把虞子姍轉到莫嘯天的病房裏去吧!或許,這對她的神智恢復會有些作用,小姑娘受的刺激可能太大了!

就這樣,虞子姍始終不離莫嘯天半步,得以住進了莫嘯天的病房裏……事情還沒完!就算住進了莫嘯天的病房,這虞子姍還就不肯睡到另外那張牀上去,她寧肯拖住莫嘯天的胳膊挨坐在他的身邊!

這就真是麻煩了!衆人無可奈何,莫嘯天心裏暗暗叫苦,唉,老子真不該一時心血來潮過去看你,小精靈誒,老子總不能摟着你睡唦!

“要不這樣,讓醫生給子姍打一針鎮靜劑什麼的吧?”段虎撓着油光閃閃的腦袋出主意了。

“不行不行!”孟之裕趕緊反對,“她現在好不容易醒過來,別讓她又迷糊過去了!咱們先不要再碰她,讓她安安靜靜呆在小莫身邊也行!”

“這樣吧,你們把另外那張牀搬過來靠在我的牀邊,總不能讓她坐一個晚上啊!唉,這可真是傷腦筋了!”莫嘯天只能如此處理。

可別想歪了,莫嘯天雖然很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姑娘,但那偷雞摸狗、趁人之危的事情莫嘯天還是不會做的!眼見着虞子姍一場驚嚇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莫嘯天此刻只有擔心和憂慮,哪還會有其他的什麼想法呢?就算有,肚子裏腸子都可能斷了,他又能做什麼呢?你總沒有見過如此不怕死的男人吧!?

衆人合力將兩張病牀並在了一起,莫嘯天這才讓大家都回去休息,郭健已經安排了兩個人在門口護守着,有什麼事隨時都能幫上忙。

孟之裕想想,覺得有莫嘯天在虞子姍的身邊,自己大可放下心來,於是他和劉瑤瑤也離開了,回家再去看看父親吧!唉,真是禍不單行啊!

等大家都離開之後,虞子姍這纔算徹底地安靜下來,但她一隻手還是不肯離開莫嘯天的手腕。

“小傢伙,你真的什麼也不記得了嗎?”莫嘯天不相信生活當中真有這樣的故事,“子姍,你想得起來以前的事情嗎?”

“……”虞子姍好看的的眉頭皺了起來,苦思冥想了半天才說,“叔叔,我只知道有魔鬼要殺我,那魔鬼可嚇人了,長長的獠牙,眼睛黑洞洞的,臉上到處都是鮮血,我記得你當時救我了,我還聽見了‘轟隆轟隆’的打雷聲……其他的我什麼也想不起來了呀!”

“那你爸爸呢?你想得起來嗎?”莫嘯天覺得這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爸爸?……叔叔,我爸爸是誰呢!?……”虞子姍一張笑臉陷入到了焦急狀態中,她真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這怎麼辦?莫嘯天傻愣愣地盯着虞子姍,虞子姍也呆呆地望着他……

“叔叔,我餓了!”虞子姍忽然眨巴着眼睛對莫嘯天叫道。

“唉,那邊牀頭櫃上你哥哥給你買了一大堆好吃的,你想吃什麼自己拿去,叔叔沒辦法幫你!”莫嘯天從來沒有那麼柔聲細氣地說過話,哪怕在跟陳羽菲親熱的時候也沒有過。


“叔叔你想吃什麼嗎?我給你拿!”

“叔叔不吃,叔叔腸子都斷了,暫時還吃不得這些東西!”莫嘯天臉上終於有了些疲憊之態。

“叔叔你還疼嗎?”虞子姍這時候竟然滿臉浮現出關切之情。

莫嘯天偏着腦袋望着虞子姍,心裏好生疑惑,小妹子這樣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問題呀!

“叔叔不疼了,你自己去找些吃的,乖!”莫嘯天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虞子姍總算鬆開了莫嘯天的手,她穿上鞋子跑到了牀頭櫃那兒,悉悉索索尋了老半天,拿了一罐薯片就興高采烈地跑回來了,這是劉瑤瑤買來給她吃的。

莫嘯天真有了睡意,可這麼一個小精靈躺在身邊,他又哪裏能睡得着呢?就這樣偏着腦袋盯着虞子姍的臉蛋兒看,越看還就越想看,越看還就越喜歡看,實在是有點兒看不夠……唉! “叔叔,我不想睡,你困了嗎?”一盒薯片只吃了那麼幾片,小精靈就不吃了。

“嗯,叔叔真有些困了,你也乖乖睡,好不好?”莫嘯天有氣無力地說。


“那我抱着叔叔的胳膊睡,好不?”虞子姍嘴裏這麼問,身子卻已經靠過來了,手又抱住莫嘯天的胳膊,兩個人幾乎是睡在了一張牀上!

“……”

莫嘯天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他心裏嘀咕,娘誒,你這樣睡在老子的身邊,老子就是想睡也睡不着啊!如果老子沒有受傷,只怕會要壞事的哦!嘖嘖,這小妹子真嫩!要是……呸呸呸,莫嘯天,人家還只是個孩子,你的思想也真是太骯髒了,老老實實睡覺養傷罷!

一宿無話,身邊虞子姍吹氣如蘭,莫嘯天不知道自己最後是如何昏睡過去的……

第二天早上八點多,孟之裕就帶着劉瑤瑤來到了醫院,劉瑤瑤的臉上戴着一副大墨鏡。悄悄地推開病房門,他們看見虞子姍緊緊挨靠着莫嘯天的身體,兩個人睡得正香!


孟之裕和劉瑤瑤相望一眼,輕手輕腳地合上了門退出屋去……

“瑤瑤,如果咱小妹再大個幾歲,能跟小莫結婚,倒也不錯哈!”站在走廊裏,孟之裕好一陣感嘆。

“你在說什麼呢?現實的情況是,咱小妹還是個孩子哈!”劉瑤瑤胳膊肘一撞孟之裕的腰。

“呵呵,我這不是說說嘛!對了,你再給王曉冉打個電話試試,這娘們……你看看你,把我也繞進來了!”孟之裕“啪”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你問問她現在在哪裏?”

“你當在打誰呢?你倒是輕點啊!不疼嗎?”眼見着孟之裕給了他自己一個響亮的耳光,劉瑤瑤既心疼又被逗樂了,她咯咯笑着說,“我昨晚上給她發了個信息,我問她了,這不還沒回信息嘛!”

“你問她什麼了?”

“我問她老公是不是T省衛視那個主持人莫嘯天,估計她還沒開機呢,我的信息她不敢不回,而且第一時間,必須的!”

劉瑤瑤跟王曉冉的關係很鐵,親如姐妹不說,連房子都買在了一起,同在京城二環以內“名仕花園”,還同一幢上下樓。工作之餘,只要沒去外地拍片,王曉冉一個人也不想開火造飯,下樓來劉瑤瑤家裏蹭飯那是常事!所以,王曉冉的事情孟之裕也是略知一二的。

一羣醫生和護士從一間病房裏出來,走在前面的正是院長姚萬鍵,今天院長親自例行查房。

孟之裕和劉瑤瑤兩人都是高個子,這一站在走廊上,煞是引人注目!劉瑤瑤臉上的蛤蟆鏡遮擋住了半張臉,一時半會還沒有人能夠認出她來。

“你好,姚院長!”孟之裕遠遠地就跟姚萬鍵打着招呼。

“早啊,孟教授!聽說你妹妹昨晚上醒過來了?”姚萬鍵很高興的神態。

“唉,姚院長啊,這人是醒過來了,可是她除了認識小莫,什麼也記不起來,連我這個做哥哥的都不認識了!”孟之裕嘆着氣,臉上帶着苦笑說。

“哦?”姚院長怔了一怔,“難道失憶了!?”

“昨晚上值班醫生認爲,她可能是因爲受到驚嚇而造成的短暫性失憶,姚院長你看……”

“這還不太好下結論,走,你帶我去看看!”

“謝謝……”

孟之裕領着姚萬鍵院長和一大幫子醫生護士,剛剛推開病房的門,一旁劉瑤瑤口袋裏的電話就響起來了。劉瑤瑤趕忙拿起電話一看,識得那是王曉冉家的座機號碼!於是劉瑤瑤朝孟之裕擺了擺手,獨自走到一邊去了……

“你個死娘們!幹嘛關機啊?”電話一接通,劉瑤瑤就開罵。

“瑤姐……你在哪兒呀?”王曉冉的聲音竟然帶着哭腔,着實嚇了劉瑤瑤一大跳。

“喂喂喂,曉冉,你這是怎麼了!?”劉瑤瑤詫異莫名,王曉冉她太熟悉了,這種強調,難道是病了!?

“瑤姐,你怎麼知道他是T省衛視的?我……我好像沒有告訴過你吧?”王曉冉的聲音軟綿綿的,像好幾天沒吃飯了似地。

“死娘們,這麼說來,這個莫嘯天還真的就是你老公了?那你怎麼不在醫院呢?哦,你不是在濱海嗎?怎麼又回京城去了!?”劉瑤瑤心道,我說怎麼回事呢,莫嘯天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你王曉冉影子也見不到,敢情你已經回京城去了哦!

“我去醫院幹什麼呀?瑤姐,你是說……莫嘯天怎麼了!?”電話那端的王曉冉聲音突然變了,她趕緊追問着劉瑤瑤。

“你個死娘們,原來你什麼都不知道啊?”劉瑤瑤倒顯得有些着急了,“昨天傍晚你老公被歹徒開槍打成了重傷,幸好搶救過來了,如今在醫院裏躺着呢!你倒好,我來了濱海,你卻就回去了!”

“啊!?瑤姐,你說什麼!?你說莫嘯天被人用槍打傷了!?你別嚇我!”劉瑤瑤能感覺到電話那端王曉冉的驚駭模樣。

“曉冉你別急,他現在沒有生命危險,我就在醫院呢!”劉瑤瑤讓自己說話的語速放慢下來,儘量心平氣和地跟王曉冉說話,可別嚇壞了那娘們。

“瑤姐,你替我照顧照顧他,我馬上就到濱海來!”電話裏“叮叮哐哐”一陣亂響,死娘們,你該不會把茶几打翻了吧?

“你別急唦……”劉瑤瑤剛一開口,那邊電話已經掛了。劉瑤瑤搖晃着腦袋,死娘們啊,剛纔你還要死不斷氣似地,這一會兒就踩風火輪學哪吒了?

……

濱海市**大樓市長辦公室。

樑大同邁着大步來回走着,他大發雷霆,偌大的辦公室裏回聲嗡嗡,尹峯站在一旁大氣也不敢出。

“還真是無法無天了!說老孟先動手,這不是睜着眼睛說瞎話嗎?你就是殺了我樑大同,我也不相信老孟會先動手!這混賬還真能編啊!”

樑大同面紅耳赤,脖子上青筋直冒,“小尹,你打個電話,讓肖建華到我辦公室來!”

“樑市長……”尹峯吞吞吐吐。

“咹!?……”樑大同猛地轉過身來盯視着尹峯。

“肖局長下午去了花島,這個案子是治安大隊在處理,宋振中說案子已經定性,林國倫是捱打還手誤傷了孟廠長,林國倫願意賠付孟廠長一千塊錢醫藥費。”尹峯一臉的激憤之色。

“就這麼簡單?一千塊錢踹斷人家一隻手,還反咬一口說人家先打他!?你給我打電話給洪磊,讓他馬上來見我!”樑大同一把扯掉自己脖子上的領帶,氣得呼呼喘着粗氣。

“樑市長,這……您是不是斟酌斟酌?”

“斟酌什麼!?”

“林國倫他姐夫……您這麼做的話,吳省長會不會……”

“尹峯!”

樑大同頓時火冒三丈,“叭”地一巴掌拍在了辦公桌上,一沓文件“嘩啦啦”散落在地,“你他媽跟我那麼久,什麼時候也學會這一套了!?身爲官者,不爲民做主,權貴面前膽小怕事,這是我樑大同的作風性格嗎!?”

尹峯去將地上的文件撿拾起來放好,沉默了一會兒,他腰身一挺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