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先不要說話,保存體力!我現在就給你打開門!”

並沒有得到迴應。彌耶立即去廚房找來菜刀,試圖把櫃門上的鎖給砸開。

“咚!”“咚!”的聲音迴盪在臥室中,每一次砍鎖都會發出撼人心魄的力量。

“可惡……!”

果然這把鎖不是輕易就能用菜刀砸開的!彌耶立即給小黑子和青峯他們打電話,請求支援,之後又撥打了119,叫來了救護車。

黑子和青峯接到電話後,迅速找來了專業開鎖人士,急急忙忙趕到黃瀨家中,終於把櫃門打開了!

櫃門打開的一剎那,雙手雙腳都被捆綁住的黃瀨掉了出來。他穿着的居家服已經破爛不堪,從衣服爛掉的口子能清晰地看見他蜜色肌膚上的刀痕。

他頭上的用來固定下巴的紗布也被人扯下,臉上被人打了許多拳,留下了又青又紫的難看的淤青。

更爲致命的是,他的左額頭上一片殷紅,發炎潰爛掉的傷口看起來觸目驚心!

“黃瀨!”

彌耶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向平靜而了無波瀾的純藍色的眸子變得又圓又大,充滿着驚恐與錯愕。 周文郁看著柳敬亭放在自己面前的一疊稿紙,下意識的抬頭向其問道:「這是?」

柳敬亭微笑著回道:「這是此次叛亂事件中和叛逆始終堅持鬥爭,最終在袁總督的帶領下,粉碎了袞楚克餘黨叛亂的有功之臣名單。我希望你能夠代表袁總督簽名,我也好早日將這份報捷文書發往北京,以安朝廷之心。」

周文郁低下頭一目十行的翻看了這疊稿紙,不久便抬頭語帶不滿的說道:「柳大人,你這立功名單和叛逆名單是不是混淆了?為什麼這些參與叛逆察哈爾部那顏基本都沒有出現在叛逆名單上,反倒是成了有功之臣?

這個薩姆齋桑更是當晚圍攻我和莫日根將軍的主將之一,我親眼看著他朝莫日根將軍射了一箭,他也算是有功之臣?」

柳敬亭不慌不忙的說道:「當晚夜色這麼黑,周參議你眼花看錯人也是有可能的。薩姆齋桑是最先出城向我們投效的幾位那顏之一,他不是有功之臣的話,其他人就更不是了。」

周文郁雖然聽明白了柳敬亭的暗示,但他依然接受不了這份放在面前的文書內容,他一把推開了面前的文書,昂首說道:「柳大人想要如何向朝廷彙報,這是柳大人的權力,我豐大總督府是難以干涉的。

但是想要讓我代替袁總督簽名這份文書,大人卻是強人所難了。且不說,我區區一個參議如何能夠代替總督大人簽名,便是這份文書內容也與事實相去甚遠。

試問,如果真的按照這份文書所言,叛逆不過是3、5名袞楚克台吉的餘黨作亂,城內諸位那顏和大多數將領都是忠貞於朝廷的。

那麼那天晚上圍攻我和莫日根將軍的,難道是袞楚克台吉率領的鬼魂大軍嗎?這也實在是太荒謬了。」

不管周文郁如何叫嚷,柳敬亭也不為所動。在兩人談話之前,他已經將廳內人員都遣了出去,空蕩蕩的大廳內只有他們兩人而已,他都不用擔心兩人的談話會流露出去。

因此他也就毫無顧忌的對著周文郁說道:「周參議,你應該先顧全大局,而不是盡想著總督府的損失。

眼下的大局就是,確保察罕浩特依然在我大明手中,保持本地蒙古部族和軍隊對於朝廷的效忠,哪怕只是名義上的。

再說了,此次要不是總督府自行其事,沒有聽從朝廷的安排,等待我們一起進城先慰問察罕浩特軍民,然後再解除袞楚克台吉軍權並將其調離此地,又怎麼會鬧出這麼大的亂子。

這一份報捷文書,不是為了遮掩這些那顏和蒙古將領的叛逆舉動,而是為了給你們豐大總督府擦屁股。

袁總督承認這些人員沒有參與叛逆,而他們也將會向朝廷證明袞楚克台吉勾結滿人的事實,你們雙方才能共同脫罪。否則朝廷若是實打實的追究起來,難道受罰的會只有這些那顏嗎?

違背朝廷指令在前,偽造陛下上諭在後,袁總督有幾個腦袋夠砍的?」

周文郁的氣勢頓時被柳敬亭給壓住了,他之前只想著對方想要包庇這些蒙古韃子,倒是忘記了自己這邊還有許多麻煩沒有解決。

若是之前袁總督殺了袞楚克台吉而能夠控制住形勢,他們總能找出許多理由解釋,為什麼要當眾處死袞楚克台吉。朝廷總不會為了一個無人問津的死人而為難一個手握大權的邊疆總督,此事總還是能夠悄悄化解的。

但是殺了袞楚克台吉而激起了蒙古人的兵變,那麼性質就不一樣了。即便是為了安撫這些蒙古人,朝廷也必然要對此事進行一個詳細的調查,給蒙古諸部一個交代,以防止發生連鎖反應。

否則若是蒙古諸部下次繼續拿這一事件向朝廷發難,就有可能會造成蒙古諸部同大明在政治上的分裂。豐大總督作為邊疆總督,平日里主要就是同這些蒙古人打交道,一個不被蒙古人信任的豐大總督,恐怕也是很難再待下去的。

當觸及到了總督府自身的利益之後,周文郁終於冷靜了下來。他思前想後了許久,方才確定面前的辦法還真是總督府最優的選擇。對這些蒙古那顏們窮追不捨,倒是有可能讓總督府跟著掉入坑內去。

周文郁再次翻看了一遍面前的文書,細細的思量了片刻,這才望著柳敬亭輕聲問道:「如何按照這份文書的內容上報,總督府和察哈爾那顏們倒是都有了功績,但是柳大人你們卻沒了首功,你們真的願意這麼報上去嗎?」

柳敬亭笑了笑說道:「我從前不過是一個流浪江湖的說書人,過著有今天沒明日的生活。仰賴陛下恩惠,方才能夠站在這裡同周參議商議這些國家大事。

對我而言,現在的身份官職已經大大超出了我對於陛下和朝廷的貢獻,如何還能再敢奢望什麼軍功呢?

章嘉活佛佛法精深,做這些事情無非是想要救蒙古百姓脫離戰火,自然就更不會領取這份功勞了。

至於額哲么…」

柳敬亭突然停頓了一下,方才意味深長的說道:「於其讓察哈爾部出現一位少年英雄,我倒是寧可讓袁總督領取了這份功勞,我相信陛下也是會贊成我的決定的。」

談論到這樣的人事鬥爭,周文郁一下就醒悟了過來。以柳敬亭的出身,現在他所在的位置已經是人生巔峰,再想向上一步已無可能。

因此收復察罕浩特的軍功對其他人來說是個人生機遇,但是對於柳敬亭來說卻是個雞肋,因為朝廷對他已經沒有封賞的空間了,難道他還指望藉此封爵嗎?

把這個軍功讓給袁總督,即賣了面子給總督大人,順勢又壓住了立下大功的額哲,果然是一箭雙鵰的好計策。對於如今的大明來說,這些朝秦慕楚的蒙古那顏們是造不成什麼危害的,反倒是如額哲這樣有理想有能力的年輕人,才是最需要提防的。

明確對方並不是給自己下套之後,周文郁便痛快的在文稿上籤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把稿子推給柳敬亭后說道:「給我準備一輛馬車,想要說服袁總督同意這件事,恐怕光是送去我的簽名是不夠的…」

雖然周文郁的心情甚為急迫,但是從察罕浩特到錫林浩特並不是一兩日的路程,考慮到對方的腿傷柳敬亭還是建議推遲一日出發,先讓大夫重新給周文郁看過傷后再說。

就在當晚,被柳敬亭安排在東門外守株待兔的謝尚政也返回了察罕浩特。拜哈撒兒那一嗓子,原本還不知道該抓誰的明軍,終於找到了隊伍中的目標,自然也就一路追擊了下去。

跟隨在南褚身邊逃亡的都是蒙古人中較為出色的戰士,若是在平日里,這些人對上三、四倍的明軍騎兵也是不會有什麼畏懼的。

但他們現在畢竟是逃命,根本沒人願意回頭迎戰明軍,就算偶爾有那麼幾個蒙古人號召回頭跟這些明軍一戰,不能這麼虛耗馬力,也沒人會聽他們的。

有哈撒兒的舉動在前,誰還會信任這些將領呢?至於南褚,雖然也曾經經歷過幾場戰事,但是他從來沒有獨自領兵作戰過,自然無法面對這種將士離心的場面,只能跟著眾人繼續前行,希望甩脫了身後的明軍騎兵再做打算。

但是他們都料錯了一件事,雖然謝尚政帶領的是明軍騎兵,但是這些騎兵卻大多出身於承德附近的蒙古各旗。和豐鎮附近的蒙古部族相比,承德附近的蒙古各旗和漢人融合的程度反而更高一些。

因為這裡不僅由直屬於皇妃海蘭珠名下的部族,還有直接效忠於皇帝個人,負責拱衛承德離宮的蒙古部族。在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們已經把自己視為了大明皇室私屬的部族,不再是效忠於黃金家族的蒙古諸部了。

因此這些蒙古騎士出身的明軍騎兵,對於追殺這群背叛皇帝的蒙古人並不手軟,而他們的騎術和馬匹也不弱於這些逃亡的蒙古人,這場追逐戰的結果也就並不難猜了。

跟隨南褚逃亡的蒙古人,發覺明軍騎兵緊追不放的目標只是南褚之後,在同追上的明軍騎兵進行了幾次交鋒之後,終於有人離隊向著其他方向逃亡了。

而一心想要拿下那個什麼南褚大人的明軍騎兵也不去理會這些零星逃離隊伍的蒙古騎兵,這樣的後果便是越來越多的蒙古人開始拋棄隊伍,選擇各自逃命去了。

於是到了下午二、三點的光景,南褚身邊只剩下了十餘騎從瀋陽帶來的親信,最終因為馬力衰竭而不得不向追上來的明軍騎兵投降了。

謝尚政稍稍審訊了幾句,知道這位就是瀋陽派來同袞楚克台吉聯絡的滿人使者后,便興高采烈的連夜趕回察罕浩特向柳敬亭來請功了。

聽完了謝尚政的彙報,柳敬亭只是沉默了片刻,便對他問道:「這個南褚和他的隨從是不是還在城外?」

謝尚政點了點頭說道:「天色已黑,大隊人馬進城不便,因此下官就將他們安頓在了城外軍營之中,待到天亮就可提入城內給大人過目。」

柳敬亭搖了搖頭說道:「不必了,我一會讓王上尉去交接,你明日帶人護衛著周參議去錫林浩特。抓住南褚一事你就爛在肚子里吧,連你的部下也一起告誡了,讓他們忘記這件事。」

正想著自己立下了大功一件的謝尚政大為震驚,不由脫口問道:「為什麼?」

柳敬亭看了他一眼,方才面無表情的說道:「察罕浩特城內許多人都不希望這個人被抓,你要是透露了這個消息出去,我看有許多人晚上會睡不著覺了。

如今城內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沒必要再去刺激那些蒙古人了。當然,你們的功勞我會直接向陛下呈報的,不過這件事若是傳了出去,那你就無功而有過了,明白了嗎?」

謝尚政自然是不明白的,不過上官既然有了決定,他也只能選擇接受。就在他泱泱不快的退下之後,柳敬亭很快就讓人叫來了王成龍,對著他交代道:「…情況就是這樣,你現在出城去軍營內把南褚身邊的俘虜處理了,就留下他一個。明日一早,派一隊人將之護送到承德,然後讓周參謀長送他回北京,途中不許任何人同他進行交談…」 感言+看點+充值方式

米那桑,到這裏女帝也要上架了。或許今後的你繼續陪着米子,陪着彌耶走下去,或許是棄文看盜版了,米子在這裏都要感謝自發文以來你的支持。

女帝這個文也挺坎坷的,比如一開始是**設定結果因爲**不能發,所以改成了bg,又因爲一改動加了其他的一些動漫;文的前半部分很多人反應很亂沒看懂,米子也在反思,今後的文會越來越明晰,不會再出現之前的狀況了。

入v之後千字5個閱讀幣,全文大概20w左右,所以一共看下來大概就是450閱讀幣,現在rn有簽到得閱讀幣的活動,也有玩遊戲送閱讀幣的活動,400多閱讀幣很容易可以積攢夠,所以希望大家都支持正版。

今歲當開墨色花 另外,女帝上架之後穩定日更2000-3000,請多多支持~

下面是一些後文看點:

1、黃瀨竟然被人鎖在了自己臥室裏的櫃子裏,還被人毒打虐待成那副模樣,到底是誰幹的?萌萌二黃的生命堪憂啊……

2、彌耶發誓要找到傷害黃瀨的兇手,那麼他又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兇手又會是誰?

3、彌耶將敦賀蓮與京子結婚典禮的照片散步網上,引起軒然大波,今後敦賀蓮與京子將何去何從?

4、巨人世界,艾華散禮扮演彌耶會不會被利維爾識破?彌耶最終會不會和利維爾結婚?

5、彌耶在巨人世界再遇艾倫、三笠和阿明,面對曾經砍殺過艾倫的彌耶,他們三人會向彌耶復仇嗎?

6、鬼燈說不幫彌耶對付艾華家族,彌耶對鬼燈已經失去信心,這一對曾經的父子今後將怎樣發展關係?

7、彌耶在巨人世界使用的幻術,就是那個人教的喲,那個人是他的師傅喲。

8、彌耶曾槍殺澤田綱吉,若他重回家教世界,等待他的又是什麼?

9、王儲之爭的最終結局是?彌耶真的就要發揮主角光環一路順利地成爲女帝嗎?嘖嘖嘖,就算書名是《綜漫之絕代女帝》主角也不一定是好下場喲,更何況這個主角可沒有做多少好事(笑)。

下面教給大家充值方式:

一、免費得閱讀幣:

1、每天在[用戶中心]簽到,抽取5-21等價值不等的閱讀幣,積少成多;可以多註冊幾個馬甲來存幣。

2、玩rn的遊戲,打怪升級賺閱讀幣。

二、充值:

特別提醒:如果大家網絡不太好或者出門在外不方便上網時不妨用手機訪問:。,也能看到本書的最新章節喲!小說閱手機站,走到哪看到哪,非常方便。

1、首先是網上銀行,比較便宜,其實辦銀行卡的時候開通一下就好了,經常看書的讀者們使用最好,步驟是:登陸小說閱——支付中心——我要充值——網上銀行——填寫充值數額(1:100)——下一步——確認——選擇開通網上銀行的銀行——進行網上銀行支付操作。

2、其次是支付寶和財付通,只要在拍拍和淘寶上買過東東的朋友相信都會使用,需要說明的是,小說閱的支付寶業務是即時到帳業務,需要大家先付錢才能獲得閱讀幣的。如果實在覺得網上交易不安全呢,也可以到銀行匯款,匯款之後登記就好了,一般幾個小時之內就有閱讀幣的。

3、另外這裏有四種比較適合學生使用的充值方式,讓大家在網吧或者報亭就可以買到相應的充值卡充值。

(1)駿網一卡通推薦指數:☆☆☆☆

同樣可以在網吧、報亭、小賣部買到,起充元,1元購買80個閱讀幣,方便經濟。下面是操作步驟:登陸小說閱——支付中心——我要充值——駿網一卡通——填寫充值數額(起充元,不支持餘額卡,1:80)——下一步——確認——選擇充值卡張數——填寫充值卡面額、卡號和密碼——正確輸入驗證碼——確認支付

(2)遊戲點卡推薦指數:☆☆☆

網吧、報亭有售,盛大或者征途的點卡都能充值的,和駿網一卡通一樣,1元購買個閱讀幣,不過是元起充,不過買了元點卡的童鞋也表傷心,小說閱是支持兩張10元的卡一起充值的,經常打遊戲的童鞋們應該很容易就能買到了哈。其實步驟相似,這樣操作就好了:登陸小說閱——支付中心——我要充值——遊戲點卡——填寫充值數額(起充元,不支持餘額卡,1:80)——下一步——確認——選擇充值卡張數——填寫充值卡面額、卡號和密碼——正確輸入驗證碼——確認支付

(3)神州行充值卡推薦指數:☆

只要童鞋們在充值手機話費的地方買就可以了,但是很難買到面額是10元的喲,如果買不到這麼小面額的,建議大家還是不要使用,這種卡是所有充值卡里面最實惠的,1元購買個閱讀幣喲,買好之後,這樣操作好了:登陸小說閱——支付中心——我要充值——手機充值卡(1)——選擇充值卡類型——選擇充值卡面額——下一步——確認——填寫序列號和密碼——進行支付(起充元,不支持餘額卡,1:90)

(4)最方便的充值方式要屬以下這種,手機短信充值,發一個短信就行:登陸小說閱——支付中心——我要充值——手機短信充值——填寫手機號碼——下一步——確認——確認支付——收到短信——回覆短信——收到扣費短信——購買完成(必須爲30元,1:40)

可是大家都比較小,所以米有網上銀行之類的,所以還是建議童鞋們買手機充值卡充值,只要大家找到在右下角有全國通用標誌的聯通充值卡,就可以在小說閱充值了。

小說閱最近推出了可以隨時隨地看書的手機小說閱站,親們的手機只要能上網,直接登錄。就可以隨時隨地看書了。如果還有什麼疑問,直接點擊支付中心,就能找到在=線=客=服=了=,時間是8:00~21:30,如果實在不方便在這個時間找客=服,大家也可以直接到交流中心看一下相似的情況哈。 10月的天山南北正是收穫的季節,巴里坤草原、哈密和吐魯番盆地的屯墾村落,正忙著把晒乾的麥子儲存到糧倉中去。面對這些百姓們忙碌的連頭也不抬的樣子,就算是一向脾氣暴躁的張獻忠,此刻也不由覺得心裡舒暢的很,臉上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2年來,從內地遷移而來的近3萬移民終於在東疆地區生存了下來。回想起這些移民剛剛來到這裡時什麼都缺乏的場景,張獻忠都很詫異於自己當初究竟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但是如今看著天山山坡上那成片被開墾出來的麥田,張獻忠就覺得自己這兩年的堅持還是有意義的。想起半個多月前這片山坡上尚未收割的金黃色麥浪,那可真是天下最美麗的風景了。

河西走廊、天山南北路,這些地方的用水,其實大多來自於阿爾泰山、天山、昆崙山和祁連山的積雪融水和高山降雨降雪。可是隨著天氣的日益變冷,河西走廊和天山南北路的融雪水量都在減少。

或者說,因為無霜期的縮短,結冰的日期多於過往的年份,導致每年融化的冰川積雪數量變少,從而導致了山下河流水量的減少。看起來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但是這樣的天氣對於河西走廊內的居民和天山南北路居民的影響卻是極為不同的。

因為,河西走廊已經被漢人開發了上千年,能夠利用起來的農業用地都已經利用了起來。河流水量的減少,直接導致了農業用水的不足。而且氣溫的下降,使得麥收期延後了2個星期到一個月,這也使得河西走廊的農業減產的厲害,從而造成了經常性的歉收。

但是天山南北路就不一樣了,哪怕是人口最為密集的哈密地區,人口也不過才三萬上下,大部分的土地都沒有被開發出來。雖然葉爾羌人正從游牧轉向於定居,但是他們的耕作技術遠不及中原的漢人,土地產量也不高,因此對於河流的利用率還處於極為低下的狀態。

而此地的日照時間可比河西走廊高的多了,即便氣溫下降了,麥收的成熟期延後的也不是很厲害,因此這些遷移而來的內地百姓只是稍稍料理下田地,收成已經好於本地居民的田地產量了。

哈密、吐魯番盆地一年到頭幾乎不怎麼下雨,本地百姓採用坎兒井利用地下水,水量也一直很是穩定。當內地的漢民遷移到這裡之後,便開鑿了數條坎兒井,將原本的荒灘戈壁變為了良田和果園。

同此時連年受災的西北地區相比,巴里坤草原、哈密和吐魯番盆地就如同是地上的天堂一般,讓這些內地的移民遠離了飢餓和死亡。而手中有了糧食,人心也就安定了下來。這些來自內地的青壯,也開始服從於屯田官員的管教,並接受朝廷規定的軍事訓練,再無一開始的抵觸情緒。

能夠跋涉千里來到哈密地區屯墾的,自然大多是身體健康的青壯男女,老邁的和身體虛弱的移民根本堅持不到這裡。 帶着愛情離開你 這些人不僅是開發建設哈密、吐魯番地區的青壯勞力,也是張獻忠等組建屯田自衛軍的重要兵員。

這些內地移民的到來,不僅帶來了先進的耕作技術和繁榮了當地的經濟,更重要的一點就是,改變了當地人口的組成,漢人在這一地區的人口比例一舉突破了40%,從而穩固了大明對於這一地區的統治權力。

如果把天山南北分為兩塊區域,那麼南路其實還是可以再分為東西兩個部分的。哈密、吐魯番盆地所處的天山東部地區,不僅是進入北疆和南疆的門戶,同時也是大明軍隊出河西走廊之後的一個重要後勤基地。

畢竟現在的河西走廊已經很難負擔起一支大軍長期征戰所需的糧草了,而從陝西、甘肅轉運,不說這些地方現在一直受災,就算是不受災也支持不住這樣的轉運損耗,哪怕是有了一條馬拉鐵路也是如此。

因此這些內地移民對於天山東部地區的屯墾成敗,實質上決定了大明在這一地區的統治是否能夠紮下根來。可以說,沒有屯墾軍民源源不斷的提供後勤物資,那麼就算是大明軍隊在此地毫無敵手,最終還是戰不住腳而後撤的。

但是有了這樣一處後勤基地,哪怕大明軍隊失敗了,也可依仗這個基地恢復元氣以籌備下一場戰爭的。而更為重要的是,有了這樣一處基地,從內地遷移而來的百姓就能在此補給後繼續向西或是向北流動,從而把天山南北地區慢慢的掌握在大明的手中。

而隨著這些內地移民的到來,葉爾羌人和哈密人都開始慢慢有所改變。作為本就依附於中原王朝,之後才被葉爾羌人吞併的哈密人來說,明人越是強大,他們就越是歡喜,這意味著他們不必再擔心葉爾羌人和蒙古人的入侵了。

至於葉爾羌人,則越來越恭順,試圖努力融合到明人中去,以避免被越來越強大的明人所猜忌。而且他們也希望能夠從明人創造的經濟繁榮中分得一杯羹,同時藉助明人的力量向中亞拓展。

明人向西拓展的行動如果遭到了挫敗,那麼他們就有機會重新復國。如果明人拓展的很是順利,那麼原本只是一個小國國民的葉爾羌人,起碼能夠藉助明人的勢力在中亞地區獲得自己的榮譽。畢竟葉爾羌人,曾經也不過是在中亞待不下去的流民軍閥而已。

就在張獻忠站在山坡上觀察著百姓往糧倉內運糧的景象時,他的義子兼親衛孫可望騎馬跑了過來,快到他跟前時迅速的滾鞍落馬,利落的半蹲在地上向著他彙報道:「將軍,李自成又派人過來借糧食了。」

張獻忠頓時感到一陣頭大,他恨恨的說道:「他是什麼時候把糧食存在我這裡了嗎?動不動就跑來向我要糧食,搞的老子好像是替他種田的莊客一樣。回去告訴他,老子不在。」

孫可望卻不敢就這麼離開,他又不敢對正發怒的張獻忠說什麼,只好僵立在那裡不動彈了。看著孫可望一臉為難的樣子,張獻忠這才繼續開口道:「怎麼?這次是李自成親自來了?就算他親自來,老子也是這句話,沒糧。」

孫可望見張獻忠鬆了口,馬上便接上道:「李自成倒是沒有親自來,不過他的人帶來了楊大人的手令。」

張獻忠不耐的回道:「什麼羊大人、牛大人的…你是說楊嗣昌,楊大人的手令?」

孫可望趕緊點頭道:「正是,所以兒子不敢擅自做主,跑來請義父定奪。」

張獻忠頓時對著孫可望訓斥道:「你這混賬東西,有楊大人的手令你和我說什麼李自成的使者,還不趕緊前面帶路,不要怠慢了楊大人的使者…」

帶著楊嗣昌手令而來的卻是李自成的部下田見秀,他上一次來要3000石糧食,結果張獻忠卻只給了他300石。大明在天山東部各地分為五路屯墾,張獻忠這一路是距離烏魯木齊最近的。隨著大明修建烏魯木齊這座城市,從內地遷移了不少工程兵之後,烏魯木齊的糧食就有些不夠吃了。

雖說因為土豆、玉米等雜糧的引入,遷居到烏魯木齊的明軍還能填飽肚子,但這畢竟不是什麼正經糧食,明軍將士吃多了還是要抱怨的,特別是遷移烏魯木齊的還有不少官吏,這些人就更不耐吃這些雜糧了。

今年屯墾的大豐收,自然刺激到了烏魯木齊的官吏將士,因此他們便想要從屯墾軍民手中借上些糧食,好好過回年。可是沒想到遇到了張獻忠這個刺頭,死活不肯借糧,這才不得已驚動了楊嗣昌下了這個手令。

拿著楊嗣昌的手令,張獻忠總算是客氣了許多。田見秀倒也沒有借題發揮,依舊保持著對於張獻忠的恭順態度,這讓張獻忠倒是看他順眼了幾分。

看過了楊嗣昌的手令,發覺上面的糧食已經減少到了2000石,張獻忠也就沒多加糾纏,爽快的吩咐孫可望準備糧食,好給給田見秀去交差。另外還吩咐準備酒菜,算是為其接風洗塵。

張獻忠趁著部下準備酒席的時間,和田見秀打聽起了烏魯木齊的消息。田見秀倒是很好說話,一五一十的向他透露了不少新聞。

「烏魯木齊最近也沒什麼大事,真正值得上說道的,大概就是巴圖爾琿台吉於上個月終於在西面草原上追上了楊吉兒汗,一仗俘虜了近2千哈薩克人,雖然還是讓楊吉兒汗給跑路了,不過他總算是報了此前被楊吉兒汗擊敗的恥辱。

接下來其他衛拉特首領建議同楊吉兒汗和談,以確立雙方的草場邊界,不過巴圖爾琿台吉等人卻不肯,表示要把這一仗打下去,徹底消滅這些哈薩克人。據說楊大人是支持把戰爭繼續下去的,因為衛拉特同哈薩克人的戰爭,也算是從側面支持了我們同布哈拉汗國的作戰,使得哈薩克人無法插手這場戰爭…」

張獻忠聽后若有所思,雖然屯田看到產出很讓他有一種成就感,但是他也知道光靠屯田是無法讓他繼續高升的。因此他對於任何戰爭的消息都非常感興趣。

衛拉特人和哈薩克人之間的戰爭,大明暫時是插不上手的,最多也就是提供一些武器裝備而已。但是對於和布哈拉汗國之間的戰爭,卻實實在在是大明在主導。

於是他便對田見秀說道:「屯田所的日子安逸是安逸,就是消息太過閉塞,這和布哈拉汗國都打了兩年了,我們現在可打到什麼地方了?」

田見秀對於這一戰也是極為關係,因此不假思索的便回道:「其實今年我軍攻下費爾干納盆地之後,就一直沒有大的動作,只是在消化吸收費爾干納盆地的人口和力量…」 101 傷痕累累

彌耶愣愣地伸手過去想要摸摸黃瀨額角的傷口,卻又像是要觸碰到什麼禁區似的瑟縮了手。

黃瀨此時微弱地吐了口氣,長長的睫毛慢慢擡起,眼睛形成一道好看的縫隙,露出了他痛苦而充滿着笑意的金色眸子:“你……你回來了……我還以爲……還以爲你……”

“好了不要多說話了。病人需要急救!快點擡上擔架!”

急救人員迅速將黃瀨擡上擔架,又送上急救車,到醫院後立即施行手術。

“彌耶君,我們也趕快去醫院吧!”黑子說。

“是啊,這可是犯罪,一會兒會有警察來調查的吧。我們還是去陪着黃瀨比較好。”青峯說。

彌耶失神地坐在了椅子上,他只能聽見耳朵邊有嘈雜的人聲,卻根本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麼。腦袋裏,全部是剛剛那觸目驚心的一幕。

他後悔,後悔自己早上來這裏的時候爲什麼沒有能敏銳地發現屋子裏的異常?爲什麼出去做了一天的無用功害黃瀨被多關了十多個小時?

不……他不是始作俑者。那個殘酷的犯罪者,此時一定正笑嘻嘻地看着黃瀨被送往醫院!

“彌耶君?”小黑子搖搖他的肩膀,“我們先去醫院吧。”

彌耶點點頭。剛要離開,腳便踩到了那一把鎖。

他撿起這一把精緻好看的金屬鎖,放在手裏,喃喃道:“黃瀨……黃瀨到底是被誰害成這個樣子的……!”

“彌耶君,現場的證物還是不要隨意動的好……”小黑子提醒着。萬一上面留有犯人的指紋,那可就不妙了。

“這把鎖已經被開鎖的碰過好多次了,可能的指紋早就不在了。”彌耶將這一把鎖放進自己的口袋裏。

他發誓,就算沒有指紋,就算什麼線索都沒有,也一定要找出兇手。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