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優秀?”吳倩倩打量了幾眼聶天明,不屑的切了一下,斜着嘴巴自豪道:“他是全學校的老大,單單就憑這一點,你就不能跟人家比!”

聽完了吳倩倩的話,聶天明笑不出來,乖乖,原來真是這個王峯啊!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狗屎,狗屎的可以讓人笑破大牙。

“怎麼啦?聽到我前男友的名號怕啦?”吳倩倩看聶天明情況有些不對勁,在他的眼前晃了幾下手。

聶天明的確是愣住了,不過不是楞這吳倩倩的男朋友是王峯,而是在心裏想着怎麼讓王峯難受。雖然王峯提出了吳倩倩分手,但心裏肯定多少還有些不願意。想到這裏,聶天明忽然有了整一整王峯的意思。

“想不想讓你男朋友爲他那愚蠢的行動而趕到後悔?”聶天明笑着開口了,一語驚人。

“不想。”吳倩倩直截了當的拒絕,對於對方提出的問題顯得有些迷惑不解。


“爲什麼不想,他拋棄你,你就應該拋棄他一回,你說這樣才公平,是不是?”聶天明當然不願意錯過這麼好的機會,連忙對吳倩倩講起了歪理。

“然後呢?”吳倩倩難得的有了興趣,認真的等着聶天明說出下文。

“然後王峯就會感到很痛苦,今晚你怎麼做,他明晚也會怎麼做。”聶天明笑着說道,見得吳倩倩那麼配合,他更加堅定了自己的詭計可以得逞。

“怎麼可以讓他後悔呢?”吳倩倩有些好奇地問道。女人往往就是這麼記仇的,吳倩倩的理智現在也就接近了具有殺人慾望的人的理智的二分之一低。只要有機會報復甩自己的男朋友,她可以不惜一切的去做。

“你可以說你找到比他優秀的男朋友。”聶天明說道。

“可我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找到男朋友?”吳倩倩皺起了眉頭,完全搞不懂聶天明搞得是什麼花樣。

“去,你真是單純的可以。爲什麼一定要真的有?只要可以氣氣自己的前男朋友,撒謊什麼的手段都可以用上啊!”聶天明不禁開懷大笑,引來了吳倩倩的一個大白眼。

“嗯哼?”吳倩倩悶哼了一聲,還是不太理解聶天明話的意思。

“你不信你現在打電話給王峯,說你有新的男朋友了,我來冒充下你的男朋友,保證可以氣死他!”聶天明嘿嘿一笑,心裏巴不得那吳倩倩趕緊拿起電話,而自己也巴不得將那王峯給氣死。

尼瑪,一切都是大塊人心的,有木有,有木有?心中有這麼一個惡魔催使聶天明將邪惡進行到底。

吳倩倩果真有些心動不已了,拿出手機,撥到了王峯的電話。

電話傳達出長長的一聲“嘟”音。

“王峯不肯接。”吳倩倩沮喪着臉說道,都快哭了出來,王峯不願意接她的電話,證明他已經徹底將自己忘切了。


憑藉吳倩倩那堅強的性格,又怎麼能夠容人這麼輕易的拋棄,再這麼輕易的忘記呢?吳倩倩心裏很不高興,但卻只能默默接受。

“不可能,剛纔肯定是有人打電話給王峯了,不信你在打打!”聶天明趕忙否定了吳倩倩的想法,但他的心裏也沒譜。

吳倩倩很聽話的點點頭,又打了一個電話,打開了揚聲器。

“您好,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揚聲器上,沙沙的發出這幾個聲音。

“哇。”吳倩倩一下子就哭了出來,撲倒在了聶天明的肩膀上,淚水不止的狂飆。

聶天明最見不得女孩子流眼淚,但這樣子的情況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不知道該怎麼做是好,只能任由吳倩倩將淚水撒在自己的肩膀上。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了五分鐘之久,哭得淚了,吳倩倩才錯愕的收劍起自己丟人的一面,雙手極力的想要擦拭自己的淚水,卻感覺雙手無力。

聶天明愣了愣,突然從自己的衣服上掏出紙巾,丟給了吳倩倩。

吳倩倩急忙將眼淚擦乾,經過淚水的洗禮之後,吳倩倩的雙眼更加溼潤,魅力非常。


聶天明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吳倩倩,要真是和這樣子的女孩子在一起,其實也還不錯,這麼想着,又有些齷齪的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吳倩倩看聶天明笑得這麼陰森,不禁有些感到怪異。

“沒什麼沒什麼,突然想到了一個笑話而已。”聶天明慌忙擺手,胡亂解釋道。

“哼。你肯定又在想什麼不健康的事情了!”吳倩倩當然不信,將臉一橫,又給聶天明翻了一個白眼。

“倩倩,要不我現在帶你去找王峯吧?解解氣。”聶天明避不開吳倩倩的白眼,索性又提出了壞點子。

“不去了,王峯他拋棄我的事情,我會先記着。但是,我失戀分手的事情,你不能告訴別人啊!”吳倩倩略帶殺氣的警告着聶天明,不給他拒絕的機會。

“這個。”聶天明僞裝考慮,抓着耳朵想事情。

“你要什麼好處?我可以給你。”吳倩倩很大氣的說道,還特意挺了挺自己的胸脯,看得聶天明那是差點流出鼻血。

“擦,我要蒼老師你有嗎?我要波姐姐你給的起嗎?我要**你能給我造出來嗎?”聶天明很快識破了吳倩倩的雕蟲小計,笑吟吟的說道。

“這些我都沒有,但我知道你喜歡蕭雨,我可以做你們的媒婆哦。”吳倩倩像是抓住了聶天明把柄,很冷靜的說道。臉上多了沉穩,全然不像是剛失戀的女孩子。 聶天明心中一動,幻想着,如果真的如那吳倩倩所說,可以約蕭雨出來,那倒也不失爲一件好事,這麼一想着,嘴角不禁上揚了半個弧度。但看那個吳倩倩這麼神祕兮兮的看着自己,聶天明又裝出一副滿不在意的樣子。

“是誰告訴你我喜歡蕭雨的啊?”面上,聶天明死不認賬。


“去,看你那麼飢渴的樣子,還裝呢。怎麼樣,是不是不習慣一個人的宅男生活?難道你不想自己的生活上,多一點美妙,多一個可以自己保護的女孩子?”吳倩倩側臉和聶天明說起了大道理。

“不想!”聶天明連忙說道,不過眼睛卻不自覺地飄來飄去。

吳倩倩看出聶天明這麼反常的舉動,心中已經確定聶天明的心思,不屑的說道:“不要就算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你亂說,本小姐定力大。”

說着,吳倩倩往外邁出了幾步,心裏卻在期待着聶天明能夠叫住自己。

“哎,等等,你說你真的可以幫我約出蕭雨?”聶天明真的是急了,再也裝不下了,拉住吳倩倩問道。

“嗯,但是你得替我保住我的祕密。”吳倩倩點點頭,真切的回答道。

“這個,那好吧。”聶天明依然裝出一副高姿態,勉爲其難的點了幾下頭。

“切,得了便宜還賣乖。”吳倩倩不屑的撇撇嘴。

“這麼晚了,我們回去吧?”聶天明也是覺得困了,打算隨便找個理由什麼的,好自己回家早點睡覺。

“不行,你必須陪我玩遊戲,你知道的失戀的女孩子最是需要安慰的。所以今天你得陪我在這裏過一夜,然後明天我們一起參加週年慶。”吳倩倩哪裏能夠放過聶天明,很堅決的說着,打開了一瓶瓶酒。

“我們來k酒量。”吳倩倩說道,倒入了一杯瓶酒放在桌子上。

“這個。”聶天明卡了話,頓時無語了,但吳倩倩心情不好,自己又不怎麼好意思遁掉,有些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感覺,很是難爲情的看着吳倩倩。

“不樂意?”吳倩倩半是徵求的盯着聶天明,眼裏卻充滿了殺氣。

“沒有沒有,那就喝幾瓶。”聶天明哪裏敢說個不字啊,這還是自己找的苦,當然得自己一個人嚥下了。

“那我們猜拳,誰輸誰喝酒。”吳倩倩笑着說道,一口氣整箱的瓶酒全部放在桌上。


“這個。”聶天明驚嚇的說不出話。

“喝了這箱瓶酒我們就睡覺。”吳倩倩不冷不熱的說道。

聶天明心底猛然沉了下去,這麼大意箱,怎麼喝都是醉啊,看來吳倩倩真的是失戀發瘋了,一下子

接着一人一拳的划起了拳,結果輸的基本上都是聶天明。不是因爲他的運氣不佳,而是他想讓着吳倩倩一點,不讓吳倩倩喝的太醉,每次都在吳倩倩出拳的後一步而出拳,使得自己卻喝的叮嚀大醉。

有了醉意,聶天明迷迷糊糊的趴在沙發上睡着了,吳倩倩看着聶天明不雅的睡姿,不禁皺起了眉頭,笑了笑,吳倩倩直接壓在了聶天明的身上,兩人就這麼身體貼在一起,一起熬到了天亮。

天亮了,舞廳的混亂和嘲雜不存在了,一切靜靜的包間內依舊還散發着濃烈的酒氣。這一覺,聶天明睡得不是很舒服,他以爲自己做了一個噩夢,夢見自己被鬼壓了牆。這個夢把他直接驚醒了,聶天明直接就從牀上彈了起來,差點站不穩。

揉了幾下睡眼,聶天明發覺吳倩倩已經不在包間內了。

聶天明趕忙理了理自己的衣服,順便拐進了衛生間,打算洗把臉。但他卻發現,衛生間上的門是緊閉着的,裏面隱約可以看見一個少女模樣的身影,那個少女哼着歌曲,水流聲不斷的從衛生間內傳出來,誘惑非凡。

聶天明猜到了是吳倩倩在衛生間內,衝着房間做怪道:“倩倩啊,我急啊,想上廁所,怎麼辦啊?”

“還能怎麼辦?外面的衛生間多的是,隨便找一間解決就是了。”吳倩倩沒有停止手中的動作,很無所謂的說道。

果然是魔高一丈,道高一尺,聶天明總算是服了吳倩倩的定力了,也不和她開玩笑,往外找了服務員買了一根牙刷,隨便找了一間衛生間,隨隨便便幾下,就將牙刷了,臉洗了。只是身上的酒氣,有些散發不掉,聶天明皺了皺眉頭,旋即立刻腦子一靈,走出水月洞天,逛進了超市。

幾分鐘以後,聶天明拿着一盒子的巧克力從超市中出來,又走進了之間唱歌的那間包間。此刻的吳倩倩已經洗好了澡,也和聶天明一樣,她發覺了自己身上的酒氣散不去,

當看到聶天明手中的巧克力,吳倩倩就彷彿看到了希望,一把搶過聶天明巧克力,拆開盒子。迅速的將其中一顆塞入嘴裏。

“大小姐,不用那麼激動吧?想吃的話你可以跟我要啊,我又不是不給你吃。”聶天明被吳倩倩暴力的一面給驚住了,有些鬱悶的說道。

“要你管,我就是這麼暴力的!”吳倩倩被聶天明這麼一說也是不好意思,一把拽起聶天明的衣角,“我們現在就去參加舞蹈社的週年慶吧,我怕我們去晚了。”

於是,吳倩倩魅力非凡的騙停了一輛的士。

“小姐,上哪去啊?”那的哥果然被吳倩倩的魅力給迷住了,自以爲瀟灑的問道。

吳倩倩不理那個的哥,只說了學校的名字,就安靜不語了。的哥有些失望,顯然這個少女不怎麼愛和自己搭訕,正感覺可惜呢,聶天明踹進了副駕駛座。

“這位先生,你還真是幸福啊,搭上這麼一個少女?”那的哥自覺沒趣,和聶天明搭訕起來。

“幸福你妹啊,昨晚哥還做了一個鬼壓牆的夢!”聶天明沒好氣的回答道,他的話裏明顯有別的意思。

吳倩倩當然聽得出來聶天明話裏的意思,那鬼說的不就是自己嗎?心中一氣,就伸手捏在聶天明的後背上。

聶天明痛苦的歪了下嘴角,忍住痛默不作聲。 的士停了下來,兩人一起並肩往校園內走去。吳倩倩走在前面給聶天明帶路,而聶天明就像是受氣包一樣跟在吳倩倩的身後,一言不語。

上了幾層樓,兩個人就拐進了週年慶的大禮堂。

禮堂上方有一個大舞臺,大舞臺的下方,就是座位,規模很大,大約有近五六千的座位,不過似乎到場的人很不給力,只有一個角落擠着人,其他地方的位置,基本上都是空着的,偶爾會有幾個人坐上去。

臺上男男女女,正在佈置着舞臺,禮堂上一個戴眼鏡的少男忽然衝着吳倩倩這裏看了一眼,有些暗送秋波的味道。那人聶天明還認得,就是上次被自己在柔道社團的羞辱的高個子。

吳倩倩不知道聶天明和那男子的過節,但也偏偏不對那個高個子領情,撇過臉,就當做沒有看到一樣。拉着聶天明的手,往禮堂的正中央走去,在中間點的位置坐去。

“天明哥哥,你怎麼會在這裏啊?”正坐着呢,在聶天明的身後就有人用手指戳了自己一下。

聶天明回頭一看,驚愕的叫了起來:“婉婷妹子。”

之所以會驚愕,那是因爲葉婉婷的裝扮古怪,居然穿着一身古樸的唐朝古裝,儼然就像是穿越而來的少女,不過那衣服穿在葉婉婷的身上,有些別樣的變味。

“她是誰?”葉婉婷的臉上寫滿了不悅,濃濃的**從自己的眼裏折射而出。

“我同學,我是陪他來看晚會的。”聶天明無奈,應付了事的答道。這女孩子的心眼還真是小啊,容不得自己的旁邊有別的女孩子。

“你同學?那她幹嘛跟你坐的那麼近?”葉婉婷又不高興,接着追問起來,勢必是打破沙鍋問到底。

“同學坐在一起沒有什麼關係的吧?”聶天明被搞得有些無語,這葉婉婷的心眼未免也太小吧?你崇拜哥可以,可是你不能束縛哥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啊。

“放心吧,我看不上他的,而且我也已經有了男朋友了。”還在一邊看戲的吳倩倩終於轉過了身,發話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的天明哥哥呢?我的天明哥哥魅力很大的。”葉婉婷和吳倩倩回了嘴,把頭往天花板上擡,雙手抱在一起,幻想着幸福的畫面。

“那是你的天明哥哥,對我來說,這個人沒有什麼好的。你小心上當!”吳倩倩好心提醒道,又做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聶天明憋屈着臉,他是想爭辯幾句啊,可是怎麼爭辯都會惹來兩個少女的不滿,也只能任由這兩個少女之間互相爭鬥了。

“要你管!”葉婉婷十分有底氣的回答了一句,結束了吳倩倩的爭鬥。確定了聶天明和眼前這個少女沒有什麼特殊關係以後,葉婉婷的心情一下子豁然開朗了,拉着自己的古裝,問道:“天明哥,你覺不覺得我這身衣服很漂亮啊?”

“額。”看着一臉天真的葉婉婷,聶天明不忍心打擊,敷衍的回答着,“衣服是不錯啦,可是你穿成這個樣子,不會真的是想要玩穿越吧?”

“纔不是呢!”葉婉婷驕傲的嘴角往上一勾,欣喜的說道,“今天的週年慶有我的名額,我是今晚上舞臺的一名演員。”

“演貞子嗎?”聶天明濛濛的問道,引得吳倩倩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話遭來了葉婉婷一個大白眼,氣氣的罵道:“天明哥哥,你怎麼能說我演貞子呢?人家演的明明就是樹妖。”

聶天明差點僵硬了,你說演貞子和演樹妖有什麼差別嗎,忍不住說了一句,“誰那麼有眼光請你當樹妖啊?”

葉婉婷正想說話呢,卻聽到有人叫了一下,她樂的急忙蹦蹦跳跳的去了禮堂的後臺裏。

聶天明抹了一下身上有些發冷的冷汗,長長的緩了一口氣。趁着他和葉婉婷瞎聊的這段時間,吳倩倩在玩憤怒的小鳥。

反正也無聊,聶天明也跟着低着頭,看吳倩倩玩憤怒的小鳥。誰知沒幾分鐘的時間,週年慶就開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