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非無從監控室的衛生間走了出來,在卡爾被帶進來之前,他就已經在此恭候了。

“何非無?”卡爾看着查理喊道:“他和是林軒是同謀,就是他們合夥害死威廉的,查理大人快抓住他呀。”

“都這種時候了,還不想說實話嗎?”

何非無瞪了一眼卡爾。

“你的父親和威廉的父親正在趕往學院的路上,爲了讓你進卡拉大學,你的父親可沒少花錢,要是讓他知道,你爲了一個女人,而放棄繼續留在學院的機會,你覺得你父親會饒了你嗎?”

卡爾面色蒼白,面對何非無的質問,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要見院長。”

“嘴硬,”何非無搖了搖頭,然後從懷裏掏出一張照片。

“這個女人叫梅拉,是你和威廉在一次酒會上認識的,你對她一見鍾情,可她卻被威廉強勢的佔有了,在墨西哥的街頭,沒有絕對的實力,就意味着沒有話語權。”

卡爾看了看他眼前的照片,他神情閃躲,眼中充滿恐懼。

“爲了這個女人,你設計殺死了威廉。”

“不是這樣的,”卡爾用力的搖了搖,“威廉不是我殺的,我不認識他們。”

“他們?”

查理把強光燈打在卡爾的臉上。

“說說吧,他們是什麼人?”

卡爾再三猶豫,可事到如今,他不得不選擇和盤托出。

“昨天他們找到了我,我並不認識他們,他們看上去不像是學院裏的人。”

“他們找你做什麼?”

“他們讓我替他們說一些謊。”

“就是讓你告訴我們,你在午餐的時候見過威廉?”

卡爾點了點頭。

“他們說,他們可以幫我殺死威廉,還可以讓我帶着梅拉永遠的離開這裏。”

“於是你答應了他們。”

“我沒有辦法,”卡爾自責的低下了頭。

“他們找到我的時候,威廉已經遇害了,我怕如果我不答應他們也會殺了我,你們知道威廉那麼強大都被他們殺了。”


“什麼?”何非無瞪大眼睛看着卡爾問道:“你說,他們找到你的時候,卡爾已經遇害了?”

“他們給我看了照片,卡爾死在了自己的牀上。”

“那他妖化的身體是怎麼回事?”

卡爾擡頭想了想,然後說道:“在他遇害之前,他和人動過手。”

“林軒!”

查理微微點了點頭,“這就合理了,他們殺死威廉,就是爲了嫁禍給林軒,看來這些人,覬覦林軒已經很久了。”

鄭宇也從門外進來,他有些失望的看向卡爾。

“我記得你,在東德山脈的時候,你的實訓成績很好。”

“鄭副院長,我是被逼迫的。”

“這是你的退學手續,想和姑娘浪跡天涯,我可以成全你。”

卡爾接過鄭宇手中的退學通知書。

“鄭副院長,我現在不能走啊,我出賣了他們,他們一定會殺了我的,威廉都可以死的悄無聲息,更何況是我呢?”

“現在知道害怕了。”何非無滿是鄙夷的看了一眼卡爾。

“想活命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你願意配合我們,我可以讓學院收回你的退學通知單。”

“知道嗎鄭副院長?”卡爾激動的看向鄭宇,“只要讓我留在學院裏,你們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何非無回頭看了看鄭宇,想讓狐狸露出尾巴,不丟個誘餌又怎麼引他上鉤呢。

接近晚上十一點,威廉的家屬順利抵達,他的父親怒氣衝衝的直奔鄭宇的辦公室。

“吳容與呢?讓他出來!”

“戴蒙先生,您請息怒,我們吳容與院長,因爲一些個人的原因,現在不在學院裏。”

“那你們管事的人是?”

“是我。”鄭宇從院長辦公室走出。

“戴蒙先生,我們等你很久了。”

“你是?”

“我是鄭宇,暫代妖星院院長一職。”

“我不管你是誰,威廉的屍體在哪?你們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在保衛處的停屍房。”

戴蒙擡手顫抖的弄了弄自己鼻架上的眼鏡。

“你們先帶戴蒙先生過去,我隨後就到。”

何非無點了點,然後對戴蒙說道:“先生節哀,威廉的事情,我們古森學院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今保衛處已經控制了兇手,我們一定會還威廉公子一個公道的。”

“殺死威廉的是什麼?”

戴蒙邊走變問。

“是一個學員的新學員,他和威廉之間有一點摩擦。”

“一點摩擦?”戴蒙咬牙切齒,“他一定要爲威廉陪葬。”


走到停屍房的門口,戴蒙突然停了下來。與威廉生活的無數個畫面,浮現在他的眼角,那個昨天還懵懂無知的少年,突然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他的眼前,戴蒙一時有些無法接受。他紅着眼,在門口徘徊了很久。

然後扭頭對何非無說道:“先帶我去見那個兇手。”

“可以的戴蒙先生,”何非無頓了頓,然後又說道:“見兇手可以,只是希望戴蒙先生能否稍微控制一下情緒,畢竟我們現在還沒有最終確定,嫌疑人是不是真兇。”

“能理解。”

戴蒙微微點了點頭,威廉下午才遇的害,纔過去了短短几個小時,就逼迫保衛處查出真兇,這看上去有些不太現實。

“戴蒙!”

“是你,”戴蒙聞聲回頭,站在他們身後的是保衛處的查理。

“我沒想到,威廉會是你的兒子。”

“你現在是?”

“保衛處的處長。”

戴蒙上前和查理緊緊的握了握手。

“節哀,我一定會查出殺死威廉的真兇的。”

“那個嫌疑人是什麼情況?”

戴蒙看着查理問道。


“有人陷害了他,想要查出真兇,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戴蒙回頭向他的保鏢們揮了揮手,何非無也轉身走到一邊。

“被陷害的是什麼人,爲什麼他們會用威廉的性命來誣陷他?”


“是一個妖星院的新學員。”

“叫什麼?”

“林軒,S級的學員。”

“S級,”戴蒙眉心緊鎖,“怪不得,能不能帶我去見見他。”

“當然可以,只是,”查理有些面色難堪。

“怎麼,不方便嗎?”

“我懷疑害死威廉的,是學院的高層。”

戴蒙擡頭四處看了看,“我不管是誰,害死了威廉,他們就必須付出代價。”

查理低着頭,他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再次見到戴蒙,會是在這樣的一個場合之下。

“放心吧,威廉不會白死的,我已經查到了一些線索,只要你同意做威廉的屍檢報告,我保證不出三日,必定能查出真兇。”

“屍檢?”戴蒙猶豫的低下了頭。


“我知道這很難抉擇,但要查到威廉真正的死因,我們只能這樣做。”

“意思就是威廉人走了,連具完整的屍體都留不下嗎?”

“戴蒙,我希望你能理解,這不比其他,命案十分複雜,如果不做屍檢,我們很難找到線索。”

戴蒙低頭思考了很久,然後說道:“屍檢可以做,命案查清後,就把威廉火花了吧,我怕我的夫人,無法承受這一切。”

查理點了點頭,然後擡手拍了拍戴蒙的肩。

“帶我去見見那個林軒吧。”

“可以。”查理點了點頭,然後帶着戴蒙朝監控室的方向走去。

“威廉的父親已經到了,他剛剛跟何非無去了停屍房。”

韓湘生面色凝重,他認識戴蒙,嚴格意義上說起來,戴蒙還是他的學長。

“卡爾不能留,”

韓湘生回頭看了一眼蘇易臣,這傢伙連夜回到古森學院,爲的就是幫助韓湘生坐實林軒殺死威廉的案子。

“威廉一案的關鍵不在卡爾,而是威廉的屍體,一旦威廉的父親同意了屍檢,那保衛處很容易查出威廉的死因,事發突然,那些傢伙來不及設計,一旦屍檢,他們立即就會暴露。”

“戴蒙和查理是老同學了,戴蒙在古森學院的時候,他和查理的關係很好,戴蒙一定會同意屍檢的。”

“那就沒辦法了,只能,把他們都清理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