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排長,你也是從四川儀隴趕過來投靠我的老弟兄了。當初咱哥子弟兄喝酒時啷個說的,不是正義凜然的要做個愛國愛鄉的,對老百姓好的真軍人嗎?今天,你違背了自己的話,傷害了你發誓要對其好的老百姓。但你看看,善良的老百姓對你做了啥子。老鄉們就像對自己犯了錯的娃兒一樣,原諒了你,說是最多打一頓鞭子就行了。唉,話也不多說了,軍紀難違,犯之必究!今天小弟就借哥子一顆頭顱,不違當初你我的誓言,永遠做個愛國愛鄉愛百姓的真正中人!”

“團長!”聽得淚流滿面的何譚山大喊道。

“跟到起團長我不後悔。哥子今天就用此頭給老百姓謝罪。只是當初跟團長約好跟着團長上戰場殺鬼子,恢復我河山的話實現不了了,哥子我是虧得慌啊!”

見周家欣連衆多老百姓的求情都不顧,是一心殺人以豎防空團不擾民真愛民的形象。周斌參謀長及全團官兵心中十分震撼。心中第一次真正領受了團長對老百姓真心實意的好。

“團長,留何排長一條命吧!他是個好漢子,要死就讓他死在殺鬼子的戰場上吧!”全團官兵紛紛大喊着。

被偷食了一條小小看門狗的蒲家人是真沒想到。一條小狗兒會引發這麼一場血案:團長自己被背韃不說,十餘個包括嚐了一口的官兵也遭軍紀嚴懲,主事的何排長還要付出一條命的高昂代價!

“不值當啊,不值當啊!團長大人,你就饒過何排長吧,我給你跪下了!”蒲家人奔上高木臺子邊喊邊不停磕頭。

臺下的數萬老百姓也被深深感動齊聲高喊:“饒過何排長,留他殺鬼子!”

看到此情此景,聽着數萬老百姓的喊聲,周家欣和何譚山都淚流滿面。

何譚山的命最終是保住了,但令他更痛苦的是:團長命令他親自執行對團長的背韃,而且因爲團長擅改命令,說話不算,再加十鞭--背韃20鞭子!一鞭也不準打虛的。就在高木臺子上當着數萬老百姓和千餘官兵執行。

本就舊傷未愈,這背上血淋淋的實打實二十鞭子抽下去,只見我們的周大少團長兩眼一翻,暈過去了。

從此,澄江鎮的老百姓不再叫這隻防空團爲川軍181師防空團,都親切地稱呼爲我們的防空團,我們的周團長。

(感謝書友大大支持) 就在趴在擔架上的周家欣昏昏然被擡着與防空團官兵向重慶上新街前驅路山鷹突擊隊訓練營基地前進的時候。

未來武道修練網 來探望周大少的林雪兒差點沒遭把美麗的筆直鼻子給氣歪了。看着已經假裝不下去了的那個瘦小的山鷹突擊隊員,雖然人是坐了起來,但還逼真地吊着包裹得像個糉子似的左手掌,林雪兒說老實話都有點想把提着的水果給扔過去砸人!

“你們隊長呢,人跑哪裏去了?”林雪兒氣勢洶洶地追問假冒的周大少。

“林總,我確實不曉得啊,隊長只把我裝扮好了,叫我矇頭大睡就行了,不準吭聲。”假冒產品一問三不知。

林雪兒一想也是。這個狡猾的周大少絕對不會向假冒產品透露自己的行蹤。哦,對了,門口站着的那個勤務兵萬朵花肯定知道。周臘梅這個死崽兒太滑了,個人自己跑了,還假巴意思留個心腹站在門口裝樣子。

“萬朵花,給我滾進來!”林雪兒大叫。

可憐的勤務兵接下來只有老實交代。氣極了的林雪兒兜頭一通罵,直把萬朵鮮花罵成一地殘花瓣瓣才罷休。

除了罵幾句人,還能啷個嘛,現在只有等周大少自己隨防空團回來了。

回來是回來了,活蹦亂跳像個孫猴子似的偷跑出去的周家欣兩天後被防空團官兵像擡個死魚一樣趴在擔架上擡起回來了。

自詡爲團長的看門瘋狗的萬朵花立即暴走。見擡擔架的誰誰都是捱揍的對象,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破口大罵:

“何蝦爬呢?這個龜兒子,格老子的今天不把他鳥蛋捶扁掏出來叫他哈兒吃了。還吃狗肉,老子要吃他何蝦爬的肉!”

罵罵咧咧,怒火萬丈就要去找也被打得皮開肉綻一起被送進周林醫院的何譚山掏他的鳥蛋。

周家欣叫道:“萬朵花,膽子大了哈,哪個命令你去捶自己弟兄的?有勁留到以後上戰場殺鬼子踩他們的卵蛋去!”

萬朵花氣呼呼不敢動了。後來,氣不過的萬朵花還是找到何譚山給了他兩腚子(拳頭),何譚山也沒還手。

周大少在防空團可以抖威風,在我們林總面前只能裝蝦爬。一臉冷霜的林雪兒一句話都不想跟周大少說。只是把辦公地點改在了周大少的病房裏。倒不是擔心他娃再跑,現在這樣子喊他立起走他也只能趴着爬,而是護理專業畢業的林雪兒不放心自己的那些徒妹,乾脆自己勞心費神親自照顧這個很不省心的小弟娃。

周林醫院的中醫副院長杜思齊老先生,活了七十多歲,還是第一次看見當兵的爲了老百姓的一點利益,可以對自己和手下毫不留情。聽說爲了老百姓一條被偷烤吃的小花狗,差點把自己手下一個老弟兄給槍斃了。 逼婚成癮 杜老先生心靈深受觸動。他親自把研製出來的創傷膏仔細地給趴在病牀上的周家欣塗上,一邊對周家欣說:

“曉舟啊,當初恩波把你介紹給我時,不住口的誇你。我還有些不以爲然,想想一個十六、七歲的得意孩子,做了一兩件不大不小的事,也就是了。今天,老朽是真的明白了。恩波說的沒有錯。你很愛國,痛恨小鬼子;你也愛家,善待每一個親人朋友;你更愛老百姓,真把他們當做自己的親人啊。哪個老百姓不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哪個手下不願意跟着你上戰場殺敵喲!你得民心軍心啊!

我現在想,千古傳頌的岳飛嶽鵬舉也不過如此吧。”

趴在病牀上的周大少動了一下。莫得這麼誇張吧!老子只不過是看不得那些拿槍耍橫專門欺壓老百姓的爛丘八罷了。最後還心腸一軟,落了個自吞口水多遭十鞭子,被揍得血淋淋像條死狗一樣趴着被手下弟兄擡了回來的狼狽樣子。我這個“嶽鵬舉”也忒慘了點吧!

還沒等周大少謙虛。旁邊的林雪兒終於開了金口了。難得,這還是自從見了周大少慘兮兮樣子後第一次開腔,不過打死人:

“他啊,他比岳飛嶽鵬舉強。岳飛最後被人家害死,他是最後差點把自己弄死!”

四周的衆人都有點忍俊不住,又不好笑出來,只好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胡扯:岳飛沒團長兇,隊長比嶽鵬舉兇。

啥子事嘛。周大少有些憋屈:老子跟那南宋屈死的嶽鵬舉有啥子關係嘛。

既然冷美人姐姐開口了嘛。周大少總得有事無事拉呱幾句啥,要不然吧這心裏還是有些愧意的,都沒法跟她說,人家不理你啷個辦?

“雪兒姐,這過幾天就要開的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現場招商會的準備……”周家欣斜歪着腦袋看着一邊的林雪兒問道。

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雪兒冷冷的打斷了:

“啷個嘛,周大團長,還想扮個帶傷上陣的周鵬舉啊?”

“唉,不是,哪個……”周大少是真被林雪兒給逼急了,這還讓人說話不?也是,看來林雪兒真是被周大少這次有些荒唐的舉動給氣傷心了,沒打算原諒他。

“雪兒姐,我是問這次招商會準備的怎麼樣了?”周家欣終於把話給說完了。

林雪兒見周大少有些急了,不想再打擊這個冤家小弟娃了。雖然剛纔嘴巴不饒人出了一口氣,但自己的心何嘗又不是疼得很。於是不冷不熱地說:

“你放心,周團長,周隊長,都按你的命令和指示準備好了。1500多名防空團官兵已換好廣告衫,現在在上新街前驅路山鷹突擊隊訓練營基地訓練有關項目,練習效果不錯,已基本符合現場招商會的要求。常憨兒,哦,常有福已帶領100餘人的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保安隊也在基地培訓。這次他們主要是跟隨學習。此次招商會後再由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保安隊維護日常秩序和安全的工作。

老漢已根據你的意見去了上海。準備招聘人才成立一家金融諮詢公司,初步涉足證?期貨等金融產品。老漢對你的妥善處理與上海龍翔機電集團關係,共同維護和發展中國還比較脆弱的機電產品市場的意見評價很高。也準備在這次上海之行中初步接觸上海龍翔的童凱華。事情太多了,可能這次在上海待得時間會長一些。”

看到隊長與林總有緩和的跡象,塗完創傷膏的杜老先生用眼色示意大家都退出了病房,只剩了周大少和林雪兒倆個還在交談。

正事談完了,也就要扯些閒篇了,林雪兒問道:

“周屠夫,你這回怎麼忍心爲了一條小狗把一個跟隨你的弟兄真要給斃了?”

“哎呀,雪兒姐,你以後莫喊我那些怪頭怪腦的外號了啥!”周大少氣不打一處來。賣個臘梅花,上海阿拉們給起了個周臘梅的雅號;在防空團拿豬給新兵們見血練膽,遭181師衆人起了個周屠夫的‘美稱’。這回出去了,還不知道會不會被澄江鎮的老鄉叫成周狗蛋……出了這麼多點子辦法的,啷個沒人喊我伏龍鳳雛這種雅稱嘛,老子做人真他媽的失敗啊!

“喲,喊你周屠夫還冤枉你啊?殺豬兒一刀捅死也就算了。你叫一羣新兵蛋子上去捅了人家豬兒十幾、二十幾個窟窿,你不叫周屠夫?你叫周大屠夫!”林雪兒毫不理會周家欣有點惱火的樣子。

“哎,姐姐,你隨便喊我啥子,反正你有理。”周大少只好認命。

“對了,都是女娃兒,你勸勸蘭蘭,別傷心再哭了。只是割了根左手小拇指,留了背傷痕個嘛。沒啥子大問題,將就幾天就都好了。”周家欣又說道。

“你還曉得蘭蘭妹妹擔心死你了啊?你知不知道心痛人家小姑娘,蘭蘭把眼都哭腫了。現在啥子事情都做不了,就想扔了小百花藝術團的事情一天到黑把你給守到起,生怕你再遭啥子意外。我是好不容易勸住了,我該你啊,周曉舟!好嘛,去一趟防空團剩九根樁樁回來;再去一趟防空團,淌一背血要死不活被人擡起回來了。我說,你使勁巴叉地又巴錢又捨命弄你那個防空團搞啥子嘛?!”

林雪兒說着說着,自己的眼淚忍不住淌下來,不覺伸出手來把周家欣放在病牀邊上的裹好傷的左手掌捂在自己的雙手間。

周家欣前世生活在軍人世家,怕人哭,怕女人哭,更怕自己心愛的人爲自己傷心流淚,他不禁有些心碎的感覺。這個啷個好說嘛?

“雪兒姐,別這樣,你這樣我難受。”周家欣只好勸林雪兒。

林雪兒也不擦拭淚水,只哽咽地說:

“曉舟,有時候我都會害怕你。我發現你根本不像是個十七歲的少年。你思想和認識太成熟了,完全是一個歷經歲月滄桑,閱看人間無數的人才有的。雖然你平時嘻嘻哈哈,裝的像個心性未成的少年小子,你的心思和城府太深了。”

周家欣被嚇了一大跳。這個林雪兒聰明得怪!自己兩世爲人加起來也近四十了,可不是不惑之年嘛。至於經歷,那當然更不用說了。如果不是還有最後一張皮披着,幾乎被林雪兒對穿看透。

“雪兒姐,你瞎琢磨啥子喔,我好大?你不知道,林叔不清楚,我媽老漢不清楚。唉,嘴巴上的鬍子叉叉都沒冒得出來,要是我有一個漂亮的小鬍子(這個時代的名人好像都有小鬍子),雪兒姐你說,我這個團長會不會威風一點!”周家欣只好轉移話題,一下子扯到個人形象問題上來了。

林雪兒終於被周大少沒臊沒皮的話給逗笑了,只是臉頰上還帶着淚痕,這令周家欣更加心痛。他想起身幫林雪兒擦拭臉頰上的淚水。林雪兒明白他的意思,摁住他不叫他動。只是把自己的臉頰輕輕的貼在周家欣受傷的那隻手的小手臂上。

那種細膩的帶着點淚溼的溫熱的肌膚相觸的感覺,使周家欣不再動了。只感到全身都被一種巨大的愛的溫柔所籠罩,所包圍,無處躲藏,無法逃避。好男人也會讓愛他的女人爲他傷心流淚啊!

(感謝書友大大的支持) 其實說起來,重慶下浩小商品批發市場的面積不小了,近千畝。按面積算也有好幾十萬平米,大概能有幾十個足球場大小,裝個幾萬人不成問題。

問題是規劃中的五百套商鋪房還沒有影子,只有那十餘套樣板房和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物業中心的那幢二層小樓。幾萬人,都要去的地方就是這十幾套房子,那就是人潮洶涌了。

1500人的防空團,每套樣板房安排了100餘人,物業中心就由常有福帶的百人保安隊負責維持秩序和保證安全。

林雪兒到底還是沒有磨過周大少的死皮賴臉,只好由林雪兒帶着兩個護理和幾個勤務兵護着把周家欣安置到物業中心小樓的二樓上。

“萬朵花,我給你先打個招呼哈,今天你們團長跑下樓了,我就直接喊人把你從二樓上扔下去!”林雪兒嚴正警告萬朵花,眼睛卻盯倒起周大少,周大少笑眯眯的不吭聲。

“林總,今天團長從樓上下來了,不用你喊人扔,我自個跳!”萬朵花保證道。

周大少在一旁看着兩人演雙簧,心裏笑道我纔不哈呢,我站在二樓觀風景,遙控指揮,跑下樓去擠得一身臭汗啊?

這次全國各地來的商戶有近七千戶。每戶商戶不可能是一個人啥,少則三五人,多則十餘人。好嘛,上新街,彈子石,海棠溪等,凡是捱到起下浩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幾公里範圍內的大小旅館飯店,十幾天前就紛紛爆滿。許多商戶只好租用附近老鄉的民居。少數有實力的外地大客商只好由萬佳商貿安排到市中區半島地區,到時間再安排盧作孚民生輪船公司的專門擺渡的小火輪來往南北兩岸。爲此專門開了一條航線:從市中區較場口下半城的望龍門碼頭直到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在南岸專用的貓兒石客貨碼頭。

這個南岸的貓兒石碼頭,是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專用碼頭。水深合適,流速也不急,可停泊的泊位多,碼頭平整。重慶九個水碼頭,包括重慶朝天門碼頭的規模都比不上它。就是這個堪稱這個時代的超豪華的客貨碼頭,把周家欣林湯圓先期啓動的30餘萬元資金花了幾乎三分之一。按照周大少給負責修建這個碼頭的山城棒棒軍基建公司馬二哥的說法:物流,物流,就是要暢通才行啥。重慶城臨山不易走路,居水則便行舟,水路運輸是很重要的貨運方式。碼頭的建設是重中之重!是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配套基礎設施中的龍頭和關鍵所在,務必按時保質完成,絕不能拉稀擺帶喲!

山城棒棒軍基建公司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項目部由馬二哥直接抓。馬二哥的山城棒棒軍基建公司也確實爭臉,把個貓兒石客貨專用碼頭整的巴巴實實。各地客商見到後紛紛讚歎。林雪兒也改變了當初的看法,覺得還是周大少說得對:山城棒棒軍基建公司是一隻可以信賴的隊伍。

平坦筆直的一公里多的馬路,連接起貓兒石客貨碼頭到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十幾個交易區的通途。興致勃勃沿着馬路從碼頭走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交易區的衆多客商被馬路上“吐,吐”跑的很歡實的一種三輪摩托車給吸引住了。

這是周大少的安排,他把雙江機械廠新研製開發的三輪客貨摩托車拿來一當接人的短途交通工具,二讓衆多外地客商親自坐坐感受一下這種新型交通工具的好處打個廣告啥。好奇的人們紛紛爬上三輪摩托車,在跑得飛快的三輪摩托車上,人們向三輪摩托車司機打聽這車的信息。原來是重慶雙江機械廠最新研製開發的客貨兩用的三輪摩托車,全車也就重一百五十多斤,載重量卻達五百多公斤,速度在一小時四、五十公里,可以很輕鬆的在車後上下貨。像這來往與碼頭和交易區之間那是方便快捷,時間僅僅只需2、3分鐘。好東西啊!也才500多元。到目的地後下車的人們紛紛向三輪摩托車司機要周大少專門製作的聯繫卡。這聯繫卡三輪摩托車司機每發一張都有一毛的提成,每個人都是熱情拉人上車,熱情周到的介紹這車的情況,發聯繫卡。林雪兒真是佩服周大少,給雙江機械廠三輪摩托車打廣告也就罷了,甚至於連三輪摩托車司機也都用上了,這個鬼小子太會算計了。還別說,招商會後,雙江機械廠的三輪摩托車一下定出去一千多輛,高麻桿廠長喜的是手舞足蹈。

“林總,聽說你們在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交易區和貓兒石客貨碼頭都組織了莫子山城棒棒軍,專門負責上下貨物啊?”一個湖南來的客商詢問林雪兒。

“是啊,我們已形成裝、卸、運一條龍服務(周大少語言),買賣的客商只需要交易就行了,善後事宜皆可放心,省心。”林雪兒有點自豪的說。

“哦,另外,我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還與重慶最大最好的由民族實業家盧作孚先生創建的民生輪船公司簽訂了長期的合作協定。盧先生的民生輪船公司的客貨輪就擁有一百三十餘艘,有十幾艘還是江海直達的大型貨輪。朋友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商貨可直達三江,運至四海!”

瞧這生意做的,一切爲商戶着想,甚至於比商戶自己想得還要周到,細緻,全面。

這時穿着一身緊繃繃的廣告衫的看起來有點喜劇的警衛營陳營長(他是東北人身材高大,爲大部分四川兵設計的廣告衫都比較省衣料,就是苦了陳營長了,又不敢罵自己的團長)跑到林雪兒面前,說周團長有請她到物業中心去一趟。

又有啥子事情嘛?林雪兒吩咐接待人員好生招呼衆人,自己回到了物業中心。上了二樓,只見周家欣正皺着眉頭在想啥子事情。

“曉舟,難道還有啥子事情沒有想到?”林雪兒心裏一驚,忙問道。

“雪兒姐,你看哈,雖然我們每個樣板房安排了一百餘人的維持秩序的隊伍。但是看房的人還是擁擠不堪:有的客商看完了A區想去B區,有的看完了B區想去A區瞧瞧……這就造成了出的出不去,進的進不來,涌到一堆去了。

這是由於沒有人引導造成的。看來我們只是注意了各處樣板房的秩序維持,忽視了合理有序的引導啊!”周家欣指着窗外的A區那幢樣板房說着。

林雪兒走到窗邊,順着周家欣的指點,確實是,現在A區商鋪樣板房外人羣擁擠,聲音嘈雜。負責維持秩序的百餘人的防空團弟兄在數千人的人羣中就像掉進了大海的水珠一樣被淹沒了。現場一片混亂,A區那幢商鋪樣板房幾乎要被擠垮了。林雪兒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眉頭緊鎖起來。

“團長,我帶山鷹突擊隊一些人去維持秩序!”萬朵花自告奮勇上來說道。

“啪”的一聲,周大少毫不客氣給了萬朵花一個拍西瓜,笑着說道:“幾千人,你領幾十個人衝進去能幹啥子,搗亂嘛!”

周家欣接着說:

“雪兒姐,馬上安排每區樣板房維持秩序的隊伍每隊抽出20人,組成導遊隊伍。形成由A區--B區往下順着秩序沿引導觀看樣板房,變被動維持秩序爲主動引導秩序。

每區每次參觀人數不能超過百人,由該區剩下的80餘弟兄分別引導一隊順序觀看,出了再進,不能一擁而上。觀看完所有樣板房和配套設施後,再分別引至物業中心外大壩子歇息,一樓看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全景微觀模型的也要組織好。

若有意預買商鋪者,即由專人引導至你辦公處登記發放其屬意的商鋪區順序號牌,明天按順序號牌公開抽取房源。抽中該區的商鋪房的客戶,即可簽訂銷售協議,收取預付金。

萬朵花!你帶剩下的山鷹機動人員協助林總完成我的以上部署,馬上執行。這個亂糟糟的樣子,再下去可就要出事了!”

“是,團長!你個人不要跑了哈。”萬朵花立正答道。

“格老子的,又想捱揍了,我這個樣子跑個剷剷啊!”周家欣罵道。

說實話,也虧了周家欣發現問題及時,實施措施到位,混亂的人羣在有序的引導下,慢慢形成了一條順序流動的人流,在A區--物業中心的循環線上流暢起來,嘈雜混亂的局面消失了。

萬朵花心有餘悸地跑回來的時候。連說好險,有幾個商鋪區的樣板房門都遭剛纔混亂的人羣擠散架了。幸好團長想出辦法,要不然房子都得遭擠垮。這個周家欣相信,無序混亂的人流造成的破壞力是不可估量的。

而且這種有序流動也很有效率。很快的,一大批看完商鋪樣板房和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全景微觀模型的商戶完成了預買登記,高興地領取了所看中商鋪區的抽房順序號牌,準備明天試個手氣,抽中心意的商鋪。錢不是問題,現在要買商鋪的人太多了,就怕抽不中買不到啊!

在一大羣商戶中,大概有三千餘戶最終決定預買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第一期商鋪房。除了周家欣留作它用的70餘套商鋪房外,還有430餘套房子,也就說,基本上七、八戶商戶爭一套商鋪房,機率還是不大。已經有各地商戶紛紛詢問林雪兒二、三期商鋪房的情況了。

“曉舟,這二、三期連規劃都沒有拿出來。今天就有嘿多商戶詢問了,想知道我們還搞不搞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後期工程。”林雪兒高興地說道。

晚上吃飯的時候,周家欣剛開始有點心不在焉。林雪兒還以爲自己做的飯菜不合他的胃口,正要問他想吃啥子,自己再去做點。周家欣卻甩開腮幫子稀里嘩啦把林雪兒的傑作一掃而光。於是也就高興起來,有了上面的話。

“雪兒姐,你沒發現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嗎?”吃飽了的周大少心滿意足地反問道。

“啥子極好的機會?”林雪兒有些奇怪。

“把有意我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潛在客商全部留下來的機會!”周大少吐着菸圈得意地說。

“我們一期搞的都是預售,賣的你說的那個樓花花。不過,還好呆有那麼十幾套樣板房。這交錢的四百來商戶還想得通。你這叫其它有意卻沒有抽中房源的剩下的兩千多客商,交錢買啥子?二、三期還是嘴巴上說,八字都沒得一撇!”林雪兒不解的問。

“買機會!他們將不再抽號買商鋪房了。他們的暫時的失望將會變成不久後的希望,一個可以預期的希望。”周家欣說道。

“沒買上第一期的商鋪房的兩千多客商,並不是他們不想買,只是要的人太多缺少個運氣,沒抽中失去了買一期的這個機會。那麼,我們就給他們這個機會。明天我們就向他們宣佈:爲了感謝大家對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熱情支持,所有沒抽中第一期的各地商戶,只要登記就會成爲我們重慶下浩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商務俱樂部的尊貴的會員。每個金卡會員只要交上1萬元,將會優先選擇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一套第二期、第三期的商鋪房。所交會員費屆時將衝抵購房款,並且可以享受95折的優惠。重要的是,兩年後,不願意在我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購買2、3期商鋪房的會員,我們一律全額退還所交會費!

每個銀卡會員只要交上5千元,將優先選擇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第二期或者第三期一套商鋪房,其餘的優惠一樣。同樣的,也是兩年後不願意購買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商鋪房全額退還會費。

另外,所有會員都可以享受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提供的各項服務和商務信息的支持。

我估計啊,想要這個機會的人還是很多的。畢竟辛苦來了一趟,不至於空手而回。 重生太子妃:鬼王絕寵 而且兩年後會費也能全額退還也沒有多大的損失,還可以享受有關服務和商務信息。

總之一個目的:通過會員制,我們將牢牢把這批潛在的商戶納入我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未來客戶的名單中,成爲我們的資源。”

周家欣無比自信地說完這一段話。

林雪兒則有些半信半疑。不過如果是自己的話,也將會選擇成爲會員。畢竟以一個可以接受的數目換取了一個可以預期的機會,而且兩年後錢是可以全額退還的,也就不會有太大的損失,只是損失點利息。

那剩下的兩千多商戶明天會如何選擇呢?林雪兒有點擔心又有些期待。真按周家欣的辦法實現了,未來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發展就不用擔心了。兩年後,等到第二期、第三期全完成了,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將成爲一個輻射大西南的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也將成爲周家欣和林湯圓合作事業的一個主要的組成部分。

明天將會是怎麼樣呢? 第二天的按順序號牌抽取商鋪房和發展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商務俱樂部會員依計劃依次進行。雖然人仍然很多,但是有了昨天的有序流動的經驗,人們也就聽從維持秩序的防空團弟兄們的安排,秩序顯得有序多了,不那麼亂糟糟了。

令人奇怪的是,周家欣卻不再呆在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物業中心的二樓上了,他回到醫院去養傷了。林雪兒反而放下心來,心裏知道這娃沒有相當的自信絕不會如此。看來他已有充分把握。再說了,就算沒有幾個人願意參加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商務俱樂部。依照原來的計劃,第一期預售房款收上來就是很大的成功了,而這事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沒有人懷疑。

參加按各區登記順序號牌抽取商鋪房的三千多各地客商,分別聚集在所選各區的號碼箱前。還真如周家欣所說的那樣,最終在各個商鋪區抽房子的人真還差不了多少,一般200來人,多少幾十人之間變化。林雪兒心裏頭有點相信周大少說的那套會員制了。

首先開始的是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a區的48套重慶弔腳樓式商鋪房抽取。第一個是一個貴州遵義的小五金商人。他很聰明,提前十幾天就來到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的地方,先了解了有關情況。所以在昨天大家亂哄哄涌來涌去看樣板房的時候,他直接到物業中心第一個登記預買a區的商鋪房,從而獲得第一個抽取房源的資格。

有道是天道酬勤!這個貴州遵義的小五金商人在號碼箱中翻了一陣,最後果斷抓出一個號球,有數字,45號!他一蹦八丈高,大喊:“我抽到了,抽到了!”旁邊的公證員於以公證並作了登記。

在無數人羨慕的眼光中,他衝向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物業中心的收款處,繳納了a區45號重慶式吊腳樓商鋪房全款共計二萬七千八百元整,又成了第一個正式擁有重慶下浩小商品批發市場商鋪房的幸運兒。

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各個商鋪區的號碼箱前也上演着或興奮或失望的一幕幕命運戲。一個早上下來,共有432個各地的大小客商幸運抽到了心意的商鋪房。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共收取第一期432套各式商鋪房預售款共計1150餘萬元。

周家欣林湯圓先期付出的30餘萬元成功釣得一千餘萬元,不僅有了完成第一期500套商鋪房的近200餘萬元的建設資金,扣除各種成本項目,已先期取得了高達700餘萬元的利潤,其資本回報率在這個年代使人聽了咂舌:百分之三千!神奇的是周大少只用了三個月,修了一個碼頭一條馬路十幾套樣板房。周大少說的對啊,在一個剛性需求的市場,房地產業就是暴利的代名詞!

林雪兒臉上的笑幾乎就沒有下去過。其他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工作人員還是第一次看到林總這麼高興。林總宣佈每個工作人員這個月工資領雙份!所有工作人員雖然這兩天很累,卻值了,兩天當一個月可以啥



還沒高興完呢,更令林雪兒驚奇的事接踵而來:在略顯失望的剩下的兩千多沒抽中商鋪房的各地商戶看了有關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商務俱樂部的通告後,並沒有散去,而多數人圍着工作人員詳細諮詢了有關事宜。到了下午五點,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整個的招商活動圓滿勝利的結束了。

統計上來的願意參加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商務俱樂部的會員資料,把林雪兒拿在手上的貴重的派克金筆都驚掉在地上了: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商務俱樂部的金卡會員700餘戶,銀卡會員1500餘戶。也就是說在剩下的2700餘戶的沒抽中第一期商鋪房的商戶中,竟有2200多戶最終選擇了成爲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商務俱樂部的會員,成爲了未來的二、三期商鋪房的預訂購買者,全部兩項會員費共計收取1500餘萬元!

這不是資本回報率的問題了,這簡直他媽的就是周大少的空手套白狼!林雪兒難得得在心中喜得說了一句髒話。這個周臘梅,厲害,厲害。今天晚上我就給他崽兒親自煮一碗掐掐小湯圓,當然喲不能加醪糟酒。

高興的林總接着宣佈:由於所有工作人員的辛勤努力,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再創佳績,所有工作人員再加一個月工資!所有人都歡呼起來。

“不過,”林雪兒嚴肅地板起臉。大家一下子靜下來,難道有變?

“大家先領取特別嘉獎每人20元!再次感謝大家的辛勤工作,我代表林董事長和周董事長感謝大家!”原來是林雪兒故意嚇大家一下。

“哈,哈”大家都被難得開一次玩笑的林雪兒逗笑了。所有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工作人員都沉浸在歡樂和喜悅之中。

當興沖沖的林雪兒端着一碗香甜的掐掐小湯圓進入病房時,周大少正趴在牀上嚼炒幹胡豆,旁邊的萬朵花手捧着一把炒幹胡豆,不斷爲周團長的嘴巴提供源源不斷的彈藥。

“曉舟!”林雪兒大喊一聲。

周大少手一抖,這下好了,該進嘴巴的炒幹胡豆差點塞進鼻子眼。見周大少要冒火,林雪兒慌忙把香甜的掐掐小湯圓端到他跟前,瞬間滿腔惱火化作了繞指柔。

“哎呀,好久都沒吃雪兒姐親手煮的掐掐小湯圓了!”周大少滿臉堆起了笑容。

林雪兒扶他坐起來,自己喂他。周家欣也不客氣,喂就喂唄,反正我是一個病患啥。

邊喂邊聊。周家欣聽到說整個重慶小商品批發市場招商會共計進項資金近2700餘萬元,也非常高興,自己的諸多想法終於有了財力保障了。

“這次的良好開局,爲我們後續的發展提供了更好的條件。”周家欣說道。

“爲啥子這樣說呢?首先,由於建設資金充足,我們可以一次性大量購進建材,成本會大大降低;其次,穩定的未來客戶源使我們有更多精力去開拓新的市場和項目

。發展前景不錯啊!咦,不對,這不是你煮的小湯圓。外頭買的吧,連醪糟都捨不得放!”周大少醒過味來。

“小湯圓是我親手煮的,醪糟沒給你放,放了點糖。你現在還不能吃醪糟酒,你也想早點傷好啥?”林雪兒給周家欣解釋。

“我就說這小湯圓啷個起又甜又香嘛?原來真是雪兒姐親手煮的啊,謝謝了喲!”這個周大少變臉比川劇中的角色厲害多了。

防空團周斌參謀長一干人恰好走進病房看到這溫情的一幕,都會心一笑,也不打斷林雪兒喂周家欣小湯圓。

周家欣看到防空團衆人來了,忙示意林雪兒不吃了。對周斌參謀長說道:

“周哥子,謝謝,這回帶部隊任務完成的不錯!多勞哥子們了啊!”

幾個防空團軍官紛紛行禮,皆言周團長辛苦。

待防空團衆人各自找地方坐好,周家欣對大家說:

“這次緊急出動,快速突擊的行動總體上來說表現的不錯,才建起幾個月的防空團得到了初步的檢驗,證明是合格的,能夠克服困難的,能夠打勝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