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應求愣了一下回答。

「那就好。」

來人坐了下來將自己的衣服朝著上面一拉露出一個看上去很可怕的傷口像是被什麼野獸撕咬出來的一樣。

「你看看我這傷口能治療嗎?」

「你的傷口?」

何應求上前兩步一看,就肯定這傢伙被殭屍咬了難怪一副鬼鬼蠱祟的模樣暗想著問道,「你被什麼東西咬傷的?」

「我們鄰居家的大狼狗那叫一個凶啊,我一個不小心就被它狠狠的咬了一肉都差點撕下來一塊。」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何應求冷冷道:「是蠻凶的,我告訴你被殭屍咬到,不用心治療的話很快就會死連你都要變成殭屍!」 「啊!」來人嚇傻了緊張的說話的語氣都變得結結巴巴:「你怎麼知道的。」

「你最好告訴我,你是幹什麼的,碰到什麼事不然屍毒入心,到時候神仙都救不了你,而且你被殭屍咬的太久了我也沒辦法。」

何應求看著這傷口直皺眉,一隻手臂都變成了紫色尋常的解毒方法肯定不行,而且這個人被殭屍咬了居然還撒謊說自己被狼狗咬傷的,肯定有見不得人的秘密。

「醫生,你要救我啊,我不要變成殭屍!」

來人被何應求的話嚇壞了,竹筒倒豆子一般將所有事情都吐了出來。

他叫阿發是個盜墓團伙的人,因為有國外的古董商想要珍藏殭屍,於是他們就跑到內地去挖墳,功夫不負有心人,他們真挖到了幾具殭屍。

在運送的途中,因為有人好奇將符給撕掉導致殭屍醒來啃了他一口好在符很快貼了回去一群人嚇得夠嗆也只有他受傷,

現在他的同夥們去賣殭屍了他一個人來找醫生治療希望能治好,不敢去大醫院的他看到了何應求這偏僻的藥店才走了進來。

「你們真是找死,殭屍也敢挖出來賣!還好是貼著符的而且符咒還沒損壞,不然你們全部死定了!」

何應求聽完后,就忍不住大罵起來,抓起一把糯米在阿發的肩膀上使勁一按阿發那原本已經失去痛覺的手馬上冒起一陣黑煙,痛得他滿地打滾。

希望不要釀出什麼大禍來才好又要麻煩師叔祖了,看著在地上打滾的阿發何應求有點頭疼。

一把糯米按下去結果阿發的手臂顏色一點都沒變淡,還是紫黑色的看上去異常恐怖。

無奈之下何應求只好繼續找楊風幫忙,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小求有什麼事嗎?」

剛回來不久正在店鋪內看書,心想是不是該關閉店鋪的楊風,見何應求帶著一個人走了進來,放下手裡的書伸了個懶腰。

「師叔祖,你快幫忙看看這個人中了屍毒我沒辦法治療。」

何應求說明來意希望楊風幫自己救人。

楊風看著阿發那紫黑色的手臂吃驚道:「你還沒變成殭屍真是幸運!」

阿發快哭了,什麼叫幸運你們別嚇我了好不好?我膽子小!

「師叔祖,是這樣的……」

見楊風看著自己,何應求小聲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楊風恍然大悟。,

「我說呢,香江基本沒有什麼殭屍,原來是在內地被咬的你說我是該報警呢,還是應該看你幾點會變殭屍?」

報警?看戲?現在不是應該救人嗎?

何應求愣了一下苦笑道:「師叔祖,你就別嚇他了再不治療他就真的廢了十一點之前肯定變殭屍。」

說著抬頭看一眼鬧鐘已經十點了。

「大師啊,求求你救我我再也不挖墳了只要你願意救我,不論話多少錢我都願意給。」

阿發急的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現在他後悔了後悔自己為何要去挖什麼殭屍,現在好了吧,自己都快變殭屍了。

撇撇嘴,楊風一點都不想聽阿發這些廢話從櫃檯上拿來一個小瓶子,捏著他的嘴將裡面的粉末倒了一些在他嘴裡。

「算你命大,我最討厭挖人墳墓的盜墓者你們是為了挖殭屍,不然你等死好了,給他拿一些糯米清除傷口我給他餵了殭屍牙粉他不會屍變了。」

何應求瞪了阿發一眼似乎在說,看你以後還作死,遲早將自己給玩死在墳墓里阿發欲哭無淚他真的想改過自新為什麼就是沒人相信他呢。

「啊!」

幾分鐘后阿發痛得滿地打滾,只要屍毒沒有真正的驅除乾淨糯米在傷口處碰到屍毒的滋味,絕對是一種享受。

「小求,你說今天晚上香江會不會蹦出來一群殭屍上電視?」

對此,楊風感到很好奇。

現在可不是以前了,只要哪裡有風聲,記者都會第一時間感到,然後打開照相機和攝像機接下來就是現場直播簡直爽歪歪,殭屍滿街跑妥妥的大新聞。

什麼屍體運毒的新聞都弱爆了,直播一下絕對收視率暴漲。

師叔祖我們現在不是應該擔心殭屍會不會咬傷很多人嗎?怎麼在意殭屍會不會上電視?

國外的古董商收購殭屍的事情,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雖然有人中招,卻也沒有將後續的人給嚇到,主要是沒人相信殭屍會蹦起來咬人。

別人還說木乃伊是惡魔呢,但是木乃伊有蹦起來咬人了嗎?

憑什麼木乃伊都能放在博物館里而殭屍不行,抱著這樣的想法自然就有人開出大價格來收購殭屍。

一處陰暗的倉庫之中光線很暗,此時合庫里卻聚集了一群人,阿發的同夥和買家都來了。

「巴多利奧先生,你要的貨到了不知道錢。」

幾個盜墓者笑嘻嘻的對從義大利而來的巴多利奧比劃著鈔票的手勢,貨物我們送到了但是錢呢。

「我需要先檢查貨物請相信我,我的不會破壞我的名譽而且我對你們華夏的殭屍有著足夠的研究,你們別想用假貨來欺騙我。」

巴多利奧的腔調很奇怪,但至少還是能聽清楚直接省去了找翻譯這麻煩事找翻譯經常弄得牛頭不對馬嘴。

你看著我乾笑,我看著你也乾笑。

「你請便請便。」

幾人在心裡暗罵死洋鬼子卻也只能推后讓巴多利奧來檢查,看看這些殭屍是不是假貨。

巴多利奧看著幾具從木頭箱子里抬出來的殭屍,上前仔細的檢查了起來先是手和腳很僵硬。

「好神奇!」

以豐富的經驗來看巴多利奧敢肯定這將是身上的衣服布料時間肯定很長了,絕對屬於古董級別的,和木乃伊不一樣的是,殭屍身體沒有殘缺,甚至連皮膚都沒有皺紋,和死去的時候一樣,木乃伊直接被風乾成為乾屍,而殭屍埋在地下很多年,卻一點事情都沒有這對不懂奇門遁甲之術的巴多利奧而言一切都是新奇的。

九界仙尊 四肢、軀幹、頭,全部完整而且就和剛死不久的人一樣。

巴多利奧嘴裡不停的發出一些驚嘆詞,聽得其他人滿頭霧水搞不懂這樣鬼子在說什麼。

「上帝!」

當扳開殭屍的嘴看著那四顆不像是假牙的獠牙巴多利奧再一次驚呆了,這絕對是純正的殭屍。

「是真的殭屍給他們錢吧!」

看到真正的殭屍,巴多利奧很開心示意屬下將錢給這些盜墓者繼續來研究自己的殭屍?

「符不能碰!」

看到巴多利奧的手放在符紙上,幾個盜墓者嚇得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他們已經試驗過了符紙拿掉,殭屍就會蹦起來。

幾人連錢都顧不上驚呼一聲,結果他們的大喊嚇得巴多利奧手一個抖索然後符紙就掉了下來。

「咕嘟!」

巴多利奧和他的幾個屬下一臉懵逼,還明白這些香江人到底在怕什麼那麼大反應害的他們還以為被警察發現了。

「啊!」

凄厲的慘叫聲在倉庫里劃破了寧靜的夜空巴多利奧的咽喉直接被殭屍的獠牙給咬穿。

「快開槍!」

槍聲驚恐的大叫聲慘叫聲交雜在一起傳出老遠將遠處的市民都嚇了一跳急忙報警說倉庫發生槍擊案件,接到報警的警察馬上出動可等待他們的不是什麼匪徒而是幾頭可怕的殭屍。

大批的警車都出動了肯定是大事件,有大事件就有大新聞,記者就像是聞到血腥味的鯊魚來到了倉庫攝像機就這樣很真實的將幾頭殭屍順著電視台到電視機放了出去。

「師叔祖,殭屍真的跑出來了!」

一直盯著電視機的何應求急忙呼喊。

楊風打了個哈欠揉著眼睛走上前看了一下道:「這些記者也真夠厲害的,這種畫面都敢直播,電視台的人為了搶收視率也是拚命了。」

畫面之中,幾頭殭屍到處跳來跳去,追著人就咬,短短几分鐘就有好幾個人被咬傷警察手裡的槍對這殭屍壓根就沒用,只能打破它們身上的衣服,相當於是在給殭屍撓痒痒。

「師叔祖!」

何應求一臉期盼的看著楊風,楊風白了他一眼問道:「你這麼看著我幹嘛?殭屍又不是我放出來的?面且你也不看看殭屍從哪裡跑出來的?你在哪裡,等你過去,殭屍都不見人影了。」

楊風話才說完幾頭殭屍就留下一地的屍體跳入公路旁的樹林之中消失不見了,殭屍會吸人血不錯,但也不是看到人就要全部殺死,基本上吸足了鮮血之後,它們就會離開,等何應求跨過兩個區抵達現場殭屍都不知道跑到那個角落去了。

現場一片混亂警車救護車,不斷到來。

「把這傢伙帶上!」

人也救了戲也看了楊風直接攆人想救人你就去吧,看看別人會不會讓你插手再說。

昨天還大肆宣揚皇家警察多麼能幹,破了所謂的屍體運毒案件。

警方還信誓旦旦的在諸多記者面前保證借用屍體運毒是假的,不要封建迷信要相信科學結果這打臉的速度簡直不要太快,才一天時間就有幾頭殭屍蹦了出來,到處咬人現場那叫一個亂,很多人直接被咬死有的被抓傷。

「叮鈴鈴!」

別墅里電話響楊風就知道會有人忍不住聯繫自己。

「有事?不忙著破案嗎?宣揚你們的厲害。」

電話那頭的人直接被楊風嗆得說不出話來,楊風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繼續說道:「屍體運毒是假的養屍之地也是假的,只有破了大案子才是真的,勸你們多帶一點重火力,或許用機槍和火箭炮一下就炸死了。」

說完話電話將電話放在一旁讓人想打電話進來都做不到。

「死洋鬼子和我打官腔?我看是你急還是我急!」

哼哼著楊風感覺心情瞬間就舒爽了不少,只是讓他無語的是何應求還是去了現場,而且並找到自己的合作者勸告對方死者必須儘快燒掉傷者要特殊治療。

。m.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驚訝的發現楊風家門口停著一大排高檔汽車周圍還站著幾個警員警惕的看著周圍,一副生人勿進的架勢。

門口弗格森鬱悶的抽著煙靜靜等待陽神閣開心沒有絲毫不耐煩。

「長官,所有傷者都被集中了起來,死者的屍體也都被收集在一起,但是死者家屬抗議聲音很大。」

「那就告訴他們被殭屍弄傷的人身上帶著病毒一旦放出去絕對會受到感染讓那些記者播出去,昨天的事已經瞞不住了,那就乾脆讓市民都知道這個結果,讓市民們站在我們這邊而不是死者和傷者家屬那邊。」

擺擺手、弗格森果斷的就做出回答屍體千萬不能流出去就連受傷的人也需要嚴格的控制起來才行不然會惹出來大麻煩別人不知道這東西的可怕弗格森心裡很清楚。

他可是當初從吸血鬼陰影事件走過的人上要相信科學?去他老母的殭屍都跑出來咬人了!還是現場直播!

道門生 「吱!」

陽神閣的大門打開穿著短褲和人字拖的楊風站在門口鄙視的看著弗格森說道:「這麼久沒見,你還是一樣的卑鄙無恥。」

「楊風,哦,不。」弗格森抱著頭轉了一圈無奈的對楊風說道:「老大我們需要你的幫助殭屍昨晚咬死了整整二十多人受傷的人也很多,這些人若是不治療肯定也會變成殭屍的。」

「別叫我老大我受不起雖然你比大鼻子帥氣,但你一點都不坦誠,真的。」

楊風保證自己說的是真話沒有開玩笑。

誰都不會想到大鼻子曾經的一個下屬,會爬到此他還高的位置上去。

「屍體燒了,受傷的人買糯米治療別告訴我香江買不到糯米。警告你,千萬不要把人朝著我家裡帶,不然我讓你到半島酒店大門口玩果果。」

契約嬌妻:顧少買一送一 你一開口我就知道你想說啥了,沒有這個可能。

不是楊風見死不救而是以警方的性格只要他點頭答應馬上就是一大群人全部塞到他家裡來,弗格森訕訕一笑也不在意自己的小心思被戳破。

「老大,我已經將人控制起來在一家醫院裡我們真的需要你的幫助。」

「報酬多少?先給錢后做事。」

楊風抬起頭對著弗格森,找我出手可以啊,報酬呢?你想要我楊風免費幫你們嗎?

「五十萬你也好意思開,現在貨幣膨脹那麼熱你以為港幣是美金不成?」

噴了弗格森一臉口水楊風才將價格談下來,帶著弗格森朝著何應求的住所而去。

「小求,上車。」

剛回到家還沒睡下的何應求,就被楊風給抓了起來,成為了壯丁。

「你不是想幫忙嗎?我滿足你這個願望。」

抓上何應求,一行人朝著那已經廢棄的醫院而去。

政府希望受傷的人能在這裡治療好,放他們離開,昨晚上是幾頭殭屍鬧下去不知道會變成多少,數量會不會翻倍是個大問題。

「喏,這是你的報酬。」

進入醫院裡楊風拿出一個口袋給丟了過去何應求愣了一下,打開一看嚇得差點將袋子都丟在地上。

「師叔祖,你這是……」

何應求發誓自己長這麼大第一次見過這麼多錢,而且還是直接給他的錢。

打了個哈欠,楊風擺擺手道:「你以為我會讓你干白工?別天真了好吧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收了錢好辦事就你自己談的生意,不餓肚子才怪。」

王謀妃算 之前破了屍體運毒的案子何應求和警署合作得到的回報是一千五百塊,除去各種花銷幾乎剩下不了多少。

他這份勇氣楊風當真佩服,一個不心就會餓肚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