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要讓這裡所有的人,殞命於此。

他才會走。

剛放下方糖。

門外,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那些腳步聲,無比整齊。

一聽就是訓練有素的聲音。

腳步聲傳來,方糖心如同打鼓一般慌張,忙拽著陳天選說:「老公,你,你快走……快走啊!!這裡,有埋伏,帶著妞妞,快走……」

陳天選微微一愣,看著方糖即便是受傷也依舊完美至極的側顏。

他忍不住問道:「你剛叫我什麼。」

方糖咬著蒼白的薄唇,說:「老公,快走!」

與此同時。

門外,腳步聲逼近。

遲了!

走不了了!

門外來的人,全都是猛龍殿的。

上百人,圍堵於此。

他們眼神里,全都是憤怒。

人一出現,聲也將至。

「天刀小兒,敢搜尋猛龍殿痕迹!」

「今日,你們誰也別想出去!」

百人圍堵猛龍殿外,瓮中捉鱉!

陳天選見狀,只是一聲輕蔑的笑著:「就憑你們?」

猛龍殿外的人,哈哈作笑:「不得不承認,天刀的確很強。但天刀再強,你們只有兩個人,能逆天?」

「困獸猶鬥!」

「今天,我們不僅要親手殺了你,還要折磨死你的妻女!讓天刀知道,他們種下的惡果,應該有人來償還。」

帶頭的人,一臉的紋身,氣勢十足。

但他剛說完,旁邊突然有人推了推他。

「二,二當家!」

「那人,那人……」

猛龍殿二當家完全不當一回事,冷聲說道:「管他那人是誰,他的人頭,都將被掛在北疆!這將是天刀有史以來,最大的恥辱!」

可二當家身邊的人,依舊在不停的抽著他的袖口。

「二當家,二當家……不,不對啊!」

「那人,不是洪契嗎?」

聽到洪契兩個字。

二當家終於從狂妄中清醒過來。

一瞬間,他的腦海里土崩瓦解,山海炸裂。

所有的信仰,所有的囂張,在這一刻化作雲煙!

殺神……洪契?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洪契?

聽聞,北疆境內,他只跟一人。

天刀之王……太極凰袍,陳太極!! 他打開戰甲日誌,上面赫然出現了一張武器設計圖——《電磁步槍設計圖》。

設計圖上,畫着製造電磁步槍的各個步驟。它以電磁為驅動力,發射子彈。

理論上,只要電磁力足夠強,它的威力比一般的火藥子彈要強得多。細長的子彈打穿普通的鋼板,裝甲,都沒有任何問題!

這份設計圖最讓楊啟明驚嘆的是,它在設計時就考慮了製造和材料問題,所用的材料和製造方式都是他目前可以利用到的!

也就是說,給他時間,他完全能製造出這樣的電磁步槍來!

「天才啊,赤炎,你真是個天才!」楊啟明在心中驚呼。

他眼前出現新的提示:「赤炎戰甲受到鼓舞,決定繼續研究更高級的武器。」

楊啟明滿懷期待,戰甲的數字特性,已經讓他看到了希望。

他走出庫房,去完成今天的任務。

王濤那些人,被他調到遠處,繼續做苦力。

而老鬼、猴子等人,被他調到自己附近,開始準備自己製造戰甲的計劃。

單單靠他自己,很難完成這些,也很難逃離這裏。

在集中營中,楊啟明目前只能信任猴子和老鬼,猴子替他挨過打,意志還算堅定。

而老鬼則是為人精明,加上他現在算是自己麾下的人,背叛自己也只有死路一條。

工作中,老鬼還是發現了異樣。

他低聲問道:「你還打算製造戰甲?」

楊啟明點點頭,繼續忙活。

「這根本做不……」老鬼話還沒說完,後面半句卡在了嗓子眼。

因為他看到,楊啟明從廢棄物堆中組裝出一隻臂甲,它依附在楊啟明手臂上,楊啟明僅僅用手掌,便把一塊方形鋼鐵捏成了球形!

老鬼雙目圓睜,這一切他都沒反應過來,剛才那臂架明明還是一堆廢棄物,簡直就是化腐朽為神奇!

「你……你做到了!」老鬼聲音驚駭,還帶着一絲激動,「這是戰甲!」

「不要激動。」楊啟明淡定道,「準確的說,只是戰甲的一部分,臂甲。它現在的能力,跟鐵手的義體機械臂差不多。」

「要想完成整體,還有點麻煩。」

楊啟明一邊說着,一邊麻利的將其拆解,埋藏在廢棄物下。

老鬼簡直刷新了認知,就這堆破爛,居然能做戰甲?

他要是有這個本事,早就在外面逍遙自在了!

不過這一波也讓他確信,楊啟明的確有這個能力。當想到有出去的希望,老鬼的心思就活絡起來。

他說道:「你還缺什麼,我幫你搞定!」

「我需要組織好這些囚徒,之後用得上。」楊啟明說道,「還有,我要知道這裏的地圖,防守力量。」

「另外,你得給我打掩護,收集材料。」

沒有地圖,就算製造出了戰甲,風險也巨大。萬一外面還有更多的防守力量,豈不是白瞎?

「組織人和收集東西都沒問題!」老鬼立刻說道,「不過這裏的地圖,我們都不清楚,來之前,我們都被迷暈了。」

「除了守衛,也許只有那個女人知道。」老鬼說道,「你如果能說服她跟我們合作,逃出去的希望能增加許多!」

他指的是薔薇,大家都知道,薔薇來歷特殊。她是這些人中唯一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的人。

楊啟明微微點頭,他想,只要薔薇也想離開這裏,他們的目標一致,說動她應該不成問題。

於是,他開始讓老鬼幫忙掩護和收集材料,繼續打造戰甲的同時,試圖跟薔薇搭話。

楊啟明這幾天也觀察過她,薔薇白天也需要幹活,但她幹活都是獨立區域,沒有人跟她一起。

這天晚上,鐵手再次帶人過來,他是來找薔薇的。

守衛們把薔薇圍起來,鐵手上下打量著薔薇的臉和身材,淫笑道:「這麼漂亮個妞,在這裏真是可惜了。」

「你說你,跟我們老闆服個軟,不就什麼事都沒了嗎?到時候我們還得叫你一聲老闆娘!」

「我呸!」薔薇做出不屑的動作,說道:「他算什麼東西,休想!」

「別給臉不要臉!」鐵手一隻手抓住她的脖子,威脅道:「要不是看在你是靈能戰甲師,還有薔薇會的份上,早把你輪一百遍了!」

「我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要是一直這樣,下場你知道的!」

薔薇憋著氣,一隻手抓住鐵手的機械臂,有將其掰開的趨勢。

鐵手見狀,一根針頭插進了她的胳膊,隨着針液的注入,她的身體很快就軟了下去。

這是靈能抑製劑,能抑制她體內的靈能。

「十天,最後期限十天!」鐵手將她扔在地上,說道:「你那群兄弟也很惱人,十天後,老子就不會憐香惜玉了!」

鐵手說完,帶着守衛們離開。

薔薇獨自在地上喘氣,她眼神里充滿著不甘,沒有人敢靠近她。

這時,楊啟明走了過去。

「滾……咳咳。」薔薇想要趕走他,卻發出咳嗽的聲音。

楊啟明回頭看了一眼老鬼,老鬼心領神會,讓眾人退到一邊去。

「都回去睡覺!」老鬼催促道。

「嘿嘿,老大是想跟薔薇來什麼?」有人笑道。

「別在這胡說,你要是瞎嗶嗶,我拔了你舌頭!」老鬼罵道。

眾人自然不敢廢話,紛紛退去,王濤疑惑的看着楊啟明,難道這小子貪圖薔薇的美色,想要趁人之危?

那不是作死嗎?就算他現在對守衛們有點用,也僅限於有點用罷了。

他要是敢染指薔薇,不得被活颳了!

「別亂看,回去!」猴子盯着王濤,楊啟明讓猴子專門就盯着他。

對楊啟明來說,這個集中營里最不穩定的因素就是王濤那伙人,他們一直想把楊啟明幹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