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都沒有了。

只剩下滿滿的壓力。

她甚至預見了她考砸的情景,雖然沒有誰的指責,可是沒有榮譽,剩下的就是滿滿的失落了,而告訴了他之後,更是加倍的。 學校組織年級活動,個個都興高采烈的,縱使是很多人去過的青峰山,也因為外出的緣故而變得有趣起來。

葉靈沒有找理由推卻,跟隨班級活動是謝雨琪的習慣。

宿舍的幾個女生嘰嘰喳喳的講著往年別人的經驗,甚至蚊子水都預備了。

葉靈看著自己收拾的東西有點發愣,總是感覺少了點什麼。

把背包翻了好幾遍,她還是想不起來什麼東西沒帶。

然後一直發獃。

直到出發,看著自行車隊有些羨慕,因為距離不遠,有自行車的可以自己踩去。

葉靈在人群中找了兩圈,看到類似的身影,他的車尾架上坐著一個人。

長發白裙,粉臉嫣唇。

有些慌亂的收回目光,垂著頭不敢再看。

絕品神醫 她沒有擠前面的車,等著後面幾輛人不多了,才上了去。

人多,位少。

她站著。

車廂內愉悅的談話聲此起彼伏,每個人都和身邊的人三兩成群,甚至是五六成堆,幾個位置的同學坐在一起,嘻笑鬧罵,熱鬧非凡。

她下意識摸了一下自己的腿,隨即手又放開。

都是差不多大的學生,沒有人會想著給別人讓座,因為上車的時候,位置幾乎是靠占的,有朋友的還幫忙護出旁邊的座位來。

她是那種不會去搶座位的人,只有等人都坐下了,還有位置的話,她才會慢慢走過去坐。

不爭,不搶,不哭,不鬧。

長大后的她,在人前就這樣一直乖乖的。

每個人都有朋友,在半山有地坪可以集中,所以都是往山上走。

邂逅調香師 葉靈看著人群往上,她跟著走。

只是每個人都有人說話,只有她一言不發。

她悄悄跟在老師後面,免得迷路。

但老師吩咐完他們,也只顧自的走了,還跟一些學生邊走邊聊。

葉靈幾乎落在了後面。

為了不被落下,她走幾步跑幾步,又不能全程用跑,免得力氣用盡,待會不能參加接下來的行程。

她趕得有點急,先來的已經都去了,她們這兩趟車差不多是最後的,大家似乎都嚮往快點到目的地,一下跑沒了一半人,只有一些無所謂的,或者和朋友邊走邊聊的,三三兩兩的有幾撥零星的走在後面。

葉靈邊走邊看,後來聽到了哨子聲,特別不想成為最後一個到的。

有人跑步超過了她,她只好也跟著跑了起來。

只是一跑,就帶著點跳了。

「謝雨琪,你怎麼跟個瘸子似的,怎麼跑成這樣,哈哈……」一個同班同學在後面超過她,還回頭問她話。

葉靈下意識的慢下來,掩飾自己的缺陷。

「你不會真瘸的吧?都看不出來……」那個男生看她不說話還臉帶失落,滿眼驚訝的看著她:「哈,別裝了,平時你都沒有……」

葉靈抿唇,腳步已經不用跑的,但男生停了下來,她就緩緩從男生身邊走過,沒有理他。

當面揭人短的人,好沒禮貌。

男生想求證真相,看著她走路,研究了好一會,自言自語的說:「好像是有那麼一點啊……謝雨琪,你是真的受過傷還是天生的啊?……」

謝雨琪不會回答你,她的心在都是冷冷的冰雨。 ……

月無瑕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來:「以前我連這個位置都不知道能不能坐得住,還有什麼可怕的?現在我倒是不怕,可是凝霜呢?凝霜還沒有結婚呢,萬一出事情,我這一輩子都原諒不了自己。」

「母后……」聽著月無瑕的話,月凝霜忍不住感動道。

月無瑕擺了擺手:「你喜歡林逸,那我就尊重你的選擇,可是林逸這傢伙不是個好人,沾花惹草,身邊有那麼多女人,你自己看著辦吧!」

「多謝母后!」月凝霜一把抓住了月無瑕的胳膊,忍不住嬌羞的瞥了林逸一眼,抿住了小嘴唇,儘是害羞。

月無瑕輕輕的拍打著月凝霜的小手,表情當中儘是寵愛。

經歷過了生死時刻,月無瑕這一刻是什麼都看開了,覺得什麼都無所謂了,既然月凝霜喜歡,反對了幾年也沒有什麼效果,就由著她了。

林逸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想到月無瑕這一刻總算是看開了,心裡頭也算是比較欣慰吧。

倒是美姬子和櫻子兩個人,也來到了王宮裡面,林逸一晚上都沒回去,兩個女人也是戰戰兢兢,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現在看到林逸什麼事情都沒有,這才鬆了一口氣。

美姬子什麼都沒說,倒是櫻子,狠狠地瞪了林逸一眼:「林逸,你一晚上沒回去就算了,事情處理完了也不說一聲,你這是什麼意思?」

「意外,意外,」林逸乾笑一聲:「我也是沒辦法啊,經歷了這麼大的事情,剛剛回過神來,抱歉,下次一定告訴你們!」

櫻子輕哼一聲,不去看林逸。

田園寵妻:小農女,大當家 倒是美姬子道:「大小姐,主人也不是故意的,您就別生氣了。」

櫻子點了點頭,心中卻是無奈,也不知道林逸給美姬子灌了什麼迷魂湯,這小妮子不管什麼時候都向著林逸。

而此時的中東,那可謂是亂成了一片,首先就是鐵狼等幾大雇傭軍團聯合起來對付刀鋒雇傭軍團,抽掉了兩千人手,他們的防線立刻緊張了起來,刀鋒雇傭軍團在劉帥帥的率領下,借著這個機會來了好幾次局部反擊戰,打的鐵狼措手不及。

而另一邊的大後方,兩千人對付銀狐,那根本就是找死,銀狐早已經準備好了,以逸待勞,弄了一個大口袋,等著兩千多人鑽進去的時候立刻鎖住,然後進行簡單的圍殲戰。

這兩千多人本來就是幾大雇傭軍團裡面戰鬥力最低的,自然翻不起什麼大浪,短短几個小時,兩千人就全部被殲滅了。

這邊戰事不順,那邊的人手又全部都損失了,幾大雇傭軍團的首領馬上召集了起來,此時全部都來到了鐵狼的指揮中心,一個個俱是義憤填膺。

「怎麼,你們難道沒看到這邊不順利,還想要抽調人手嗎?」鐵狼也是有些憤怒了:「你們可知道現在繼續抽調人手的後果嗎?刀鋒雇傭軍團這幾天連續進行了好幾次突圍和局部反擊戰,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保證繼續包圍他們,可一旦人手調動,那我們的封鎖線就會特別的脆弱,隨時被刀鋒雇傭軍團的人突圍,一旦他們突圍,別說我鐵狼,你們全部都要玩完!」

「鐵狼,你當初保證過,說絕對沒有問題,可是現在是怎麼回事?」科威爾冷聲道:「我們的總部現在還被銀狐佔領了,今天不管你願意不願意,我的手下都要全部撤離,馳援後方,別刀鋒雇傭軍團這邊的地盤沒打下來,反倒是丟了我的地盤!」

「沒錯沒錯,」一旁的灑斯爾同樣道:「我也強烈要求撤軍。」

「不行,不能撤!」鐵狼冷冷道:「我已經切斷了刀鋒雇傭軍團的水源,他們堅持不了幾天了,如果你們一意孤行,放跑了刀鋒雇傭軍團,那等待你們的還是一個死!」

「死不死的管不了了,反正我們就是要撤軍!」薩博威冷聲道。

「對,撤軍,撤軍!」一旁的幾位首領俱是道。

說著,不管鐵狼發話,都叫來了傳令兵,要求集結部隊,回撤大本營。

鐵狼望著這些人,忍不住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指揮椅上面,鐵拳緊握,憤怒的望著這群人,大好的機會,就這樣被這群烏合之眾給放跑了,一個個都只能看見眼前的利益,絲毫不知道刀鋒雇傭軍團是一個強大的威脅,根本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

鐵狼有些不甘,可是無力回天,只好望向了一旁的手下:「撤退,馬上走,回東萊!」

「是!」手下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邪御天嬌 論單個實力,鐵狼遠遠不是刀鋒雇傭軍團的對手,現在聯軍已經散了,他第一個念頭就是走,回到了東萊,有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保護,他林逸還不敢亂來,可是在中東這一片,那林逸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他可不想讓自己的手下去送死。

轟轟烈烈的幾大雇傭軍團聯軍,現在擺脫了鐵狼的控制,鐵狼的反應也是極快,在刀鋒雇傭軍團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迅速撤軍,離開了中東,回到了東萊。

倒是幾大聯軍,重新組織在了一起,迅速馳援他們的大本營,一時之間,刀鋒雇傭軍團的危機馬上就解決了。

此時聽到了這個消息,銀狐無比的開心,他已經知道他兩線的左右翼全部都是大月氏的裝甲兵,如果幾大聯軍敢過來,那正好鑽進口袋,他就可以報仇了。

倒是林逸,聽到了這個消息,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一旁的月無瑕沒想到事情進展的會這麼順利,當下對林逸也是有些刮目相看,一切的一切都在林逸的算計當中,可憐的鐵狼,滿腹豪情,現在都化為了灰燼。

「林逸啊林逸,我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你小子的本事居然這麼大,什麼都算計的清清楚楚的。」月無瑕望著一旁的林逸道。

林逸則是自嘲般的笑了一聲:「人性都是如此,別看一開始幾大雇傭軍團聯軍氣勢洶洶,如同鐵板一片,可實際上他們一點都不厲害,一旦受挫,或者出一點小事情,馬上就會冰消瓦解,不光是這幾大聯軍,包括你們大月氏的這幾大家族也是如此。」

月無瑕若有所思,輕輕的點了點頭,算是在這裡學習到了一點東西。

「這一戰馬上就要結束了,等這一戰結束,那整個中東能威脅道你們刀鋒雇傭軍團的雇傭軍團就沒有一個了,你林逸可就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地下世界之王,是嗎?」月無瑕笑著道。

「女王陛下,你想的太多了,」林逸笑著道:「地下世界遠遠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別看我林逸現在混得風生水起,好像在整個地下世界說一不二,可實際上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只不過是地下世界一個排不上號的小人物而已!」

林逸這話說的有些過分了,誠然,林逸算不上地下世界排名前幾號的人物,可那也絕對是能排的上號的,月無瑕不知道地下世界的那些事情,只當是林逸謙虛了,什麼都沒有說。

一旁的月凝霜則是好奇道:「那你說地下世界排名前幾號的都是什麼人?」

月凝霜倒是了解一些地下世界,畢竟和林逸在一起那麼長時間了,可對這裡面的道道仍舊有些不太清楚,也借著這個機會問上一問。

「地下世界排名頭一號的自然是羅斯才爾德家族,第二號的就是神秘的共濟會了。」林逸琢磨了一下道。

不等月凝霜說話,月無瑕則是瞪目道:「不是說羅斯才爾德家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厲害,而共濟會也只是一個傳說中的組織么,難道真的存在?」

「當然存在了,羅斯才爾德家族的確是家道中落了,可是廋死的駱駝比馬大,勢力之大,絕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羅斯才爾德家族有錢,有很多很多的錢,估計買上幾十個大月氏不成問題,至於共濟會,誕生都快要將近三百年歷史了,勢力龐大,更是無法想象,你只需要知道,歷任的美國總統全部都是共濟會成員,你就知道共濟會的勢力有多大了。」

月無瑕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原來世界還有這樣一面,我們居然什麼都不知道。」

「這些太過遙遠,別說與你們了,就是和我也沒有什麼關係,所以咱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至於這些就不要去想了。」林逸笑著道。

月無瑕點了點頭,倒是月凝霜,仍舊陷入到了剛剛林逸所說的事情反應不過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世界上居然還有這麼厲害的兩大組織,簡直沒有想象到。

至於林逸,望著一旁的地圖,沉聲道:「女王陛下,現在差不多該到了你行動的時候了,讓整個中東都知道,說話算了的根本不是那些雇傭軍團,而是你女王陛下的意思。」

月無瑕點了點頭,表情當中儘是凝重。

平民一怒,伏屍二人,血濺五步。天子一怒,伏屍百萬,血流漂杵!

…… 男生的嚷嚷被路過的人聽見,都眼神異常的看向葉靈。

葉靈低頭,垂眸,又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男生,巴不得他離得遠一點,可是男生一直在研究她是不是真的瘸了!完全忽略她的眼神還在問東問西……

這個人!怎麼活這麼大的?

一一一

總算不是最後一個。

可是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同時走在後面,頓時受到熱情高漲的同學一陣起鬨,連老師都沒有阻止,在外面活躍氣氛,是被默許的一般。

老師看了看,後面的人陸續歸位,便開始了講注意事項。

然後還在原地玩了一會大型遊戲,等所有人集合併點完名,才讓他們自行登頂。

興緻勃勃的人一哄而起,有些活躍的男生第一個衝出去,彷彿這是一場馬拉松比賽一樣。

看著那些矯健的身影,葉靈眼帶羨慕。

健康的身體,讓你能去想去的地方。

那妞你真拽 舍友經過她身邊,求證剛才的男生跟她的關係。

她一直搖頭。

平時連話都沒怎麼說過的人,怎麼可能有交集。

舍友看她一直否認,覺得索然無趣,就自己跟朋友走了。

這樣的活動,老師是想看看誰和誰做朋友的嗎?有考慮過她們這些形孤影單的人的感受嗎?

誰讓你沒朋友呢?

來自心中的自嘲。

葉靈一路走,一路思考著朋友這個概念,朋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定位?

她要不要試試主動交個朋友?

念頭一起,她開始把目光放在同班同學的身上。

葉靈驚奇的發現,在宿舍聊天挺好的另外三人,她們竟不是在一起的,各自在各自的圈子裡,有本班的同學,也有不是本班的。

小梅身邊有三個,吳秀麗是兩個,而龍文靜……

葉靈找了一會才找到她,她身邊……不,應該是她在別人身邊,也有三個人和她一起走著,可是她跟在邊緣,好一會才插進去一句話的樣子。

葉靈看了看那些關係好的朋友。

挽著手的,牽著手的,拉著背包帶要求拖行的……臉上都洋溢著笑容,時不時對望一下,彷彿能看見彼此心底的所思所想,然後親密微笑。

真好。

葉靈眨眨眼,發現很少有男生和女生玩在一起的,有的也是好幾個人,三男兩女或者三女一男之類。

排除找男生,於是,葉靈的目光開始尋找落單的女孩子。

有了目標,葉靈一路前行,越過那些打打鬧鬧的人群,也不再羨慕,彷彿她已擁有了朋友一般,即使她還沒找到。

她想,要是找到了朋友,她也要試著跟人挽一挽手,然後找很多的話題和她聊,對了,還要把包里的零食拿出來一起分享,她們一定會也會別人一樣,成為其她人羨慕的對象。

走得久了,感覺開始累。

葉靈伸手到包里,想要摸出一瓶水來,然後那被遺忘的東西才靈光一閃的出來:終於想起自己忘帶啥了。

沒有水。

越是沒有,越是覺得口渴。

只有山下見過便利店,她會跑下去買嗎?

下去了就不夠時間上來了。

那麼向上就是她唯一的路,可是,她要渴死在山頂怎麼辦? ……

幾大聯軍在科威爾和薩博威兩個人的帶領下,殺進了銀狐所駐紮的以前猛虎雇傭軍團的總部,一路之上雖然遇到了一些零星的抵抗,不過這些都算不了什麼,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太大的傷害。

科威爾和薩博威兩個人的內心當中也儘是激動,銀狐如此不堪一擊,倒是那鐵狼,嚇得渾身發抖,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想的。

眼看就到了總部的華城,可是華城的守衛看起來比較厲害,畢竟銀狐也在這個地方,再加上一路行軍確實有些太累了,所以就讓所有人就地紮營,好好的休息休息,等養足了精氣神,明天再打。

薩博威此時正拿著高倍數的望遠鏡,望著華城裡面的守衛,一旁的科威爾嘴角叼著一枚粗大的雪茄:「情況怎麼樣?」

「還好,銀狐的手下都不過是一些不堪一擊之徒,根本對我們造成不了什麼傷害,等明天一大早,我們就進攻,到時候打進華城,讓他銀狐知道我們的厲害!」薩博威冷聲道。

科威爾的嘴角同樣掛上了一絲冷意:「銀狐這小兔崽子,居然趁著我們不在,偷偷摸摸的來襲擊我們的總部,簡直是找死,等明天打進華城,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薩博威冷哼一聲,繼續望著華城裡面的守衛。

深夜,幾大聯軍的營地這邊除了一些警備守夜的守衛,都已經入睡了,而在華城這邊,銀狐卻是一刻也沒有睡,只是站在城牆上面望著外面的幾大聯軍。

一旁的手下有些緊張道:「首領,對方來勢洶洶,而且人數眾多,憑著我們這些手下要阻擋他們實在是太困難了,依我之見,不如我們今天晚上撤離……」

銀狐擺了擺手:「今天晚上就是他們幾大聯軍的末日!」

聽著銀狐的話,手下眉頭緊鎖了起來,表情當中儘是不解,對方人數可是自己這邊的五六倍,靠著這些手下去消滅幾大聯軍,實在是有些痴人說夢。

銀狐哪裡不明白手下的疑惑啊,當下只是神秘一笑:「今天晚上就不要睡了,你瞧好吧!」

手下只好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內心當中也是有些好奇。

跟隨了銀狐這麼長時間,雖然算不上百分之百的了解銀狐,可是他還是知道銀狐在這種事情上面是絕對不會開玩笑的,所以今天晚上肯定是幾大聯軍的末日。

距離華城一百多公里的野外,林逸穿著一身綠色的戎裝,頭上還帶著貝雷帽,而在林逸的身邊,站著一位和林逸穿著不同,但同樣是野戰軍服的男子,這男子臉上有著絡腮鬍,身材健碩,一看就是彪悍之人。

這男子正是月無瑕的心腹,大月氏軍部長官維西斯卡,維西斯卡摘掉了墨鏡,望著林逸道:「林先生,我們什麼時候出動?」

「全力發動進攻,大概多長時間能到華城?」林逸問道。

維西斯卡不屑道:「一百多公里,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到了。」

林逸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錶,冷聲道:「現在讓大家休息吧,晚上十二點開始吃飯,吃飽了之後就發動進攻,今天晚上蕩平幾大聯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