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沒一會就被道爺拉走不知道在談什麼。

「明早各回各家吧,綜藝類型跟話本已經定好了,團隊也已經準備就位了,現在就等我們準備了。」怪異姬在跟江白商量道。

什麼,已經定好了?

江白有點懵,他還不知道。

「你沒看群?」博愛探頭。

「沒看。」江白當場掏出手機。

「未命名」

嗯,既然是個臨時群,所以就乾脆沒搞群名了。

怪異姬:下面是轉發已婚站長給我的通知。

「暫定名:我去上學啦

地點:上滬一中。

主要:走進高中生活,通過作息時間、規章制度以及課程安排全部跟真實學生一致,重溫青澀青春,展示年輕的叛逆、勇敢與可愛。」

江白:「感覺……沒什麼好玩的?」

「確實,已婚站長說實際上得看我們的整活能力。」怪異姬無奈道。

「整活?我們擅長啊!」博愛笑著道。

「嗯,先不說這個,首先破站那邊會給我們準備一個學生宿舍跟班級……」怪異姬開始說起了這個節目的流程。

「也就是還是跟我莽變一樣?」江白問道。

「對,我們得自己舉著相機。」

「誒……不對,上滬一中?」江白突然看到了地點。

人有點懵,我特么剛剛從那裡畢業,又得回到那裡?!

「上滬一中,對啊,有什麼問題嗎?」怪異姬好奇道。

「實不相瞞,上滬一中是我畢業的高中。」江白摸摸腦袋。

彷彿回到了少年時代。

「噢,差點忘了,破站那邊還給我們定製了主題曲,到時候得抽空去錄音室錄一下。」怪異姬邊說邊往群里發。

「主題曲?」江白微微點點頭。

看起來小破站還是挺在意這個綜藝的,不過這個類型實在是讓人有點蛋疼。

「對的,後天一起去錄製主題曲,錄製完我們就得開始拍攝了。」怪異姬點點頭。

好像也是,從說有這個綜藝開始都過去好幾個月了。

好幾個月各種設施都弄好了吧。

「行。」江白點頭。

估計也就他不知道了,這一天都在農莊玩。

也沒看手機,反倒是博愛經常拿出手機看來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金屋藏嬌?

第二天一大早。

「由於某種特殊原因,我們早上的活動暫時取消,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注意安全!」

「再會!」

眾人也沒有什麼離別的愁緒,反正每年PW,PMP都能見到。

同一個城市的UP主實在是太方便了,想見面隨時都可以。

特別是上滬地區的UP主,個個都是大佬。

江白跟呂顧回家收拾行李,明天錄製完主題曲就得趕往上滬一中住蠻久的了。

參加的名單出來了:我走路能帶風,博愛,馬幻跟北子哥,怪異姬,道爺。

女生組也有四位:呂顧,泡芙還有小糰子醬以及柯基。

男女是分組的,分別分在不同班。

話說柯基一直沒有參加他們幾個的團建是有原因的……

這不,現在小破站熱門榜單的榜首是柯基的一期視頻。

《我們分手了》

江白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嘴角就在微微抽搐,為什麼分個手還要官宣一下。

江白這麼想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考慮到自己談戀愛也發了個官宣視頻。

這不是八十步笑百步嗎?

點開這期視頻看看究竟,開頭就是一頓鞠躬。

當場給江白整懵逼了,這這這,你們分手幹嘛給我們鞠躬。

此刻江白帶入的是路人視角,他真的很少看柯基跟她男友的聯合投稿視頻。

看過一期,感覺節目效果很有限。

柯基這個人倒是會整活,就是她的……現在應該算是前男友?太悶了。

全程幾乎都是柯基一個人在帶動氣氛,好不容易氣氛起來了,結果這人又一句話,讓啥氣氛都沒了。

氣氛毀滅者?

看官宣分手的視頻也沒什麼好看的,江白關掉了視頻看起了熱門榜單第二位……

看到第二位的名字江白也差點無語,你這是跟熱門第一的標題相對應啊?

《我們領證啦》

不過這個看起來其實還行,領證嘛,分享快樂。

就是江白有點好奇,為什麼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vlog視頻居然能夠熱門第二?

剛剛那個分手的有很多因素,比如標題黨和兩個人的熱度巴拉巴拉的。

不過看到UP主之後江白微微點頭算是認可了。

【五之歌】

這是一個做我的世界實況視頻的老UP主了,是很多人的童年回憶。

就算主站不是小破站,一樣有百萬的粉絲……

江白點開視頻,果然是撒狗糧。

看看評論,居然有那麼噴子?!

我的童年女神是你能噴的嗎?

某二級號:領個證也要發一期視頻?還上了熱門榜單?破站呵呵。

江白當場就是一頓素質三連。

我走路能帶風:這麼猖狂?你算什麼玩意?二級號?

然而五歌好像也意識到了噴子蠻多的,發了個置頂。

語氣蠻委屈的,看著想把那些噴子碎屍萬段。

五之歌(置頂):路過的觀眾老爺別罵了別罵了!

做了七年遊戲up,這輩子就結這麼一次婚!

上個熱門也不是特別過分吧?

江白馬上去回復:五歌太難了,好不容易出一次圈還要被噴!

剛回復完就有觀眾在他懟那個二級號的評論下面丟大師球以及刷夢幻聯動了……

其實江白有考慮來一個懷舊系列?讓這些老我的世界區UP主一起再搞一次生存實況。

想必熱度應該不錯,說干就干

江白私信先是要到了五歌的微信。

然後詢問了建議,五歌表示很贊同,但拍攝的話得湊齊人。

江白表示莫得問題,人的話自己會搞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嗯,我在煒姜城的三月風吹日晒的,皮膚都沒之前好了。等羊奶送來,我在家做點面膜用一下。」黎素笑着解釋,抬手捏了捏小傢伙的臉蛋兒,好笑道:

「安安,可不是當娘的給你搶口糧,你可不能生氣呀!」

安安聽的一知半解,卻還是咯咯一笑,點了點頭答應。

宋姨娘在旁邊看的心頭一軟,不由調侃道:「你這個小機靈鬼,聽明白你娘親說什麼了就答應?長大了呀,肯定也是個孝順的孩子。」

「借姨娘吉言,等安安長大了,不僅要跟娘親親近,也不能忘了奶奶,知道嗎?」黎素看着宋姨娘感激一笑,感謝她這連日來對於安安的照顧。

要不是她,她也不能放心跟着蕭奕辰去遠征。雖然其中有些小插曲,可她還是要好好謝謝她。

安安板著小臉重重點了點頭,又沖着宋姨娘咧了咧嘴,看那模樣很是高興。

宋姨娘眼眶一熱,忙道:「素素你這話就言重了,我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若非是你,我如今還不知道……」

聽她又傷感起來,黎素連忙道:「姨娘可別這麼說,如今你把這府上打理的井井有條,我應該謝謝你才是。」

「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的?」宋姨娘擦了擦眼角的淚,嗔怪的看了一眼黎素,覺得她太客氣。

而黎素聽着她這話,卻笑容漸深:「姨娘都說了是一家人,還同我這般客氣做什麼?」

宋姨娘愣了愣,隨後也是笑着點了點頭,道:「聽你的,都聽你的。」

幾人陪着安安在屋子裏玩鬧着,卻見一丫鬟着急忙慌的進門來。

「慌什麼?」宋姨娘不滿的瞪了她一眼,緊張的看着瞪大了眼睛滿臉好奇的安安,生怕他被這冒失的丫頭嚇到。

黎素卻並未責怪,而是一臉平淡道:「既然是宮中來人,我理應去接旨才是。」

「宮中?」

「大小姐如何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