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安辰卻並沒有說不讓自己見冷雪鷲。

“對不起,我遲到了。”秦一風塵赴赴的趕來已是中午十二點半。

“我也剛來沒多久。”冷雪鷲對秦一笑道。

真是沒有想到,與秦一的一次巧遇,他竟然成爲了自己人生中一個難得的好朋友。

“想吃點什麼?”秦一笑問冷雪鷲,而秦一的位置則剛剛對着酒店門口。

“隨便。” 大唐女侯 冷雪鷲隨意的回答。

“飯店可沒有賣隨便的啊。”秦一對冷雪鷲打趣。

只是,當他準備叫服務生時,飯店門口的一幕則吸引了他的目光。

“怎麼了?”冷雪鷲也順着秦一的目光回頭。

“安辰–”而當冷雪鷲看到此時已經走到飯店門口的安辰之時,心則開始“彭彭”的亂跳起來。

原來之前千子的話竟然是真的。

“他們怎麼在這裏?”秦一也很納悶。

wωω▪ TTkan▪ C 〇

“可能有事情吧。”冷雪鷲的心中如吃了一個蒼蠅,看到安辰與千子共赴飯店,她感到心中發堵的厲害。

“親愛的,我們在這裏等一會兒,爸爸一會兒就到。”冷雪鷲的耳邊傳來千子發嗲的聲音。

尤其是她稱呼安辰的那聲“親愛的”,幾乎是點燃了冷雪鷲心中所有的嫉火。

在幾天之前,安辰還是自己的男朋友,自己走在大街上還可以隨時挽着他的胳膊而不用害怕別人異樣的目光,而此時呢?他竟然搖身一變成爲了其她女人的未婚夫。

冷雪鷲的臉色漸漸不好看起來,她很想轉過頭不去看千子與安辰頗爲親暱的一幕,可是她的頭卻似乎如被粘了膠水般,她始終望着飯店門口的安辰以及千子。

眼神中充滿糾結與心痛。

“呀–,爸爸來了。”突然,千子驚叫一聲而後迅速向停在飯店門口的一輛加長林肯快速跑去。

“伯父,您好。”安辰也隨之走向那輛加長林肯。

“你也該改口叫爸爸了。”

由於千子父親千本也已經知道了千子與安辰訂婚的消息。

看到與安辰訂過婚的千子很快樂,千本當然更加快樂。

但此時千本卻似乎不太滿意安辰對自己“伯父”的稱呼。

千子可是被自己一向捧在手心裏的,他容不得她受半點委屈。

所以,對於千子,千本一向是有求必應。

有時候,他疼千子疼到甚至恨不得將自己身上的肉給千子削一塊。

“這個–”與千子訂婚本就是違心之事,如今該讓安辰如何對千本喊“爸爸”?

他根本喊不出口。

“爸,安辰是害羞了呢。”千子一手親暱的挽着千本的胳膊、一手挽着安辰的胳膊。

似乎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此時,她正在向冷雪鷲炫耀幸福。

而在一旁冷雪鷲的眼中,從心底油生的一種失落感則越來越重。

她的父親早在她十幾歲的時候便已去世,而自己的愛人卻在此時被其她女人擁在身側。

冷雪鷲的眼睛下意識中再次模糊了。

“用你們中國的一句話來說,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爲麻。不用害怕,哈哈哈。”千本突然對安辰調侃似的大笑幾聲。

雖然之前他並沒有見過安辰,但只要是千子喜歡的,他都定當支持。

更何況今日一見安辰,千本也頗爲喜歡。

安辰看起來英武成熟、睿智而又大智若愚。

所以,千本真的很看好安辰。

“親愛的,聽出來沒有?爸爸很喜歡你。”千子一臉甜蜜的挽着安辰的胳膊,她突然激動的掂起腳尖而後深情的在安辰的臉上吻了一下。 “……”千子的如此動作把安辰搞的非常糾結。

他很想當場決絕千子,然後甩手離去。

但千本卻貴爲日本櫻茶跨國財團的總裁,其高貴的身份根本容不得安辰發脾氣。

而更何況,千本這次來中國的真正目的則主要是要見到自己。

沉默就表示不反對,這讓明知道冷雪鷲正在望着自己與安辰的千子頗爲合心意。

她故意依在安辰的身側滿足而幸福的笑着。

“千子,像這樣的低級飯店我們怎麼能夠來吃飯?”千本將飯店環顧了一圈,貴爲日本櫻花跨國財團的總裁,在這種不上級別的飯店用餐是很丟身份的。

“爸,這裏是我和安辰的最愛。您當然也要來這裏感受一下了,是吧?安辰?”千子在安辰的面前一幅嬌態,這讓一旁的冷雪鷲嫉妒的要死。

“恩–”

實在是爲了應付千子,安辰不得不點頭贊同。

而此時的安辰則也看到了氣沖沖衝過來的冷雪鷲。

看到冷雪鷲的提包重重的向千子揮過來,安辰有的則是強烈的震撼。

冷雪鷲怎麼會在這裏?

然而,下一秒裏安辰則迅速擰眉,而後他一把將冷雪鷲揮過來的提包死死掌控。

這個時候,在千本的面前,冷雪鷲絕對不能傷害千子。

千子的脣終於在此時結束。

她脣上的脣彩沾染在安辰的脣上,她的小臉微紅,似乎很滿意這般甜蜜的吻。

“安辰–,你?”冷雪鷲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她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望着安辰。

安辰這是怎麼了?他竟然要幫着千子?

我的老婆是模特 難道他心中愛着的那個人不是自己嗎?

“她是誰?”這個時候千本蹙眉,他用熟練的日語問千子。

折腰 “她只是安辰的一個仰慕者而已。”千子對千本說道,而後用譏諷的目光挑恤的看着冷雪鷲。

“……”而聽懂了她們談話內容的安辰則是神情一暗,但他卻只是用痛惜的目光望了一眼地上的冷雪鷲而後對冷雪鷲便再也不理不睬。

這個時候,他是絕對不能認冷雪鷲的。

千本在這裏,安氏集團還要發展。

爲了大局着想,安辰即使是心中再痛,但他卻不能在此時對冷雪鷲投去一絲憐憫的目光。

如果是那樣,之前自己所做的一切犧牲便將變得毫無意義。

“呵呵呵–”而與此同時,千本則與千子相視一笑而後同時對冷雪鷲投去譏諷的目光。

“爸爸,我們去五星級酒店吃飯吧,我請您來只是到這裏看看,並沒有要讓您在這裏吃飯的意思。”此時,千子再次挑恤似的望了望地上的冷雪鷲,而後對千本用中國話說道。

“好,只要女兒高興,在哪裏吃飯都可以。”千本哈哈一笑,看來他的確很疼愛千子。

“……”而聽到千子又改口要到五星期酒店吃飯以後,安辰的眸則變得更加幽冥。

原來千子之所以把千本與自己同時帶到這裏,並且蓄意與自己接吻全是她的陰謀。

原來這一切,都是千子刻意計劃好的。

她似乎早就知道冷雪鷲在這裏。

原來,她的一切計劃都是爲了刺激冷雪鷲。

這個女人,心腸真毒。

“親愛的,我們走吧。”千子再次頗爲親密的挽起安辰的胳膊要向飯店的門口走去。

戲演完了,冷雪鷲的心也一定痛了。

自己也該收場陪爸爸去吃飯了。

“冷雪鷲,對不起。”再次暗含心痛了望了一眼依舊跌坐在地上的冷雪鷲,安辰在心裏對冷雪鷲說了一句對不起而後被千子挽爲胳膊欲絕情的離去。

“等等–”而就在此時,冷雪鷲卻突然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突然目光含恨的盯着安辰,然而冷笑一聲。

難道他真的開始對金錢產生興趣了嗎?

在千本的面前如此會僞裝,難道他真的變得利慾薰心了嗎?

安辰,你的心還會爲我而痛嗎?

會嗎?

丫頭,你不該這樣報復我。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你,難道你不明白嗎?

當然,冷雪鷲所做的一切也同樣讓千子感到震撼。

這個女人這樣做一定是想要刺激安辰。

然而,她所用的這種伎倆卻是自己用剩下的。

“什麼事?”安辰沉眸,他故意不去看冷雪鷲一張蒼白的臉,他害怕自己心太痛而無法繼續佯裝下去。

“是男人你就帶冷雪鷲走。”秦一酷酷的臉上青筋突起,他怒視着安辰。

秦一的話令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用審視的目光看着安辰。

冷雪鷲的脣緊張的顫抖着,她在充滿期待的等着安辰說帶她走。

一定會帶她走。

而千本與千子的目光中更多的則是玩味,他們要看着安辰親手葬送掉自己的愛情。

“對不起,我跟她毫無關係。”

而安辰的話則像一根毒針,沉默了幾秒,他終於說出了一句最殘忍的話。

“安辰,你在撒謊,你是在撒謊對不對?”冷雪鷲突然變得很激動,安辰的話她不可能不激動。他竟然說自己跟他毫無關係?

他和自己連孩子都造出來了,他竟然說他跟自己毫無關係!

“冷雪鷲小姐,安辰已經跟你說了你跟他沒有任何關係。所以,請你不要死皮賴臉的站在這裏。”千子奸詐一笑,她的話刻薄而尖酸。

“滾蛋,你這個女人,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說冷雪鷲?”千子的話令秦一很不悅,他對千子張口大罵。

他早就看千子不順眼了,她看起來不僅造作而且令人噁心。

“不想活的臭男人。”千子怒視秦一。

她覺得秦一就像一個十足的傻瓜,如果她能夠成功將安辰搶走,那麼冷雪鷲就會是他的。

“你說什麼?”秦一脖間的青筋爆起,他憤怒的向千子衝去,他要將千子這個蛇蠍心腸的狠女人打成殘廢。

“你們放開我。”然而,秦一隻是才邁出了一大步,他已經被突然圍上來的幾名戴着墨鏡的男人死死的控制住根本不能動彈。

而隨之,千子則挽上安辰的胳膊扭着她的美臀向千本停在路邊的加長林肯走去。

“安辰,你***還是不是男人?”秦一對安辰破口大罵。

而安辰卻對秦一的話充耳未聞,他只是給冷雪鷲留下一個決絕的背影。

冷雪鷲則是無助的站在原地望着千子與安辰根本束手無策,除了傷心還是傷心。

“安辰,如果你敢放棄冷雪鷲,從現在開始我就開始追求她。”秦一依舊被幾個戴着墨鏡的男人控制着,他再次衝着安辰吼道。

他替冷雪鷲感到不甘心,但他說的卻是真心話。

如果安辰放棄冷雪鷲,他真的會追求她。

“……”安辰的臉色突然一青,體內的血液開始沸騰。

冷雪鷲是他的,任何男人都不能搶走她。

“隨便–”然而,安辰決絕的話卻再次出口,他必須要將這齣戲演下去。

他只能在心裏求得冷雪鷲的原諒。

“……”安辰的話可謂是一顆重型炸彈,秦一被震在了原地,冷雪鷲更是被炸的體無完膚。

安辰竟然同意秦一追求自己!

加長林肯呼嘯而去,幾個墨鏡男也悄然離去。

“冷雪鷲,請接受我正式追求你。”秦一抽了抽鼻子,他的這句話像是一個冷笑話。

但卻是他的真心話。

他是喜歡冷雪鷲的,從見到冷雪鷲的第一眼起。

網遊之女祭司 “這個時候開這種玩笑,你的id是不是太低了?”冷雪鷲苦笑,她不可能接受秦一的。

同時,她感覺安辰一定是有苦衷的。

她覺得安辰像是在演戲。

“別人都已經不要你了,不要再傻了。”秦一也跟着苦笑。

“我相信他一定有他的苦衷。”冷雪鷲認定安辰是在演戲給千子、千本那對父女看。

之前,她與安辰就是因爲太不信任對方,所以才鬧了那麼多不愉快。

這次,她一定要相信安辰的。

“當真?”秦一不敢置信的挑眉。

都說女人的心有時候比針眼還小,怎麼現在冷雪鷲竟然表現的如此大度?

“秦一,我想拜託你一件事情。”冷雪鷲咬脣,她要與千子展開一場角逐。

只是,她需要身邊有一個聰明的幫手,而這個人則是秦一。 “說!!!”秦一抱肩,但卻加了一個附加條件:“事情辦完以後,你必須答應讓我追求你。”不管冷雪鷲是什麼態度,但追求自己的愛情卻是自己的事情。

雖然他知道這句話說的很不君子,也有點趁人之危,但秦一卻是認真的。

“隨你–”冷雪鷲瞪了秦一一眼,而後再次小聲說道:“今天晚上你一定要想辦法把安辰帶到紅楓酒店。”

“晚上?紅楓酒店?你要幹嗎?”秦一挑眉,冷雪鷲不會是想對安辰實施什麼美人計吧。

“保密–”冷雪鷲臉上一陣糾結的蒼白,怎麼秦一像是她肚子裏的蛔蟲,她想什麼他竟然一下子說中。

“不行不行!!!我怎麼可以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去勾引別的男人?”秦一連連擺手,虧這種下三爛的招數冷雪鷲能想得出來,秦一想想都覺得滲的慌。

“我不管,反正你一定要把安辰找來。”冷雪鷲逃似的跑了。

她怕時間真的會來不及了。

之前是千子逼着安辰與之訂婚,現在千本來了冷雪鷲真的害怕在明天各大媒體會傳來安辰與千子要結婚的消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