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一刻,辰似乎可以看到,一條咆哮的巨獸陰影正出現在鳴人的身後。

身披九尾,張牙舞爪!

鳴人,本就該是最為暴虐與陰暗之人!

看著鳴人襲來,小櫻一時間嚇得呆在了那裡,她從沒想過,鳴人這樣的「白痴」,竟然還會有如此一面。

這種瘋狂的姿態,很是嚇人。

「有些無理取鬧了啊,小子。」

辰感受著鳴人的暴虐,眼中閃過一絲明暗不定的光芒,他是確定了,至少眼下的鳴人,絕對還是受到了從小被人歧視和暴力的影響。

當然,這其中必然也有九尾的功勞。

至於長大后,或者這個長大的過程中究竟發生了什麼?

是別天神,還是洗腦?

是阿修羅的影響,還是凈土之中六道仙人的落子?

辰不知道,此刻的他也沒有資格知道。

或許,這本就是天命之子成長過程中,性格的自我糾正也說不定。

暴虐的拳力越過了小櫻,向著辰打來,儘管憤怒與失落,但是終究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在影響著鳴人,讓他不至於因為負面情緒而徹底失去神智。

至少,此刻的鳴人,是完全避開了小櫻,直取辰。

「混蛋,你竟然敢小看我!」

佐助卻是大怒,這傢伙還真敢越過自己,去挑戰辰。

自不量力這幾個字,憑鳴人自己,還不會寫呢!

他竟然就敢敢幹!

佐助沖了出去。

然後佐助又以更快的速度被打了回去!

「怎麼可能!」

還在空中,佐助來不及感受身體的疼痛,心裡卻好似挨了一巴掌一樣,火辣辣的痛。

這個白痴怎麼可能一拳將我打飛!

裝最大的逼,挨最毒的打,二柱子不外如是。

辰有些想笑,雖然佐助這傢伙擋在了自己面前,在抵擋鳴人。

當然,在佐助的心裡,區區鳴人,怎及他半分。

至於佐助會被鳴人打飛,一來是鳴人含怒而發,而佐助卻明顯的極度輕視鳴人。

二來,雖然在絕對實力上如今的鳴人打死也不如如今的佐助,但是僅僅論起體質與力量,鳴人勉強能和佐助來個五五開。

畢竟,阿修羅擅長的本就是仙人體,作為他查克拉的轉世,即便還沒有經過什麼修鍊,鳴人的體質也是小強級別。

「真是丟人呢,佐助。」

很是喜聞樂見的日常損了一句佐助,辰一手前探,輕易接下了打飛佐助后餘力無幾的拳頭。

「鳴人喲,今日教你一件事。

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覺悟,不要總是妄想著向更強者揮拳。」

身子微軀,彎成了一個弓形,繼而提膝前頂。

砰!

一擊兇狠的膝擊頂在了鳴人的肚子上,直接將其打成了大龍蝦一般的姿態。

更加兇猛的衝擊力這才隨之而來,鳴人臉色迅速化為通紅,然後崩飛。

方向,犬冢牙。

今日發生的一切絕對只是開始,若是自己退步,亦或者不夠兇狠,這些小傢伙在羨慕妒忌恨之下,絕對會經常來騷擾自己。

只有展露出絕對的力量,以及碾壓般的冷漠態度,才能在第一次就嚇退他們。

「呵,只是我自己呀。

也總想著向宇智波鼬揮拳呢。」

他人絕對聽不到的喃喃自語聲響起,辰的眼中閃過一絲自嘲。

但是一年之後,自己絕對會成為強者,足以真正向宇智波鼬揮拳的強者。

砰!

「為什麼砸我!」

在犬冢牙一臉蛋痛的表情中,鳴人直接將其撞上,然後狠狠地將其撞飛四五米之遠。

兩個小傢伙很是一小會沒能站起身來。

「對了,還有你。」

辰忽然轉頭,看向了志村甲,眼中帶著莫名的意味。

這傢伙的堂爺爺可是志村團藏這老傢伙,一代鍋王的孫子今天竟然想要別人替他背鍋,這樣可不好。

擊敗鼬之後,自己可是還要摘掉團藏的狗頭呢。

「你不要過來啊!」

志村甲大喊一聲,鼻涕都差點嚇了出來,他轉身就要逃跑。

鳴人被打的太慘了,他不要被打啊。

我志村甲可還只是個六歲的孩子。

「挑釁我的傢伙,要整整齊齊啊。」

忽然,他的耳畔傳來了辰的嘆息。

在他人眼中,辰只是腿部猛然發力,就直接來到了志村甲的背後。

然後迅速越過志村甲,來到他身前。

抬腿,橫掃! 關於小舞要說的有點多,畢竟她是很多人都喜歡的一個角色,所以單獨列一章來做說明。

首先要說的就是,作者並沒有一點抹黑小舞的意思。

本書不是原著,所以在本書中,小舞只是一隻化形的魂獸,養過兔子的應該觀察過兔子的習性,一窩兔子,雄兔只要打的過別的雄兔和雌兔,就可以和任何雌兔發生關係,對於動物來說,並沒有天理倫常之說,這個想必大家應該能夠理解和接受。

畢竟就算是人,在蒙昧不化和茹毛飲血的時代,也是沒有天理倫常的。

而且原著中小舞第一次來到人類世界,就不在意和唐三睡一張床,這也從側面反應,她和人還是不同的。

不過本書真的不是想抹黑小舞,而是想揭露一些現實中動物修行的故事,所以小舞的那些兔子家人都被作者給寫死了,不會讓它們出來膈應大家。

小舞已經化形了,也就是等於新生,她已經告別了過去,不再只是當初一隻普通的柔骨兔了。

那個遺忘過去的記憶也是真的,這個不管是人是獸,活的越久,如果所有事情都記得,自己也會越累,遲早會變的不堪重負,就跟無心法師三中,沒有失去記憶的無心一樣,一心只為求死,因為活的實在太累了。

修行也是這樣,活的越久,過去的事情就會越發模糊不清,只會記得一些重要的事情。

藍銀皇是草,不適合反應動物修行的故事,小舞媽媽戲份太少了,所以也不適合。

想來想去,只有小舞戲份最多,也最適合。

所以看本書的讀友,有覺得我在抹黑小舞的,我在這裏給你們說一聲抱歉,希望你們能夠諒解。

本書會反應一些修行界的常識,所以有些東西就會和想像中的不一樣,希望你們也能接受,接受不了的就棄了這本書吧。

比如說前文提到的真正修行人該有的捨己從人精神,很多讀友就接受不了,認為主角是舔狗。

其實不是這樣,本書倡導正能量,弘揚正道,道德經中說過,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耶,故能成其私。

也就是說,天地無私的奉獻養育萬物,聖人無私的奉獻他人。

付出的越多,回報的也越多,無私方能成其私,所以本書不會寫很多書中穿越者自私自利、貪婪好色那些。

因此,接受不了本書設定的也不要噴我,因為即使噴我,我也不會生氣,看了就直接刪了,所以讓你們生氣也不值得,還是別生氣的好,好聚好散,也就別給自己添堵了。

話題繼續轉回正題,對於真正的修行來說,動物比人修鍊要困難很多很多,不過有些動物,天生也會比較容易通靈,比如狐狸、黃鼠狼、刺蝟、蛇、蟒、老鼠、貓、狗、虎、狼、烏龜等等這些。

但是兔子要通靈踏上修行路非常難,假如小舞是一條蛇或者貓什麼的,我也就不按這個設定寫了。

因為蛇或者貓之類的很容易通靈,就比如白娘子,她還是一條小白蛇的時候,就已經通靈踏上了修行路。

作者在小的時候就見過一隻頭上長角的虺。

當然了,也可能是碰到得了紅眼病,發生變異,頭上長角的沙蟒。

不過這個不做深究,畢竟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最後再說一句,本書真的沒有抹黑小舞的意思,不喜歡這個設定的,給你們在這裏道個歉。

喜歡本書的就把你們的票票關注打賞都給我吧,讓我們一起往前沖。

不喜歡的我們也好聚好散,畢竟眾口難調,所以也就別給自己添堵了。

就說到這裏吧,天也越來越冷了,還在上學和工作的讀友們,注意照顧好自己,也注意保暖! 蕭靖軒走後,明明很累的蘇婧洛居然失眠了。腦海里不停回放蕭靖軒霸道的吻。不知不覺的蘇婧洛迷迷糊糊睡了過去,朦朧中蕭靖軒的臉剛剛浮現蕭靖軒的臉,突然門外噗通一聲,一聲巨響在窗邊響起。接著一片寂靜,好像剛才的響動真的就是做夢一樣。

蘇婧洛一下子就從夢中驚醒了起來,心噗通噗通掉個不停,連忙披上衣服,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窗戶下一群黑衣暗衛圍著一個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嘀嘀咕咕的在說著什麼。

「你們在幹什麼?」蘇婧洛接著油燈往前湊了湊,這不是前幾天跟自己對著干,表示不服王妃管的暗衛嗎?

「王妃,這,這,我們馬上走。」其中一個暗衛很緊張,立刻拉著地上躺著的暗衛就要走。

地上的暗衛看起來也就十三四歲的樣子,被人一拉,咬著嘴唇,眉清目秀稚嫩的臉上都是痛苦的神情,額頭瞬間布滿了汗水。

「住手,你們幹什麼?這孩子受傷了,你們怎麼還這麼粗魯。」蘇婧洛憑藉醫生的經驗,地上的小暗衛這是骨折啊,還這麼拖拽也太殘忍了。

「王妃,這,您能不能不要跟王爺還有卓統領說,我們馬上消失絕不影響您休息。」拽著小暗衛的年長暗衛很緊張的跟蘇婧洛說。

「這孩子可能骨折了,快別動他,快把他抬進屋子。」蘇婧洛連忙上前檢查了下小暗衛的腿,估計折了。

「這怎麼可以?」暗衛們都很吃驚,他們一群男人進王妃的閨房?這要是被王爺知道了不會被打死嗎?這王妃這麼隨便大方嗎?

「一群大男人墨跡什麼啊?這孩子都疼成什麼樣了?」蘇婧洛看著小暗衛很是著急。

「王妃這是您的閨房,屬下,屬下不敢。」王妃你不拘小節,我們不敢啊。暗衛們臉色大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