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腿上的人臉卻越來越大。

「有人告訴我,等這個人臉從幼年走到老年,我就會死去。我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差錯,我沒有做過什麼壞事……」

章弘昱搖搖頭:

「這些事不是我們有資格來評價的。我現在也有點懵懵的,我需要確認一下你這是什麼病,然後回復你。估計這個瘡是要割掉吧!」

這時,威爾腿上的人面瘡「咯咯咯」地笑起來:

「割了我?割我一次,長十個。最後你全身長滿人臉,讓你無法去見人!」

威爾大驚失色,求助地看著章弘昱。

章弘昱一把拿起茶杯,對著人臉就是一杯溫茶:

「消停點兒,否則對你不客氣!」

……

晚上。

甘甜拿著他的手機,看了又看。

李金生又看了看圖案。

他想起來一件事。

當初赤門掌門,蔣婆婆,違背了祖師爺的規矩,修行禁術,謀財害命,被誓言反噬,生了人面瘡。

「老五,這個人面瘡,只有缺大德的損人才會生長。你跟這個人合作生意,還是要格外慎重的,你怎麼有時間去調查他的人品呢?」

章弘昱點點頭:

「這個人還是有所保留,有事瞞我。」。 楊磊在一旁看的心驚膽戰。

他也第一次見識女人之間的交鋒。

好傢夥。

趙曉竹這個小女人忽然就爆種了,這陰陽怪氣加萌混過關的小戰術玩的也是爐火純青,竟然把李雨欣這個女強人噎住了,還順帶着暗諷李雨欣年齡大。

嘖嘖。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不對,是初生母虎不怕虎。

不過也挺好,這樣的性格才有機會成長起來,如果始終軟軟綿綿的像個小綿羊,一輩子都干不出點大事情,就算有一百個清華舍友也只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現在嘛,至少有那種敢於和李雨欣這個女帝爭鋒的心氣兒。

雖然現在的趙曉竹還不清楚李雨欣這個女帝的真實戰鬥力。

但精神可嘉。

雖然技不如人。

而李雨欣,以李雨欣的身份和實力,肯定不會為難趙曉竹這麼個啥都不懂的小女人。

果不其然,李雨欣一臉寵溺的揉了揉趙曉竹的腦袋,「小竹子可以啊,有潛力,不過還得努力,加油,姐看好你。」

然後,扭頭瞟了楊磊一眼。

那眼神,冰冷如刀寒光四射。

這是把賬記到楊磊身上了。

楊磊這個重生者也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嚇人。

不愧是若干年後威名赫赫的女帝。

辦完手續。

又「簡單」的吃了一頓價值一萬多的午餐,這才回趙曉竹的小家裏提貨。

大大小小的物件,裝了半貨車。

李雨欣全程看着,等裝完之後才道:「這一批貨夠我琢磨大半年了,所以,小石頭啊,接下來的大半年裏,普通貨色就別往我那兒送了。」

楊磊笑笑,「好。」

「那再見。」

「再見。」

這個再見,真就是再見的意思,隨時都會再次相見。

他被李雨欣這女人盯上了。

想到這裏,他還真有點頭疼。

再看一臉笑容的趙曉竹,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比較合適。

這個小女人,還知道她要面對的是怎麼樣一個兇猛霸道心狠手辣的存在。

唉,無知無畏啊。

希望自家這個小女人不要輸得太慘。

實力相差實在太過懸殊啊。

就算他開掛把自家的小女人推上高位,也不見得就是李雨欣的對手,手段、心計都不是一個檔次的。

愁啊。

楊磊很愁,但趙曉竹卻很開心,「走走走,去你四合院裏看看,昨天都沒來得及好好看看。」

拿着全套的鑰匙重返四合院。

趙曉竹真就和進入大觀園的劉姥姥一樣,看啥都稀奇。

好吧,楊磊也差不多。

重生前的他也沒住過這樣的四合院啊。

更別說擁有了。

倒是夢裏經常夢到。

這麼一套四合院意味着他這輩子就算什麼都不敢都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他的子子孫孫的生活也都有了保障。

只要這個國家沒有破滅,這套四合院的價值就會越來越高,可以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是真正意義上的傳家之寶。

當然,楊磊還年輕,還不需要考慮子孫後代的事情。

現在的他要做的就是盡情享受,享受住在這裏的感覺。

啥感覺?

很爽。

那種可以在自家院子裏遛狗的感覺不是一般的爽。

出門就是后海步道。

右轉就是首都中心的故宮。

左轉就是……

好吧,住在二環附近,左轉右轉都是一般地方看不到的景物,連四合院本身也是別人眼裏相當稀有的存在。

公園?

大學?

名勝古迹?

酒吧?

商場?

山水?

啥都不缺。

太鬧騰?

一關門啥聲音都傳不進來。

何況這個位置其實也沒什麼鬧騰的,一方面政策管的比較嚴格,常見的噪音根本不允許存在。

另一方面,在後海邊上也沒什麼大的噪音,西面是后海,東邊的鼓樓大街在幾百米外,南北兩側又都是民居和學校,就算有噪音也傳不到這邊來。

所以,這套四合院是真正的鬧中取靜的好地方。

也就是現在的空氣不太好。

等過幾年空氣質量上來,這四合院完全可以用來養老。

反正就一個字——爽。

等把裏面的生活用品和床上用品都換了一遍后,倆人直接住了進去。

有這麼大的四合院,誰還住「小小」的樓房?

儘管楊磊和趙曉竹買的房子都不小,最小的都有一百三十平。

倆人帶着的行禮和雜亂物件也都搬了過來,包括兩輛平治。

四十多平的車庫,停了兩輛平治后依然有很大的空間。

父母弟弟妹妹?

別鬧。

楊磊真沒打算讓他們住進來。

不是小氣,也不是不喜歡,而是實在不方便。

趙曉竹說是要住宿舍,但偶爾總要回來住幾天是不是,有爹媽在這兒,倆人還怎麼親熱?

何況他的女人還不止趙曉竹一個。

他可不希望他父母看到他生活中的另一面。

當然,他也不會讓爹媽一直住樓房,回頭再買一套小一點的院子給家人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