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因爲北城捨不得我離去,就用自己的壽德爲我換取了冥王的位置,也正因爲他抵用了自己的壽德,所以他被迫到十八層地獄受苦,每層受苦一年,他受了十八年的苦,才換的我不受輪迴之苦。

後來鬼姬出現了,她是上級用來考驗我和北城之間關係的,結果我和北城紛紛中計,然後我就被打入了輪迴,而鬼姬也被放逐輪迴。

總裁的掌中寶妻 當我腦子恢復清明後,我忽然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爲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呢?我忽然感覺自己真的好對不起北城,一想到他現在變成了石頭,我心裏就很不好受。

“主人,你在這裏發什麼呆呢?你臉色怎麼這麼差?”

就在我想着北城的事情時,神龍走了過來,他用手戳了戳我,我不耐煩的推開了他。

“我要去地府找北城。”

“北城?誰啊?”

“就是閻王,我曾經的好兄弟,我們曾經一起殺敵,一起喝酒,一起玩鬧,後來我們紛紛戰死,他爲了不使我受輪迴之苦,就在十八層地獄受苦十八年,然後換取了我的冥王的身份,後來上司用鬼姬檢驗我們的友情,結果我們都輸了,然後我和鬼姬被罰輪迴之苦,想想以前的種種,其實是我對不起北城的。”

“主人,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而且閻王如今已經變成了石頭,你想怎麼解救他呢?你又不是天神。”

“我有生命果實,我可以用生命果實換取他的生命。”

“瘋了你,生命果實可是要付出相應代價的,你打算拿什麼換?”

神龍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我,可是我已經想好了,如果北城一直都是這樣,那我心裏的愧疚會讓一生都無法好好過日子,我不能沒有良心。

“叉叉,我也不知道我還可以付出什麼東西,可是北城的命,我一定要營救,他當初爲了我都甘願下十八層地獄,如今我難道都不能替他受苦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兄弟之情嗎?我不想看到這樣的自己。”

跟神龍解釋完後,我直接就瞬移到了地府,看到閻王依舊以石頭的樣子呈現在我面前,我心裏真的好愧疚。

“北城,我的好兄弟,我回來了,你的北冥回來了……”

當我的手剛撫摸在石頭上時,石頭竟然化成了碎屑,而北城也從裏面走了出來,看到他完好無缺,我忽然感覺自己上當受騙了。

“你在騙我?”

“我不騙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快恢復記憶,北冥,請原諒我這次騙你,可是我真的不想放棄你這個好兄弟,我們都上百年的兄弟了,難道就爲了一個女人而翻臉嗎?我覺得不值,我知道你喜歡她,我成全你們,就當是做兄弟的送你的大禮。”

“好兄弟。”

“好兄弟,一輩子!”

我和北城的誤會都解除了,我們兩個擁抱着捶打了對方的身體,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的打招呼方式,也是我們感情的象徵。

“對了,你到底是怎麼恢復記憶的?”

跟北城一分開,北城就詢問了起來。

“其實我也是無意中恢復的,今天給我的徒弟們做檢驗,結果我就頭疼了起來,接着我就恢復了記憶,不過我還是沒有想到,你爲什麼會變成石頭,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個可是祕密,每個人都是有祕密的,不是嗎?”

“是啊!每個人都是有自己的祕密的,算了,你不想說,那我也不問了,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能有什麼打算,每天都是同樣的日子,你知道嗎北冥,自從你輪迴後,我一直都在等着你的出現,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是找不到你在哪裏,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你的神識被封印了,所以我才找不到你,後來我終於找到你了,只是你還沒有解除封印,所以我也不得不做一些讓你生氣的事情,這也是爲了讓你儘快解除封印,希望你能諒解。”

“我不會生你氣,相反,如果換做是你的話,我也會這麼做。”

“那你呢,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跟北城的誤會已經解除了,我也不用再躲着他了,而我也相信他不會再找我麻煩了,只是對於上官林夕那個女人,我還是有些不太放心。

“北城,那個上官林夕你還是不要跟她扯在一起的好,她不是什麼好人,而且她跟我的怨恨已經有上千年了,我希望你不要攪進來的好。”

“其實是她主動找上我的,上次我正愁着怎麼對付你,結果她就出現了,然後她擬定了一系列計劃。”

“原來是這麼回事,我還以爲是你找的她呢。”

問清楚情況後,我也沒有對北城隱瞞,直接把上官林夕的事情說了出來,結果北城一臉嚴肅,而且眼神裏也有後悔的神色。

“真是太驚險了,幸好我沒有跟她接觸的那麼多,要不然還真的要對不住你了。”

“話也不能這麼說,如果沒有她的加入,我也不會恢復這麼快,好了,我也要走了,回去晚的話,估計安然要擔心了,而且我來你這裏的事情,神龍也知道,我害怕他頂不住給他們都說了。”

“那以後我們還能再見吧?”

“放心好了,你現在又不是我大仇人,我有空就來看你,你有空的時候,也可以來看我,我們可是好兄弟,沒什麼不能見的。”

“也是,那你早點回去吧!改天我請你喝茶。”

跟北城告別後,我就回到了巫門,結果我剛回來,就看到他們一干人等拿着武器走到了院子來。

“喂,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去?”

“主人,你沒事吧?那個閻王沒有爲難你吧?”

“你們在瞎想什麼呢?其實是我記憶復甦了,想起我跟他以前的事情來了,所以纔會去找他敘舊的,沒你們想的那麼嚴肅。”

我把和閻王的事情都告訴了神龍他們,結果他們聽後都叫嚷着要打神龍,因爲神龍又一次把事情放大化了。

坐忘長生 看着他們打鬧了一陣子後,我就走到了安然身邊,剛想抱安然時,結果她躲了一下,看到她神色有些慌張,我有些奇怪了。

“老婆,你怎麼了?”

“你真的想起我是什麼身份了嗎?”

安然試探性的問了一句,看到她不安的神色,我抱住了她。

“傻瓜,雖然你上一世的身份是間諜,但是我相信我們的感情是真實的,你身份跟我們的感情是沒有關係的,而且你現在也是我老婆,我相信你是愛我的就夠了。”

“謝謝你老公,其實我一直都在爲這件事情煩惱,我很害怕你想起來後就不要我了,畢竟都是因爲我,才害得你們兄弟反目,而且還讓你輪迴受苦。”

“如果沒有輪迴,那我們怎麼相遇?而且我覺得做人挺好,比做冥王好多了,再說了,我可是絳禹,這個身份可比冥王高貴多了,我纔不稀罕呢。”

“貧嘴。”

跟安然的嫌隙消除後,我們在巫門也安寧了一些日子,看着就要過年了,我忽然想起小B和金剛他們來,如果今年我能和他們在一起過年,那該有多好。

“安然,你說我把金剛和小B他們找來一起過年好不好?”

“好啊!人多了熱鬧,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他們可是有家人的,你覺得他們會放棄跟家人的聚會,跑來跟我們一起過年嗎?”

安然的話也是我的擔憂,不過我也不想了,不管他們來不來,口信還是要帶到的,想歸想,我還是很快就準備寫邀請函,然後讓神龍他們分別去派送。

因爲神龍他們也懂得瞬移術,而且有他們,我也不用那麼繁忙,畢竟要過年了,門派上上下下都等着裝扮呢,我可不想讓安然一個人累壞了,再加上琳兒也要進展了,我也不方便走的太遠。 跟安然忙碌着差不多的時候,神龍他們也回來了,一回來就興奮的報告了消息,說小B和金剛他們都同意跟我們一起過年,而且他們也會帶着家人前來,一聽到這個消息,我立刻就興奮了起來。

“太棒了,好了,現在也裝扮的差不多了,我去請北城去,到時候我們一起團團圓圓過大年。”

“嗯,去吧!”

安然很理解我,當然了,我也知道北城不會再難爲安然了,畢竟大家的誤會都解除了,而且我也相信北城不會對安然下手,畢竟安然也是他曾經愛過的女人。

來到地府的時候,北城正在處理公函,看到他一臉認真,我也沒有立刻上前去跟他打招呼,而是坐在一旁靜靜的等着他忙完,就在等了半個小時後,他終於停下了手裏的活計。

“兄弟,你終於忙完了。”

看到他停下了,我這才站起身子走到他跟前打招呼。

“北冥,你什麼時候來的,你們真是該死,冥王來了都不通知本王一聲。”

“好了好了,怪他們做什麼,是我不讓他們開口說話的,看你一直忙着公事,我也不想打擾你,我這次來就是想讓你過年和我們一起過,人多熱鬧,而且我也許久都沒有跟朋友家人一起過過年了。”

“也好,我也好久都沒有過過年了,自從死後,就再也沒有像人一樣生活過。”

我是趙一腳 北城感慨了一番,我跟他又聊了幾句就回來了,因爲要過年了,他的工作也很多,所以我也不想一直打擾他,反正話也帶到了,而且他也同意了,所以我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我沒有直接回門派,而是在山腳下停留了一番,因爲我看到山腳下有一朵奇怪的小花,說奇怪是因爲它生長的大樹上,而且花朵顏色鮮豔,但是一點香味都沒有,可是花朵上卻停留着美麗的蝴蝶。

“奇怪了,這大冬天的,怎麼會有花朵和蝴蝶?”

這裏不是南方,一到冬天是很冷的,而且也不適合花朵和蝴蝶的存活,可是我現在明明看到了花朵和蝴蝶,所以纔會這麼震驚。

“嘻嘻,因爲我們都是精靈啊!”

就在我納悶的時候,那朵花竟然說話了,接着那隻蝴蝶也飛舞了起來。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

我對着花朵問了一句,我突然感覺自己好傻,竟然跟花朵說話。

“我是精靈族的,因爲受了點傷,所以纔會變成這樣吸取天地靈氣,你不會傷害我們的對不對?”

“嗯,我不會傷害你們,放心吧!”

看到精靈沒有惡意,我也不會打算對它們出手,我拿着師傅曾經給我玉佩放在了花朵的身上,很快那朵花就變成了人類的樣子。

“哇,我剛纔感覺到了很大的靈氣,終於可以恢復成人形了,謝謝你。”

“不客氣,我是巫門的掌門人陳庚,我們門派就在這座山上,要不要跟你朋友一起去玩玩?快過年了,人多了也熱鬧一點。”

“好啊好啊!我們正要去找你呢,沒想到會碰到你,太好了。”

那個精靈說着眼睛就通紅了起來,接着就流出了眼淚,看到她那麼激動,我反而有些不淡定了。

“那個小丫頭,你怎麼激動成這個樣子,別哭啊!你這個樣子要是被人看到了,還以爲我在欺負你呢。”

“對不起,我只是太激動了,其實我們這次來找你,是因爲我們精靈村受到了妖界的攻擊,我們的村長用術法護送我們兩個出來就是爲了找你一起幫忙的,村長說,也只有你能幫助我們村民了。”

“你們村長怎麼認識我的?我好像並不認識他吧?”

我一臉疑惑,我記得自己從來都沒有去過精靈族的,而且精靈一般都很少接近人類,所以這個小精靈的話讓我也納悶了起來。

“你上一世見過我們村長的,他曾經救過你,還有那個北城,我當初還是一朵小花,你和北城曾經經常去那個山坡喝酒,我也是在那個時候見過你們的,不過你變化太大了,所以我剛纔一時沒認出來。”

“原來是這樣啊!我想起來了,我記得曾經有個老頭子救過我一命,後來我說他要是有事了,就來找我,沒想到這個承諾延續了上百年,那你現在就帶我去你們村子吧!希望還能來得及。”

“就你一個嗎?北城呢?他可以一起來嗎?妖族的力量很大,我害怕你一個人對付不了。”

小精靈爲難了起來,其實我也有想過找北城幫忙,不過北城如今那麼忙,我怎麼好意思去找他呢,而且他現在代表的是鬼族,如果他插手了妖族和精靈族的大戰,那可不是鬧着玩的。

而且我也相信他的頂頭上司也不會答應,不過我就不同了,我現在又不用受人的命令,而且還有神龍他們的協助,所以我相信我是可以戰勝妖族的。

“放心好了,我有神龍他們的協助,可以對付妖族的,而且我有一名弟子還是妖族的小公主呢,不怕那些妖族的,走吧!我先帶你們去巫門找神龍他們。”

小精靈也沒有再說什麼了,我也趁機讓那隻蝴蝶恢復了人身,回到巫門後,我立刻召集了神龍一干人等,把精靈族和妖族的對戰告訴了他們,結果他們都支持精靈族,就連凌晨也站在了精靈族這一邊,這倒是讓我有點意外。

“凌晨,你可要想好了,我們這是要去對付妖族的,你是妖族的小公主,你真的要對自己的族人下手嗎?”

“哼!你們就只知道我是妖族的小公主,可是你們根本就不知道我當初爲什麼離開妖族,如果不是那些卑鄙的傢伙,我也不會淪落到今天,我父王和母后都被它們陷害致死,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妖族逃離出來的,如今也算是我的報仇之際,我怎麼可能會向着它們呢。”

“那就好,只要你沒有關係,我們也放心了,好了,我們也不多囉嗦了,趁過年的時候我們速戰速決,然後回來歡歡喜喜過大年。”

“好了,你們就放心去吧!我和琳兒留守這裏等你們回來。”

“師孃,我也想去。”

“琳兒乖,他們是去跟妖族大戰,可不是鬧着玩的,而且你的術法還不能對抗妖族,還是留在這裏等你師傅他們回來。”

安然拍了拍琳兒的肩膀,琳兒最終也答應了,因爲落塵和凌晨的進展問題,所以這次他們也跟着一同前往,這也是一次最好的磨練,等他們回來後,我相信他們會再進展一次的。

跟着小精靈到了精靈村,村子外面也結了一層結界,爲的就是防止妖族突然襲擊,而當我們跨越結界到達村子的時候,看的的並不是激動的笑臉,而是一個個失神和痛苦的哀嚎聲。

“怎麼會這樣?不是有結界的保護嗎?爲什麼還死傷這麼多?”

小精靈一回來就四處查看傷員,而我也找到了那個精靈族長,他一看到我,馬上就熱淚滿盈了起來,而我的手也被他死死的抓住不放。

“族長,您冷靜冷靜,我們這次來,就是爲了協助你們消滅妖族大軍的,你看,上古五大神獸都一起來幫忙了,而且還有我的兩個得意弟子,喏,這位還是妖族的小公主呢,只是她的父王和母后被那些狡詐的傢伙給殘害了,所以她也是逃離出來的,這次她也要爲自己的家人報仇的。”

精靈族的族長也不是那種死腦筋,儘管凌晨是妖族的,但是他也能想明白,所以很快他就同意了凌晨的加入,而且我們的到來也讓很多精靈們恢復了鬥志。

“大家先把這個服用下去,這是我們人類的療傷聖品,而且我也加入了靈力進去,你們可以服用的,而且還能讓你們儘快恢復傷口。”

我把藥品遞給了那些精靈,它們也不懷疑,直接就吃了藥,然後不到半個小時,大部分的精靈也都恢復了戰鬥力,而族長此時顫抖着說了幾聲謝謝。

“族長,那些妖族的傢伙呢?我們剛纔進來的時候,並沒有發現它們的蹤跡,您知道它們去哪裏了嗎?”

“它們最喜歡在半夜偷襲我們,現在是大白天,它們早藏起來休息了,要等到晚上它們纔會出現。”

“那我們就趁機在周圍佈置一些陣法,讓它們有來無回,而且還能阻斷它們的去路。”

我想起了之前給師傅設置的那道陣法,我倒是想看看那些妖族的傢伙能闖過幾關,那個陣法後來經過我的處理,我又多加了幾道小陣法進去,所以現在那個陣法一共有五個小陣法組成,也已經接近了完美狀態。

“主人,那我們幫你擺陣吧!”

“嗯,有你們的幫忙,我會方便很多,記住了,等下襬陣的時候,一定要加入靈力進去,這樣陣法也會牢固很多,而且還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對着他們神祕的笑了笑,不管他們問我效果是什麼,我都沒有回答,因爲我覺得說了也沒用,沒有他們親眼看到的效果好,所以我決定讓他們自己去查看效果去。

當夜幕低垂的時候,那些妖族的傢伙也伺機而動了,我的陣法也早已經佈置好了,爲了讓大家都能看到陣法的效果,所以我就用術法隱去了衆人的身法,這樣一來,就算是我們站在那些妖族傢伙的面前,它們也不會看到我們。

爲首的是一個狼妖,它剛一踏入陣法,就從它的同伴眼前消失了,而它也來到了全新的世界中,當然了,那個世界只是陣法中的世界,而它的同伴也接着一個個走進了陣法,只是它們並不能看到彼此,這也是這個陣法的精妙之處。 精靈族的族長本來想趁着那些妖族進入陣法的時候攻擊出去,但是被我攔住了,因爲有陣法,其實精靈族也不用出手了,而且它們要是也進陣法中去了,我也很難保證它們的安全。

畢竟那個陣法很危險,除了我以外,根本就沒人能從裏面走出來,就算我把生門告訴了族長它們,它們也很難走出來,與其看到它們在陣法中受傷,我自然還是要攔住它們的多此一舉。

“陳庚,你爲什麼要攔住我們呢?”

“族長,你們這樣貿然上去,受到傷害的也是你們自己,那些妖族的傢伙進入了陣法中,它們只能看到自己和陣法裏面的東西,你們要是進去了,也同樣跟它們一樣,看不到對方的,而且還會被裏面的東西傷害到,你說我怎麼可能會讓你們進去白白送死。”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就在外面等它們出來。”

村長最終妥協了,見他妥協後,我也放心下來,只要他不衝動就好,他要是一衝動,它的族人也會跟着一起衝動,這可不是我想看到的結果。

安置好了精靈族長它們後,我就讓神龍他們看好這些精靈,然後我就潛入了陣法中,因爲我可以在陣法中看到那些妖族的傢伙。

我走到狼妖跟前,狼妖立馬就警覺了起來,它雙紅的眸子盯着我,不過我並沒有被它憤怒的眼神嚇到,反而我還來了鬥志。

“小狼妖,有本事你就從我這個陣法中闖出去啊!如果你連我的陣法都闖不過去,那你還憑什麼想要消滅精靈族?”

“愚蠢的人類,這裏沒有你們的事,滾出去。”

我沒有想到狼妖到這個時候了還敢在我面前叫器,不過這也不難猜測,畢竟我把它困在了這裏,它自然是有些發怒的,而且它還沒有看清楚局勢,所以有這種心態也是難免的。

“誰說沒有我的關係了?曾經精靈族的族長救過我一命,我也答應了它,如果它有事的話,我一定會前來幫忙,何況我的徒弟還是你們妖族的小公主,只可惜她的家人都被你們殘害了,你說作爲師傅的我,應不應該替她討回一個公道?”

“小公主?”

狼妖一聽到小公主,立馬就愣住了,看到它一臉疑惑,我直接給了它一個大嘴巴。

“喂,我說話的時候,最討厭別人發呆,你傻愣着做什麼,難道沒有聽懂我說的意思嗎?”

“小公主不是死了嗎?她怎麼可能還會活着?”

“哼!她當初是受傷了,可是她並沒有死,她活得好好的呢,而且如今就在陣法外面,如果你能幸運的從這裏走出去,你一定能看到她的,不過我說的是如果你能走出去,能不能出去就看你到底有多強大了,而且也要看你的運氣有多好。”

冷笑了一番後,我就從陣法中退了出來,我並不打算現在就跟它們動手,因爲我懶得弄髒自己的手,妖族的血液很腥臭,我不怎麼喜歡,要是被那些腥臭的血液弄髒了衣服,真的會讓我噁心好幾天的。

“師傅,你爲什麼不直接殺了狼妖?它就是當初害死我父王的兇手之一。”

凌晨一看到我出來,立刻就走到我跟前質問了起來,看到她一臉悲憤的樣子,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靜冷靜。

“傻孩子,有這個陣法在,它不用爲師動手,而且爲師也想讓它走出來,你父王的大仇,要由你親自來報才行,爲師不想讓你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

“謝謝師傅。”

凌晨感激的道了聲謝就站在了一旁緊張的看着狼妖,而精靈族的族長忽然從人羣中退了出去,看到他朝自己家裏的方向走去,我好奇的跟了過去。

“族長,你怎麼不繼續觀看了?”

“有你們在,我也放心了,你跟我來,我有東西交給你。”

精靈族的族長弄的很神祕的樣子,我好奇心也被激發了出來,跟着族長到了它家裏,它立馬就從牀底下拉出一個鐵箱子來,而那個鐵箱子已經生鏽很嚴重了,我很懷疑它的年份到底有多久了。

“族長,那個箱子已經有很多年份了吧?”

“是啊!上百年了,生鏽也是難免的,而且我們這裏的靈力充足,所以也生鏽的快一點。”

族長說着就當着我面打開了鐵箱子,當鐵箱子一打開時,我立馬就被裏面的東西給吸引住了,裏面裝的是很多符紙,各種符紙都有,而且還都是高級符紙。

“族長,你們既然有這麼多靈符,當初爲什麼不直接使用呢?用它們對付妖族,那可是有很大殺傷力的。”

“唉!要是真有你說的那麼好就行了,我也不會讓它們兩個出去找你們幫忙,這靈符是很高級沒錯,可是也只有你們人類才能使用,我們是精靈族,不能使用這種東西的,這種東西在我們手裏,也只是廢紙一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