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而這個遊戲的進程,顯然也不是什麼重點,而來人也特意加快了進度。

至於爲什麼要放這個?大概是要讓雲落天真正意識上明白事情的經過吧!

來人沒有說,雲落天大概能夠猜測到這個原因。

向着拿着扈平個人端的邱落伸出手,來人示意他將他手上的屬於扈平的個人端交到他的手上。

接過來之後,他打開了一個他們都沒有注意到的小文件。

那裏面,有着同樣一個視頻,標註着“愛妻月兒最後一局”。

編號是赫然是——76857。

點開一看,和現在已經接近尾聲的視頻一模一樣。

雲落天這下徹底的明白了,在扈平的眼裏,兇手確實是他無疑了。

而事實上,自己也確實是殺死嫂子的真正凶手之一。



“不冤!這一冷槍彈挨的真的不冤!”雲落天眼神微微失神,喃喃自語的說着。

就連後面,遊戲結束之後,唯二的兩個生還者離開房間,扈平衝進房間找到扈大嫂的屍體的時候,雲落天都沒有再仔細的去看。

畢竟一切已經完全明瞭了。

來人卻覺得自己給的刺激還不夠,伸手拆開了扈平個人端的一角,抽出一張輕薄的字條,上面寫着一個房間號,兩個座位號。

其中9號正是雲落天的座位號。

一切確認無疑……

來人卻再次調出另外一個視頻。

那裏面是扈平在絕望之後,將妻子離開的那個房間號和唯二兩個離開的人的座位號刻上胸膛的過程!

“夠了!”雲落天雙眼血紅,對着來人吼叫,整個人卻彷彿失去了所有氣力,跌坐在了地上…… 樓尋卻疑惑的走到了已經死去,屍體還帶着溫熱的扈平身邊,疑惑的掀起衣服,露出沒有任何記號的胸膛。



……

“別問我,我可不知道這個人怎麼會沒有刻字!”注意到樓尋投放過來的視線,來人擺擺手,表示拒絕解答這個疑惑。

雲落天卻沒有心情關心這些,一個人沉浸在了自己是殺了扈大嫂兇手的事實裏面,回不過神來。

依稀能夠聽到他在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竟然是我嗎?呵呵……竟然是我!”

洛詩芸看着雲落天失魂落魄的樣子,眸中閃過不忍的神色,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只能站在一邊,一個人焦灼。

“我想,我知道是什麼原因!”邱落掃了一眼雲落天的方向,決定還是讓他一個人稍微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可能會更好一點。

於是來到樓尋這邊,湊過去,小聲的將之前中場休息,大家集體訓練的時候,那場羣架之後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扈平胸膛上的印記應該就是那個時候好的,不過他應該本身就將這些深深的記到了腦海深處,所以傷好了也絲毫不影響他!”邱落這麼總結了一句。

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的樓尋,目光閃爍了幾下,露出了遺憾的表情:“可惜了,這麼一個至情至性的漢子!”

“要不是因爲這件事情的話,他應該會是一個好夥伴,甚至可以相互扶持到最後!然而……”樓尋看着面前的扈平,搖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嫌棄:“卻是個沒有腦子的!”

說着這話的樓尋,並沒有刻意的壓低自己的聲音,就連沉浸在自己世界裏面雲落天也聽到了。

當即就皺起了眉頭,想要出聲阻止樓尋對已經死去的扈平的“詆譭”。

可是樓尋根本沒有理會雲落天,或者說也根本沒有注意到雲落天的動靜,自顧自的往下說着:“他和他的妻子,包括雲落天他們,說白了都是這個節目組用來譁衆取寵的犧牲品,扈平他真正應該復仇的對象從來都不是雲落天或者其他任何一個人,而是這個節目組!”

“別說那個時候,雲落天他們根本和他也不過是普通的隊友關係,相處的時間甚至只有那麼短短的十天不到!就算已經是最好的朋友了,在不認識對方妻子、雙方又帶着面具,卻不得不爲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拼盡全力的時候,誰還顧得了那麼多?”

樓尋說的話,落在雲落天的耳中,似乎起到了開到的作用。

至少,眉頭已經微微舒展開了。

可是一想到節目組這個已經和聯盟管理層上面徹底勾搭在了一起的存在,雲落天卻又忍不住搖了搖頭。

想要撼動這樣的存在,又豈是容易的?這樣一來,扈平會來找自己報仇,將仇恨轉移到當時的自己和八號玩家的身上就一點兒都不稀奇了。

畢竟不管怎麼說,自己這邊也是直接殺死扈大嫂的存在,又怎麼可能沒有半分的責任?

不能從根源報仇,難道還找不到其他報仇的方式了?

說到底,不過是來自聯盟最底層的人的悲哀罷了!

雲落天臉上的苦意越發的深沉。

現在易鶴也生死未知,如果是他的話,是不是會有辦法阻止這一切?

是不是能夠有機會徹底的結束這一切,從已經腐壞的聯盟根部,直接將腐敗的根源連根拔起,徹底的解決?

雲落天的眼前,閃過那個彷彿什麼都勝券在握,對任何緊急情況都顯得雲淡風輕的男子。

一個念頭突然浮現:我是不是也有機會成爲他那樣的人?然後,做到這些事情?

這樣的想法一旦浮現,就完全無法壓抑,瘋狂的生根發芽,最後牢牢的盤踞在他的腦海深處。

只是,熱情剛剛澎湃,就瞬間一盆涼水澆了下來!

“嘖!說得倒是很輕鬆了,你以爲那麼簡單?他扈平算個什麼東西?還想對節目組展開報復?分分鐘就被碾死了好吧!有那個腦子有用?”來人一連串不屑的反問,直接砸到了樓尋身上。

不僅讓樓尋危險的眯起眼睛,散發着被人堵話的不爽氣息,也順便一腔熱血澆熄了。

至少暫時收住了心思。

然而樓尋接下來的話,卻讓雲落天內心有了主意。

“那又如何?蟻多咬死象!”既然不爽就要懟回去的樓尋,絲毫不考慮自己說出去的這個可能性,放在這裏有多麼的不合適。

來人似乎摸準了樓尋的脾氣,只是發出了一聲輕嘖聲,沒有多說什麼。

雲落天腦海裏面充滿了紛雜的想法,怎麼也平靜不下來。

這邊氣氛沉重,網上2關注着這邊的觀衆們,卻愉快的吃着瓜。

“今天這個算是世紀大瓜了吧,嘖!”

“前排圍觀吃瓜,這次的劇情安排還是相當不錯的!”

“我可是一直關注着這個小隊的情況,生死相依的同伴變成殺妻仇人,劇情轉換太快,樓主表示還在懵逼中!”

“實錘了呀,我之前還以爲會有什麼反轉呢,比如殺掉扈平老婆的人不是那個叫雲落天的什麼的!沒有反轉,差評!”

“你們這些人除了說風涼話,能有點兒同情心嗎?”

“同情貧民區的賤民?樓上的是沒睡醒還是怎麼樣?”

“嘖嘖,看戲不好嗎?同情是個什麼玩意兒,都是些要死的人!”

“……”

除了偶爾有人還帶出幾句同情的話語,其他的人通常都是一臉的冷漠和無所謂。

言語間根本沒有任何人將他們的生命放在眼中。

民衆的麻木不仁已經徹底的刻入到了他們內心深處。

比起雲落天他們的痛苦,這些觀衆們反而對其他的反應更加的激烈。

“只有我關心那些準備轟炸星球的艦隊是那個軍的編制嗎?”

“樓上不是一個人,只是沒有序列號,好奇也不知道呀,很憂傷!”

“憂傷加一,不過我更關心的是那個被用這樣的艦隊轟炸星球來威脅的樓尋,到底是個什麼神仙人物!”

“好奇加一!”

“加個屁,現在軍方已經肆無忌憚到了這個地步了,今天能夠派出艦隊這樣做,明天也能炮指大家所在的星球!”

“握草,樓上大實話,我要抗議軍方去!”

“……”

時間在網上觀衆們一邊觀看一邊留言刷評論中一點一點的過去了。

自從實錘之後,大家都將雲落天的低落看在眼裏,紛紛安靜了下來。

奉命來勸樓尋的那個人則是安靜的兌現自己的承諾,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也確確實實的保證了沒有襲殺的人再次趕過來。

當節目組宣佈本次遊戲結束的時候,大家甚至都有些恍惚。

在遊戲結束前的這段時間之內,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以至於,聽到節目組宣佈遊戲結束,大家甚至一時之間都沒有能夠反應過來。

好在,大家雖然沒有完全完成節目組下達的遊戲任務,但是還是脫離了被淘汰的大部隊的。

“請通過本次遊戲的玩家在規定的時間感到對應飛船,準備離開星球,回到節目組總部!我們會立刻向玩家的個人端發放相關的信息,請各位玩家注意接收!”

“重複一遍……”

連續重複三遍之後,大家也在自己的個人端上面聽到了接收信息的提示音。

節目組那邊已經將他們接下來要去的飛船號發送到了他們的個人端上。

“落天,我們先回去吧,不管你有什麼打算,至少現在不是時候!”看了一眼還沒有完全回神的雲落天,邱落湊過去小聲說道。

“嗯!等休息的時候……我想找你談點兒事!”雲落天垂着腦袋,點了點頭,同樣小聲的回答了一句。

“好!”雖然不知道雲落天想要說什麼,邱落還是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來人卻一副緊張的樣子看着樓尋,給人一種正忐忑不安的等得判決一樣的反應。

樓尋看着這個人,眼珠一轉,笑嘻嘻的靠了過去。

“你這是在擔心什麼?”輕聲,帶着一絲調笑的話,從樓尋的口中傳出,鑽進來人的耳中。

“沒……沒什麼!”來人立馬搖頭,否定道。

過於迅速的速度,讓樓尋微微眯起眼睛,發出一聲意味不明的響聲:“嘖!”

接着跟着已經往出口走去的雲落天幾人後面,完全沒有再理會來人。

等大家都上了飛船,成功飛離星球之後樓尋看着跟過來的這個人,眼中閃過一絲瞭然。

“你果然是在騙我!”樓尋靠在自己的椅背上,看着舷窗外面已經形成護衛姿態的肩負,坐得格外隨意。

“我……那也是沒有辦法……”之前用艦隊轟擊星球的事情,來威脅樓尋的來人,這下是真的傻了眼。

只能小聲的裝着委屈,想要把這件事情就此揭過。

樓尋卻一反常態:“我不是不能答應你們的招攬,但是有一點,我需要先說清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